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小校场搭建看台和竞技场的工程,委交工部代办,由锦衣卫指挥使卢凌风去监工,每天到长辛店去报告一次,协议会商一些事宜。

看样子那两家衙门走得很近,这使忠顺王的牙恨得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

到了第六天,镇上开始陆续的有陌生人走向长辛店的西厂总站,有些人似乎身分颇高,由南宫少秋亲自迎接了进去,就再也没见出来,显见得是召来助拳的高手。

忠顺王急得没办法,只有去问计全道:“计老,你不是说能阻止他们邀请帮手的吗?怎么我们的人折损不少,却一个都没能拦住?”

计全有点讪然地道:“王爷!被摸掉的那些眼线倒没什么,那些人平时倚仗东厂的势力,耀武扬威,身分早已摆明了,本也打听不到什么重要消息了,就此黜免了也好,倒是每月省了一笔开销,老朽另外所设的一些暗桩,却一个都没被发现,仍然能保持消息灵!”

“可是西厂到了很多人,我们却一无所知。”

“老朽已飞速传令,盯死了水师总督府,那儿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派人出来。”

“那么西厂新到的那些人足如何前去的?”

计全想了一下想:“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些人早已派出到京师了,南宫老儿遣他的侄子到京师来谋发展,而且早就看中了厂卫为目标,自然不可能只给他一两个人,人手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只等他有了发展,立刻前去报到。

这也解释了何以我们这边会一再失利,光凭他们明处的那点人力是无法吃得这么干净利落的,一定在暗中另有能力帮忙,所以才把我们每一批人都杀得全军覆没2”

忠顺王急了道:“这些都不去推敲了,竟技时,我们可输不起。若是把大权交给了他们,争回来就难了!——

计全道:“依老朽之意,王爷实在不必争这种意气,反正王爷志不在厂卫,目前手中的实力已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了,就算不担任厂卫又有何妨?”

忠顺王道:“计老,你不知道,目前全国军权,本爵虽然能抓住一半,但这一半却是最不可靠的一半,那些将领们都是墙头的草,哪儿势盛就向谁,本爵若是放弃了厂卫。那混蛋们以为本爵失势了。渐渐倒向了别人,本爵多年苦心与努力,岂不都白费了。”

“王爷要控制那些人乖乖听话,还是可以的,而且反而能控制更严,谁若是稍有异心,老夫等人去摘下他的脑袋来,其它人就乖乖老实了。”

“本爵把厂里抓在手中,可以这么做,若是放弃了厂卫,这么一做,该是别人来制裁本爵,计老,厂卫绝不可放弃,所以这次竟技也不能输,你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计全思索了一下才道:“那只有先去摸摸对方的底子了,得便就把他们好解决一两个!”

“对老!那样子行吗?现在去找他们,人家是以逸待劳,形势上可是咱们吃亏!”

“没关系,这次老朽邀请几个老朋友同行,只要大家不散开,大概还没有人能挡我们,闹他个天翻地覆,也等于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其实计老也不必去冒这个险,再邀上几个好手,在竟技会上风风光光地击败他们,岂不更好!”

计全有点火了道:“王爷,老朽等之所以列名邪神榜,就是行事不按常规,也从来不在风光的场合下击败敌人,我们行事只求达到目的,从不讲究手段,何者有利才是考虑的条件。如何退敌,老朽自有主张,王爷不必费心了。

至于邀请帮手的事,老朽倒不是好面子自大,老朽等十三邪神,一向都少与人来往,举世之间,可以说没有朋友,所以不作此考虑了,但王爷若有能人,倒不妨邀请来,老朽绝不反对。”

忠顺王见他有点发脾气了,倒是不敢多说,连忙道:“哪里!哪里!本用只是建议而已,全凭计老作主。”

谈话既不愉快,计全等六大邪神夜探西厂的结果更不乐观。

他自己和鬼见愁海东阳一组,对我生财李长空和笑面无常赵震一组,散花女初秋英和赛王母莫无监两位女将一组,由三个方向潜入西厂,事前商定的原则是见人就宰,若遇强敌,立刻施放烟火召援,共同却敌,见好就收,绝不深入。

