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21章

作者:司马紫烟

纪有德就是如此,他的一支剑千变万化,千幻剑客的盛名不虚,可是遇上了这两个对手却毫无办法。

他攻出一招,虚实莫测,胡美珍却不管三七廿一,认定是实招,硬封硬架,如果纪有德用的是虚招,大可以抽剑变化,攻人对方的空门。

可是他的剑才抽回,席容容的攻势又到了,取向他一侧的要害,使他无法去攻胡美珍了。好容易招架开了,胡美珍势沉力猛的急攻又到。

他只有咬紧牙关,拼了命硬攻硬抢,累得汗流浃背,气喘不止。反倒是两个女的,人虽在不断地退,却轻松从容之至,看她们的用意,似乎不在杀死他,却想活活地累死他。

柳氏姐妹最惨,她们遇上的对手中,剑技武功也是最强的。她们虽然同样地列名六合四灵,却不像四灵女将们,各有一手绝毒暗器而成名,她们靠的是真功夫,虽然她们被擒于许天赐,那是功力的不如,劲力不足,却不是功夫差。

柳氏姐妹的功力与她们差不多,但招式变化却不如她们灵活。一开始,还能仗着灵巧的身形变化,勉强维持个平手,时间一久,渐渐就行了。

又支持了几招,柳无双一个个疏神,被李瑶英一剑急劈,回招不及,红光崩现中,那只执剑的手腕已跟身子分了家。

李瑶英的剑十分锋利,一时还不感到疼痛,只是站在那儿发怔,李瑶英的第二剑又到,她整个忘了闪躲,呆呆地站立受剑。

对这样的一个敌人,李摇英实在无法提起杀机,剑至她胸前,硬生生地煞住了。

柳不二见姐姐受了伤,忘命要上来保护,单小红一剑刺喉,她也顾不得了,单小红也是一样,硬将手势改为小挑,由脸颊旁滑过,削掉了她一只左耳和一绺发髻。

柳不二却似全无感觉,冲过去横身挡在柳无双前面,像是怕人继续去伤害她。

李瑶英见状轻轻一叹道:“少秋兄,一定要杀死她们吗?放过她们算了。”

南宫少秋笑道:“随你们的便,此行原只是削弱对方的实力,她们一个残废,一个受伤,回到忠顺王那儿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李瑶英收回了剑道:“你们走吧,江湖辽阔,何等自在,何苦又挤到六扇门中去听人指使,今日为敌,无仇无隙,殊非得已,希望你们能谅解。”

柳不二投过一个感激的神色,扶着柳无双出门而去。

南宫少秋飞身追上道:‘等一下!”

李瑶英变色道:“少秋兄不是答应放过她们了吗?”

南宫少秋笑笑道:“既然要放过她们,干脆人情做到底,送点葯给她们把伤治一治,我可不是要赶尽杀绝!”

他从身边取出一瓶葯散,塞在柳不二手中道:“这是白獭散,治伤最具神效,你们赶快先把血止一下,伤口包扎一下,趁热血把掉下的耳朵捂上,别耽误了!”

说完又闪身回来道:“珍姐,容容,这个家伙不容轻恕,他是东厂中最坏的一个,专出坏主意,许多坏事,他都有一份!”

胡美珍道:“知道了,也快了,再有三招,我们就摆平他了,你放心吧!”

说着手下的剑一紧,连逼了三剑,又劲又厉,纪有德竭尽了最大的努力,把三剑都化开了,心中的戒备就为之一松,席容容上来道:“还有我的三招呢!”

她一剑刺心,纪有德连忙又仗剑磕开,忽地翻身仰天跌倒下来,额门与鼻梁上各嵌有一颗小红色的珠子。

这正是吐自席容容香口的绛chún珠,也是仗以成名的追命符,她之所以被称为点绛chún,就是因此而来。

她的名气虽大,人却不出名,自从她使用这暗器以来,还没失败过,所以她的敌人极少认识她,更没有去防备她,因以无法不利。

今天也没例外,她先斗了半天,一直没有使用,等到对方完全去注意她的剑时,她的暗器才突然出袭,事前毫无征兆,珠子是含在口中的,体积不大,是极为坚硬的珊瑚磨成的,像雀卵大小,以内劲和气送出,疾如闪电,可穿金石,对方是万难防备的。

一口四粒,有两粒已完全钻进了肉中,这后两粒嵌在浮面,动力较弱,只是作为掩饰而已。

对方一堆人中,只有一个果报神易乐也还活着,跟南宫素秋功力匹敌,双方已近百招。

他眼看着自己这边的人全被解决了,而对手顽强,全无改意,忍不住道:“慢来,姓苏的,你真叫苏秋吗?”

