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19章 宝藏迷踪

作者:司马紫烟

梅玉谢恩退回到行馆,姚秀姑和李珠都在等着他,焦急地等待着他与永乐会面的结果。

听了经过之后,两个女的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最后听说永乐帝把取宝藏的任务交给了梅玉,大家都吁了一口气。

李珠才笑着道:“我现在才知道主上也是颇有算计的,我听说梅叔叔要跟郑和一起回京,还跟主上说太危险了,主上居然说没多大关系,他有把握保证梅叔叔绝对安全。”

梅玉一怔道:“大哥如此保证过了?”

“是的,他说皇帝见到梅叔叔之后,一定会大加褒奖一番,而且寄与重任,似乎早就预料到皇帝会对梅叔叔有所寄重的,他另外又写下了一封私函,说你见过了皇帝之后,如果皇帝不为难你,而且给了你一份重任,就要我交给你,否则就叫我毁了那份东西。”

说着转到屋里,取了一份密藏的书函出来,道:“我想这里面一定是有关忽必烈宝藏的消息,主上交付的时候很慎重,说除了梅叔叔之外,任何人都不得过目,还用火漆封了口,加上印戳……”

信封上果然写着梅玉二弟亲拆,然后是密密重重的火漆封印,打开之后,果然是一封书信和一幅小小薄薄的丝绢,上面画着详细的地图。

但是地图上只标明了地理位置,却没有一个详细的说明,然后在信上,建文帝才向他再三致谦,说让他担任这个危险的工作,不过也作了一番安全的部署,七叔(指永乐帝)面前,也为梅玉作了大力推荐。

忽必烈宝藏之主权应属大明百姓,故决定归献朝廷用以造福百姓,原图已毁,此图为愚兄亲手所绘,其中隐语多为昔年兄弟笑谚,除吾弟外,再无他人得解。

再者,此图密交珠娘,如吾弟略有不测,余嘱彼立毁此图,以数百亿之宝藏为吾弟为殉,亦可聊酬于万一云云……

余已决心终身于海外为归宿,若圣光寺仍不得安身,余决意拥三弟远离中土,所念者,惟吾弟而已,弟上有高堂,实不适于流亡海外,飘流异邦,为吾弟计,仍宜在中原立足……

梅玉看得双眼一阵模糊,原来永乐帝对自己的那番器重,还是大哥的力量。

对建文帝的好意,他不知是感激好还是埋怨好,因为他厌弃富贵,实在不想做官,但是建文帝对他的话也很有力量——吾弟不幸,生为公侯之家,不仅上有父母且下有弱妹,亲朋戚友不下百人之多,若吾弟率性而行,必至沦为叛逆,此百余人不免为之族连株灭,弟于心何忍!人生在世,殊多不得已,愚兄如此,吾弟如此,唯有勉为其难,为他人而生,待时日长久,事过境迁后,以吾弟之聪明,必有自处之道……

看到这些话,梅玉还有什么话说呢,他把地图收了起来,沉思片刻才问道:“大哥还有什么吩咐的?”

李珠问道:“梅叔叔,主上要我问你,你是否能明白他信中的每一句话。”

“我想我明白了。”

“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主上说那很重要。”

“假如我不能全懂,大哥还有什么补充的?”

“主上说,你们以前常玩一种游戏,十分机密,只有你们弟兄三个人知道,所以你们可以瞒着人去做许多有意思的事情,他说那一套都是你想出来的。”

梅玉笑道:“我知道,难为大哥把那些琐碎的东西还记得。”

“主上对梅叔叔和方叔叔两个人的手足之情,是无以比拟的,方叔叔的全家都毁了,主上只有十分抱歉,但是问题较少,他可以把方三叔常邀在身边,只有对梅叔叔他常感不安……”

“那也没什么,是大哥过虑,其实从家父开始,我们都已作了决定……”

李珠庄容地道:“对老侯爷,主上只有感激,却不多说什么,老侯爷抱定求仁之心,也不容主上多客气,只是府上还有一大家人,尤其是梅叔叔结亲之后,又带上了姚家妹子的一大家人……”

姚秀姑刚要开口,李珠正色道:“秀姑妹子,你是江湖女杰,不在乎牵扯,可是姚家的人受你的牵累未免太冤枉,人家也是一个大族……”

