《情剑山河》

第19章

作者:司马紫烟

在月光下,南宫素秋披着一袭白衣,头上戴了个金色的发箍,那样子美极了,望去真如月下的仙子。

她倚着小桥,吹弄着那支笛子,音调十分好听,却充满了凄凉……

一条人影自屋顶飘落,寂然无声。

南宫素秋似若无觉,继续吹她的笛子!

那条人影轻轻地走近过去,身形微颤,显然也颇受感动,聆听片刻后,才低声问道:“你就是二十年前那个在廿四桥弄笛的女孩子?”

南宫素秋停止了吹奏,徐徐转身道:“那么我没有弄错。你也是二十年前抚琴的那个书生。”

“你倒是没什么改变,依然玉貌朱容,丰神如仙!”

“你却改变了很多,不复是二十年前意气飞扬的样子!”

冷面琴神低下了头,片刻后才道:“别来无恙?”

“还好!多年来,我一直记得你的约会,你说三天后就能办完事,约我在桥上相见的,我一直在扬州城中相候,等了有十个三天之久,夜夜弄笛桥上,却等不到你的影子。

直到今天,我的行囊中还带着昔年的衣服、昔年的发箍和这支笛子,却已有二十年未曾吹弄了!”

“我……非常抱歉,为一点事情耽误了!”

“耽误了多久?有一个月吗?”

“这…自然没那么久,可是我以为你不会再在那儿等候,所以没有再去!”

“那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吗?”

“这……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不管是否真的重要反正已经耽误了!”

南宫素秋怅然地点点头道:“是的。已经耽误的约会,二十年后再来追诉的确也太迟了!”

冷面琴神又难堪地低声一叹道:“你也是白天那个姓苏的客人,你改了男装,我认不出来了!”

“那不重要,我认出你就行了,我希望和你再见一次,却不想今天晚上见你,但你居然还是来了。

你璞在变得很令我失望,沦为豪门杀手已经没有志气了,你居然还干这种劫盗杀人的勾当!

记得二十年前,你为了拯助一个孤女,与一家豪门结仇,对方势力极大,你却毫无畏惧,孤身独剑,力敌十九名高手的围攻!”

冷面琴神似为往事所动,顿了一顿才道:“那多亏你的帮助,我已被陷入重围,危在俄顷。

多幸你自天外飞来,剑气若虹,刹那间就连斩四人,杀得对方胆寒,我才得以突围而出,你的武功实在令我心折。”

“但我们论交却没有谈武功,只是彼此谈得来!”

冷面琴神一叹道:“不过那一战却非常重要,你的谈吐中才华盖人,武功又是那么神奇莫测。

我想你必然是什么武林大家的女儿,而我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落拓书生,自惭形秽,所以不敢深交下去。”

“你三天后爽约,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吗?”

“多半是的,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只是认识了一个流妓,被她拉住了而已,那个流妓只是略具姿色,粗晓文字而已,什么都没法子跟你相比,但她一留我,就把我留住了。说老实话,我是有点怕再相见。”

“我不知道我竟是如此可怕!”

“不,你不是可怕,而是可敬,你高雅如神仙,令人有不敢亲近冒渎之感,你太完美太高贵了,所以只会活在男人的心中,却不合做尘世的伴侣。”

南宫素秋苦笑一声道:“我们还没有谈到那么深。”

冷面琴神道:“我也不敢谈那么深,我知道只要自己再跟你多接触一阵子,我会情不自己,终身都追随在你的左右,失去了我自己,像你的奴仆一样,既怕失去你,又不敢接近你,那是很痛苦的一种生活。”

南宫素秋一叹道:“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我那么看得起你,你却那么着不起你自己。”

“是的,相信不止我一个人,凡是在你身边的男人,都跟我是一样的心情。”

南宫素秋一声长叹,想起了慕容刚,她无法否认这种说法。从十四岁这后,连她的几个哥哥,对她都是言听计从,从没有一丝违逆她的意思。

一个女人生得太完美了,并不是幸福、还好,慕容刚已经能挣脱她的拘束力,自己渐渐能站起来了。

默然良久之后,冷面琴神又道:“多少年来,我心中可没有抹去你的影子,只是感觉越来越遥远了。所以今夜你以那种打扮。我立刻就受到了吸引……”

南宫素秋一掠秀发,使冷面琴神又呆住了!

