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13章 魔女柔丝

作者:司马紫烟

缅甸的局势定了下来,圣光寺的地位得到了新的肯定,比以前更受尊崇了,但是建文帝也相当地开明练达了,他绝不去扰新君的人事和行政,使得双方的关系处得十分融洽,比以前更为密切了。

这使李至善很不安,因为他在缅甸所用的人,有一大半倒向了阮大器和梅玉,有一小部分的人则逃到暹罗,使得李至善伤透了脑筋。

这些人的来到,他不能不管,势必要为他们安插,可是这些人插进暹罗,又必须分去了原先人的权利,这造成了双方的不开心。

因为从缅甸过来的人,本来是独占一方当老大惯了的,现在跑出来寄人篱下,心惰上自然不会痛快,牢騒一多,纷争日起。

这些问题倒还小,最严重的是李至善在暹罗的控制体系并不完善,也不十分得人心,最大的缺点是约束太多,人没有一点自主。

缅甸的权力转移后,展现的新貌是较李至善那一套好得多,这使部分的人心开始偏向了建文帝的那一边。

建文帝本来是打算一鼓作气,着令阮大器率军攻向暹罗去征讨李至善的,但梅玉却劝阻了这个计划。

他留了姚秀姑来作为建文帝的护卫,自己则悄悄地溜进了暹罗,因姚秀姑那一手神弹名满江湖,震慑天下,在西南夷区是出了名的勾魂令,李至善属下的高手有不少人丧生弹下,有她坐镇,至少刺客们不敢轻易地到圣光寺来冒犯。

他自己则约了三个人,都是久居西南边夷的老江湖,不但地形极熟,而且也通晓当地的土话,他到暹罗来是想作一个彻底的了解,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瓦解李至善的势力。

暹罗的人种很繁杂,最多的是水摆夷族,其次则是苗人,而且两族之间,又分为很多小部族,有些还是未开化的土人,深居蛮山之中。

水摆夷聚居水边而得名,是较为开化的土人,受汉化很重。

梅玉是以一个贩货的商人身份前来的,暹罗境内,盛产宝石和珍贵的葯材,贩到中原可获巨利,只不过路途遥远,强梁猛兽,路途崎岖难行,不太有人肯冒生命的危险来从事而已。

不过既有暴利,总有不怕死的人去追求,这样的人自然都是身手不凡,会几手功夫的才行。

他们一行四个人,看来倒是很像,带着兵器也不会引人注目,梅玉所邀的三个人,以前就是干这一行的,也跑过好几趟暹罗了,路上还有熟人,所以就更不会引人注意了。就是这样,不动声息地来到了都城曼谷。

曼谷的循南河畔,也不过是人口较多,略有一些市镇商店而已,与中原的一个市镇差不多。

梅玉到此地来的目的是要找李至善,他发现李至善的权力中心是集中一人之身,只要能制住李至善或刺杀他,那股势力立将瓦解了,因此才到这儿来找机会的。

来到此地之后,他自己住在一家客栈中,让三个同伴出去打听李至善的动静。

他知道了李至善在国老府中深居简出,几乎什么地方都不去,府中戒备森严,周围五十丈内,就禁止人接近,而他的府第中,将近有五百名卫士,分成四班,日夜巡逻驻守,比中原的皇宫大内还要紧密。

这个消息以前或许能难住了梅玉,但是近年来他跟姚秀姑结合后,在镖局中留心江湖事务,各种的经验已经很丰富,没有什么能难住他的了。

一天晚上,他出现在国老府不远处的花美人家中。

花美人是一对土著姐妹花,姐姐叫花美,妹妹叫花丽,两人都是二十多岁,父亲是汉人,母亲是土女,但父母已死了,父亲原先是皇宫中的武士,这姐妹俩都没嫁人,又都出落得花朵似的,她们家就成了一大批光棍儿的天堂。

花家不是酒楼,但她们家中厨房连夜不断火,厅中从没断过客人,她们家也不是赌场,但家中的赌局是日以继夜,从没断过。

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梅玉选中了此地展开了他的行动,他看中的是两个青年武士。

他们也是兄弟二人,一个叫马大江,一个叫马大海,他们是国老的护卫领班。

国老府中的武士,在不轮值的时间,有不少是往这儿跑的,所以梅玉也找上了此地。

他仍然是以一个贩货商人的身份,在人堆中凑热闹押了几手牌九,然后凑到马家兄弟身边,轻声道:“我从京里来,想跟两位聊聊。”

