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21章 奇珍巨宝

作者:司马紫烟

来到近前之后,才看见凤胸之下,有一个高可丈半的巨洞,进洞之后,才发现里面是更空的一个深坑,深有十多丈,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石块还浸在水中,高出有丈许。

文廷玉苦着脸道:“我们去开第一道铁门,结果一阵天崩地裂的巨响,就形成了这个样子,宝库沉入了水中,还被埋在石块下面,我们也探测过了,水深约五丈许,整个山腹约有百丈见方,所以我们实在毫无办法。”

郑和观察了一阵,然后问随行的洪天保道:“洪将军,你看怎么样?”

洪天保看了一下道:“不难,给我三百人,在半个月之内,我可以把这个地洞清整干净。”

文廷玉忍不住叫道:“这可能吗?”

洪天保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不可能,我可以在上支架,利用滑轮吊车,把石块搬到洞外来。”

“可是山腹中还有五丈深的水呢!”

“那更简单,我在爬上来时测量过了,一共爬高了二十多丈才到洞口,洞口离水面十一丈,加上五丈水深,水底尚在平面之上,在水底开个洞,把水排出去就够了!”

“尊驾说得倒简单,我们也曾动过这个脑筋,可是底下都是坚硬无比的岩石,山腹石壁厚达五六丈,实非人力所能凿通,尤其是人要潜到水底下工作,绝无可能。”

洪天保冷笑一声道:“我不必潜入水中,在外面丈量好后,钻一个小孔,埋进炸葯,只要连续炸三四次,就能把水排出来了。”

郑和道:“洪将军,你真有把握?”

洪天保道:“只要洞底确如所言,末将有把握在半个月内清除一切。”

郑和笑道:“很好,洪将军,你立刻出去召集人手,开拔进来,即时开始工作。”

洪天保答应了,回头就走,文廷玉却道:“这个村子里无法驻进两三百人。”

郑和冷冷地道:“这个不劳费心,我们自会处理的,炊食自给,在空地上架营为宿,不会麻烦到你们。”

“可是其他的东西也无法供应,何况村中尚有妇女。”

洪天保道:“阁下不必费神了,村中的人都要搬走的,我估计,一天内就要排除积水,里面的水流出来,刚好淹掉那个村子,你们也不能再住了。”

“那不行,这片家园是我们辛苦开辟出来的,你们不能任意侵占损毁的。”

郑和道:“文先生,大军进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扣起你们全村的居民,如果石块清除后,找不到宝库,你们将全体被押解到中土受审。这片田园不要也罢,如果找到了宝藏,你们大可放心,咱家一定会动用全体军工,帮你们重建田园,保证比现在好上十倍。”

文廷玉没辙儿了,只有道:“那我要去通知居民一声,让他们准备一下。”

郑和一笑道:“文先生不必你去,这儿一位是国公的夫人,一位是圣光寺圣僧的夫人,由这两位夫人去通知村民,你陪我们在这儿继续勘察地形。”

文廷王道:“村中人不谙外务,也不明白利害,二位夫人的话未必肯听,一定要我去解释清楚。”

郑和沉声道:“没什么好解释的,二位夫人只是去宣达一下命令,要他们准备迁离。”

“就怕他们不肯听话。”

“文先生去解释后,他们就一定肯听了吗?”

“这个……敝人也不敢保证,因为既要他们放弃藏珍,又要他们放弃辛苦开辟的家园,他们不会情愿的。”

郑和冷笑道:“咱家也是这么认为,所以这件事,谁去解释都没有用,但事情又势在必行,讲得通最好,讲不通只有诉之武力,强制执行。”

文廷玉一叹:“敝人就是担心这一点,这些人不明时势,可能会不顾一切去蛮干起来。”

郑和道:“那他们就是自寻死路了,二位夫人只管前去好了,洪将军,你负责陪二位夫人前去宣示命令,若有人逞强不服者,格杀勿论!”