可是面对着她清澈如蓝的明眸,他又不自主地退了一步,玉人依旧,但与他之间的距离是更遥远了!

又默然片刻,冷面琴神道:“我们之间好像未通过名,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南宫素秋一叹:“我以前不告诉你,也是怕吓住了你,我叫南宫素秋。”

“南宫素秋!天下第一世家的南宫素秋,我的猜测没有错,你果然是大家出身,而且比预料还要大得多!”

“南宫世家也只是江湖上的一个家族而已。”

“这是你自己的说法,但在一般江湖人的眼中,南宫世家都是武林中的王国,任何人也无法比拟的!”

“你这是违心之论了,南宫、慕容两家并立,但是你们夜袭慕容家,却毫无一点顾忌。”

“那次的袭击我没有参加,我进东厂是在那以后的事。不过,据我所知慕容家是无法与南宫家相比的。

他们家太高傲,得罪的人太多,不够谦虚,又爱护短,很少能公平地处理事情。

而北方的一些宗派依附他们的仗势欺人,不肯逢迎他们的备受欺凌,老实说,我那时若身在东厂,我也会参加夜袭的,我认为他们不够资格领导武林。”

南宫素秋居然没生气,笑笑道:“你明知道他们是我家亲戚,不怕得罪我吗?”

“那……我倒不怕!你若不能接受这些批评就不配做南宫家人,我说的是事实。”

南宫素秋转叹道:“我知道,我也从别处听说了不少,可是东厂纠众灭门。却是为了掠取财物,这就不可原谅了,北方没人了,南宫世家却不能坐视这件事。”

“你是出头来管这件事的?”

“主管的是我侄子南宫少秋,我只帮了他的忙而已!”

“就是那个小伙子!”

“是的,他打进了西厂,利用汪振的势力来对付你们,以避免你们的官方压力,琴神,你别看他年轻,他实际已兼得我家众人之精传,武功比我只高不低。

而且他也邀到了六合四灵为助,东厂迟早会被他弄垮的,为了我们的友谊,我希望你退出东厂。”

冷面琴神沉息片刻才道:“好,就凭你一句话,我也不能和你作对,我即时退出,立刻离开!”

想了想后,他又问道:“素秋,顺便问一句,你嫁给了谁?”

“你该问我嫁人了没有?”

“二十年了,你该不会仍是小姑独处吧!”

南宫素秋苦笑道:“事实上我的确是嫁不出去,没有人向我求亲,我也不能逢人就推销我自己。

不过前些日子那个慕容刚已经能够不把我当女神看待了。我想再过几天,他会向我提出求亲的要求的!”

“他是北慕容家的?”

“不是!他也是个江湖流浪汉,空有一身本事,就是无法站起来,最近,他才发现我也不过是个平凡的女人,有胆子爱我了。”

冷面琴神呆了一呆,才苦笑一声道:“很好,我娶了一个很平凡的老婆,生了两个孩子,大的那个是女儿,今年也要出阁嫁人,我在江湖上也混腻了,回家过几年太平日子吧,再见!”

“再见!琴神!将来我那个侄子还会挑起南宫家的担子,在江湖上,得便还要请你照顾他一下。

“我会记住的,现在是那个火凤姑找上他了,这个婆娘一身技业不低,你还是去看看吧,怕他应付不了!”

他又像一头夜鸟般的飘然而去。

口口口口口口

听胡风说完,南宫少秋也呆住了!

过了半晌,他才道:“我往常看见姑姑吹那支笛子,若有所思,没想到却是这么一回事,我一直以为她是很潇洒的人,她也有放不开的地方。”

胡风道:“好怎么放不开?”

