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14章 穷途末路

作者:司马紫烟

万丽花的寝宫在夏宫的一角,也有一片很大的宫室和庭园,园里有二十多个女孩子担任杂役操作,那倒的确是个隔绝的世界,园子外编草为篱,逻卒都不准走近。

不过这份宁静没有维持多久,门上一名侍女已慌慌张张地来通报:“公主,禁军统领王将军带了兵,一定要进寝宫来搜查,说是天牢中逃走了四名重犯。”

万丽花脸色一变道:“你没有告诉他说这里是禁区,禁止他们前来的吗?”

“婢子说了,但王将军说,他们这次是奉了国老和女王的谕令,搜查全宫每一个地方,不得有任何遗漏。”

万丽花沉吟片刻才说道:“好,你去带他们先搜别处,最后才到浴池去,我在那儿等你们。”

那个宫女衔命去了。

万丽花说道:“小侯,看来大家都得到浴池去躲一下了。”

梅玉道:“躲得过吗?”

“躲了再说吧,你们可以拿着兵器,实在藏身不住时,就只有拼死一战,杀出重围了。”

说着,把他们带到了浴池。

那是一个十多丈见方的大池塘,塘旁还栽了花草,万丽花拂开了一丛水中的荒芦草,把梅玉等四个人藏在里面后,迅速脱光了自己衣服,也叫她的那些侍女们脱了衣服,一齐浸在水池中,而那边的大队军马已经开了过来。

万丽花坐在水中,她那美好的胴体离梅玉不过三尺,玉影绰约,但梅玉心中却没有激起绮念,因为气氛很不对。

那王将军来到池边,躬身行礼道:“公主,请恕末将冒昧,末将实在是奉有谕令……”

“谁的谕令?无非是李至善的一句话而已。”

“宫中走脱了要犯,国老要末将仔细地搜查,也是为了公主的安全,那批犯人是十分危险的。”

“既是十分危险,为什么还让他逃脱了?”

“公主说的是,这梅玉倒是神通广大,国老将他们因在天牢之中,门户未开,他们竟然不见了。”

“那一定是看守的人私下纵走了。”

“应该不可能,守兵全是我禁军中的忠心弟兄。”

“看守禁宫的侍卫也是国老的亲信,结果他们都把梅玉放进了寝宫,王将军,我看你这些弟兄们的忠心还有待加强。”

“是,末将一定再加强考核!”

“好了,你在这儿也搜查过了,假如没什么疑问,就请出去吧,我要起来了。”

王将军的眼睛在水池中搜索着,那些侍女则瑟瑟地排成一列,靠在池边,她们个个都有慌色,仿佛局促不安,因为她们都是赤身躶体,在一群大男人的注视下,那倒是很自然的。其实在她们身后,藏着梅玉等四人才是她们惊慌的原因。

万丽花对王将军的眼睛似乎很恼火,沉声道:“王将军,你似乎对浴池很不放心,要不要叫人也下来看看。”

“请公主恕罪,末将职责在身,不得不冒犯一下。”

他挥了挥手,立刻有两名手执长矛的军士走向池边,跨步下水。

梅玉没想到这个统领会派人下来,自己等人万万藏不住了,正待持剑冲出一拼,但万丽花在水中赤躶躶、水淋淋地站了起来,厉声喝道:“王一彪,你欺人太甚了!给我杀!”

嗖嗖连声急响,是几名手持弩弓的侍女上前,手中弩矢突发,那两名执矛的军士立刻被击着了,倒在池畔。

王将军骇然道:“公主,这是做什么?’”

万丽花怒道:“王一彪,你越来越不像话了,侵入我的浴池不说,还敢侵犯我的身体,太大胆了吧!”

“公主明鉴,末将只是命人到池中搜查一番。”

“你看到池中有犯人吗?”

“这个……末将担心他藏身池底。”

“你敢确定吗?”

“末将就是要求证一下。”

“好,你只要敢踏入池中一步,我立杀无赦……”

“公主,末将是奉了谕令!”

“你还知道谕令,那很好,浴池畔那块牌子上,也贴着母后与国老的谕令,写得明明白白,任何人未得本宫允准,擅入浴池者,杀无赦……”

“这个……末将已经先向公主请示过了。”

“幄,这一说倒是我的耳朵有问题了,我怎么没听见你作过请示!”

