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04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两个人再度易装。

南宫少秋把自己改得老一点,装上了一簇短发,使他着起来更为成熟一点,更具有男人的魅力了。

而胡美珍则装得更为年轻了,像一个二十一、二的绰约盛妆少妇。

南宫少秋深深明白女人的心理,对一个二十七八的女郎,你不能要求她去扮成一个四十岁的妇人。

但是假如要她扮成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她比谁都高兴。

当两个人开始出现在市集上时,的确是颇能引起一些艳羡的眼光,但也只是淡淡地扫过一眼而已。

因为人实在太多了,而且陆离古怪,各式人等都有。

居然还有不少碧目黄发,虬发绕颊的胡人和露腰现脐,打扮得风情万种的胡姬,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有些登徒子还故意挤近去,在那些胡姬们身上碰一下或捞一把,而那些胡姬们也不生气,反而颔首送过一个媚笑来。

若不是这些胡姬身边还跟著有几个抱刀的巨型壮汉的话,那些急色儿恐怕早就一拥而上了。

胡美珍着了,忍不住哼了一声道:“这些胡姬们真不要脸,她们是故意在此招蜂引蝶的!”

南宫少秋却微微一笑道:“这些狂蜂浪蝶们终究会后悔的,他们很快就会知道这一番轻薄要付出不少代价!”

胡美珍听不懂,张大了眼睛问道:“怎么说?”

南宫少秋笑笑没有回答。

一个登徒子的行动已经能够解释了,他大概是想炫耀一下伸手到怀中去掏鼻烟壶,却掏出了一块小石子儿。

他忙又摸了半天,才脸色大变地叫道:“有扒手!把我的鼻烟壶掉了包……”

然后又气急败坏地诉苦道:“我这鼻烟壶是祖上传下来的由整块的玛瑙雕成,值五百两银子呢!”

经他这一叫,有人也警觉地摸摸自己的口袋!

于是有人发现丢了钱袋,有人发现丢了随身最值钱的东西嚷成了一团,而这些人都是先前藉机去亲近那些胡姬的。

于是,有人气势汹汹地要找了去理论!

可是也有人劝他们道:“老兄,算了吧,无凭无据,你去了也是白搭,而且还得不到同情,那几个胡姬都是莫布得王公的姬妾。”

“莫布得王公是什么人?”

“是西域回部的一个王公,他也经常到中原来做生意,很有钱,经常到热闹的市区上闲逛。

打扮得妖妖娆娆的,你光是看,她们不会对你怎么样。

你若是手下不老实,想借机会揩揩油,她们总会给你留点记号的,刚才你一定是对她们不老实了。”

被问的人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了。

说话的又道:“你惹上了摸不得王公的女人。只有自认倒霉了,除非你能当场抓住他们,否则你就无理可申,她们的手法奇快奇绝,而且又是你老兄自己送上去的。”

于是那些丢了东西的都沮然不作声了。

胡美珍笑道:“这一位摸不得王公很有意思,怎么我以前都不知道?”

南宫少秋道:“他并不是一直都在中原,而且对付的只是一些无聊的人,受过他教训的人更是难以启齿,所以他的事不会流传出名的。”

胡美珍忽地一笑道:“却没有漏过你,你早已知道了。”

“我听过这个人,却并不认得他,只不过看见那几个女的施展妙手空空,才想起了这个人。”

“哦!你居然能看见她们的手法。”

南宫少秋微笑道:“她们的手法虽快,究竟还不够熟练,瞒不过我这种大行家的。”

“什么,你是大行家,你也会这种扒窃手法?”

“当然了,我曾受业于当世第一神偷妙手空空晏无影门下,他是扒手老祖宗,我已尽得其技……”

胡美珍张大了嘴!

南宫少秋道:“你不相信是不是,我可以找机会证明一下的,不过由于辈份的关系,我出手一定要找个有份量的对象,否则会惹儿孙辈笑话的。”

“什么儿孙辈,你才多大年纪?”

“辈份与年纪无关,在空空门中,我是二代长老,现任掌门人还是我的子侄辈呢,自然儿孙满天下了。”

“你怎么会投到空空门下的?”

