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16章 犁庭扫穴

作者:司马紫烟

郑和大军已经在安南登陆,继续移师南下。

永乐帝颁给他的公开使命是宣扬国威,经略西洋,私底下却是要他去看一看建文帝。

建文帝在圣光寺出家的消息,自然是瞒不过他,他要郑和去的目的倒不是想对建文帝怎么样。

尽管先几年双方不怎么愉快,可是建文帝已经让出了中原的花花世界,驻处海外一隅,对燕王己不生威胁了,他乐得大方一点,念在同为朱氏一脉,犯不着赶尽杀绝。

所以他派郑和下来看看,当然另外还有些条件的,但这些条件只有他们君臣二人知道,此外,谁都摸不着一点头绪。

郑和已是永乐帝身边最受信任的人,他们所共有的秘密,是别人无法分享的。

不过,郑和并不是朝廷中最有权威的人,谷王朱穗和李景隆始终领着另一半的密探,跟郑和在暗中较劲,有意无意间打击着郑和。

这是永乐帝的一贯政策,他做事情多半是双轨进行的,一条线为主,一条线为副,两边同时竞争,相互监视。

所以郑和虽然监军为主帅,他的行动仍是受着许多暗中的钳制。

但是郑和不在乎,他已深知永乐帝的习性,作好了各种应付的准备。

大军是永乐三年冬天,在苏州刘家港出发。

因为每年的五月之后,到九月的四个月里,西洋海上常有飓风,西南海客称之为台风,风强浪急,再大的海船也抵不住巨风的侵袭而致覆灭,所以必须要乘安全的期间出航。

船到福建五虎门停泊整修,就作运行的准备,出发首站是抵达安南南部的占城。

安南王一向是臣服天朝的,他们在沐王府的节制下也十分守规矩,闻道天朝降法,安南王亲至占城迎迓,逞递了礼物。

郑和到这儿的目的主要的不是宣抚,他是要接见建文帝派来的代表,也接见一些他自己派遣在外的本家子侄,打听一下最近的消息。

然后他决定了挥师直放高港,要摧毁李至善的势力。

李至善自然也听说了,他也有本事派遣了一名代表贡了重礼,求见了水师的副师谷英。

谷英是谷王朱穗的外甥,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安置在郑和的军中,原有监视之意。

李至善的代表叫王子和,他走通了谷英的路线后,由谷英领着去见郑和,王子和施礼后道:“小人王子和,是苏门答腊高港大酋长陈祖义手下的门客。”

郑和笑笑道:“咱家很清楚,陈祖义是个草包,一切都仗着他舅舅李至善在后面扶持,你是李至善的手下?”

王子和只有道:“是的,小人是为国老效力的。”

郑和冷冷地道:“国老,他是哪儿的国老?”

“敝上曾为西南诸夷晋封了国老。”

“据本座所知,缅甸和逼罗都已经取消他国老的封号,而且还要追缉他……”

“那是敝上不愿跟他们一般见识,也不愿引起兵祸牵连百姓,所以才退让一步,其实敝上在那两处地方,仍有相当的控制权,推翻皇室并不难。”

郑和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本座相信他还有几个人,可是强不过圣光寺去,否则他就不会被人赶走了,那两个国家都在圣光寺翼护下,他根本动不了。”

王子和没想到郑和对西南夷的情形如此熟悉,倒是有点着慌,而荐举王子和晋见的副帅谷英也急了道:“监军大人,这圣光寺中的圣僧,就是逃走的前皇帝朱允炆。”

郑和的脸一沉道:“谷英,朱乃国姓,当今永乐皇帝也姓朱,这朱允炆三个字,岂是你能叫的!”

谷英连忙道:“是……是……末将无状,但末将所知,这圣僧的确是前皇帝允炆。”

“你怎么知道的?”