“末将向公主告过罪。”

“只是告罪而已,却不是得到我的同意。”

“末将有职责在身。”

“我也有职责在身,我的职责是维护皇室和皇族的尊严,别说是你,就是国老来了,谅他也不敢在我入浴时,侵入到浴池中来,现在我命令你立刻滚出去……”

“公主,末将是公事。”

“别忘记了,你这御林军统领是退罗国朝廷所颁,你的公事居然行到我这皇储头上来了。暹罗那儿,我立刻找他讲道理去,如果他认为是我的错,要杀要剐任你们处置,如果他认为你太过分,我就非要坚持砍下你的脑袋。”

她愤怒得如同一头母狮,倒是把王一彪吓着了,而且他也明白,只要真吵到李至善面前,倒霉的一定是自己,万丽花毕竟是暹罗的王储,而且得到朝野一致的拥戴,李至善为要收拢民心,不会去开罪她的。”

因此王一彪忙赔笑道:“末将该死,末将不敢再吵扰公主,这就带人退去。”

万丽花仍是怒叫道:“王一彪,你现在跑也嫌迟了,我一定要在李至善那儿跟你闹个没完没了。”

王一彪只有匆匆地命人抬走了两具尸体,狼狈不堪地退出了浴池。

梅玉等人这才有机会喘口气,在水池中爬了出来,万丽花由侍女手中取过一件外袍披上了,不好意思地朝梅玉一笑道:“刚才我一定是很凶很蛮,叫小侯见笑了。”

梅玉忙道:“哪里,哪里,公主智勇双全,若不是那一阵发怒,我们就无法藏身下去了。”

万丽花笑道:“我也是急了,浴池不大,若由他们仔细搜查的话,大家都要受苦了,我倒无所谓,李至善不敢对我如何的,我这王储由朝臣共选,他也更换不了我,否则他早就着手了,倒是小侯,这次他绝不会再放过你的。”

梅玉道:“他也不敢杀死我的,否则他在抓住我的时候就下手了。缅甸阮氏的军力虽然与此间相等,但是要打起来则是他吃亏的多,因为安南的李氏是受镇南侯沐王爷的节制,而沐王爷却是支持我大哥的。”

万丽花笑道:“就算他不敢杀害小侯,但若落进他的手中总不是件好事,而且,他也不会再把小侯关进天牢,我也没有第二条暗道可以来救你了。”

梅玉道:“是,是,公主二度救援之德,梅玉没齿难忘,永铭心田。”

“小侯不必说这些,我救你也是为了自己,那些客套话都不必说了,现在宫中和城里一定搜查极严,你们一时无法离开了,还是在这儿躲一躲吧,经过刚才那一闹,李至善一定也不敢来烦我了,这儿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可是我不能一直躲在这儿啊!”

“要刺杀李至善,只有在此地等机会了。”

“可是我必须要出去联络一些人,特别是马大江和马大海兄弟及一些人,他们为了我而叛离了李至善,逃匿在外面,我不能置之不理。”

郭南祥道:“小侯,联络的事可以交给兄弟等人去办,我们等三人出去联络人手,找人也方便,且不如小侯目标明显,不如小候在此地候消息,兄弟等三人出去联络人手,等候机会。”

万丽花道:“对,这样子最好,郭壮士他们可以从秘道离开,必要时也设法从秘道再进来,我会派宫女出来跟他们联系,小侯的确不宜在外活动。”

梅玉想了一下,也知道这个办法最好,他自己的目标太明显,到哪儿都躲不开巡逻者的耳目,倒不如留在这儿等机会,宫中藏一个人也比藏四个人要简单得多。”

郭南祥等三人在天色将黑时,由几名宫女带着由秘道出宫去了。

寝宫中只剩下了万丽花跟梅玉两个人了。

梅玉忽然感到颇为不安,因为他发现万丽花的眼中闪着情爱的火焰,而且寸步不离地粘着他。

西南水摆夷对男女的礼节极疏,男女相交,情投则合,情违则散,没什么牵扯,即使论及婚嫁,也没什么太大的拘束力。

所以他们男女的交往都很自由,女的看中了男的,自动献身相许,也是很平常的事。

因此到了晚上,万丽花光着身子钻到他的榻上时,他只能说:“公主,我是个有妻室的人。”

“那有什么关系,我国女多于男,一个男人可以娶好几个妻子呢!何况,我也不能嫁给你,我是王储,皇室是不能嫁人的,我有我的职责,将来要做女王,治理国事。”

“女王不嫁人的吗?”

