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山河》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第二天早晨,四乘青衣小轿抬到了史府的大门口,这是很少有的事,因为史大官人寡于交游,从没有什么女客会登门造访。

门上老苍头出来接待,胡风递上了一份帖子,使他傻了眼。

因为那一个大拜字下面写了三个名号:女王蜂、点绿chún、含沙射影。这三个名号连在一起,足以使任何江湖人为之变色的。

但他偏要装糊涂,啊呵地道:“四位姑娘,请示下尊姓芳名以便老汉通报。”

胡风火了起来,怒声道:“老头儿,你给我听清楚,我们姐妹以外号下这份帖子,已经是给了面子了!

要提名道姓吗?举世之间还没有这么一个人够格呢!你快给我进去告诉你们主人,说我们有事情找他商量。”

一面说话,一面用手拍着那头石狮子,说也奇怪,那头青石雕的石狮子竟像是粉捏的,一巴掌就敲下一大块来。

这一手硬功震住了老家人,连忙捧着帖子进去了。

没有多久,果然看见身材瘦瘦的史大官人匆匆地出来了,老远就一躬到地道:“失迎!失迎!怎么也想不到是四位女英豪光临寒舍,这事若传到江湖上,恐怕还没有人会相信呢!请进!请进!”

他表现得十分热忱。

胡风却一笑道:“史大官人,我们姐妹为了赈济两湖水灾灾民,承蒙你大力支持,慷慨捐输,因此特地来登门致谢的!”

史进满脸堆笑道:“人溺己溺,这本是应该的,怎么敢当四位亲临呢,请到寒舍小坐片刻,容史某略尽寸心!”

胡风等人落落大方地跟他进了客厅,有人送上茶来。胡风一看厅中陈设,心中又有了点影子。

因为这儿摆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哪怕阶前放的几盆菊花,那陶盆都是几百年的古物。

一个真正识货的人来到此地,必然会目瞪口呆,不相信人间会有如此豪富。

史进也有点不安,干笑了一声道:“四位女侠芳驾莅临,想必是另有指教的!”

胡风道:“我们是有一点事情相烦,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可是看了史大官人这厅中的陈设,才知道是多虑了,大官人收藏之丰,可说是举世第一了。”

史进的脸色本来是颇为得意的,这时却一下子就变了下来,勉强维持着一个笑容道:“胡女侠,其实在下这点儿收藏并不算什么,值不了什么钱!”

胡风笑道:“这我晓得,除非遇上个真正识货的,否则这些陶瓷瓦器,的确是不值什么,寻常人看来,合起来也不值十两银子。”

史进的笑容仍是不自然道:“四位今日光临,说尚有事指教,却不知是何贵干?”

胡风道:“是这样的,我们姐妹这次发动赈灾之前曾向人夸下海口说要募足五十万两银子,哪知募到今天,还是差了一点。

听说史大官人乐善好施,急公好义,虽然上次你已捐过了一万两,但是行善不怕多,因此我们想还是来麻烦史大官人一下,俾使功德圆满才好!”

这话说来已经有些强迫性了。

史进脸色微微一变,但却不敢发作。

他知道眼前这四条母大虫,不管找上了谁,都是乖乖认了的好,一个都惹不起,别说是这么一大群了。

他明知是硬派的竹杠,但碰到头上,也只有咬牙挨了。

因此他的态度表现得十分爽快道:“好!没问题,这本来就是善举,况又冲着四位的面子,但不知尚欠多少,只要是在十万两银子之内,史某就一个人担了。”

他也明白,对方二度登门,不是一两万可以打发的了。

不如索性大方些,好在对方的总数不过是五十万,想来欠缺之数不会太多,干脆人情做足!

胡风笑道:“史大官人实在慷慨,其实差的也不多。老实说,凭我们姐妹四个人出了头,募五十万两银子若是欠缺太多,我们的面子上也不好看,现在已经募到的数字是四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两……”

史进算了一下道:“那不是只欠十两银子吗?”

