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18章 行宫遇险

作者:司马紫烟

梅玉在整倒了曾应龙之后,跟姚秀姑私下谈话,还感到略有歉意:“我只是想给曾老儿一点教训,却没有想到会害他丢了官。”

姚秀姑也道:“侯爷也是的,不相投机就少来往好了,何必一定要去找他的麻烦呢?”

“因为这老头儿最可恨,他本来只是一个兵部闲员,以诗酒的关系而攀上了我家的关系。更得我爹的照应,让他在兵部一帆风顺,爬到左侍郎的地位,我爹关在狱中时,别的老友都不避嫌疑去探望过了,就是他避不见面。”

“他不去探望是他的本分,那怪不得他。”

“可是这家伙平索道貌岸然,把什么气节品德挂在口上,我最讨厌这种伪君子。”

“算了,你已经把他整倒了。”

“看起来是我,其实真正整倒他的是林玉堂,也可以说是郑和。马大江告诉我,要教训一下曾老儿,不妨去拜访一下林玉堂,结果林玉堂一口答应,当天就逼得曾老儿上了辞呈,看来他的确神通广大。”

姚秀姑一叹道:“真正神通广大的是永乐皇帝,如果不是他有了指示,林玉堂也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侍郎吃几个书吏的缺,这根本是一种变相的贴补,京师各大部堂都是如此,没有人会去翻这个案子的。”

“吃空缺的案子没人翻,但是曾应龙吃得太狠了,除了他本分的空缺外,还有七个亲戚的事,而节赏时又比别人少,我听了也忍不住想整他一下。”

“算了,反正整也整了,最近,建文旧臣都纷纷上辞呈获准,这分明是永乐帝有意在整肃旧臣,只是借着侯爷的手做个引子。”

“是的,我也知道了,所以颇为后悔,皇帝又尽是在忙,没空召见,大哥的信也送不上去,否则我早想离开了。”

“侯爷,你真要干这个西洋都护吗?”

梅玉叹了口气道:“我才不想干呢!这是为了大哥,圣光寺在那边若没有个照应,地位还是保不住的,我若是有了个正式的名目,照应大哥也方便些,朝廷经略西洋诸国是势在必行的事,这个差使若是派了别人,对大哥就不会如此支持了。”

“侯爷又能干得了多久呢?总不能一辈子在异域吧!”

“不知道,不过我也会打算一下,干他个三五年,等大哥的势力稳定,气候养成,没有人能动摇他了……”

正说到这儿,忽然门外来了个宫监,宣布了说皇帝在西山行宫召见梅侯爷,吩咐便衣相见就好。

这倒是很合理的,皇帝要跟梅玉谈的一定是有关建文帝的事情,那是不能公开的,在西山行宫中召见,是皇帝常谈秘密事情的地方。

梅玉骑了马,一个从人也没带,跟着那个小太监走了,到了西山,在山下就碰到了不少侍卫,他们都似乎已经知道了,连问都没问,就一直放他们上山了。

到了行宫的大门口,才看见有两名武装的卫士,小太监上前去说了几句话,那两名卫士中的一个才向梅玉一躬身道:“侯爷,请恕卑职冒昧,主上召见便衣臣届时,依例是要清身的。”

梅玉知道所谓清身,就是检查一下身上有所带兵器否,以免影响到皇帝的安全。建文帝跟梅玉是总角之交,向来没这一套,但是永乐帝却是个多疑的人,尤其是要接见梅玉这样的人时,更该小心一点。

因此梅玉微笑道:“清身倒没关系,只要不净身就行。”

净身是去势变成宫监之意,那个侍卫凑趣地道:“侯爷说笑了,行宫不比大内,没有净身的寺人。”

梅玉哦了一声道:“那个也不是?”

他把嘴啦向在前等候的小太监,侍卫低声笑道:“也不是,今上喜好男风,这些兔崽子都是小相公,放在宫中不方便,所以才塞到行宫来。”

他们说的是宫庭中的秘密,所以声音很低,那个侍卫已经开始搜身了,工作倒是做得很彻底,但口中还是在低声地诉说些什么,似乎内容很暧昧,听得梅玉不住地发出微笑,可是他真正的谈话内容,却令梅玉心悸不已……

“梅侯爷,主上不在行宫,只有一个替身在里面,那是谷王的人,恐怕要诈你一密函,请多加小心,另外那个同伴是谷王的心腹,请侯爷笑几声,免得他起疑……”

梅玉果然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另外那名侍卫皱了皱眉道:“梅侯爷,这里是禁宫,请你庄重点。”

梅玉双肩一耸,突然伸手,拍拍就是两记耳光,然后厉声道:“混账东西,本爵十岁就开始出入禁宫,一天跑个三四回也有的,倒要你来教本爵规矩了!”