因为东厂这边自从南宫少秋现身以来,每战皆死,他们这次存心要捞点面子回来。

算盘尽管打得好,但实际却未必全如理想,计全这一组由东侧翻墙进去,墙高两丈余,对一般人说来是相当高了,却难不住这些老一辈成名人物。两人身形轻起,像两头夜鹤般飘落墙头,悄无声息。

但南宫少秋这小子硬是有两下子,他入主西厂未久,却已运用他的智慧,作了一些巧妙的布置与设计,尤其是在防卫方面的措施,匠心独运。

两人的身形虽轻,却已被人发现了,立刻灯笼火把四起,有人喝道:“是谁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放到此地来找死,还不快滚回去!”

计全和鬼见愁海东阳哪里会吃这一套,怒叱一声,正待扑下去,下面已密密麻麻地射来一排劲弩。

这些箭弩是以机弦发射,十分强劲有力,又多又密又强,两人勉力拨开了一批,上手就知道力量,不敢硬闯只得悻然地退了下去。

接着南边却有一溜火花冲天而起,那是赛王母莫无监和散花女初秋英的位置,不问可知她们遭遇到了危险!

两个人火速赶去,却见两人狼狈不堪,被缠在一张大网中,网子是从上面落下来的,是用生丝织成的小指粗细的丝绳编就,十分坚韧,刀砍剑削,甚至于用力挣都不容易断。

最糟的是网上还涂满了生胶,整个粘在身上,把两个困得寸步难行。

还好这儿没人放弩箭,否则两个人都将不保,好不容易把她们解救出来,李长空和赵震也来了,这两个人都黑白无常打扮,此刻披头散发,更是形同恶鬼。

这两个人的遭遇更惨,他们由西面进去,自恃艺高胆大,落地后退往有房子的地方闯。哪知道地下埋了一大批的捕兽铁夹,是山中猎户用来捕捉虎豹等巨兽所用,埋在浅沙下面,一触动机括,就弹了起来。

结果两个人每只脚都都夹住了,虽然他们两人气功扎实,没有被夹断腿骨,但是在猝不及防之下,也受了点皮肉之苦。

他们脱困之后,不敢再深入了,又看到南面的告急火花,就赶了过来。

已经惊动了内部,潜人暗探的工作自然是不能行了,看到营中的防卫如此森严,几个老魔头心中有了怯意,初秋英的身上还挂着一根根的破丝网,怅然地问道:“我们是否还要闯进去?”

计全看看同来六个人中,只有自己和海东阳的样子还过得去,其余四人都狼狈不堪,不由得长叹一声道:“今天算是栽了。不必再去丢人,还是等竟技那一天,好好地杀他一通吧。”

其他几个人都无意再闯了,但是对竞技时是否能必操胜券,却也不太乐观。

计全知道他们心中的顾虑笑了一声道:“对方在防卫上如此严密正证明他们的实力不强,否则大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出来邀斗,所以在竟技时,我们仍是领先的!”

听他这样说倒也并非无理,因此几个老魔头才较为乐观了一点,但至少,他们今天是丢人丢定了。

终于到了预定决斗的那天了,那是京师的一个大日子,因为汪振和忠顺王是目前朝中最炙手可热的两个人,东西两厂也是最具权力的机关。

这两大机关的权力之争,对他们的关系很大,至少他们可以知道该对哪一方多买些帐,该向谁多献些殷勤,以及有事找谁去通关节。

所以文武官员,都赶来参观了。

仲裁人是卢凌风,因为他懂武功,本人也够资格称作高手,另外则请兵工二部尚书担任监督、监场,防止有人破坏规矩。

这已经够隆重了,临到开始的前一刻,皇帝忽然动了兴,也要来参观一下,这一来使得竟技场更为隆重了。

小校场是御林军操演,或是一些功勋子弟练习弓马的地方,场地虽较大校场小一点,但设备规模则周全得多,平时就打扫得很干净,这一天自然又刻意地整理了一番,四周都围起了布幕,架起了帐篷以供参观的贵宾们遮阳休息之用。