王子和道:“是小的禀告的,敝上李至善曾将独女李珠下嫁给允炆为续弦,而且也是敝上把他捧为圣僧的。”

郑和道:“这么说来,李至善的胆子还真不小,朝廷正在四处追查逊皇帝的下落,他却知情不报,还招为女婿,这是存心想和朝廷作对了。”

王子和脸上大变地道:“监军大人明鉴,敝上不是那个意思,敝上也万不敢和朝廷作对,敝上只是……”

他支吾了半天,却接不下去了。

郑和却笑道:“只是什么,本座正在等你说个过得去的理由出来。”

王子和吞吐不继,谷英却道:“监军大人,那些都不去管他了,反正圣光寺中的圣僧身份已确知无疑,我们应该采取行动了。”

郑和冷笑道:“采取什么行动?”

谷英急道:“临行之际,圣上不是交付监军大人,说要注意

废帝允炆下落的吗?”

“本座不知道有这种交代,谷将军听谁说的?”

“听舍舅谷王爷说的,圣上交代监军大人时,舍舅也在一旁,转示末将注意的。”

“只是叫你注意,可没叫你采取行动吧!”

谷英怔住了,万万没想到郑和会冒上这么一句,也不知如何接下去了。

郑和沉声道:“圣光寺为西南夷所共尊,地位十分重要,等闲不可轻视,至于圣僧是否为逊皇帝,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一面之词就能证实……”

谷英道:“这是由李至善提供的,绝不会错。”

郑和冷笑道:“李至善自己是个钦犯,本座这次最主要的便是缉捕他归案,他还能证明什么?”

王子和却色变道:“什么?监军大人是专来缉拿敝上的?敝上犯了什么罪?”

郑和道:“他的罪可大了,他是建文皇帝任下管理西南各路密探,一直把持在手中,今上登基后,他避不报到,而且还在海外兴风作浪,控制各地边夷,意图不法,是个极不安分的人,本座这次出行就是为缉捕此人。”

谷英道:“监军大人,我们不是……”

郑和沉声道:“谷将军,本座乃主帅,凡事比你清楚得多,你的职责只是执行本座的命令以及带领你的部属出战,其余的不劳费心。”

谷英道:“可是舍舅另有指令,叫末将……”

郑和冷笑道:“原来谷王爷对将军另有指示,那倒是本座越权了,从今天起,将军请率领所属,自己行动吧!一军不能有二帅,将军留在本军中,实有不便。”

一听郑和如此说话,谷英慌了手脚,他在名义上是副帅,要接受主帅节制的,郑和叫他自主,他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担承抗命之罪的,只有额额称是,连连道歉!

郑和对王子和也不问,只是下令收押后,下令扬帆起航,直放高港。

在高港那边,李至善派出了王子和后,也一直在等消息,接获郑和的态度后,心知求和无望,也作了备战的准备,郑和的大船队从占城过来,最少也要一个多月的时间,他还来得及作准备。

一面,他发动大批的民工,在海边筑城垒石,阻止大军登陆,一面向各小岛城邦召求援助。

郑和的水师一共才两万人,分乘战船百艘,但是李至善却很放心,因为高港的港湾狭窄,最多只能容纳一二十条大船,五分之四的兵力俱将被阻于外海。

陈祖义本身所属约两万人,其余各邦国如果同心协力支持,也有三万人,可占绝对优势了。

李至善也有把握那些土王会支持他,因为那些土王小国,多半是海盗聚集成群而霸地称王,他们中很多是汉人,而且都在内地犯罪少有案底,逃之出来的,对抗拒官军他们一定会支持的。

永乐四年春,郑和的西征大船队,终于开到了高港之外,密密排列,把高港封死了。李至善又遣了一名代表,出港来乞见郑和,代表是以陈祖义的名义派出的,也姓陈,叫陈永义,是陈祖义的族弟,一直在陈祖义的手下担任助手,颇有权势。

在高港,有权势的人一定是李至善的亲信,否则绝不可能爬得起来。

陈永义见到郑和后,表示出来意,道:“大酋长愿意向天朝归顺,上表纳贡,以示臣服。”郑和笑道:“陈祖义要什么条件?”