洪天保答应了一声,李珠和姚秀姑看了看梅玉,梅玉只是点头示可,三人遂向后面走去。

文廷玉急了,猛一纵身,飞扑而前,举掌直击洪天保的背后,厉声叫道:“你们欺人太甚了!”四掌交触,把文廷玉震得倒飞出去,可是他身形落地后,几个滚翻,窜入了一边的矮树林中不见了。

李珠和姚秀姑动作也很快,一个袖箭突出,一个凌空发弹,都击中了文廷玉的后背,但只使他的身形略顿,不等他们追上去,人已隐人树从中央去了踪影。

梅玉这才微笑了道:“洪将军好雄厚的掌力!”

洪天保轻叹道:“这家伙太狡猾了,他那一掌根本就不在攻击,只是利用我的掌力反弹脱身而已。”

郑和也叹了口气道:“这家伙实在狡猾无比,满篇鬼话,居然编得合情合理,咱家若是不步步进逼,岂不是被他哄了过去。”

梅玉道:“郑公公何必见得他的话是假的?”

郑和道:“这个……咱家却无法提出确实证据,只是一种感觉,国公不要轻视这种感觉,认为无稽,内监出身的人,差不多都有这种本事,善于揣摩人意!”

梅玉倒是有点愕然地问:“内廷的人都有测人心思的本事,那不是成了神仙了?”

郑和轻叹一声道:“真有这种本事的,那是内廷不传之能,故老新传,一代代交付下来的,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秘传,但是能在内延巴结到一席地位和执事级内监差不多都能得到真传,由一些老前辈处传下来。”

“那究竟是什么功夫?”

“说穿了很悲哀,那是做奴才的功夫……”

梅玉闻所未闻地道:“这还有秘传功夫的?”

“是的,公爷,别小看了这门功夫,那是一门大学问呢,内监是侍候主上的,一是要能察言观色,摸准了主上的心意,才能讨得主上的欢心,也才能爬上来出人头地。所以很多朝代都喜欢派内监为监军,参加军修,那不是用以钳制将帅,而是善用战术这种本事,测知那些将帅们心中所思,最重要的是看他们是否忠贞,是否阳奉阴违,是否暗中存有叛意……”

梅玉道:“难怪有许多将帅,因为得罪内监,被莫名其妙地整倒了下来,原来都是内监们私下告的状。”

“公爷,这一点我倒是要为同僚们辩护了,那些将帅们确实是太跋扈了,是有获罪之道,监军只能将他们的言行记下密奏宫中,却无权治他们的罪,那还是皇帝要他们下台的!”

“可是内中挟怨诬告的事也有的。”

郑和点点头道:“那种情形不能说没有用,但情形极少,皇帝也不是轻易相信人的,他在军中另设耳目,要双方对照后证实无误,才会下令办人的,内监如果设词诬告,本身的处分更重,一经查明,立刻付之大辟,所以监军给朝廷的报告,一定要十分详实,列举时地人等各种证据,诬告的事不太可能成立。”

“若是有心找麻烦,有的是机会,一个人总免不了偶而发发牢騒,抱怨几句。”

郑和肃容道:“这种情形如果发生在将军身上,就是不可宽恕的罪行,一帅为三军之主,言行为千表之法,若是他不能对皇帝产生十分敬意,又怎能要求部属们效忠,所以考核主帅,平素之言行尤重于战功……”

“为什么呢?”

“将帅能战而又对人君缺乏敬意,日久弊深,必将成为桀兵悍将,绝非邦国之福,这种例子在以前大多了,所以太祖皇帝有鉴于此,平定天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整顿朝纲,不让悍将桀臣,立于庙堂之上,不客气的讲一句,逊皇帝又何当不是太过于软弱,受了桀臣悍将的牵制,才致手中无可用之兵,甚至于到了西南之后,连一个李至善都可以欺负他。”

梅玉没话说了,他没理由为建文帝辩解,甚至于自己也深以为然,朱允炆太重感情,太尊敬老臣,不好意思执行皇帝的权威,说得好嘛是仁意,但一个皇帝绝不可靠仁道来治国的。

这个话题也不宜再继续下去了,他岔开了话题道:“郑公虽然对文廷玉的言词有所疑,便该早一点的防备他,现在他跑去不知又要捣什么鬼了!”

郑和笑道:“他捣不了鬼的,我们有大军为后盾,这个村庄中最多不过三四十人,我们把两百人都开进来,就足够镇压了。”

“那也要进得来才行呀,他一定先溜去堵塞门户,那片荆棘堵住了通路。”

郑和道:“堵不住的,洪将军去把人带进来吧!”

