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0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几个女孩子都为之一怔。

素心神尼的菩提珠是空门中三大绝艺之一。

她的菩提珠专打人穴道,事前不打招呼,也没有任何准备动作,可是出手以来,任何人都无法躲过,连空门第一高人,少林掌门大智上人跟她切磋时,都被她击中了穴道而自承不如。

素心神尼没有传人。

而她自己又于五年前圆寂南海,大家都惋惜着这一门绝艺失传了,想不到南宫少秋居然传了她的手法。

胡风顿了一顿才道:“我还是难以相信这是一种暗器手法造成的,你能否再证明一下呢?”

南宫少秋道:“当然可以,美珍大姐还没簪花,我再为她簪上一朵,你们可以看清楚了。”

他弯腰又采了几朵花笑道:“我现在要把这其中一朵花簪上她的鬓边,当然她会躲避阻挡。

但是我抛出的这一把花只是用作障眼和转移她注意之用,真正的那一朵已经在不知不觉先期发出了。”

他用手一指,大家注意看去,果然见到胡美珍的头上轻轻飘下一朵花。

而南宫少秋后来抛前的几朵花,分由几个不同的方向,飘向前去,胡美珍手挥掌劈,将那些花朵都震开了。

但顶上的那一朵却轻地落下,以她看不见的角度,插上了她的发际,胡美珍还在举掌戒备,却不知自己发际已经佩上了一朵花。

胡风这次也服气了。

她笑了一下道:“四不像,我不能不承认你这一手的确高明,就凭你这一手暗器,已经可以天下无敌了。”

“不行,我还差得远,所以我只能称是小成。像我姑姑,她可以把铁莲子也施展到这种境界,那是内劲的巧妙运用,我只能发出一些花枝等轻飘的东西!”

胡风笑道:“少爷!你别谦虚了,我们又不是外行,据我所知,在暗器的特殊手法中,越轻越难。一个力士,可以举百斤掷远五十丈,但是却没办法把一枝稻草,丢到十丈之外去。”

“那是另一种手法,跟这种浮香暗送的手法不同,那必须把暗器以内劲控制,停留在空中一段时间,在适当的时间落下,暗器自然是越轻越省力!”

胡风道:“那不去管他了,反正以你这份暗器手法,也可以独步天下了!”

席容容道:“可不是,我和白邬两位姐姐都是以暗器成名的,但跟你一比,相差太远了。”

胡风道:“我的黄蜂刺也是暗器,只是发出能收回,没留痕迹而鲜为人知罢了,但我承认比你的差。奇怪了,你们南宫家的从不习暗器的。”

南宫少秋一笑道:“我对天下各家的武功都略加涉猎,就是没有在本门自家的武功上下过功夫。”

“为什么?你们南宫家拳剑双绝,曾被誉为武林第一技,你为什么要去学别家的武功呢?”

“因为我这个人太懒,太没有常性了,而我南宫家的武功太着重底子,我受不了那个罪。”

胡凤忍不住道:“练武哪有不受罪的,哪一种武功是不着重底子的。”

南宫少秋道:“有,很多,我会的那些功夫都不要花什么苦练的功夫,轻轻松松就学成了。”

胡风问道:“你会些什么功夫?”

南宫少秋道:“这个叫我也难以回答了,因为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反正我喜欢的,我就学上一点。

但等我学得没兴趣了,我又丢开了,所以我在家中被人称为四不像,就是因为我一事无成!”

胡风不禁沉下睑道:“少爷,我在较技中输给了你,自然会实践诺言,听你的驱策,可是却不是把人卖给你,供你消遣解闷,我是正正经经地问你问题。”

“不错,我也是正正经经的回答你,我回答你的全是事实,你之所以不相信,是由于你的观念被世俗所囿,认为习武一定要由苦练中得之……”

“这本来就是事实,我相信在场的各位姐妹都有过相同的经验与认识,每个人都为了练这身功夫,不知投下了多少血汗和泪水!”

南宫少秋一笑道:“那只是你们的运气太差了,只有一门一种武功给你们学,舍此别无他途。

你们也无由选择,只有拼命学那一种,不管有没有兴趣,自然感到苦不堪言了。但我的遭遇不同,我练武时没人逼我,由我高兴,一门功夫不行,再换一门。”

胡风道:“任何一门武功,扎基的功夫都是一样的,最苦的也是这一关。”

南宫少秋笑道:“这是你们的师父教授方法错误,扎基的功夫,枯燥而乏味,疲累而不易见效,每为人视作畏途,但是可以有十分轻松的办法,达到同样的效果。”

胡风忙问道:“是什么方法?”

南宫少秋道:“这是因势制宜的,没有一定的成式,我举个例子好了,像练马步和练臂力举石担,这是最基本的功夫了吧,也是最无聊的事,但我练时却不同一般,我在山坡上,天天跟牛羊练角力!”

“那会相同吗?”

南宫少秋道:“当然不尽相同,但有意思多了。开始时,我连一头山羊都顶不过,于是我不服气,天天去跟它拼。

天天研究我自己该如何施力,何种姿势下,能发挥出最大的劲道,两个月后,我已能打胜那头羊了;两年后,我已经可以双手挽倒两头水牛。”

几个女郎听得神往!

