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30章

作者:司马紫烟

冯武盘算了一下道:“王爷,暗中我为王爷留下一半,倒不必限定多少,因为这也没一个准数。”

忠顺王道:“这也行,我手上差不多还有十个人,他们看我失势下,居然想翻脸不认人了,我也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这个王爷放心好了,事情到了卑职手上,总有他受的,不要他的命,也得脱层皮。”

忠顺王笑道:“这一点我绝对放心,想当年令尊也是狠角色,跟他过不去的人,也没几个落了好去。”

冯武笑道:“家父狠是够了,圆滑则不足,而且太孤立,得罪的人大多,所以出了事,只有人落井下石,却没有一双有力的手拉一把,卑职有前车之鉴,不会再犯错了!”

“好!小冯,你是聪明人,我对你十分欣赏!”

冯武想了一下道:“王爷!有件事你最好先安排好,我把钱弄到手,该转入什么人的帐下。”

“存在你的帐上,我要用再向你支。”

“那不行的,寒家早些年的底细,大家都清楚的,已经在靠打秋风过日子了,就是卑职最近落了些好处,也不敢明着入帐,分成好几处放着呢,厂卫中目前不同往昔,南宫少秋弄了批人进来,一个个都鬼得很,给他们查出卑职的人息增加太多,可不是好事!”

“上面有老汪替你扛着,你怕什么!”

“卑职的人帐不超过他,自然有问题,可是加入王爷的这一笔,势将超过他很多!这反而会引起他的不满,连带使卑职也难以做事情了!”

“那我找几个户头给你,把帐转进去好了。”

“王爷,这不是随便找个户头就行了,京师不过就是几家大银号,动辄几万两黄金,折银都是百万之数,必须要那些户头够身分才行的。”

忠顺王神色陷入了犹豫,冯武又道:“王爷,卑职知道您的钱不是自己用,都是付给人家的,够资格接受您津贴的人,必然为是寻常人等,假如您信得过卑职,不如由卑职直接把钱转过去,这样子也隐密多了。”

忠顺王又沉思良久道:“小冯,这可是我最后的一批本钱了,你如出卖了我,我就真正地完了。”

冯武道:“王爷,卑职没这个胆子,别人以为您失势了,卑职却知道您还稳当得很,再者卑职这点本事,也不敢对王爷有二心,王爷随便派个人,也足可把卑职一家老小宰个干净的。”

忠顺王忽又转为狞笑道:“小冯,我倒真不是怕你反,就算我不派人,我自己也足够要你的命的。”

说着把手中的茶碗放在桌上,用手压住茶碗盖,慢慢的,那只景瓷茶盅,竟深陷入梨心木的桌面中去了。

冯武咋舌变色,肃立道:“王爷神武无人能及。”

“你不知道我也练过武吧!”

“王爷乃皇族世胄,练武是必备的功课,本朝自太祖立鼎以来,皇族子弟,莫不精于武事,只是卑职不知道王爷的功力精深如许,放之江湖上,也无人能敌了。”

忠顺王一叹道:“我自己知道,我这身武功在江湖上可以算为一流高手,却不敢说天下无敌,在南宫世家中,就有几个人与我不相上下的,所以上次在新军中,我不想跟他们力拼,因为我即使能敌过一个人,也敌不了第二个,我这有用之身,犯不着跟江湖人赌狠斗勇去”

“这话不错,王爷又不想在武林中出风头,跟他们去比什么英雄,拼命的事,自有手下的江湖人代劳去。”

忠顺王一叹道:“不过我也不敢太信任江湖人,他们杰傲成性,不知感激,不管对他们多好,一点不如意,就会变睑抗上,所以我手下的江湖人,从不敢用高过我的,平时倒不觉得,一旦遇上了强劲对手,就吃大亏上次对南宫世家,就是因此而被击败的。”

冯武摇头道:“这个卑职又不懂了,王爷用些武功高的人,只要驾驭得法,还是委管用的,像卑职手下,几个二档头的武功都高出我很高,一样很听话。”

忠顺王一叹道:“小冯,你我不一样,因为你的地位心胸都不在天下第一人,你的手下桀骜不驯,你可以告诉汪老儿,由他来设法替你排除,我却不能依赖人,必须要自己有解决能力,如果我凡事要依赖人,就会被人所左右,无法凡事自主了。”

