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23章

作者:司马紫烟

在台上,计全和南宫少秋对了面。

计全冷笑道:“小伙子,你找来的这些班底很不错,居然能夺得五场胜利,你也值得骄傲了!”

南宫少秋笑道:“计老别忙着算帐,我们还有一场没比呢!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多胜一场。”

“小子你说你能胜过老夫,别笑掉人大牙了!”

南宫少秋也笑道:“这也没什么好笑的,你们十三邪神,在没较技前就去了一大半,至少在我手中就宰了两三个,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

计全冷笑道:“小子,你现在神气耍嘴好了,等一下你若是还能笑出来,就算你有本事。”

“计老,我们这一场可是规定在先,纯为较技,不得伤人的,你可不能太下狠手。”

“小子,你放心,我懂得如何侍候你的!”

南宫少秋微笑道:“侍候两个字不敢当了,而且计老没干惯这一行,侍候人时粗手粗脚,也未必能舒适!”

计全原是想在言语上先给他一个下马威的,没想到这小子伶牙俐齿,反而把自己惹火了,一掌前探,厉声喝道:“利口小儿,老夫劈了你!”

南宫少秋连忙躲开了道:“计老!话还没交代清楚你就动手,那可是违规的,如果仲裁席上判你输了,你不是太冤枉了。”

计全的第二掌送到一半,硬生生地收回道:“小子,还有什么没交代的?”

南宫少秋道:“当然有了,我们比赛时使什么手段,用什么兵刃,都要先说明的。”

计全道:“老夫一向不用兵器,就是这一对手掌!”

南宫少秋道:“那你装在指甲上面的十枚风磨铜淬毒指套算不算呢?”

计全一怔道:“你对老夫的底细很清楚呀!”

南宫少秋一笑道:“那当然,我既然接受挑战,要把你们东厂的气焰压一压,总得调查一下,各人有什么长处和缺点,以便攻其所虚,计老这十枚指套算不算数?”

计全本来想说不算的,可是再想一下,这小子狡猾百出,分明是想藉此机会叫自己如此说的。

虽然自己不仗此也能稳吃这小子,但也不能太便宜他了,因此冷笑一声道:“那是生在掌上的,必要时自然可以使用。”

南宫少秋道:“用也没关系,计老这指套可以飞出伤人,那么我使用一点暗器也不为过了?”

计全道:“小子,随便你使用什么都行,老夫只希望你快点啰嗦完了好开始。”

南宫少秋道:“计老既是不禁止我使用任何兵器,那咱们不必比,计老就输定了。”

他说着翻手在襟下掏出了两枝短铳,那是西洋的一种武器从铁管内塞火葯,再灌进一颗圆的钢丸,一扣板机,火葯爆炸,将钢丸射出,劲力无比,能贯穿石革。

他先将左手的一枝对着地下扣发,轰的一声,厚约三寸的桧木地板。居然击穿了一个孔,威力不逊于神机营中所使的长铁。

计全的脸色一变,南宫少秋的右手还有一支对着他,使他不敢轻动,但他也不甘心如此地被迫认输下台,硬着头皮道:“笑话,这可吓不到老夫!老夫多年修为,一般气功,不信就挡不住这小小弹丸一击。”

南宫少秋道:“这是我伯父的朋友得自海上一条海盗船的,计老也别不信了,他试过,血肉之躯难受此一击。

弹丸离了铁口,飞行的速度为肉眼所不能辩,躲也无从躲起,不过今天我们是竞技切磋,我使这个胜了你也算不得光彩,我拿出这玩意儿,只不过叫计老看看,知道我这玩意!”

“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借计老的口,告诉东厂的人一声,在长辛店的那所西厂办事处,不准再偷偷摸摸地窥探了,上次我是没好意思用这玩意招呼,否则能把你们全都放倒下来的。”

计全忍无可忍地叫道:“小子,你到底较不较量,别光是耍嘴皮子!”

南宫少秋笑道:“比,当然比,只不过我们是最后一场压台戏,总要带点唱工,来点插科打诨点缀一番,好了,我们这就开始了。”

他将两支短铣交给了一边的人,然后手抱长剑,朝卢凌风打了招呼道:“西厂准备好了!”