锦衣卫、御林军全都出动了,旌旗飞舞,甲胄鲜明煞像一回事。

这种场面着在东厂诸人眼里,却是苦在心中,尤其是忠顺王,深悔多此一举了。

因为上次六个人夜深西厂,碰了一鼻子灰回来,虽然计全没告诉他,但仍瞒不过他的,那使他很担心,即使计全一再向他保证,今天之战有把握,但他仍提心吊胆。

就是计全他们口中说得凶,心中也未尝不是忐忑不安,最主要的是他们对西厂的实力完全不清楚。

以前东厂太过跋扈,派到西厂去潜伏的那些人都趾高气扬,摆明了身分,南宫少秋一去,把他们不是调出去就是赶了回来,弄得消息完全闭塞,一点都不知道了。

不过他们自恃功力深厚,相信举世之间纵有高出他们的,也没有几个了。

东西两厂合计的业务与分支机构总计十一处,以前并合办事时,一边为主,一边为副,东厂实力雄厚,主持了七处。

其余四处虽是东厂为副手,但也有两处副手的权力超过了主持者,西厂真能抓住的只有两处了。

现在要分清的就是主从之别,竞技也分十一场,胜都居正,负都作副。

忠顺王知道这次划分之后,再也无法喧宾夺主了,甚至于还会屈居于人下,事事听命,只能跑跑腿了。

因此,他只能寄望于十一场中,六大邪神能各胜一场,算下来即使让出部分的事权,至少还能控制半数以上。

连计全也只能打这个算盘了。

时辰到了,卢凌风先向皇帝请示允准之后,就宣布了比试办法:每试一场,双方以一人为限,但在特殊情况下,而且对方也同意时,得增加一人。

这是由于西厂方面有含沙射影,两人合为一组,必须要联手退敌,才能发挥全力。

竟试时各尽所能,且不限手段方法,但必须于事先声明,否则以违规论,仲裁人立将遏止,不听遏止者,则立即制裁!

竞争技台两列各设十架机弩,由二十名锦衣卫操作,若是连珠齐发,倒是没人能躲过的。

第一场由双方同时推出一人,以后各场则由前一场胜方先推人出来,使负方有择人应战的机会。

这一条是东厂坚持的,他们只有六大邪神高手,希望能适当的时间推出去,不跟对方硬碰硬。

而且他们还规定最后一场必须是双方统领较技。

西厂方面的南宫少秋是早经挂名了,东厂则两天前才由计全正式出面担纲,他们是吃定这一场了。

总之,东厂方面在规则上尽量想占便宜,而西厂则一口答应了,似乎成竹在胸,这也使东厂伤脑筋的地方。

双方第一场的名单是保密的,密封交到监督人手中,临时当场拆封宣布,不得更改。

这一场关系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因为旗开得胜,可以提高士气,不过负方吃亏也不大,在下一场可以看准对方派的代表后,再酌情应付。

名单都送出了,两位尚书大人各执一封。同时拆封后,贴在擂台的两侧。

东厂方面是塞温候吕方,使两支短戟,早年成名于黑道,积案如山,但他投身到东厂,没有人敢抓他了。

西厂方面推出的则是女王蜂胡风。

这两个人名气相当,一个是黑道枭雄,另一个却是专克黑道的煞星,江湖上没碰头却不想在此地碰上了。

仲裁人卢凌风道:“比赛时最好是点到为止,但是因情势使然,收手不住,死伤亦予不计,只是两位必须先声明要用些什么兵刃、手段。”

吕方傲然道:“敝人就是手中这一对短戟,不过先声明的是敝人这一对短戟中另有机关,有些部位可能会脱开飞出伤人的,戟身浸过毒,见血封喉,因此对方必须随时小心注意。”

胡风却突然一笑道:“我手中的一支剑,剑上没有毒,另外掌中还有一把蜂尾针,那可是有毒的,中上一根,神仙难救,所以我也忠告对方,剑可以不理,当我蜂尾针出手时,就得多加小心了!”

仲裁人道:“好,双方都把他拿手绝活挑明了,本席发出口令时,比赛就开始了。”

他说着举起了手,等双方面对面站好了,一声开始,手也跟着落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