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2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宫素秋道:“他对你这么信任吗?”

“他信任的不是我,而是我们的家人,不过他是很慎重的人,怕我年纪轻,不够份量,一定要等姑姑去了后,才答应全面地配合。”

南宫素秋笑道:“小鬼,你别作怪,根本是你一切都谈好了。才拖我去作个顺水人情,我可不希罕!”

南宫少秋道:“是真的,卢凌风虽然对我全力吹捧,可是我这四不像少爷的窝囊名头太响亮,他一直不放心,非要等您出面才行,就算向家里调用人手,我也没这么大的本事,完全是借了您的名义道知的!”

“什么,你是用我的名字向家里调人?”

南宫少秋一笑道:“是的,否则我接下这么重大的任务,爹一定会不放心,他跑来一插手,秘密就守不住了,只有用您的名义,告诉爹一切别管,只要照计划配合就行。”

南宫素秋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告诉了您,您不会同意的,您行事向来只凭个人之力,不去惊动家里的!”

“你知道我的脾气,还敢动用我的名义!”

慕容刚道:“素秋,是我向他建议的,我知道你生性急傲,不肯动用到家中的人力,而春秋二哥又只信任你一个人,没有你的保证,他绝不肯放手让少秋一个人去做。他若是一插手,事情就会麻烦得太多,兹事体大,我答应他用你的名义的!”

慕容刚一开口,南宫素秋也没脾气了。

但她不甘心哼了一声道:“我也知道这事情关系太大,告诉我一声,我也会同意的!”

慕容刚道:“但是他没有告诉你,你也没有提醒或催促他,可见心中仍是把这当作一件小事,认为到时候凭一已之力可以办妥的。”

“在我的想法中,办事情的确不需要如此的麻烦,流血五步伏尸一人足矣。”

“你是说杀忠顺王?也许会成功,也许不成功,万一不成功,那岂不糟透了,他挥师入京,江山断送在你的手上了,素秋,我不是说你,有时你太能干了,把事情看得太容易,那会误很大的事,那怕你有九十九次的成功,但一次失败仍是补不过来的!”

南宫素秋肃然受教,良久无语。

慕容刚又道:“这次的事情幸亏是交给少秋,否则换了任何一个都是无法办下来的,因为你们都太拘泥于细节,太看重于身分。”

南宫素秋道:“刚哥,这话不公平,我家人都没架子!”

“我不是说你们为人不够谦虚,而是说你们大执着于江湖身分,不肯跟官方搭上一点关系,连带也忽略了许多该尽的责任,像忠顺王利用厂卫肆虐武林,原本可以老早老早发现或避免有些人被害的,正因为你们对官家的事不屑于伸手,才养成其坐大的情形。”

“那虽是不错,可是你们家却不敢公开承认,有时还故意掩饰、装成是漠不相关的两家人。”

南宫素秋一叹道:“那是必要的,树大招风,权大招嫉,我家真正想办事,就不想揽太多的权,集天下人之嫉于一身,并不是好事。

而且门人子弟,自然而然地会形成股凌人的骄气,久而久之,终于会导致灭亡之途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守着江湖人超然的身分,不仕入官,大哥万不得已而入仕,立刻跟家人断绝。”

慕容刚道:“可是少秋掌握了全部的厂卫,也没有什么凌人骄气呀,他在这半年中做的事情之多,远超出你们的家人十年所为,惩诫贪官污吏更达四百多人,解救受害的百姓不计其数,使地方上的恶霸土豪为之一空,积下无限功德……”

南宫素秋道:“那是他本人好,这个侄子是我最满意和最好的,他的胸襟作为,一向与众不同。

他的生性恬淡,跳入官场,只是游戏而已,别看干得起劲,办完这件事情后,他立刻会退出的。”

慕容刚道:“少秋,你打算退出吗?”

南宫少秋道:“是的,功成而身退,我还是要领我的南宫世家的,那边的担子也很重,不容许我身兼两职的!”

“你留在厂卫中,可以做更多的事!”

“是的,但是我并不适合担任这个工作,我在这儿要把一半的心力时间用于跟人争夺权势与自己人的倾轧上。”

“有谁会来跟你争权!”