计全道:“东厂早就准备好了!”

卢凌风点点头,宣布道:“双方最后一场兑技,议妥不限任何手段,唯不得伤及对方性命,违者立予偿命,由本座执行。”

他挥挥手,两边各上来十名神机营的火铳手,每人一支擦得雪亮乌黑的长筒火铳。

他们已训练有素,一声令下,可以在同一时间内对准同一目标发射,枪枝是一个叫利马宝的西洋传教士带来进献朝廷的。

而后他又绘出图样命巧匠打造装配的,在设计上又经过一些改良,比西洋的原件性能还佳。

计全暗暗咬牙,知道这完全是为防止自己而设的,这小子武功不怎么样,关系却很好,西厂能够夺得五场胜利,都是他拉来的人。

本来计全是真想故意装成一个失手,把他给放平下来的,现在看来此计行不通了,除非自己愿意赔上老命去,那可太不上算了。

但计全却决定了,即使不要他的命,至少也要把他弄成残废,才消得了心头之恨!

所以当卢凌风宣布开始后,计全立即抢攻,屈指如钩,抓了过去,南宫少秋横剑砍出,砍在指头上!

剑刃碰在风磨铜指套上,发出一溜火花,风磨铜坚逾精钢,自然伤不了计全,可是他一抓之势,也被引偏了。

计全心中一动,觉得这小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了,至少他的劲力不小,因此冷笑道:“好臂力!”

南宫少秋笑道:“我伯父是武将,擅长的是长枪大戟的功夫,那全靠臂力的,所以我从小就得练手劲儿。

我的剑也比你长,斗起来你很吃亏,我建议你还是去找一支兵刃吧!

这一场对东厂很重要,你实在输不起,不像我们西厂,已经多抢到三个部门,我输了这一场也算是赢的。

你若是输的话,把厂卫的领导权也输掉了,以后办起事来。委屈居我的副手,对你是很难堪的事!”

计全火上来了,伸手一阵猛攻,十分凶悍!

但南宫少秋也不简单,居然运用长剑,把他的攻势全部化解开了,而且每一着都是硬砍硬砸。

计全仗着指的铜套,虽然没受伤,但他以短碰长,确是吃了亏,震得手指微微发痛。

计全已经攻了二十几手,都没占到上风,心中开始震惊了。

南宫少秋的剑法并不精奇,只是动作快而已,那就很难得了,因为他每次都能及时赶上化解攻势。

他的招式都是信手抓来,没有成式,因势制宜。

计全吃亏在没有兵器。

他靠着指套进攻,变化多端,本来是使人难以预测的,可是他的手才探出去,未及运用变化,就被长剑砸开了。

计全空有千幻手法,却动用不上,急得暴跳如雷,本来想等对方进攻时,招式用老再趁隙进攻的,那知南宫少秋竟不上当。

他一招也没回攻过,长剑抱足守势,等他的手指递出去,才一剑辟出,又强又快,使计全想缩手变招都来不及。

计全实在火了道:“小子,你别光守不攻,只是挨打,可当不了统领的。”

南宫少秋笑道:“统领只要坐在家中指挥策划就行了,我手下自有能人好手去担任战斗的工作。

我只要练好守势就行了,那是准备万一有刺客时,我能支持一阵子,不受伤害,我身边人来了,再交给他们去应付。”

“小子,你真能守得住吗?”

南宫少秋笑道:“我守了有几十招了,你应该知道我是否守得住,倒是你,我劝你多加小心些。

因为我硬砸了几下后,有几枚好像有点松动了,若是它们掉了下来,你用肉指来接我的剑锋,乐子可大了。”

计全听了心中大惊,因为他自己也有这个感觉,有几枚指套确是有些松动了,这指套构造精巧,掉落下来的可能性不大。

只是它们还可以当作暗器,用内力激射而出,那必须要紧密接触,才能够使劲,若是有了松动现象,就使不上劲了!

因此他正想匀出时间来把指套紧一下!

南宫少秋却在此时发动了攻势,长剑突然加速砍来,而且还道:“我是学过剑法的,那里有光守不攻的事儿,我也攻两招给你瞧瞧,让你知道我不是省油的灯!”

