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06章

作者:司马紫烟

赛珍会尚未开始!

狮子林中的工人们还在忙碌地布置着。

南宫少秋和胡美珍在四处转了一下,然后停在一个较为清静的地方道:“我们在这儿等她们吧?”

胡美珍一怔道:“她们会到这儿来?”

“你刚才提到请帖问题,我才想起一件失礼的事,昨夜我们只顾订约却忘了送份帖子去,门口是认帖子不认人,她们怎么进来呢?”

“认帖不认人,也是有限制的人,要看来的是什么人,凭她们四个人,走到哪儿也不用贴子!”

“如果她们到门口一报名,的确是没人敢拦她们,但是我想她们不会这么干,你没见含沙射影昨天都是易装而出。这说明了她们这次不想以真面目见人。”

“那她们也不会跳墙进来吧!”

南宫少秋一笑道:“要想不惊动别人,只有跳墙一途,要想避人耳目,一定是找个偏僻的地方。”

胡美珍道:“那我们还是避一下的好,她们不愿意被人看见,咱们在这儿不是容易引起误会。”

南宫少秋摇摇头:“不然,她们避人耳目,却不必避咱们,因为她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见我们,在此地恭候,正见得我们的诚意。”

“我表姐却不会这么想,她为人心高气傲,我们等在这儿,是表示她的行动被我们料准了,她会不高兴的。”

南宫少秋笑道:“我的看法却不同,我以为应该让她知道我能算准她的行动,才能让她看得起我一点。”

才说到这里,背后有人冷笑道:“你自己以为很了不起。”

胡美珍忙回头,却见一身素白的胡风悄然而立,脸上冷冰冰的,只有眼中闪着智慧的光。

这一副孤傲的风标,使南宫少秋也不禁为之一震。

南宫少秋作了一揖道:“胡姑娘好,南宫少秋恭迓芳驾以表诚意,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可是你却在背后谈论,把这当作对我下马威的行动。”

南宫少秋微微一笑道:“听美珍大姐说起姑娘的平素为人,应该不是如此小家子气的……你我只说在此恭候,会让你瞧得起我一点,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胡风语为之塞!

她那高傲别扭的脾气,使她很不甘心接受这种说法;可是南宫少秋前面那句小家子气也限死了她的反应。

胡风最讨厌的就是这几个字,尤其是安在女人身上。

可是许多成了名的女杰,往往还是脱不了这种小心眼儿,这使她心中更不服气,一心想脱出这个范围,树立一个新的形象。

所以她盘马弯弓,驰骋江湖,快意恩仇,豪气干云,处处不让须眉。

哪知道今天乍一见面,就惹来了这四个字的批评,不过她往细处去想的确是有点小家子气。

因此,她哈哈一笑道:“好!好说词,你能在这里等我,的确能使我感到你不俗,不是那种摆架子的狂徒,也不枉我来见你一趟。怎么样,钱准备好了没有?”

南宫少秋道:“准备好了,总共是一百二十万两,五十万两是我那亲戚的,五十万两是我的,还有二十万两是美珍大姐的!”

他递出三张银票,都是凭票取款的即付票,而且还是通行全国的泰丰银号的票子,兑换绝无问题。

尽管胡风豪气凌云,但是看了人家的出手,也不禁有不如之感,但她不能露出小家子气,只向胡美珍笑道:“大妹!这下子你可是馨其所有了。”

胡美珍微微一笑道:“那有什么关系呢,千金散尽还复来,再说,像我们这种人,总不会还要留一笔嫁妆吧。我们真要嫁人,人家抬着八人大花轿来抬都来不及,还敢要嫁妆?”

胡风也听得笑了起来道:“丫头!瞧瞧你这张嘴,脸皮越来越厚了,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胡美珍道:“反正我也不打算嫁人了,说了也没关系。”

“不嫁人,那你将来一辈子怎么办?”

“自然是在江湖上闯荡下去呀,你以为我们这放野了的性情,还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厨房里?”