“现在没有,因为是我们在向忠顺王斗,把他斗垮了,就轮到别人来挤我了,我也许不怕受挤,但从事这种斗争就太无聊了。”

慕容刚道:“少秋,你别唬人,我也在厂卫中待了几个月,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而已。”

南官少秋一笑道:“怎么没有,你处理的事务中,一共更易了十九个二档头,都是属于忠顺王手下的。”

“不错,他们还是在替忠顺王做事,我当然要换他们,厂卫不是替那一个豪门当私差的,难道我换错了?”

“没有错,他们确实如此,但他们不见得完全是属于忠顺王的心腹,只不过是忠顺王提拔他们起来的而已,他们只是向权势低头而已。”

“在我的治理下不行,不准任何人有一点私心、有一个私人,一切从公。”

那么您将成为一个专权的人,所有的人都变成您的私人,您也将成为一个大家争权的对象。”

“可是目前没有人跟我争呀!”

“没有人向您争,因为那些权力都转向了汪老伯,月前是大家向他争,而汪老伯跟我们尚未冲突,还争不起来。

等到有一天,汪老伯认为您管的事已侵到他头上去了,他就会挤您,当您的行为侵到朝中某一个大员时,他也会打击您,官场的一套您处不惯的,还是别去伤这个脑筋了,这不是我们行侠的途径。”

“你是说你决心放手了?”

“是的,不过我把一切都留给汪老伯,他知道我们的身分后,不敢太胡作非为的,而且他那人魄力不足,不足以成大恶。

虽然有点贪,但大权全部在握,没人跟他分润,足够满足他了,我们去瞧瞧大姐他们吧。”

慕容刚对南宫素秋倒还有点脾气,对南宫少秋却是有言必从,南宫少秋却又有点怕姑姑。

南官素秋吃得住自己的侄子,却吃不住慕容刚,这三个人形成一个巧妙的连锁克制关系,使人感到很有意思。

李瑶英这才低声问道:“保全十三邪神的家人,是出自萍大姐的请求?”

南宫少秋道:“是的,大姐是个很伟大的女人,心胸气度,都超过了一般男人,我最尊敬的人就是她,其次是姑姑,第三才轮到我的祖母。”

李瑶英道:“那我们快去,我真想早点见到她。”

里面城门打开了,忠顺王的残党已全部肃清,杀了一半,降了一半,卢凌风亲自牵了一批马匹出来,陪同他们一起上马,疾驰酸枣林而去。

口口口口口口

酸枣林是个地名,因路边有一大片酸枣林而得名。

忠顺王等一批人马来到此地,就直接投身入林,一则是此处上大营,有一条捷径,再则是可以及早掩去身形,避开后面的追兵。

因为他有了一种被陷人包围中的感觉,自然而然地立定脚步道:“计老,南宫少秋那小子狡猾万分,他一定会在此地布下埋伏的。”

计全道:“老朽也想到过,不过已不足为惧,他的那些好手都被阻于后面,分不出人来了。”

忠顺王道:“这倒很难说,谁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多少人手,我身边的一千多名虎卫士,都是召募来的武功好手,却被他们杀得七零八落,对这小子,我是有点害怕,他整起人来,算无遗策!”

计全道:“那是我们不小心匆忙离开,落入他的算计之中,在城门口被堵住了,他们的人躲在四周民房中,强弓劲弩,我们的人却挤成一团,疏散躲避不及,才被他们杀死了不少,来到此地,身边全是一等一的好手,相信还没人能阻挡我们!”

说着又走进了十几丈,在一个转角处,他们被一件东西挡住了路。

那是一张大供桌,桌上铺着白布,点着粗逾人臂的素烛,供着十几个纸牌云位与三口空的大盘子。

忠顺王怔了一怔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计全眼尖读出正中间那牌位上的字后,脸色一变,失声道:“这是慕容家的人设祭,恐怕也是冲着我们的!”

一个全身素白的女子,由树顶飘落,怀抱长剑,脸上充满了悲愤,以朗然的声音道:“前北道武林盟主慕容军遗孀南宫萍在此。为夫雪仇,忠顺王速来受死!”