这小子还真损,说攻就攻,攻势连绵而紧凑,而且连刺带劈,即劲且疾。

计全在未及防备下,仓猝应战,已经落了下手,而且南宫少秋的剑法突然也精妙起来,只攻到第三剑时,就一剑刺在他的肋下。

尽管他护身真气到家,也挡不住这凌厉的一刺,剑尖入肉半寸只有一点轻伤,但是却将他的衣衫划破了一道大口子。

四座一阵哗然!

这一战谁都以为南官少秋必输,有些人在私下还互相打赌,计全与南宫少秋之间的赌率是十比一。

那些一心专好赌险的人,抱着万一侥幸之念下一点小注试试看,反正输了也不过十两百两,赢了却是千两巨数。

这一赌居然赢了,怎不叫他们欣喜若狂呢!

卢凌风立刻挥手叫停,而且高声宣布道:“西厂南宫统领胜,全部兑赛结束,西厂六胜五负,东厂五胜六负!”

计全的脸色比杀了他还难看,他绝难接受这个事实,而且相信绝不可能会输的,落败却是事实。

这只是怪自己太大意了,而且也将南宫少秋估计得太低。

南宫少秋是不高明,但至少比自己想像中高明很多!

照现在的估计,他可以胜过南宫少秋,但是得花上六七分精神,今天,他只用了四五分精神下场,还有不吃亏的?

最气人的是南宫少秋,得了便宜还卖乖:“计老以功力深厚言,我是万难言敌的,不过我有个占先的地方,是我手中有一柄利剑,那可是前代古器,肉试曾腰斩奔牛,金试可截钢铁,您老的气功再妙,也挨不起一下子的!”

听见了这个话,计全心中好过了些,敢情这小子手中有了柄利器,才侥幸得了手。

因此,他冷笑一声道:“南宫小儿,虽然你在竟技上胜了,并不表示你的武功高于老夫,往下还要走着瞧!”

南宫少秋笑道:“这当然,我不曾狂妄得以为真能盖过计老了,不过今天在场上,计老也没有存了相让之心却是事实,这场胜负可是十分公平的!”

计全差点没气得上去给他一掌,震成了肉饼,但是看到凌风指挥的十名枪手,正全神贯注在台上,稍有举动,可能就惹来杀身之祸的,所以不敢妄动,只是冷哼一声,回头就走。

南宫少秋却大声叫道:“计统领,你别急着走呀,说好是胜一场就主持一处机构的,我们共胜六场,除却原有的两处机构外,还有四个部门,我过两天就带人去接收的,你趁早准备好!”

对全刚走下台,忍无可忍,一掌切过去,喀的一声,硬生生将支撑竟技台的柱子砍断了一根。

这些柱子每根长约两支,一半埋入土中,外面露出一半,架住了台面,总计是十六根柱子,直径约其是一尺半,是整根的圆木,十分坚固。

计全能一掌断木,声势果然惊人。

举场为他的神力所惊,共同发出一声轻啊!

计全这才颇为满意地道:“小子,你等有了这份功力,再得意卖狂也不迟,目前似乎太早了一点!”

南宫少秋从容地跳下了台,长剑左一挥、右一挥,两根柱轻而易举地断了下来。

他收剑傲然一笑道:“我手有利器,做这种事太简单了,用不着费计老那么大的劲儿。”

计全气得回头就走,再也不跟他说话!

竞技也结束了!

皇帝是在最后一场开始前,悄悄地走的,汪振也跟着去侍候了。

他们都没有等看最后一场,似乎也认定了计全必胜的,所以没有看到最后那一出好戏,对汪振而言,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他知道的结果是五比五,意料中的结果是五比六,还要多负一场,但是多争到三个部门主持不说,而胜的几场中。多半是邪神榜上的好手。

对方倚为长城的十三邪神,经过几次接触后,或死或伤或败,剩下两三个人,已不足为惧了。

平常他不会这么殷勤的,今天却一直侍候着皇帝进宫,沿途商量着如何削弱东厂的势力,要求拨过那几个部门来,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