“为了兴趣,我很喜欢他们的五鬼搬运手法,而扒手老祖宗晏无影跟我姑姑是忘年之交,冲着我姑姑的面子他不好意思不收我,起初只是记名弟子,后来我学习进步神速,居然把他几个门人全比了下去,他才把我正式收录门下,算是关山门的弟子。”

“你家里也赞成你投入空空门吗?”

“那有什么不赞成的,空空门也是江湖门派,人在江湖,对哪一个门派都要尊重,何况南宫家与空空门一直就有很好的交情,得他们帮助不少。”

“我以为你是堂堂第一武林世家子弟……”

南宫少秋笑道:“就是这个身分坑了我,因为我将来要接掌南宫世家,所以空空门才没有将我列为继任掌门人选,否则晏无影一定会将衣钵传给我的,他喜欢我得紧。”

“你是晏无影的弟子,怎么直呼其名呢?”

“那有什么关系,空空门不像一般武林宗派,讲究什么规矩,他们平时没大没小,师徒之间嘻嘻哈哈不算回事,只有在开香堂时,才讲究尊卑之分,一丝不苟。”

胡美珍轻叹一声笑道:“难怪别人叫你四不像少爷,你的确是四不像。”

南宫少秋也哈哈一笑道:“我就是我,为什么要去像什么,我只要像南宫少秋就够了。”

整个集上的确热闹非凡,处处都是灯火辉煌。

来往的有江湖人,也有不少衣冠楚楚的名媛富商,因为这儿是珠宝的交易市场,穷人是来不起的。

出售的卖主很妙,他们多半占了一个位置,有的摆一张条桌,陈列出货品,那是见得了人的。

有的只贴了一张字条,写着货品和价格,例如东珠一串,售五千两。玉佛一尊,售三千两等等。

买的人有意思,就撕下字条去看货,合则成交,不合则交十两银子手续费,条子又贴回原处!

所以没有人会开玩笑,因为至少也要化十两银了的。

南宫少秋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市场,很感兴趣地问值:“假如我拿件五十两的货品,标个五百两,自然是卖不掉的,可是有十几个人去看货,我不就发财了吗?”

胡美珍冷笑道:“没这么容易,你没有发现,这些字条都是统一印制的,货色也经过有人统一估价的,绝不会准人占这种便宜,他们负责的……”

“是谁负这种责任?”

“有几家珠宝商跟一些江湖人,联合承办这种事务。他们的消息很灵通,哪儿有什么大集会,他们闻风先至,承揽这种业务。

他们的信用很好,估价很准,大概总比市价低个一两成,买下来绝不会吃亏,更不会买到膺品。

他们若是成交一件,就抽取一成报酬,若不成,那十两银子就是他们的酬劳,也落不到他们货主手中。”

南宫少秋道:“那他们不是坐享其成吗?”

“看来是这样,但他们也要付出相当辛苦的。第一是正确估价,假如有人在他们那儿买到了假货,他们要负完全责任的。

而且货交给他们后,他们就完全负责,不怕被人抢夺或其他意外,所以有些绿林中人,还是愿意交给他们代劳。他们的生意很大,只受理一千两银子以上的货品,所以贴上条子的没有便宜货。”

“这倒有点意思,咱们瞧瞧去。”

他走到一个三角眼汉子的摊位上,见他附近贴了七八张宇条,而且还有十来个字条的残迹,证明他提出的货物不在少数。

胡美珍道:“这家伙叫黑心狼施方,本身是个小混混,不过他却认识很多黑道人物,这些货色多半是代替别人来销贼的。”

南宫少秋看见一张字条上写着:“唐代天青古瓶一对,作价一万两。

他信手撕了下来,倒是引起了施方的注意,看了南宫少秋一眼道:“尊驾对古玩很感兴趣?”