“正是,刚才史大官人说这些陶瓷不值钱,我估价十两,史大官人也没反对,就拿它抵个数吧。”

史进吓了一大跳道:“女侠不是开玩笑吧!”

胡风沉下脸道:“史大官人,六合四灵中有三灵在此,我会跟你开玩笑!”

史进见她准备翻脸了,忙着急地道:“胡女侠,这些东西虽不值钱,但部分是史某祖上所遗。

另一部分则是史某自己喜欢,陆续地收购而得,无意出售。这样好了,史某再补捐十万两,以襄善举。”

胡风道:“不必了,我们只缺十两,多了也没有,我们不是想借机打秋风,募多了也落下了私囊。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姐妹四个人自出道以来,开出口来,就没打过回票,史大官人总不能叫我们破例吧!”

史进的脸上汗水部流了下来,讷讷地道:“胡女侠,实在很抱歉,这批东西有些不是我的,是个朋友寄放在这里的,因此关于钱额多少倒还可以商量。”

胡风道:“我们早打听清楚了,天地四灵不随便找人,找上了谁,都不会随便开口,你那寄存的朋友,我们负责通知他,绝不会再找你要东西。”

“女侠可知道这朋友是谁?”

“知道,那是个江湖上的小混混,叫黑心狼施方,前一两天,我们还见过他,也是他告诉我们,你史大官人一定肯为我们补上这不足之数的。”

史进整个地呆住了!

对方之所以提出这个名字,显然是不会有任何商量余地了,而且也了解了他的秘密,看来是谈不下去了。

他倒也很光棍,干脆双手一摊道:“四位看上了这批东西,史某还能说个不字吗?请吩咐一声,要把东西送上哪里,史某立刻叫人打包装箱送了去。”

胡风微笑道:“那可担当不起,我们即时提走,等史大官人带人送去,我们可惹不起了。”

史进道:“这是什么话,史某是因为这些东西颇富历史价值,损坏了太可惜。东西我可以不要,但不忍心见其遭到破坏,并非有意要跟四位过不去,再说四位威震一方难道还会怕谁不成?”

胡风道:“不错!江湖上我们谁都敢惹,唯独官中人惹不起,史大官人不知在锦衣卫中任何职,却都是我们不敢惹的。”

史进脸色大变道:“胡女侠,别说笑了,史某只是个生意人怎么会跟官府有关系呢?”

胡风一沉脸道:“史进!或者叫你施方也行,你给我听清楚,你已经说了两遍开玩笑了,我们四灵姐妹会闲得无聊来找你开玩笑?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不管对方如何陪笑脸,胡风还是说翻脸就翻脸!

史进就算涵养再好,也按捺不住了。

他霍然起立道:“胡女侠,你既把史某的底细都摸清楚了,史某也不敢隐瞒,史某是锦衣卫属下大档头,主理江南一带的联络事宜。

这里是江南的联络处,这些东西等于是公物,并非属于史某一人所有,四位拿了去,史某最后落个保管不周之过,锦衣卫中的同僚,必然会有不甘心的。”

他开始出言恫吓了。

但胡风却装着听不懂地道:“这么说来,你史大官人该称史大人才对了。”

史进道:“不敢当,锦衣卫中除了正副指挥使是正式官员之外,其余的职务都是聘雇的,没有官衔。

在位一天,手中的权不小,见官大一级,一旦离职就什么都不是,因此在下这个大档头,在四位面前也称不起一个官字。”

胡风叶笑道:“史进,你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若是你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那就是在做梦了。

在我们面前,别说是一个官,哪怕是皇帝老儿,我们若瞧他不顺眼,照样也是该揍就揍,该杀就杀!”

这番话大逆不道之至,若出自他人之口,叫他们锦衣卫逮到,立刻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但出自这位女王峰的嘴里,史进也只有干瞪眼而已。

胡风又冷笑一声道:“我有一点不明白,你们锦衣卫的职责,不过是皇帝老儿的看门狗,保护皇帝的安全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古董?”