跟着人影飕飕,有的自空而降,有的从地下的树丛窜出来,每个人都是兵刃出鞘、身穿白袍,头上扎着一根白色的带子,一下子将他们包围起来。

无数道充满仇恨的眼光盯着他们,使人不寒而栗,也使得忠顺王这边的每一个人心惊肉跳。

南宫萍怀抱长剑,徐徐地走近来,沉声道:“忠顺王,几年前,你主长东厂,派遣手下十三邪神,带着一批狐群狗党,夜袭我北地十七家大户,尽屠满门,饱掠财货,焚屋灭迹而去,罪证确凿,已不容抵赖!”

忠顺王兀自强辩道:“笑话,本王乃皇室宗亲,食斛万石,采地五百里,富甲天下,会去杀人放火劫财?”。

南宫萍道:“事情不是你干的,却是你指使手下干的,和你同谋的汪振已经承认了!”

“他承认本王可不承认,你们找他去好了,本王贵膺王爵,而且还是天下兵马都统领大元帅,你们竟然敢拦路阻截,莫非是要造反了!”

南宫萍冷冷地道:“忠顺王你想赖也赖不掉,我们不是官府,一定要证据提供齐全才能定你的罪,我们只要知道是你就行了,十七家的苦主都在承这里等着你报仇,你乖乖地出来受死吧!”

忠顺王朝计全和初秋美道:“二位,这个女的南宫世家的女儿,武功不凡,恐怕要二位去对付了!”

计全道:“一个晚辈罢了,用不到两个人去,秋老妹子,你出去应付一阵,我保王爷突围!”

初秋美立刻道:“老狐狸,你怎么尽挑好的干,老娘留下来去拼命,你却逃命去!”

计全叹道:“老妹子,这个节骨眼儿上,你怎么还计较呢,这些人中,除了南宫萍外,没什么高手,怕是怕被他们缠住了,后面的人追来,我留你下来对抗南宫萍是有道理的,你外号散花女,一手天女散花神针是阎王贴于,等我们大队人马突围之后,你可以施展散花神针,脱身十分容易,要等到了大营,才能有活路,目前谁生谁死都还没定,只有量才为用而已。”

初秋美说不过他,只有叹了口气道:“好吧,跟你老狐狸共事,我从来没占到便宜过,依我说,我们干了那几票后,大家也都够了,一散了事多好,偏是你要拉住大家,博什么万年富贵,现在弄成这副模样。

计全叹道:“老妹子,我还不是为了大家好,当初大家弄到手的是不少,可是参加的人也多,秘密是守不住的,总有被揭穿的一天,而我们捅的这个马蜂窝也太大,一个人是抗不住的。

只有大家聚在一块儿,才不怕找上门来,而且也只有协助王爷取得了天下,我们才能安安稳稳地享福,我也是替大家打算!”

忠顺王也道:“初女侠,目前只是我们太大意了,才着了南宫小儿的道儿,只要能赶回大营,我有十几万大军在握,依然是天下无敌,离大营只有几里路了,大家尽心尽力闯它一下吧!”

初秋美没有那么乐观,但是她已没有选择余地。

于是一摆长剑,冲向了南宫萍,厉声喝道:“小辈,有事冲着老奶奶来好了,当天杀你丈夫全家时,老奶奶一个人宰得最多,你那汉子慕容军,就是在老奶奶散花针下送命的,你要报仇,第一个就该找老奶奶。”

南宫萍道:“每一个人都要找的,谁都别想漏掉,我们已经在这儿布下了天罗地网。”

初秋美挺剑上前,南宫萍仗剑跟她杀成一堆,两人旗鼓相当,立刻杀得难分难解。

这边计全带了十几个人,拥着忠顺王策马前冲。

那些身披白袍的北地群豪一声呼啸,每人手中多出了一具机弩,但闻咻咻之声不绝,箭发如雨。

忠顺王这边个个都是好手,手中执着兵器,左遮右挡,支持过那一阵箭雨之后,已有五个人中箭倒下,但他们的马匹却全部倒地不起,忠顺王大叫道:“大家攻开冲,只要一个人逃出去,到大营立刻召兵马前来!”

这批人是死中求活,每个人都挺着兵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