“她长得太美了,美得无人能匹,每一个男人都只能以惊羡的心情远远地瞻仰她、膜拜她,却没有一个人敢放胆去爱她。

殊不知道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需要有人去爱她、亲近她的。幸亏刚叔在我的鼓励下,终于鼓起了爱她的勇气,否则她真要丫角终老了!”

胡风点点道:“不错,不过刚叔也的确为她付出了很多,多少年来,一直默默地守在她身边,默默地为她做着一切,没有任何的冀求,只为了看她一眼,这分挚情,实在令人太感动了。”

南宫少秋道:“不过他太傻了一点,要爱一个人,用不着这么苦自己,勇敢地表示出来,对方能接受固然美满,就是不能接受,也该让她知道,像他这样地自苦,白蹉跎了美好的时光!”

“愈晚收成的果实愈甜美,你懂什么。”

南宫少秋笑笑道:“我是个大俗人,的确什么都不懂。但是我却有个原则,我认为摘果须及时,已熟的果实若不采撷,就会掉下来烂了!”

“所以你少爷就不计生熟,采得到的都采了,摘了一大箩筐,你打算怎么个吃法?”

南宫少秋听出了她问话中的言外之意。

胡风却不容他思索,直截了当地道:“少爷,你可别装傻,我说的是一个很现实的河题,据我所知,美珍是开始就很喜欢你,后来加入了含沙射影和容容。我自己也不否认对你也颇有好感,光凭南宫世家还不足以吸引我们卖命、主要是为了你这个人,我相信你也不会无知觉!”

南宫少秋无法回避了,想了一下道:“我知道你们大家都很爱护我!”

“别谈我们,谈你自己,你对我们又如何?”

“我自然也很喜欢你们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都喜欢,没有特别喜欢的?”

“没有,你们每一个人都各有特质,我也无法取舍究竟对谁喜欢得多一点!”

“这么说来,你是要我们每一个人都嫁给你了!”

“我不敢存如此奢望、但我的确如此希望,反正我的状况和处境你们都知道的,如果你们不想弃,我也发誓定不相负,但是你们中间那一位如果感到无法接受,我也无法勉强!”

“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我会十分的遗憾,也会很难过。我打个比方吧,我小时候有十几个瓷娃娃,是刚叔从景德镇带回来送给我的。

我十分喜欢,都舍不得分割送人,有一天不小心打破了一个,我十分伤心,刚叔又买了一个同样的给我补上。

我却把那个破的用胶黏了起来,并没有让新的去代替它的位置,因为那个破的娃娃中,已注人我的感情,不是其他所能代替的……

“可是你却不断地添新的娃娃!”

“没有新的了,我保有的仍是那一批!”

“可是你又邀来了李瑶英和单小红!”

“那是最后的一批,我可以保证,因为我的事业上也必须要很多的帮手!”

“你却是以娶老婆的方式请长工,又忠心又卖力还又不付工钱,我的少爷,你的算盘可打得真精。”

胡风的妙喻把大家都逗笑了。

南宫少秋也只有耸耸肩膀笑道:“这倒不是请长工,是请管家,每个人要管一分家当,所以非要自己人不可!”

胡凤道:“好了!少爷,我们总算了解你的态度了,只再问你一句话,我们姐妹五个没话说了,相信可以融洽的,但是那两位呢?”

南宫少秋道:“我还没谈过,因为我还没有告诉她们我的另一个身分。但是我有一个原则,我绝不会为了迁就哪一个而放弃另一个,我们是一个整体,要就全部接受,绝无可能选择一部分来接受的。”

胡风终于叹了道:“好!少爷,有你这句话,我也只好认了,想起来也实不甘心,打了那么多年的女光棍,七挑八挑,结果却挑了个大老婆不是,小老婆不像的杂七杂八身分,但谁叫我是自找的呢……”

那些女郎们也都笑了。

胡风的一番谈话,使她们都很放心了,这虽然不是一个十分美满的归宿,却是个十分理想的归宿。

女人总免不了要嫁人的,可是她们浪迹江湖每个人都背了一身的过节,虽说是为了行侠仗义,但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