说完手中亮出一块铜牌,马家兄弟见了那块牌子后,神色动了一动,都站起了身子,退出了赌局,走到院子里去了。

梅玉也不动声色地跟着出来,走到他们身边,那两人已经拱手说道:“兄弟马大江、马大海。”

梅玉是知道他们身份的,自己也没有隐瞒,低声道:“在下梅玉,跟三宝公是很好的朋友。”

他是在郑和的手中得到的资料,来到缅甸之后,他曾经着人给郑和捎了一封信去,告诉他建文帝的决心与打算,也希望郑和能给予照顾。

郑和回信来了,对建文帝在西南夷立脚一事,表示十分欣慰,不过也同时地警告他,说李至善其人不可靠,郑和在朝中自当尽量为建文帝掩饰,如果李至善有什么不安分的行动时,叫梅玉可以找马大江、马大海兄弟。

他们是郑和的本家侄子,老早就奉命投身在李至善手下,他们会给予梅玉任何的一项支援。

郑三宝原不姓郑,这个姓是永乐为他所找的出身,他本身姓马,在京师姓马的是一家大族,郑和的子侄辈极多,也由他安插到很多地方,形成了一股无微不至的情报网。

梅玉打听到马家兄弟是此间的常客,所以找来联络了,铜牌是郑和给他的联络暗记,那是郑和私人所建的一个系统,但是极有分量的。

当马氏兄弟一见到铜牌,立即就报上了名,在密探这个圈子里,有种不成文法的规定,身份低的,必定要先行报名,表示接受指挥。

他们看见了铜牌,已能确定身份,可知郑和给梅玉的这一方铜牌是具有相当权威性的,所以他们在听见梅玉的报名后,也并不惊奇了。

马大江问道:“小候是为了李至善而来的?”

“是的,我要找他谈谈。”

“那恐怕不容易,他跑到暹罗来就是为躲开小侯,他已为小候的英勇吓破了胆,说什么也不肯见小候的。”

“我知道他在躲我,所以我主动来找他,请二位多予帮助。”

“我们弟兄已得家叔指示,但凡小侯所命,杀身在所不辞,只是我们劝小侯,不必找他谈了,他不可能有所改变的,西南夷是他的势力范围,他怎肯拱手让人。”

“那不是他的,是官家的,只是委托他经手而已。”

“小侯,我们懂这个道理,但他却不明白,他认为这控制系统是他一手建立的,也是属于他私人的。”

“说得通最好,说不通就只有宰了他!”

马大海道:“小侯如果不计他的生死,事情就好办了,他在女王的夏宫。”

梅玉一怔道:“他不是住在国老府中?”

马大江笑道:“他从来也没有住在国老府中过,一直都在夏宫中,跟女王打得火热。”

“怎么,他跟女王有一手?”

“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差不多的人全知道,女王自从丧偶之后,深宫寂寞,遇上国老后就放不开了。”

“怎么可能呢?李至善已经六十多岁了。”

“六十多岁不算什么,他的身体一向很好,以前他就有六个姨太太,个个被他摆布得服服贴贴,这老家伙是有一手儿。”

“他既然不住在国老府中,干吗要门禁森严?”

“那是为了做掩护,使人以为他仍在府中,其实警戒也只是外面紧张,真正内府轮值的亲信武士,天天在睡大觉,倒是在夏宫轮班的人辛苦多了。”

“夏宫在哪儿?”

“就在离皇宫不远的地方,也在循南河畔有一大片好亭园,就是李至善帮女王设计监造的。”

“那儿的警卫严吗?”

“并不很严,不过外面有女王的御林军驻守,一般人等无法前去而已。”

“你们兄弟呢?”

“我们是轮值一天,休息两天,这两天正值休息,要到后天才会去报到呢!”

梅玉想了一下道:“不轮值就不能去了?”