姚秀姑也不说话了,她是个改嫁的妇人,姚是她前夫的姓,姚家虽是江湖中人,却是一个大族,梅玉如果忤触永乐帝,所犯的将是斥九族的叛逆大罪,虽然到现在,永乐帝对梅玉还很客气,但是梅玉如果表现得太过分,那还是很难说的,永乐帝登基后,对建文帝手下的大臣掀起过好几起大狱了。

李珠又道:“主上吩咐过了,如果梅叔叔又蒙重用,必将有一次远行,叫我跟着去听候指挥。”

“这……如何敢当,大嫂该陪大哥去。”

李珠道:“不,主上说了,照理他应该自己去的,可是他不能轻动,否则问题更多,圣光寺虽然在西南夷中居于神圣地位,但朝廷在那儿一定有耳目,他如果有所行动,必将上下不安,所以他留下做抵押,只有把我派出来做代表,主上还说,梅叔叔会需要几个自己的人,尤其有些事,万不能让信不过的人跟在身边……”

梅玉知道这必然是指起出藏宝的行动,想想倒也是对的,财帛动人心,到时候很难说谁是可信的了,惟一靠得住的,大概只有姚秀姑和李珠了。

过了两天,永乐帝的旨意下来了,首先是把李景隆判了个斩立决,家人流配。其次是宣布谷王朱穗暴疾身故,王爵由世子承袭,其所兼一切职务均予解除。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所谓暴疾身故是怎么一回事,假如真正是得了暴病,该由家人报到朝廷,由皇帝指定了治丧大臣,公开发丧,这才是亲王的丧礼,只有出了事的亲王才草草由朝廷发布一声就罢!

李景隆的职务没补人,密探部门,由锦衣卫指挥使郑文龙兼了,监督一职也由郑和兼了。

明显的,他们手中的密探势力已经全归到郑和手中了。不过梅玉的西洋都护一职也发表了,梅玉的汝南侯晋二等汝国公,由内廷总监郑和率军护送,前往缅甸仰光,建府履任……

这道旨意公布之日,引起的震惊是可以想见的,尤其是谷王和李景隆双双败事的廷旨见于同一天。

谁都知道谷王和李景隆一直不放过梅玉,前两年那两人的手下一直都在追捕梅玉,现在居然一个晋登公爵,而一位亲王及一位御前大臣居然倒了下来,这是谁都无法想像的。

那些先前疏远了梅家的人,又开始登门了,恭贺晋登公爵,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但是梅玉却一律来个闭门不理,他不是架子大,而是看不得这些小人的嘴脸。再者,他是没有空,因为他要跟郑和商量动身取宝藏的事。

永乐帝另有一道密谕给梅玉,责成他为全权特使,去挖取忽必烈宝藏,并且派郑和为副手,率前征西大军归梅玉全权指挥。

原来那笔忽必烈宝藏居然是藏在马六甲国的内陆,金马岭高原的大漠之下。

这个消息倒是确实的,昔年元世祖忽必烈大帝派遣大军,西征蛮夷,大军越过亚洲大陆直入欧洲,一直到达威尼斯,并在欧亚大陆上建了四大汗国,都由蒙古人统治着,他将历次征战所掳获的珍宝聚集起来,准备送回来的,也是因为那笔珠宝太大了,他怕有人会在半途下手,所以改乘水路,在威尼斯准备了一条大海船,放回中原来。

这件事被拖了很久,一直到元顺帝时,才付之成行,那时因为国内已有不稳之象,连年征伐,国库空虚,才想到要用这笔钱,计划是由威尼斯上船,直到天津卫,取道海河,可以一直送到大都附近才送京城。

大都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城,为了稳妥起见,元顺帝虽然派了个蒙古将军主其事,但还派了三个汉人高手随行护卫。

结果因为当时的航海技术尚未十分成熟进步,他们的航道发生了错误,偏了一点,又因为遇上了飓风,使船只损坏,飘流到马六甲的怡保港,那时怡保还住了一些荷兰的海盗,他们要抢劫这条船,跟船上的元军发生了战斗。

结果,元将和官兵都战死了,海盗也被杀得一个不剩,只留下了那三个汉人高手。

他们役使当地的土人,把船上的藏珍抬着,埋藏进深山处的金马岭高原的大汉山下,把藏宝的地点绘制成图,分成了三份,各人保管一份,然后翻山越岭,取道暹罗、安南,由陆路回到中原。