南宫少秋道:“不错,敝人对古瓷特别爱好,假如真的唐窑出品,我颇有意思买下来。”

施方道:“东西经过几个行家鉴定过,绝对没问题,只是他们定价略高,所以一直难以脱手。

尊驾若是看了货后真的感到满意,我们可以打个商量,付给他们一千两,兄弟只要半数,全部六千两就可以脱手了。”

南宫少秋道:“行,我去看看货再说。”

他拿了那张字条,一直向前行去,看见在空地上架起了一座布帐篷,有几个人在门口招呼着。

胡美珍是认得的,低声道:“就是这里,少爷,你当真要买那对瓶子?”

“假如真是我要买的那对花瓶,我当然会买,你身上带着银票吗?”

胡美珍有点不高兴地道:“银票当然有。可是我认为花一方两银子来买一对瓷瓶太没价值了。”

“那是唐朝的古董,而且只要六千两就够了!”

“我认为六百两都太贵。在江湖人的心目中,古董是最不值钱的,因为脱手太麻烦,那个黑心狼抓在手中,很久都脱不了手就是这原故……”

南宫少秋笑道:“可是找到了适当的买主立刻就能利市百倍,我若是看准了,你先垫钱买下来,我也许不会吃亏,而且转手之间,就以十位的高价卖出去!”

“少爷!你别哄我不识古董了,至少我还懂得行情,就算是唐代的古瓷,也不会高过一万两的,我参加过三次这种市场,也都看见黑心狼在抛售这对瓶子……”

“你看见过那对瓶子吗。”

“那倒没有,反正标出这个价格,连看一看的人都没有,我说过,在这种市场上,古董是最不值钱的。”

南宫少秋只是笑了一笑,把字条交给了一个管事的人,那是一名中年的朝奉先生。

他看了字条上的编号后,又看看南宫少秋,露出诧异的眼光打量了很久,才笑着道:“请进!请进!”

把南宫少秋引进了帐篷,里面却是用布隔成的许多间,每间不过丈许见方,除了正中放了一张小方几外,别无他物。

方几上铺着白绸,想是展示货物用的。

他转到布壁后面,捧出一口木箱来,打开木箱,里面是一对红釉花彩的花瓶。他取了出来,放在方几上。

接着点燃了几支巨烛,照得那对瓷瓶光彩夺目。

南宫少秋丢下了十两银子,回头就走,那人连忙叫住了他道:“尊驾怎么不仔细看一看就走了呢?”

南宫少秋冷笑道:“不必了!这对彩釉花瓶时价可以值到一万二千两左右,你们标价一万两倒是不贵,只不过这是宋代正德窑的精品,却不是字条上所标的唐瓷!”

那人目射异光道:“高明!高明!看来尊驾是真正懂得古瓷的,请留步,敝人这就把真品取出来……”

南宫少秋道:“原来你们拿的不是正品,这是什么意思,拿顾客们开玩笑。”

那人笑道:“尊驾误会了。敝主人也是一位古瓷的爱好者,那对瓷瓶委托我们代售已经一年了,始终没有一个问津者。敝东十分失望,于是就作了以上安排……”

“这安排又是什么意思?”

那人陪笑道:“那是敝东测试一下客人的眼光,如果来者只是为了好奇,根本不懂得鉴别古董,就拿这对瓶子唬他一下。

反正这对瓶子的价值也在万两以上,我们也不算骗他。若是来人能一眼瞧出这对瓶子的来历,敝东吩咐再以正品出示,尊驾请小候片刻。”

南宫少秋点点头道:“这么说来,贵居停到也是个有心人,就请把正品出示一下吧。”

那人又进去搬了一口箱子出来,里面是一对素釉的淡青色花瓶,不过其中一口,已有裂纹。

南宫少秋拿在手中把玩了半天,终于点点头道:“不错,东西的确是唐代贞观官窑制品,年代是够古了,只不过算不上珍品,同样的东西,至少还有十来对……”

那人脸现钦色道:“尊驾的确是行家,就算有十来对吧,毕竟是古物,这东西只会越来越少,越来越贵。”

“话是不错,但它已有了裂痕,一个不小心,破损的可能极大,身价就打了个折扣,以我看,它们最多只有半个价。”

“价钱是敝东估的,绝对正确。”

“若它们完好无损,估价并不算高,现在就不值那个价钱了。”

南宫少秋放下瓶子,准备离开了。

那人道:“尊驾是否真心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