胡风又忍不住问道:“有这么大的进益吗?”

南宫少秋道:“我绝不骗人,事实上,那些扎基的功夫,也是让人在不断的苦练中壮实肌肉,以及找出如何使出凝劲的方法。只是那些方法太古板,难于大成,远不如我的方法活泼有趣而已。”

“这些方法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是的,我因为最小,身体又不太好,极得祖母宠爱,不让父兄逼我用功练武,但是我在嬉戏中,却自然而然地把基本功夫练得很着实。

这情形被我姑姑无意中发现了,她对我这种打破传统的练功方法很感兴趣,由她帮助我从事各种武功的涉猎。

因为她常年在外,认识的人多,有些是身负奇技的无名隐士,她把与那些人的切磋所得,也告诉了我,却由我自己选择。

而所有的功夫都只是由她提供内容,让我自己用我的方法练,最多是有疑问去向她请教一下……”

胡风这才吁了口气道:“那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南宫少秋道:“这没关系,我对人一向相交以诚,我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说的。你有话问我,我若回答你,一定回答实话,我若是不愿回答你,也会老老实实地对你说明不能回答的原因,绝不会敷衍你!”

胡风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只是因为你的态度接近儿戏,才认为你是在开玩笑!”

南宫少秋一笑道:“这一点我要向你特别声明,我这个人做事情的态度一向严肃不起来,我觉得行侠江湖是一件既有意义又快乐的事,干嘛一定要板起脸来呢!”

胡风叹了口气道:“君子不重则不威,你将来既是要成为南宫家的主人,怎么一点都不像南宫家的人呢?”

南宫少秋道:“南宫家的人也没规定一定该怎么样的,不过我处世的态度就是如此,即使我挑起了南宫家的担子,也不会有所改变!”

胡风又叹了口气道:“随便你吧,反正我们也不是永远在一起,最多只有一段时间相处!”

南宫少秋道:“我希望我们相处的时间能够久一点,因为将来的南宫世家还需要各位帮忙!”

“你是说要请我们做南宫家的门士?”

“是的!这只是一个名衔而已,为了正义而不计一切,冒险犯难、出任艰难,没有任何代价。

假如能活到六十岁不死,南宫世家会奉上一处小小的田庄,但也只不过仅堪供自耕自食而已!”

胡风笑道:“南宫门士是一种无上的殊荣,你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南宫少秋道:“我不是随便邀请人的,说了就算,只不过这个邀请要等我正式接掌了门户才有效。

因为历来的门士都是由府宗来聘请的,我只能说是预定。

在我没有正式就任以前,各位还有机会来考验我一下,若是觉得我不好相处,随时都可以离开的。”

“假如我们担任了门士之后呢,能不能离开?”

“一旦成为门士,终身都是门士,以前从没人离开过,不过我想还是可以的,因为这只是一种神圣的工作,不是规约,也没有任何约束的。”

胡风道:“我知道没人会退出,倒是很多人想求得这份荣誉而不可得,不过我现在也不能答应你,等到时候再说吧。

因为我还不知道我是否适合呢,现在我们先来谈目前的工作,你说的那件事有眉目了没有?”

“本来是一点头绪也没有,现在总算找到了一点线索,那要等阿宝去探索的结果才知道。”

胡风道:“好,我们也要把赈灾的事情告一个段落,交给别人去办,同是等你的消息……”

她又带了三个女郎越墙而出。

胡美珍笑对南官少秋道:“少爷,你真行,总算把四灵都找齐了。”

南宫少秋还是以宫少秋的身分在狮子林的赛珍会上出现了一阵子,带着胡姬打扮的胡美珍。

他风度之佳,手笔之豪,立刻风靡了当地。

他卖出了不少西方的珍品,也买进了不少中国的珠宝珍品,胃口很大,只要是好东西他都会吃下来。

但是他的眼光极准,看中的也一定是好东西。正因为如此,使得他带来出售的一些货品,立刻也成了抢手的奇货。

一天之间,他就为宫少秋这个名字建下了极好的商誉,凡是在宫大官人那儿买来的东西,绝对是珍品。

买得多,卖得更多。

会后一结帐,扣除掉一切开销,居然还有近百万的盈余。

无怪那替他筹划赛珍会的老掌柜佩眼得五体投地,钦折万分地道:“少主这生意经实在高明!

以后本号经手转售那些西方的巧器珠宝时,只要打出宫大官人的招牌,就可以利市百倍了。”

南宫少秋道:“老人家,以后宫少秋这个人再来的机会不多了,不过已经创出了招牌,我也对外宣布,以后以你为经纪人,你可别砸了我的招牌。

做珠宝古玩这一行,除了脑筋好,眼光准之外,还要信誉好,得此三者无往不利,现在你这边的事忙完了,我要忙我自己的事了!”

胡风带着另外三个女孩子也来到了,老掌柜知道他们另外有要事商量得办,倒是识趣地告退了。

南宫少秋立刻和阿宝,讨论著此行真正的收获!

他们一直盯紧了那个黑心狼施方,发现他的本事不小,居然摇身一变,也成了一个姓史的大财主。

这位史大官人官讳一个进字,除了祖上传下来万贯家财之外,本人也善于理财,经常出外做生意,只是无锡的有数财主之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