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02章

作者:司马紫烟

黑妖狐胡美珍活动在东路,江湖人称之为东灵。

女王蜂胡风在西路上出没,江湖人称之为西灵。

点绛chún席容容出身在江南,江湖人称之为南灵。

白含沙和邬射影北地称雄,江湖人称之为北灵。

这东西南北四灵各霸一方,还好她们各踞地盘,没有过界,而天下又实在太大,她们每个人就自己这一方也无法大小通吃,所以还有别人混的路,而且即使惹了她们,只要进出她们的地段,她们也不致于追出去。

但谁要惹上了另外两个女煞星那可是老寿星吃砒霜,嫌自己命长了。

那就是碧落仙子李瑶英和地魔女单小红。

李瑶英是峨嵋前辈女剑客李英琼的高侄孙女儿。

李英琼虽是峨嵋门中的长老,李瑶英却不属于峨嵋门下,甚至于还跟峨嵋派大大的过不去。

因为峨嵋掌门齐小霞的儿子齐飞就死在李瑶英的剑下,而且峨嵋门下的弟子也有好几个被李瑶英的紫郢剑割断了脖子。

以道理而言,这倒怪不得李瑶英的心狠手辣!

那要怪峨嵋掌门人齐小霞太过于溺爱护短,既没把自己这个独养儿子教好,择徒不严,门下弟子的素行很不好。

峨嵋挟前人之余荫,不但是川中第一大门户,在武林中也有着很高的地位,日久而弊生,就养成峨嵋门下那股骄纵的气焰。

而齐小霞所收的一些弟子,又都是世家、望族子弟,父兄或为京中巨宦,或为地方上的富户仕绅。

这批年轻人再学了一身不错的武功,那里还安份得起来!

他们出师后,回到家门再各自互通声气,那就更不得了,几乎整个四川都成了他们的天下。

齐飞是这一批年轻人的头儿,他的年纪并不是最大的,都因为是掌门人的独子,人门自然最早,成了当然的大师兄。

大师兄到每一个地方,更是每个师弟巴结的对象。

这天他去到巴县,却接到四师弟的告急信,说是被人打伤了,请大师兄替他作主。

一问究竟,才知道老四玉面郎君刘永信在街上调戏了一个女娃儿,那却是巴山剑客顾清风的孙女儿。

结果惹恼了顾清风,一顿拳脚,打得刘永信鼻青脸肿,若非是人家看在他师门份上,几乎割了他的脑袋。

巴山剑客是西蜀地面上有名的剑术世家,但是与峨嵋相较可差得太远,居然打伤了峨嵋门下,这还得了。

齐飞怒冲冲带了几个师兄弟去,顾清风打了刘永信后,也顾忌到峨嵋势盛,出门避祸去了。

但齐飞却不肯罢休,当场就把他的孙女儿顾小芸掳回了刘家庐言叫顾清风上门磕头赔罪放人。

顾清风这下子躲不住了,在三天后,老着脸皮到刘家,七十老翁硬是向刘永信磕了三个头,才算把孙女儿领了出来。

但顾小芸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回到家中不到两个月,上吊死了。

因为她在那三天中,巳遭齐飞数度凌辱,当时怕祖父难过而不敢声张,可是过了两个月,她发现自己红潮不信居然怀了身孕。

这下子瞒既瞒不下去,一个未嫁的姑娘家生下了私生子更不像话,她只有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顾清风自然不肯罢休,又找到齐飞去理论。

齐飞很混帐,居然来个矢口否认,说那天把顾小芸放回去时,她也没说什么,谁知道她跟个野男人私通了,出了事情,赖到他头上来。

顾小芸是个很自爱的姑娘家,绝不可能有那种不轨的行为。

事实上她自从被接回家之后,整天躲在家中,连大门都没迈出一步,明明是受了齐飞的欺侮,却因为死无对证。

顾清风气得吐了血,回家后也一病不起。

李瑶英是来吊丧时才得知原委的。

她跟顾家是远亲,跟顾小芸私交很好。

顾小芸在临死前,留下一封绝命书,交给她贴身的小丫环,转交给她,苦求她代为寻求公道。

李瑶英并不出名,但顾小芸却深知她有能力为自己报仇雪恨的,她的绝命书不交给祖父而交给李瑶英,也是知道祖父的能力不足以为她雪恨。

李瑶英果然找上了门去。

齐飞跟那一群师兄弟正在开怀痛饮。

席间,刘永信正在开玩笑说:“大师兄,顾小芸那小妮子也太想不开了,她既然怀了孕,找到师父那儿去,师父少不得也会收留她的!”