胡风居然没再接口,显然她也有了同感。

不过她迅速又回复了镇定,面对着南宫少秋道:“昨天听白邬二位妹子说,阁下有事情想邀我们合作。”

南宫少秋点点头道:“是的,也可以说是请各位帮忙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胡风道:“我倒想知道一下,是件怎么样有意义的事。”

“去拯救一个稚龄的幼子。”

“什么!只是这样的一件事,对不起!这件事虽然很有意义,我们碰上了也不会袖手,但是要我们放下手上的工作,专程去做这一件,未免太不值得了!”

南宫少秋道:“一个七岁的孩子,被一群匪徒掳去为人质,勒索一亿两银子,这不是小事。”

这番话的确使胡风为之一震道:“哪一家的小孩儿能值这么多钱?当今的皇太子也开不出这么高的身价!”

南宫少秋道:“姑娘该想一想,当今天下,有哪一家能拿出这么一笔巨款来?”

胡风认真地思索了一下道:“我想不出,数尽天下富户,最多不过是八九千万两身价,亿万富翁,没有一个够这种身分。”

胡美珍笑道:“风姐,你这下子可走了眼了,据我所知,至少有两个家族可以拿得出这笔钱!”

“是哪两个家族?”

“南有南宫,北有慕容。”

胡风笑道:“原来是这两家呀,他们是南北第一武林世家,也许凭面子可以周转拿得出来,但是本身绝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资产。”

南宫少秋道:“胡姑娘知道得还不够详细,这两家的资产都不止此数,他们散在各地有许多行业生意,每年营利所得不下五六千万之数,所以他们所拥有的资产,都在两亿到三亿之间。”

“有这么多,他们要这么多的钱干嘛?”

南宫少秋笑道:“他们被推为武林第一世家,不但要做许多事,也要养活许多人。发姦滴伏,排除武林纠纷,拯黎求灾,除暴安良,每件事都是要钱的,可是他们做这些事,却没有一钱银子的收入,自然必须靠做生意营利来供应所需。”

胡风点点头道:“我说呢,这些武林世家一年的开销着实惊人,我也奇怪,他们不事生产,那来这么多的钱贴补的,现在总算明白了。”

说到这儿,她面露讶色道:“咦!这是一个绝大的秘密,你又从何而得知的?”

胡美珍笑道:“他是南宫家的人,当然知道。”

“什么,你是南宫家的人?南宫世家没有像你这种年纪的男人,只有一个四不像少爷!”

“在下不才,就是那个四不像!”

胡风讶然道:“你就是那个好酒无量,好色无胆,好斗无勇,好读书而不求甚解的四不像!”

南宫少秋笑道:“不错,我就是那个集酒色财气于一身的大俗物南宫少秋!”

胡风摇摇头:“看你的人实在不像传说中那么荒唐!”

胡美珍道:“风姐,你别被传说骗住了,这位少爷比狐狸还精。说他好拳无勇,那更是糟蹋人,他身手之高,不排天下第一,也排天下第二。”

胡风不信道:“有这么高明,我倒是要领教一下。”

南宫少秋好像早就准备了她有此一着,居然毫不谦逊地道:“我也久闻六合四灵盛名,所以选了这个僻静的地方恭候大驾,也是想切磋一下。另外三位呢,也请出来吧!”

“她们还没来。”

“胡姑娘!何必还客气呢,含沙射影潜形于蔷薇花下,点绛chún藏身在葡萄架下,若非姑娘挡住了路,我早已去——亲近了。”

这下子连胡美珍都为之诧然了:“什么!少爷,她们都已经进来了?我一直都在留心着,却没有看见有人影。”

胡风见他居然把藏人的地方都叫明了,倒是颇感意外。

但她也只微微一笑道:“佩服!佩服!武林第一世家传人,毕竟不同凡响,大家都出来吧,免得又落个小家子气。”

南宫少秋看着她一笑:“倒使胡风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她最后一句话,还是带着点小心眼儿。

含沙射影依然是一身红,席容容却是一身碧绿。三个女郎轻盈地飘身来到胡风旁边,盈盈一福见礼。

南宫少秋还了一揖,神容潇洒,把三个女郎的脸都瞧红了。

其实,她们都是叱咤江湖的红粉女英雄,整天都是跟男人打交道,不应该有这份腼腆相的。

胡风眉头微微一皱道:“姐妹们!这位四不像少爷要教训我们一顿呢,现在大家都来了,倒看他如何教训!”