洪天保答应了转身就走,梅玉道:“文廷玉溜走了,绝不会让洪将军出去叫人的。”

当洪天保只走到一块较为空旷的地方,冲天而起,在空中爆出一蓬红色的烟雾,凝久不散,用以作信号的。

梅玉道:“指出方向地点也没用,人要进得来!”

郑和道:“人已经进来了,咱家早就下过命令,在进阵之后一炷香的时间,要将洪将军所属的龙虎卫队开进来。”

梅玉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郑和笑道:“国公别担心了,咱家不是越权侵占你的指挥权,这支龙虎队不在正规之内,他们是隶属于锦衣卫之下,由咱家直接指挥的,这也不是咱家不信任国公的用兵,战略兵法,咱家是差,不敢跟国公比,只是咱家受命要保护国公与李夫人的安全,不得不小心点!”

梅玉也没话说了,老实说,他也发现了文廷玉言词闪烁,语多可疑,只是没想到要先发制人而已。

这时,前途人声嘈杂,已经有一部分军士过来,郑和直接把两名军官叫了过来问道:“外面情形怎么样?”

那军官道:“我们进来时,曾受到村落中的暗箭突袭,伤了几个人,不过我们已立刻展开了还击,现在双方各以弓箭射住阵脚在对峙中。”

梅玉问道:“对方有多少人?”

“照人数估计,不会超过三十人,不过他们各自据险而守,一时不易攻破。”

郑和冷笑道:“这批人妄图以螳臂挡车呢。国公,你的意思如何?”

梅玉倒是一怔道:“怎么问起我来了?”

“国公乃一行之主,自然应该听候国公意见,对那些人是杀还是留,要等国公决处。”

这倒是令梅玉难以决定的,因为毕竟也是三四十条人命呢,人家在海外开辟地而居,自己等人是“侵入者”,道理是说不过去的,可是这次出来取忽必烈藏珍,是奉了大明朝廷的旨意,假如不能够交差,不但自己的责任难了,建文帝在西南恐怕也不得安身。

想了一下,他反问道:“以郑公之意又如何呢?”

郑和道:“依咱家之意,自然是杀无赦,这批藏珍是他们已经献给朝廷了,而且也领了朝廷的封赏,他竟然又霸持住,而且还意图抗拒天朝……”

梅玉叹了口气道:“郑公,话不是这么说,此地并非朝廷所有。”

郑和道:“不然!马六甲国王已经向朝廷纳表称臣,此地也属于大明朝廷所领……不过这些都是废话,也不是讲道理所能解决的,问题是你我是否能无功而退?”

梅玉只有一叹道:“我们过去看看吧!”

他们退到村落那边,只见百来名健卒与村民们仍处于僵持状态,互相用箭射来射去。

梅玉对村中朗声发话道:“文廷玉,你出来讲话!”

连喊了几声之后,一间屋子的顶上冒出了文廷玉的身子,大声喊道:“这片地方是我们辛苦开辟出来的,你们要用水淹没村落,毁我们家园,是我们所绝对无法接受的。”

郑和冷笑道:“你不要设词推托,水淹不过一两天工夫,我们有的是人力,可以替你们另辟水道,把水排出去,绝不会损毁你们的田园!”

“屋子被水淹坏了……”

“可以再造!”

“我们还种了庄稼,养了鸡鸭……”

“牲畜可以移往高地,庄稼可以等明年再种,告诉你们,这次我们奉旨出来挖取忽必烈的藏珍,势在必得,否则无以复旨,你们若是再行阻拦的话,本监军就要施行雷霆手段,格杀勿论!”

文廷玉叫道:“除非你们杀尽我们每一个人,否则我们决不放弃家园。”

郑和冷笑道:“好,咱家已经警告过你们了,可不要怪我!”

脸色一沉,朝洪天保道:“下令发霹雳弹!”

霹雳弹是一个牛皮小包,内藏炸葯,外牵一根引葯,点燃后绑在箭杆上射出,箭落之处,就是轰然一声,火光硝烟漫漫,杀伤力与破坏力都很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奇珍巨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