“大酋长没有什么条件,只求钦使大人能接受大酋长的一片诚意,以后大酋长也会每三年派遣专使,到天朝纳贡……只希望能得到天朝的册封。”

郑和道:“那没问题,本使受命代天巡狩,对于肯接受保护的番邦有代册之权,本使也在事前铸好了大明正委苏门答腊国王的银玺,拜印受封后立即生效。”

陈永义道:“那就请钦使示知册封的时间以及各种仪式,敝人好通知大酋长受册。”

郑和道:“时间为三天之后凌晨卯正,地点就在本使的座舷之上,陈祖义须率同手下大臣等三十六人,前来接受册封。”陈永义微一迟疑道:“不能把受册的地点改到陆上吗?”郑和笑道:“那自然可以,本使也认为海上举行受册大典不够庄重,那就要你们多费事了,本使率领所部,大概有两万人,其中一半留守,一半要移师在岸上搭营,请你们在城中圈出一片可纳两万人的空地来。”

陈永义骇然道:“要这么多人吗?”

“当然,册封大典是何等庄严隆重,必须辅之以军仪,这还是因陋就简,若是移至在中原举行,二十万禁军全部出动,那才叫隆重呢?”

“敝大酋长当不起如此重仪!”

郑和的神色微愠:“这是本使所要维持的必须仪仗,与陈祖义无关,军仪也不是为他而设,而是为上国之体面。”

“可是高港城窄地小,容不下这么多的军队。”

郑和一声冷笑:“陈永义,你把本使当小孩儿在哄,陈祖义聚集了两万人在城中,怎么会没有地方的,叫他撤走一半的人,这才是诚意。”

“是……是……是,在下这就回报大酋长,叫他遵谕而行。”

郑和又冷笑一声道:“也好,本大使告诉你,受册仪式定在三天之后,本使的人却必须在明天登岸进城,叫陈祖义准备好,赶快做个安顿。”

陈永义十分狼狈地走了。

谷英又道:“监军大人,一天工夫,要他们准备好一万人进驻是不可能的。”

郑和一笑道:“我知道,就算给他十天时间,他也来不及准备,他的兵都是分散驻扎在城中,借住民房,我们的兵却不能如此接待,城中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地方,高港建城不过才十几年,只有一些民房而已,完全不具规模,我是存心试探他一下。”

“这又是试探他什么?”

“他如果真有乞顺之意,应该自己到船上来接受册封,这家伙根本没有那个意思,只想把我们骗到城里去,利用人多截住我们,我岂会上这个当。”

“他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

“谷将军,他没有这个胆子,他的舅舅李至善可是只老狐狸,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你看好了,他的答复一定是限制我们进城人数,不会多过五百人。”

谷英道:“实际说来,一个册封仪式有五百人也够了,陈祖义只是一个盗匪的头儿,值得如此隆重对待吗?”

郑和笑笑道:“陈祖义手下有五千名精兵,那是李至善为他训练的,这五千人不好对付,所以我一定要以加倍的优势压住他,谷将军,这不是普通的出使,我们此行身负上国的体面,朝廷也不可能再派出第二支船队来经略西洋了,所以我们此行绝不能有差错,一定要小心为上。”

第二天上午,陈永义又来了,果然带来了陈祖义的一封口气十分谦卑的信,信中再度表示了乞顺愿受册封之事,只是高港地:方太小,宾馆中最多只能容纳五百人。恳乞郑钦差大人简从进驻,至于册封时所需军仪,可以由陈祖义的部属担任。

这封信的要求合情合理,安排也很妥当,可是郑和却当场撕了信,而且沉下脸道:“陈祖义要用他的兵来担任军仪,他有没有弄清楚,是大明朝的皇帝册封他,还是他在册封大明天子,真是混账东西,本使给他最后的机会,本使所提的条件不准打一点折扣,限他明天上午前答复,否则本使立即攻城。”

然后他又责怪陈永义传达消息不力,解释事情不够明白,责打了四十军棍,把人赶了回去。

这一发威,倒是使城中的陈祖义发了慌,找到了李至善,哭丧着脸道:“舅舅,这个郑和就是不上当,我们又怎么办呢?”

李至善道:“实在不行,只有付之一战了,他一共才只有两万人,我们足可抵挡的。”

陈祖义忙道:“舅舅,我们真正能打的兵员,不过才五千人,其余的一万五土兵都是就地召集的,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犁庭扫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