“是的,女王只能招赘王夫。”

“很抱歉,我也不能人赘为王夫。”

“我知道,我也不要求你人赘,那是没有出息的男人干的,王夫在朝廷中全无地位。”

“那我们这样子……”

“没有关系,不必论嫁娶,、也一样可以欢合的。小侯,我不是一个很随便的女孩子,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个能令我心仪的男人,我终于等到了你,你也不必为不能娶我而烦恼,我母亲有三个女儿,都不是跟现在的王夫生的,甚至于她现在跟李至善在一起,王夫也无权干涉。”

“这王夫不是你的父亲吗?”

万丽花笑道:“不是,现在的王夫是在我出生之后才人赘的,小侯,中、夷的习俗不同,我不去批评这些习俗的好坏,只是告诉你,我今夜献身给你,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的。”

梅玉不是柳下惠,他对万丽花说不上喜欢,但他欠这个女孩子一份情,使他不忍心拒绝。

过了一个绮丽的夜晚,第二天上午,郭南祥叫人递了个信条进来,说已经跟马氏兄弟取得了联系,大家都很好,只是搜查很严,活动不易。李至善十分紧张,已经把边郊的兵都下令调到京城来,防备缅甸进军。

而边报传来,缅甸新君阮大器也的确在号召全国兵马集结都城,操演战技,由新任大元帅方天杰担任领军,练习行军布阵的战法,看样子是准备对暹罗大举挞伐。

这个消息对李至善是十分震惊的,对暹罗的朝野亦然,固然缅甸要搬出的口号是讨伐李至善。

只要暹罗驱逐李至善,战端立弭,于是暹罗的朝廷上立刻起了争执,李至善的部分心腹,自然是主战的。但有部分的人却反对说,如果缅甸只是为国老宣战,那应该由国老自己解决去,不要祸延国人。

这种言词见诸于朝廷,自然使李至善很恼火,但是他却不敢拿出以往的手段来镇压了,因为反对他的人竟以武将居多,其中有几个还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也是被自己视为心腹的亲信,想不到竟会在重要的时候背叛自己,一面固然感到愤怒,一面也感到惊心。

他没有参加廷议,听了廷议的结果,忍不住就在寝宫中发脾气。

女王在旁道:“国老,这不能怪他们,他们有他们的立场,师出讲究有名,这一仗打得太没道理,叫他们跟缅甸去拼命,只是为了巩固你的权力,这理由实在太牵强了一点。”

李至善怒道:“这般忘恩负义的东西,竟然忘了是谁把他们提拔起来的。”

女王叹了一口气道:“他们没有忘,只是国老自己忘了,他们做的是我暹罗的官,他们的爵禄是我授给他们的,他们自然是应该听我的。”

“听你的,丽妹,是你授意他们背叛我的?”

“国老措词太不当了,他们是暹罗的臣民,服从我这个国君的旨意,怎能算是反叛呢?”

“丽妹,是你在跟我捣乱。”

“我也没有,但我是反对战争的,从一开始我就反对。国老,有一点你要弄清楚,这是我的国家,要我的国家为了你而与别国交战,我绝不会同意的。”

“丽妹,别忘了,是我把你扶上皇位的。”

“这句话我反对,是我们祖先的传统把我扶上了宝座,你对这一点却是无能为力的,我若不具有皇储的身份,谁也没办法使我当上女王。”

“那至少是我帮你稳住了政权。”

“这一点我也不领情,我国传国自有一套规则,我这女王是无人能替代的。”

李至善恼羞成怒地道:“我使你的事权一统,令出必行,这总该有吧!”

女王平静地道:“这倒不错,可是所谓令出必行,每道旨令都是你事先拟妥了告诉我,再由我宣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穷途末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