冯武摇摇头道:“看来这天下第一人的滋味并不好受,卑职还是本份些,做个不上不下的中等人就够了。”

忠顺王大笑道:“小冯,我喜欢你的就是这一点,你有聪明。有才气,却没有野心,好好跟着我,将来有你的好处的。”

冯武道:“卑职的一切全靠王爷成全的,对王爷的事,敢不尽心。”

“好,过一两天我把人名和证据交给你,你尽力去办,这些事情上,你一定会有好处的,只是别太贪了,把眼光放长远些。”

冯武唯唯地答应了,告辞出来。这次他虽已面对了忠顺王,却没有动他的意思。

因为野心勃勃的忠顺上并不是一个人想做皇帝而已,他背后还有一堆野心勃勃而不安份的人,他们代表着一股势力,不把这股势力拔除,天下不会安定,另一个有力者又将代之而起,领导这股势力作怪的,即使他们中间没有这样的人,他们也会去找一个的。

能被他们看中捧出来的人,自然是个相当有实力的,而且也是个很有份量的人,朝廷中,如此身分者还有好几个,那是太祖传下来的恶例,太祖起自江湖,有了天下之后,为了保万年基业,不肯相信外姓,大削功臣的权限,遍封宗亲子弟,使他们都成为很有势力的人。

这位老祖宗的算盘打得很如意,大权尽落宗姓子弟手中,不管如何纷争,江山不会落人别姓,宗庙中他这个老祖宗始终是高在第一位的。

由朱氏这一家族来看,这个打算的确不错,只是苦了后来当家的子孙,每一位后继的皇帝,都无法掌握所有全部的天下,大权一直在被一些有力的宗室亲王分享着。

忠顺王只是实力较强的一个而已,因此,要想天下太平,最好还是把那些推波助澜,光风作浪的杰臣悍将一起拔除掉,使得那些宗室们没了外援支持,才会变得安份。

南宫世家一直是这些宗室们争取宠络的对象,不过他们一直维持着超然的风格,不参与政权的纷争,这次南宫少秋是迫于情势被卷了进来,也受到了官家的请求,务必要根除后患,所以南宫世家才只好继续干下去。

过了一天,忠顺王果然开始透过莫纪南,交给冯武一些资料和人名,冯武也很尽心着力去办,他那一组人几乎是马不停蹄,日夜都在为查证而忙碌,但是人人高兴,任劳任怨而不发一句牢騒,因为他们的忙碌有代价,有收获,汪振尤其高兴得合不拢嘴,逢人就夸说冯武的能干。

这个年轻人得以拔擢,是他一力为之,事先还向南宫少秋恳求了一阵子,那时倒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他欠神武将军一个老大的情,借此还掉而已,他向冯武开口索取的代价,实在是低得不能再低了。

他也一直不知道南宫少秋与冯武私下的交易和磋商,南宫少秋在表面上还故意地刁难挑剔,蘑菇了几天才答应下来的。

没想到这个冯武还的确能办事,接任下来才三个月,就已经接二连三地办下了不少的大案子。

当然也问到他消息的来源,冯武却笑而不答,或是避重就轻地说有人向他告密的。

厂卫密探的大档头,有一笔经费可以私自动用,那就是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线民耳目。

这笔钱虽不多,也不算少,但大部分人都人了私囊,成了变相的津贴收人了。

只有冯武是充分地利用了那笔钱,而且每次案子上,他也支用了一笔很可观的告密奖金,这也是份例上特准的,也没人认为不当,因为那个时候,这笔钱已经算是小钱了,何况是出在明帐上,由缴库的帐目上开支,也没有分润到别人的好处。

冯武把这笔款子人了自己的私帐,他无须付给谁,资料是忠顺王提供的,当然不可能向他讨取奖金。

在忠顺王面前,他绝口不提这一笔收人,充分地表现了一个人的贪慾,忠顺王当然是知道的,却对他更为放心了,一个贪婪的人,才是容易驾驭的人,更不可能与南宫少秋有关系,因为南宫少秋管理厂卫,作风大变,严禁部属藉职权而贪索的,小便宜沾了,他可以装糊涂,捞得太凶,他立刻加以干涉了。