齐飞立刻摇头道:“那可不行,这种妞儿玩玩可以,但娶来做老婆却不行,跟咱们峨嵋结亲,顾家还不够瞧!”

刘永信道:“小弟可不是说娶她下来,但是先收个小老婆总是可以啊,最重要的是她有了身子,大师兄是一支单苗,凭这一点,师父也会收容她的!”

齐飞哈哈大笑道:“收下当个小老婆,我自然不反对,男人嘛,谁也不会嫌老婆多的,只可惜那个妞儿没福气,先去上吊了。

她死了我当然不认帐,她如果活着来找我,我一定会想个法子收下她的,尤其是她大了肚子,我没有想到就那么两回,她竟会留下了种。”

刘永信大笑道:“这就是大师哥本事大呀!”

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忽然平空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喝声:“你们是一群畜生,逼死了一个女孩子,你们没有半点悔疚之心,还笑得出来,”

随着呼叱声,一条俏美的青色人影由房顶翩然而落,却是一位青衣的美貌大姑娘,手挺长剑,英气迫人。

大家先是一怔,但见到她只是一个人,又哄然地大笑起来。

虽然这女郎所表现的身手不凡,但是却没放在这些人心上他们是当前峨嵋二代之秀,而峨嵋巴以天下第一大剑派自许,他们还会在乎谁了?

齐飞笑吟吟地道:“姑娘,你是谁?”

李摇英厉声道:“别问我是谁,我是来替顾小芸要回一份公道的,是谁侮辱她的,快站出来。”

齐飞哈哈大笑道:“姑娘!你在屋顶上也听了一阵子,自然听见我们谈话了,顾小芸是我玩大肚子的。

可是她自己想不开上吊可怨不了人。

刚才你也听见了,她若是来找我,至少我会收留她,虽不是结发元配,总不会叫她没有归宿,她若是生下个儿子,我会更瞧得起她一点。”

李瑶英怒极地道:“这就是你说的话。”

齐飞哈哈大笑道:“不错.这是我的话,你可千万要记住,将来肚子大了,千万别做傻事,记得找我去,这么年轻轻,死了多可惜,跟着齐大爷,就是做个小老婆,也比嫁个凡夫俗子强。”

李瑶英给他的答复是劈头一剑!

齐飞先还不在意,想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去夺她的剑,几招之后,发觉这个女的不简单,才连忙拔剑对敌。

在众目睽睽之下,雄视川中的峨嵋剑法竟然不堪一击,五六个照面,齐飞就给一剑刺个对穿,当时在场的人都吓呆了。

李瑶英从容地割下人头,只留下两句话:“青云山上,碧落庄里。”

人头被供在顾小芸的坟墓前,干扁了才被峨嵋门下偷回来送到峨嵋。

齐小霞自然不甘独子被杀,亲率门中十大长老去到青云山上殓仇擒凶,却灰头土脸地回来。

此后绝口不谈此事,而且力诫门人弟子,以后遇上碧落山庄中的人,躲着一点,显而易见,她是在那儿吃了大亏。

这是对内的嘱咐,对外,她只宣布说:齐飞之死,是素行不端,咎由自取,而碧落山庄是本门长老李英琼的后人,与峨嵋渊源极深,她当然不能够太给对方难堪……

这番话说得在情在理,不失一代掌门胸襟,只是大家都知道齐小霞并不是个胸襟宽大的人,这一来就显得颇堪玩味了。

何况此后,李瑶英侠踪时现,碧落仙子的名号越来越响,而峨嵋却处处畏头缩脑,气势大不如前了。

江湖上不肖之徒,犯在碧落仙子李瑶英手中,若是犯的罪行不太严重。而且肯低声下气,表示悔改的话,多少还有一半活命的希望。

但他们若是撞上了地魔女单小红,那就惨了。

单小红整起人来别具一套,她不但使被整的人受尽了酷虐;联想死都不可能,活着又太痛苦!