南宫少秋笑道:“胡姑娘言重了,在下只是想互相切磋一下,也让各位了解一下敝人的底细,以后大家合作时,各位也能略具信心。”

胡风忙道:“慢来,我们并没有答应合作。”

南宫少秋道:“这我明白,可是我相信各位一定不会拒绝合作的。”

“你怎么会那么有把握。”

“因为这是一件十分有意义而且不平凡的大事。”

“就是你说的,拯救一个小孩子?”

“表面看来是如此,但内情并不如此简单。那个小孩是我的外甥,也是慕容世家的唯一遗孤,这种说法能引起各位的兴趣吗?”

胡风微微一震道:“慕容世家已经灭家了?”

“是的,四年前被一群不知名的人闯入慕容世家,满门两百余口人,惨遭屠杀,然后一把火烧了宅院。

不过那天所幸家姐归宁在舍间,带了她三岁的幼子,未曾遭劫,这样留下了两个人。几年来我们一直在追查凶手,却没有一点消息,直到两个月前,凶手们再度行动,掳去了七岁的孤子慕容天仇,勒索一亿两银子!”

胡风道:“对方虽然狮子大开口,但是以这孩子的身分而言倒也不算贵。”

南宫少秋道:“不错,两大世家的资产总额是一个秘密,我刚才透露的数字没有人知道过。

对方也是大概的估计,以为是慕容家的全部资产了,所以才开了那个价钱,但是家姐却拒绝了。”

“难道她不心痛自己的儿子?”

“怎么会不心痛,那是她唯一的骨肉,可是她没有权力将半数的家财拿去换回她的孩子。”

“这是怎么说呢。慕容家几将灭族,令姐是慕容家唯一的主人,她怎么会没有权力呢?”

“她有权,但是她的职责不容许。这批财产虽是在慕容家名义之下,但却是许多人的力量慢慢聚集而成的。

家姐只是一个管理的人而已,这笔钱或是用于一个有意义的地方,再多一点她也在所不惜。”

“用来换取慕容家唯一遗孤的安全也没有意义吗?”

“在我们两家而言,那意义还不够重大,对她而言,那只是她的爱子而已,不能动用公积金去换取他的安全。

何况,这笔钱受取的对象,并不是亟待救济的穷人。而是一批作姦犯科的为恶之徒。他们得了这批钱后,更足以助恶,因此家姐绝不考虑妥协的事!”

胡风不禁默然片刻后才道:“她也不考虑孩子的安全?”

南宫少秋道:“她给对方的回答是一万两,这是她能私人动用的最大限额,超过此数,她就不加考虑了。

在她而言,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因为根据我们两家的处事原则,是绝不向罪恶妥协低头的。”

“那只是对方要求的万分之一,谈得拢吗?”

“自然谈不拢,所以我才自告奋勇,要出来救那孩子,也请各位仗义相助。”

胡风仍是沉默。

南宫少秋又道:“掳劫幼儿和四年前慕容家的灭门血案是同一批人。他们不但要消灭慕容家的势力,也觊觎着慕容家的莫大产业,所以才发动那次攻击。

哪知道慕容家的产业处理方式别成一格,家中并没有多少钱财,都是化散为许多生业,分布在各地,那是夺不去的,所以他们才施展第二步。”

“何以见得呢?”

“慕容世家领袖北地武林多年,没有结过私怨,灭门的凶手们也不可能是为了私怨。再说慕容家的势力庞大,被杀害的两百多人中,至少有一大半是武林好手,凶手绝非一二人能做得到的。”

“不错,那一定是个庞大的组织。”

“这个组织也许是想继之而为北地武林的霸主,也许有其他的图谋,但不问他们目的何在,使用这种手段,就不会是个善良团体。

“何以见得掳劫幼子的也是同一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