那个侍卫被打得火往上冲,伸手就要探剑,可是为梅玉搜身的那个侍卫也上前,给他就是一拳,打得他连退了几步,然后才沉声道:“吴泰,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犯侯爷,还不快跪下谢罪。”

那个叫吴泰的侍卫正待翻脸,这侍卫呛然一声,先拔出剑来道:“梅侯爷是奉旨召见的,你居然敢出言冒犯!”

吴泰道:“我……只是请他守点规矩……”

梅玉怒声道:“好,我不懂规矩,等我回去学好了规矩再来候召吧!”说完回头就走。

那个侍卫忙拉住他,低声道:“侯爷,此刻外面都是埋伏。出去反而不安全,倒不如先进去拖它个一阵子,郑总监立刻就会来了。”

梅玉本来也是借故闹事,想就此不进去了,被那个侍卫拖住才停住了脚步,那侍卫还在怒喝道:“吴泰,你这王八旦再不过来叩头赔罪,若是侯爷走了,那责任你一个人去负。”

那个叫吴泰的侍卫见梅玉发起脾气来了,倒是不敢再倔强了,因为他负不起责任,因此只有满含委屈地过来叩头道:“侯爷,小的无状,请您多原谅!”

梅玉装做已够,这才冷笑一声道:“本来我犯不上跟你们一般见识,可是我非要给你们一个教训,我这侯爵是我梅家三代功勋挣下来的,岂能受你们这种奴才的奚落。”

吴泰不敢作声,但眼中却透出了仇恨的光。

梅玉又发作了几句,才跟着那个小太监走了,心中却更有数,皇帝绝不会在里面,否则自己这样大呼小叫,早就会有人出来问讯了。

心中有了底子,他的步子不由得慢了下来,似乎在打算着下一步,那个小太监也不敢催他。

行宫门口的吴泰已经站了起来,先是朝梅玉的背影狠狠地吐了口口水,恨声道:“妈的,老子看你神气去,回头老子不整得你哭爹叫娘才怪!”

另一个侍卫却冷冷地道:“吴泰,照我看恐怕不见得,今天谷王爷玩的这一手并不高明,若是事机不密外泄,不禁他担不起,咱们也是吃不完兜着走。”

“这怎么会呢?只要把梅玉身上的那封密函弄到手,王爷就能名正言顺地率军清剿西南夷……”

“吴泰,你是在做梦,这不过是王爷自己说着哄自己的罢了,进剿西南夷必须假道云南,沐王府那一关就过不去,更别谈其他的了。”

“只要能证实逊皇帝是在西南落了脚,沐王府也就不敢阻拦了。”

“吴泰,你的脑子是豆腐做的,皇上根本就知道,所以才会让梅玉承了爵。这两天是忙着要召见西南诸夷的使臣,接受贡表的事,所以才没空细谈,过两天一定会真的召见梅玉的,可见主上对逊皇帝的事早就知道了,是他无意追究,谷王爷一头热,瞎起劲,到后来会把自己赔进去,尤其是跟郑三宝争权,更是愚蠢之极。”

“这是什么话,王爷乃是帝育亲裔,何等尊贵,怎么能被一个太监压了下来。”

这个侍卫哈哈一笑道:“吴泰,你这是真糊涂了,郑三宝虽然是一名太监,但是他深受主上的信任,是主上的亲信,能代表主上……”

“能够比手足更亲吗?”