她不但给人肉体上的痛苦而且还能挖空心思,使人精神上受尽折磨,丧尽尊严。

她最长对付人的方法,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她自己起的外号叫活报应,但别人却称她为地魔女。

地魔女的意思就是从地狱来的魔女。

有一个土豪倚仗财势,逼姦了一个寡妇,被单小红知道了,夜入那个土豪家中,把土豪劫持了出来,还带走了一箱银子,跟一盒金锞子。

第二天清早,人家发现那个土豪全身被肃得精光,四肢反缚,被吊在大旗杆上,绳子的一头就捆在那口银箱上。

银箱上写着一张纸条:“此人以财势欺人;靠着银子的力量,高高在上,罪大恶极,现罚其一尝无银之苦,行人经过,可取银一锭!”

有白花花的银子,谁还会不要,于是一人一锭,很快就把银子抢光了,银去箱空,重量减轻,那个恶豪就从旗杆上摔了下来,总算尝到了无银之苦。

那还不算,他的生殖器被刀子割掉了半截,又吊了一张纸条:“今后莫惹风流祸,去尔一半是非根。”

而后在粪门中插了一枝又粗又长的拨火棒,附一张字条则令人啼笑皆非:“让你也尝尝被人强姦的滋味。”

那个土豪回到家中侥幸没死,可是再也没敢出来见人。

单小红经常以孤身弱女、楚楚可怜的样子出现于闹市,一副土头土脑,偏又姿容秀丽,而且手上一个包包里,还装了有不少的金条银锭。

这样的一个女郎,自然是最容易受到歹徒觊觎的对象,但是谁要碰上她,谁就倒足了楣。

有一次,居然有一伙歹徒,把她骗进赌场,想先赢光她身上的金银,然后再把她卖进娼寮。

那次她是以一个乡下土地主的闺女出现。

她说她订亲许给了邻家,未婚夫在外地做小官,因为遗失公帑,被下了狱,她是偷了父母的积蓄去为未婚夫缴罚款脱罪的。

因为还少一半,到本城来找一个姑母借钱凑足另一半,谁知姑母已于两年前迁走,不知去向!

这故事很感动人,看她手中的金银约有五百来两,更不会是骗人的,只可惜她缺的数目太大了,一般人有心无力,帮不了她的忙。

于是就有些赌场老鼠,把她骗到赌场中说:她这种千里为情郎解危的深情,一定会感动天地保佑她的,到赌场去赌几手,赢了,就解决问题了!

他们说得天花乱坠,这村姑终于动心了。

来到赌场中,她先小试了几把,都赢了,于是就放开手下大注,那是灌了铅的骰子,控制由人,结果输得精光。

村姑哭哭啼啼,要求那位好心人再借她一笔银子翻本。

结果说好说歹,由赌场的主人飞天虎尤二混借给她二百两银子,立下借据,以她的身体为抵押。

村姑含着眼泪说:“我相信老天爷一定会保佑我的…”

那些恶棍们口中附和,心中在笑,他们知道这二百两银子一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了。

甚至于已经有人向飞天虎出价,一百两,要为这个乡下女郎开bao了。

那知上天竟真的开了眼,这个村姑开始手风大顺,灌了铅的骰子也不听话了,庄家掷六点,她就掷豹子。

总之,她每注二百两,从来没输过,不到盏茶工夫,她已经赢了几千两,大家这才着了慌。

尤二混知道遇上了大行家,于是用行话去盘道,村姑居然一窍不通。她只知道要赌,而且还不准庄家歇手,一定要陪她赌下去。

这是存心来踢场子了。尤二混本人手下不含糊,场中还聘了几个好手保镖,翻下脸来要动手。

村姑毫不在乎,赤手空拳,在刀光剑影中,把一群大汉全打得趴了下来,然后她还是要他们跟她赌下去。

足足赌了一天,她把赌场中每一个人都赢得倾家荡产,还把每个人的脚筋挑断,鼻子削掉。

然后把每个人都赶进了一间破庙,把赢来的银子重修庙宇,改名叫无鼻寺,把所有的赌徒都剃度为僧,罚他们终生苦修。

没有人敢不从,因为每个人都欠了她十万两银子卖身给她,她把全部的债券入了官,规定那些人还清了债才准还俗。

尤二混这才知道遇上了地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