冯武的私下收入太多,南宫少秋也不只一次地向汪振抗议过,但汪振却一再地为他辩解,说冯武的确能干,他的那些开支确属必要,因为他打听到许多别人无法打听的消息,当然不可能平白而得的。

汪振是为了自己大笔的收入而支持冯武,两三次之后南宫少秋也不说话了,因为冯武的表现实在特殊,汪振却更是振振有词了。

所以这一阵子,冯武又忙了起来,他不知从那里弄来的资料,居然一口气查出了将近十个大贪官,而且是以前忠顺王事政宣布他身死之际,曾经颁布了一谕旨,传令天下各督抚兵镇,叫他们凡是与忠顺王有勾结的,即刻自首详陈,朝廷一概不究,如果隐瞒不报,或是呈报不实,隐下重要情节者,一经查获,将严惩不贷。

当时虽有一些人自首的,却都是与忠顺王走动得太明显的,但他们所呈报的情节却避重就轻,没有一个肯承认参与谋叛活动的,同时也推说忠顺王找到他们头上,格于情势,不得不敷衍一下。

现在,冯武又把这些人给挖了出来,详详细细地摭拾了各种证据,包括了各种往来的亲笔函等。铁证如山,使他们无从推托起。

冯武早已请准了汪振的允许,在查证这些人时,只要掌握了切实证据,可以不经审讯或请旨,先行停职拿人封宅,再连同一干人犯证物,解京鞠讯。

就这样子,他一连办了十名要员,弄得人人见他就怕,唯恐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中。

只有那些立身正直清白的大员,对他交相称赞;夸说他的能干,呈旨一再嘉勉,不但着令他接了父亲神武将军的世爵,而且还加封了太子少保,晋封为神武伯。在厂卫中,他也领了副统领的职衔,地位仅次于南宫少秋,谁都看得出,一旦南宫少秋离去,这个都统领也非他莫属,伊然成为了帝都新贵。

官面上的荣耀不说了,冯武私底下的收入也着实可观,神武将军旧日的宅第翻修一新,不但恢复了往昔的气势,而且更加显赫了。

但真正的冯武却苦不堪言,他知道这一切不是他的本事挣来的,只是南宫少秋的成全,他怕一旦功成,南宫少秋撒手而退,他不知该何以为计,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充实自己,南宫少秋利用他的身分出头办事时,他就躲于南宫少秋的私邸中学剑、练武,向胡美珍等六合四灵,学习各种用毒技巧及江湖上的种种技能。

然后南宫少秋回来告诉他一切活动的经过,他必然熟记在心,因为他回到家中后,两个贴身的美婢都是忠顺王派在他身边的姦作,她们会辗转打听他的活动情形,忠顺王在外面也有人监视他的一切行动,言词上不能有一丝错失的。

好在他也是绝顶聪明的人,竟然把一切都熬了过来,终于在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忠顺王再度召见他。

那已经是半夜了,也幸好南宫少秋一直跟他保持了密切的联系,没有脱节,出门上车时,还是他本人,到一个地方转了一下,换成了南宫少秋。

会面的地点仍是那家酒楼,晚间没有营业,更便于谈话,忠顺王笑嘻嘻地道:“小冯,你现在是功成业就,名利双收了,这成功的滋味如何?”

冯武忙道:“这全仗王爷成全,卑职没齿难忘。”

忠顺王笑道:“你还算有良心的,没忘记我,那么我问你,该付给我的钱呢,我曾经几次找人向你拿,你总是推王阻四的。”

冯武道:“卑职可不是推阻,而是事关重大,必须向王爷当面交代!”

“现在你见到我了,又怎么交代呢?”

冯武在身边取出一个盒子道:“卑职已带在身边,全在这儿了,总计是白银一千万两,开成一百张银票。”

忠顺王愕然道:“居然会有这么多!”

“卑职对王爷的事,不敢不尽力,在这十件案子上。尽了最大的努力撙节经费,才凑足了一个整数!”

忠顺王接过来,看了几张道:“怎么都是你的名字。”

“王爷,这笔数字太大,卑职不敢假手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