南宫素秋道:“名字还有假的?”

易乐也道:“绝没有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能够和老夫力拼百招而不败的,你究竟是什么人?”

南宫素秋笑道:“你这老儿还有点眼光,我就报上真名好了,我叫南宫素秋!”

“南宫世家的南宫素秋,你是个女的?”

“不错!那是我的侄子南宫少秋,这次是南宫世家找上了你们。”

南宫少秋笑道:“南宫少秋四个字给人毫无印象,姑姑不如介绍我是那个四不像少爷好一点!”

易乐也瞪大了眼睛道:“什么,你小子是南宫世家那个最没出息的窝囊废?”

南宫少秋一笑道:“没出息与窝囊我都不反对,只是那个废字难以承受,我再没用还比你们这些老东西强一点,你才是老废物呢!”

易乐也厉声道:“小子少逞口舌之利。我问你,你们南宫世家怎么会放弃清高的江湖声望,跑到官家来混了,厂卫统领不会比南宫世家有出息吧?”

南宫少秋道:“彼此!彼此!你们十三邪神在江湖的口碑不算佳,身分也不低,干嘛跑到东厂去鬼混呢?”

“我们是没办法,早年率性而行,树仇太多,要找我们报仇的人太多,尤其是一些人到北慕容家去投诉,慕容家征集高手,准备对我们展开追杀!”

南宫少秋冷冷地道:“所以你们才集体联手,夜袭慕容世家,杀得鸡犬不留。”

“不错,慕容世家既有对付我们之意,先下手为强,采取自卫并不为过。”

南宫少秋冷笑道:“事后一把火将慕容山庄烧成平地倒不为过,但是慕容世家的亿万家财也不翼而飞,似乎就不是你那个理由搪塞得过了。”

易乐也语为之塞,顿了一顿才道:“老夫是为了自卫而参与夜袭,但也有人是为了发财而去。再说慕容世家的家财也是取自江湖,再散给江湖人花用也不为过。”

南宫少秋正容道:“慕容世家的财产,你们只抢走了一半,还有散在四处的一千多处赚钱生计,价值也在亿万之数,每年的收益也在数千万之多。”

“老夫又不计他们的财产,算这个帐干吗?”

“我只是要告诉你,慕容世家的那亿万家财,只是做生意营利的累积,每一两银子都是正正当当赚来的,并非取自江湖,更没有理由让你们这些江湖败类平白地侵占了去,你更不要推诿责任,设词巧辩。”

易乐也哈哈大笑道:“老大已经连杀人的事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好推诿的,慕容世家是你家亲戚,你要替他们报仇也说得过去。”

“我找你却不是为报仇,我南宫世家数代献身江湖,被杀害的亲人有几十个了,却从未有报仇的行动。

因为我们献身江湖是出于自愿,在伸张正义的行动中,也杀死过不少人,艺事不精或行动不小心,被人杀死了只有认命,我家的人不会因此而替他们报仇的,我们也更不会为亲戚家报仇。”

“那你来此找我们干吗?难道是为了追回那笔钱?”

“你说对了,我们的目的正是追出那笔钱!”

易乐也哈哈大笑道:“亲戚被杀,仇恨可以不计,但财产被抢走了却要追回来,你们这些侠义门第倒是真的有意思得很!”

南宫少秋沉声道:“象你们这种人永远不会明白的,我也不必向你解释,反正追回的财产不会落到我们南宫世家去,我们做这件事全凭良心与道义的责任,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易乐也哈哈地笑道:“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反正你今天是找定了老夫!”