“那自然不是,有人跟里面的宫女勾上了,整天赖在宫里的也有,不过这种人并不多,要找女人外面也方便得多,这儿的水摆夷家姑娘,个个都貌美如花,热情如火,汉家儿郎吊她们尤其容易,每个人在这儿都有五六个相知的女人。”

梅玉笑道:“那倒是艳福不浅了,不怕麻烦吗?”

“什么样的麻烦?”

“我是说一个人娶得了这么多的老婆吗?”

“谁会娶她们,大家在一起合得来就玩,合不来就分手,没有嫁娶那一套。”

“她们肯吗?”

“此地女多于男,差不多是五与一之比,女人能找个男伴就心满意足了,还有什么不肯的。”

“那真是男人的天堂了。”

马大江苦笑说:“刚来时,大家都是这样想法,日子久了,也就平常了,这儿的女子虽然温柔美丽,但是由于民智未开,一个个又笨又蠢。”

“我听说她们颇为聪明。”

“不是那种意思,她们由于风俗习惯使然,不事掩饰,在家中时经常脱光衣服,毫无风情。”

“无边风月,竟说是不解风情。”

马大江苦笑道:“小侯,我也不知怎么说才好,总之,这些夷女除了能陪你睡一觉之外,简直没有半点情趣……”

梅玉要打听的也不是这些,因此略顿了顿道:“我要到夏宫去,制住李至善,彻底解决一下问题。”

马大海道:“要使圣光寺一统西南夷,只有除去这老儿,否则别无解决之道。”

梅玉道:“必要时我会如此做的,现在的问题是我要如何去?”

“小侯带了多少人来?”

“三个,但我只打算一个人进人夏宫去。”

“那恐怕有点麻烦,李至善身边至少有十个人左右,寸步不离的。”

“他跟女王在寝宫中的时候呢?”

“护卫们只守在寝宫外面,不过必须要先对付这些护卫,才能够进人寝宫,小侯要以一敌十。”

梅玉笑道:“不是以一敌十,是以三敌八,假如利用二位也参予轮值的时间,出其不意,暴起发难……”

“这一来,敝兄弟的身份就要暴露了。”

“二位如果不是打算一辈子留在此地,就不会在乎身份暴露了,令叔三宝公在中原手掌大权,正在用人之际,二位回中原也更有发展!”

马氏兄弟对看一眼后,马大江又道:“小侯手执家叔的三宝令,如同家叔亲至,我们自然是服从指令,如若小侯不太急,则请缓两天才入宫,等我们轮值的时候,因为同一班的弟兄至少有一半以上跟我们交情很深,到时候动之以言词,很可能草木不动,就能把小侯送进去。”

梅玉也道:“我不急,能够从容一点计划准备,自然是好得多,那就等两天好了。”

他们又回到厅中去赌了几手,好像攀上了交情,告别分手。

第二天马氏兄弟到客栈来,带了个小包袱,里面是几具黄金佛像。

宫中的侍卫偷了宫中的古玩出来卖到民间,虽然是犯法的事,但是行之者众,倒是能掩人耳目,他们的行动虽然秘密,还是会被人知道的。

但是国老府的武士在宫中偷摸点小零碎出来换银子,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这些武士们个个在外养着七八个姑娘,花费自然也大,手脚不干净更是天公地道的事。

因为有了那几尊小金佛为掩护,国老府的人以为马氏兄弟跟梅玉之间,只是暗中的交易而已,倒是没有特别的注意。

甚至于马氏兄弟以后又跟梅玉接触,也总认为不足重视了,这使梅玉有机会对夏宫有进一步的了解,马氏兄弟连里面的地图都画了交给他。

终于到了马氏兄弟该回夏宫去轮值了。

梅玉也在那天黄昏,带了他的三名同伴,上了一条预先准备好的小船,沿着循南河慢慢地放出去。

他们穿了黑色的衣服,在夜色中是很好的掩护,夏宫附近也被划为禁区,寻常百姓不得靠近,只有女王的御林军会巡逻过来,不过一明一暗,要躲开巡逻队是很容易的事,何况是这些身手矫捷的江湖好汉。

四个人循着地图,慢慢地模进了宫中。

所谓宫,不过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魔女柔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