史进神色又是一变,但随即从容陪笑道:“这说起来不大好意思,我们干这个黑官,可不是为了什么锦绣前程、光祖耀宗。

而且也不见得能干得久,主管一换人,我们就卷铺盖滚蛋,因此同僚们只有积存几个钱,以为身退时之生活所需。

这些古董不是买的,这瞒不过各位,公家给的那几两俸禄,糊口都不够,买不起这些玩意儿的!”

“那又是怎么来的呢?”

“用各种方法,有些是被我们捉住把柄的官吏们孝敬的,有些是想打通关节的官儿们送的,还有一些则是犯事抄家,由我们同僚居间干没下来的。

大家都放在我这儿,等到要用钱时,我就以施方的身分卖出去几件,这也是我有两个身分的原因。

现在都告诉各位了。尚祈各位鉴谅!

这批货是同僚们大家公有的,请四位手下留情;至于赈灾的银两。在下倾身边所有,奉上廿万两银子。”

胡风笑道:“这不是要你一个人负担了吗?”

“那倒没关系,我这衙门与别处不同.有一笔经费是用来应酬江湖朋友的,以四位的盛名,动支个廿万两银子,还可报销出去,在下不过先垫付一下。”

胡风一笑道:“有几家江湖大豪,被人莫名其妙地灭了门,房子被烧,财产失踪,一直不知道是谁下的手,想必也与你们这个衙门有关了。”

史进脸色大变道:“胡女侠,这可不能随便乱说的!”

胡风笑道:“你们没惹到我头上,我不会来管你们,但我们要知道一下,是不是你们干的?”

“这与女侠毫无关系,你问这于嘛?”

胡风道:“因为有几户是我们姐妹预定下手的对象,叫人占了先去,很不甘心,所以我要问一问。”

史进在她们脸上看了好一阵,找不到有一点温色或恶意,才叹了口气道:“四位找到了我这儿,多少也有点风闻。

对四位,我可以说一点,但是出了这个门,我就只字不言了,这种事知道得太多并没有好处。”

“我明白,我们虽然不怕锦衣卫,但是也不想跟你们太过不去,更犯不上为了不相干的人找麻烦。”

史进道:“这就对了,像各位行踪无定,本身技业惊人,锦衣卫不会找到各位,但总以两不得罪为佳。

锦衣卫的工作除了保护皇帝的安全外,对江湖上一些有势力的人也在注意之列,因为本朝太祖皇帝就是以江湖起家,当哪一家势力太大了,就必须加以抑制!”

“那么南宫世家该是你们注意的第一个对象了?”

史进道:“目前不太可能,主要是因为他们只管武林中的事,别无其他企图,再者,他们在朝中的支持者不少。

况且有好几个皇帝都跟他们家主人布衣论交,不准我们动他。

而且他们家中的高手太多,江湖上的奥援更是不小,动他们不容易。但他们若有什么不安份的企图时、锦衣卫随时都有可能全力扑击的。”

胡风认为差不多了,突然道:“四年前,北方武林盟主慕容府的灭门案子是你们所为了?”

史进脸色剧变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我管的是江南地带,那边不归我管,事情也没有我们插手的份。不过若问到我们的头儿——指挥使卢凌风老总,也许会有个正确答案,在下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胡风听他的口气,已经差不多了,索性再诈他一下!

她冷笑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以施方的身分,在这次赛珍大会上,卖出的几件古董中,就有慕容家的东西。”

史进急了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东西是上面交下来,我只经手卖出去,根本不知道来源。咦!你们怎么知道是慕容家的东西呢?”

胡风笑道:“我本来可以不说,但事情与我无关,犯不上顶这个黑锅。我们找到了那个买主,也是请他捐款赈灾。

他因为钱都用来买古董了,就捐了两件给我们转卖出去,我们在脱手时,卖了个人,他竟认出了是北慕容家的古物,向我们打听来源!”

史进紧张地道:“那是什么人?”

“南宫家的门士,他们出来的目的是找寻两月前被掳的慕容孤子!”

“他们怎么知道慕容孤儿在这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剑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