“还要亲得多,因为他本身没有权,只是替主上办事,他的一切受主上指示,他的权都是主上给予的,他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主上的意思。”

“这……主上给他的权不是太大了吗?”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手中无兵无勇,这次征西的兵全是由各地抽调过来的,他一回京,第一件事就是交回了兵权,主上给他的权力再大,也可以随时收回的。”

“我……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恐怕谷王爷自己也没有想到,所以才不自量力地去跟郑三宝争权,他自恃是主上的兄弟可以高人一等,可也不想想,主上岂是那种讲手足之情的人,他在自寻晦气。”

“我们是否应该把话跟王爷说明一下。”

“吴泰,你以为自己是谁,王爷身边有的是谋士,哪里用得着你去开口……而且,恐怕也来不及了……”

他用手一指底下的山道上,只见来了一簇人,正是郑和领着一批锦衣卫,中间簇拥着一人,锦袍盛冠,正是永乐帝御驾。

吴泰一见急了,回头要跑,被他的同伴抓住了:“你要干什么?”

“我要赶快通知王爷去。”

“吴泰,我们的职务可是宫门侍卫,主上过来了,发现此地无人守值,这怠忽职守的罪名,谁能代我们负起。”

“王爷……”

“算了吧,王爷恐怕是自身难保了,管好我们自己这一段儿口巴,好在王爷是利用张光儿出去假传的旨意,咱们可以不必负责……”

郑和带着人,拥着永乐帝径直过来了,这儿两人跪下接驾,郑和从手势暗示中知道梅玉已经进去了,遂对永乐帝说了几句。

永乐帝的脸上浮起了怒意,哼了一声道:“老九太不像话了,我知道他很恨建文帝,因为他的儿子以前在京师横行胡闹,被建文帝、梅玉、方天杰一伙儿碰上了,一顿拳脚打成了残废,后来得痨病死了。”

郑和微笑道:“拳脚可打不出痨病来的。”

永乐帝道:“病根是早就有了,打成残废之后,那小子无所事事,整天腻在女人身上,引致色痨,这些是私怨,但他假传朕的旨意,利用朕的行宫,这太胆大妄为了。”

气冲冲地走在前面,来到前面泰安殿前,但见侍卫重重,都是兵刃出鞘,严阵以待,永乐帝一现身,他们个个神色一变。

永乐帝怒哼一声,低沉地道:“不许动,不许出声,否则立杀无赦。”

究竟是君临天下的万民之尊,低低的几句话,居然有无限的威力,那些侍卫们一个都不敢动了。

永乐帝这才对郑和一笑道:“三宝,咱们进去瞧瞧那批活宝们在闹什么鬼!”

郑和伴着永乐帝进到里面,但见宝座上坐定一个人,面貌有八分和永乐相似,旁边站着谷王朱穗和龙禁卫统领李景隆,龙座陛阶下。跪着梅玉。

龙座上那个假皇帝道:“梅玉,你不是说允奴有密函托你交给联的吗,现在可以呈上来了。”

梅玉道:“西南夷圣光寺内圣僧是有一封私函交征臣进呈陛下,微臣已经交给郑公公转呈了。”

“什么,郑和可没有信转给联呀2”

梅玉道:“不可能,郑公公昨天还告诉微臣,说他已经把信函呈给陛下批阅过了,还说陛下一两天内会召宣微臣有所询示的……”

假皇帝怔住了,用眼睛望着谷王。

谷王也怔住了道:“郑和那个奴才好大的胆子,居然把私函昧下了,用心显然可诛。梅侯爷,你可知信中的内容……”

梅玉低头不答。

假皇帝道:“梅玉,王爷问你的话,你为什么不回答?”

“微臣面对圣驾,未曾奉旨,不敢妄与他人答对。”

“哦!朕就算是自己问的好了,你知不知信函内容?”

郑和这时拉开喉咙喊道:“圣驾到!”

三个字把殿上惊成一团糟乱,每个人都吓住了。

谷王和李景隆本来想溜,可是永乐帝已经大步地跨了过去,他们只有硬着头皮跪下来叩驾。

永乐帝也没理他们,一直走到龙座前,那个假皇帝吓呆了,瘫在龙座上,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永乐帝抓背一把提了起来往地下一摔,冷冷地笑道:“就这么一个匹夫,也想能代替朕了吗?”

然后抬起腿来,跨上龙座,很随便地坐了下去,但那股君临天下的气概,却自然地流露出来,他的目光转到谷王的身上:“老九,你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朱穗只有连连叩头道:“臣弟该死,臣弟该死!”

永乐叹口气道:“老九,你是该死,只是你恐怕还不明白你该死的原因何在?”

朱穗道:“臣弟无状,不该私用禁宫,擅传圣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行宫遇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