他们每个人都只带了一把珠宝,经过了一年多的跋涉,才回到中原,然后就分散了。

因为那时还是蒙古人入主中华,他们都改变了形象;易姓换名,变卖了身边的珍宝,买了土地,安顿下来过日子了,一时他们不敢去动忽必烈藏珍的脑筋,因为那笔财富太大了,无端出现在任何地方,都将引起注意。

元顺帝久等没有下落,以为他们是沉海而死了,当然对这三个人的家乡还是在密切的注意中,他们也不敢回家去。

这时,天下诸雄已纷起,扬竿抗元,这三个人也都分别地加入了抗元行列,他们十分热心,最主要的是想借此快点赶走蒙古人,好去享受那笔藏珍。

他们三个人很有计划,分别投入了三个较大的势力。一个投靠了吴王张士诚,一个投了汉王陈友谅,另一个投了朱元璋,他们是想不管哪一个人成事,都有一个能取得相当的地位而完成取宝的行动。

结果是朱元璋吞并群雄而有了天下,立号大明,那个元代的护卫也因战功彪炳,成为了将军。

可是他太黑心了,居然想独吞宝藏,在攻打张士诚和陈友谅时,他还得到其他二人之助,里应外合,建立了大功,可是他居然把另外两个同伴杀死了。

那两个人已生有儿女,而且也知道藏珍的事,所以在洪武即位后,秘密携了祖上所遗地图,哭诉于太祖之前,太祖就把那个将军也秘密地抓起来审问,才知道真有此事,也搜出了三分之一的秘图,对照之下,才知道有忽必烈藏珍之事,这件事一直做得很秘密,没什么人知道。

太祖没有找人去挖取藏珍,因为他一时找不到一个可信任的人。

他生性多疑,自己出身草莽,起自江湖,知道一笔巨大财富可以造成多大的势力,所以对当时天下第一巨富沈万山极力迫害,终于找个理由抄了沈家,自然不会去造成第二个沈万山。

这个秘密一直控制在太祖手中,临终时随同帝位一起传给了长孙朱允炆,他登位改号建文后,一直在几个叔叔和权臣的胁迫中,放不开手去做一些事。

出亡时,他把忽必烈藏珍图带着,甚至于后来到缅甸落脚,也还存有动用藏珍之心,后来看到海外的环境,知道不论如何振作,也万难与中原抗争,而永乐帝这次派郑和到海外去,也是谈谈忽必烈藏珍的事,希望建文帝作个交代,建文帝也只有交了出来。

在郑和口中,梅玉总算对藏珍的事有了个认识,也作了一番密谈,作成了决定。

大军又出发了,这次的兵员更多,将达三万人,足足出动了百余艘大船,船上除了水师部队外,还带了一批工匠,那是要出去为梅玉建都护府的。

同船的还有前次跟船回来的各国使臣,他们已经完成了朝贡的使命,领回了文书和赐品,本来是应该由他们自行赁舟回去的,但朝廷为了顾恤他们,顺道把他们送回去了,同时也展示一下天朝之军威,百余艘大战船,三万多的甲兵,旌旗敞空,布满了海上,对那些小国而言,一辈子也极难看见有这么多船只的。

这次的使命是护送梅玉建府,而建府的地点选中在马六甲,这也是有原因的,西洋都护府兼抚西南夷,与马六甲有陆路可通,而且到苏门答腊、古里、柯枝等印度半岛上的国家,也是个中心点。

至于建府的地点选中在怡保,那也是有作用的,可以借口把大军驻扎该地,方便人山取宝的。

永乐五年,梅玉挂帅,郑和为副,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是时为九月,根据一些海上的老水手经验,这段时间海上最为平静,不太有飓风了。

因为这次还带了永乐帝颁赐暹罗女王和古里、柯枝等国王银印,要梅玉以西洋都护的名义去颁发,使梅玉有个很好的理由,翻越金马岭高原到暹罗去。

海行十分顺利,这次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到了马六甲,大船都泊进了怕保港,把港中塞得满满的。

马六甲的国王是率先来迎接的,听说都护府要建在怡保,他有说不出来的欢喜与欢迎,因为西洋都护府必驻有重兵,对他的国境安静有莫大的好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宝藏迷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