南宫少秋沉声道:“不错,不仅是为了慕容世家也为了另外那些被你们灭门的人,在慕容世家之后,你们食髓知味又于了好几票,都是广有家财的武林中人。悄然夜袭、杀家灭族然后举火夷宅,饱掠而去,做成像是仇家寻仇的样子,乱人耳目,其实却是你们在作怪、这种类似盗匪的行为,一定要被制止,你的恶行罪状,必须要揭发开来你们这些凶手,必须伏法!”

“伏法?伏什么法,国法自有专司的机构,用不到你们多事来插手!”

“你们藏身厂卫之中,谁也不敢来管你们,所以我才投身进厂卫,假借内部夺权争势的借口,一个个地零星对付你们,易老儿,现在话都说明白了,你该可以乖乖地束手就缚了吧。”

易乐也心中的确是有些紧张与害怕,对方既然是南宫世家出马,实力想得到是够坚强了,把话说得如此明白,更是摆明了不会放过自己!

他将心一横,也打算拼命了,可是看到面前男男女女一大群,竟没有一个是好吃的。

看来要想拣个软的,只有面前的南宫少秋了,这家伙的窝囊早就出了名的,所以他接任了西厂的统领也没引起注意,否则智多星就不会只派自己一个人来了。

虽然他身边带着不少高手,那是仗着他的家世而已,本身可没有什么能耐,自己只要突然出手,制住了他,再以他的性命为威胁,才是唯一的保身之途,回到京中,赶紧把消息通知对老大,力谋应付之策。

南宫世家虽然势力庞大,但是东厂就目前所拥有的人手,尚可一搏!

毕竟是老谋深算,计谋十分周到,而且决定得十分迅速,只在脑中一转,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表面上不动声色,身形突进,冲向了南宫少秋。

胡风与胡美珍两姐妹两支剑护卫着南宫少秋身前,见状怒叱一声,双剑齐发,挡了上来。

但易乐也谋定而动,也做了准备,长袖一挥一卷,将两支剑荡了开去,伸手一捞,握住了南宫少秋的手腕,扣住了脉门。

其余各人大惊失色,纷纷围了上来,易乐也得意地大喝道:“给我退回去,否则老夫毙了这小子。”

这一喝倒是颇有效用,围上来的人又都退了两步。南宫少秋叫道:“别管我,你们上来好了,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老贼,更不能让他回去泄露秘密。”

易乐也冷笑一声道:“小子,你倒是骨头硬得很,且让老夫瞧瞧,你硬到什么程度!”

手上一使劲,南宫少秋立刻痛得弯了腰,口中呜呜直叫,那是痛极想喊却又怕丢脸,只能咬紧牙关,从肯缝中挤出声音来。

大家都看着南宫素秋,等待她做决定。

南宫素秋脸色变了一阵,才狠狠地道:“没出息的东西,平时只知道油嘴滑舌,不肯练功夫,何至于叫人伸手就制住了!”

南宫少秋苦着脸道:“姑姑!这不能怪我,是这老贼太厉害,你跟他斗了半天,还不是没能收拾他下来,没关系,你们不必管我,每个人都使出拿手的绝活儿一起上好了,不信这老贼能逃到天上去。”

易乐也哈哈大笑道:“老夫年岁一大把了,临死能拖个小伙子垫背,也没什么不上算的,随你们决定好了!”

他的手指又加了一分劲儿,南宫少秋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能把嘴一开一合,脸上五官都扭成一团。

易乐也大笑道:“你这小子原来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南宫世家出了你这个活宝,倒是可喜可贺……”

说完又是一阵大笑,笑声未竟,他的脸就变了形,因为他掌握中的南宫少秋忽地一掌直插,掌坚逾刃,而且劲力十足,直插进他的心窝,那只被握的手,也不知怎的一扭一滑,脱了出来。

易乐也退了两步,望着南宫少秋,满脸不信的样子。

南宫少秋又恢复了他那潇洒的笑容,笑吟吟地道:“老家伙,你太天真了,以为真制住了我,你也不想想,本少爷如果真是那么差劲,又凭什么向你们十三邪神挑战,一个个宰掉你们!”

易乐也的口中只吐出了几个字:“小子,你好狡猾,老夫实在死不瞑目……”他死得很不甘心,眼睛还是睁得老大。

这时大家才涌了过来。李瑶英忘情地握住了他的手腕道:“你……你没什么吧?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南宫少秋一笑道:“没什么!虽然有点痛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