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22章 人面兽心

作者:司马紫烟

两人上了一只木筏,由六名军卒撑着,溯向上游而去,行出约三里许,靠左的河边有树枝砍过的痕迹,而且也有前行所留下的标志,两人就舍筏就岸。

一行八个人步行而走,虽然没有路,却不会走错,因为一路皆有砍小草野树的痕迹,却是前行者故意留下的,用作后来者的依循。

如是前进又有一个多时辰,深入约有七八里,他们终于遇到了先行的斥候,十个人都在,地上还有两具尸体。

死者一望而知是山中的土人,腰间围了一块兽片,全身赤躶,最令人意外的是这竟是两名女子。

郑和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斥候组长道:“启上总监大人,这两个人是土著巡逻,由于小人的行迹被她们发现,不得已出手杀了她们。”

“你们能判断来人迹印是由此而去?”

“是的,小人等一路追踪至此,前面是吉马族聚居之处,小人恐怕打草惊蛇,不敢再追。”

“确是吉马族?”

“确定,吉马族聚居处,正是这个地方,再者吉马族中尚女权,战士等重工作,皆由女子担任,小人相信来人必然已深入吉马族区了。”

“你们谁对吉马族熟悉的?”

“小人王大年,就是出生在吉马族的。”

王大年的父亲是汉人,早年贩货南洋,为了做生意,曾深入蛮区,结果认识了一个吉马族的女战士,结成连理,住在吉马族中,该族奉行女权,男人在那儿很没有地位,王大年的父亲待了十几年,在王大年十岁的时候,带了儿子,又离开了吉马族,回到了中原。”

王大年投入了军中,因为他能说此间的土话,所以才被选为西征的斥候。

郑和听了王大年的简史之后,十分兴奋地道:“文廷玉那一村的人既然与吉马人往来很近,自然可能攀上交情,所以他们才能托蔽在吉马族中,也能得到吉马人特有的迷香,盗了宝之后,也很自然的要躲回吉马族中去了,王大年,你带路前进,我们到吉马族中去要人。”

王大年道:“总监,吉马人悍勇无比,又蛮不讲理,似乎应该调集大军再去。”

郑和道:“等调集了大军,文廷玉那批人就跑了,我们是去追被盗的藏珍,可不能耽误。”

王大年无奈地道:“那只有一个办法,见人就杀,千万别给他们有还手的机会,他们的战士擅长吹箭,上淬剧毒,中人无救,刚才小的就是使用这个方法,先下手为强,才没有受到折损。”

“吉马族有多少人?”

“小的是二十年前离开吉马的,那时候有七八百人呢,时过二十年,应该还有五六百人。”

“怎么会越过人越少呢?”

“吉马族的族规是以女人为主,男人在族中既不受重视,也没有地位,所以他们的壮年男人受不了都逃跑,而她们对逃跑的男人十分残酷,抓到了立即处死,在这种情形下,人口自然日减,据说以前的吉马是全高原上的第一大族,有好几万的人呢,不过百余年,却已败落到千人不到了……”

郑和沉思片刻道:“好,本宫知道了,你还是领先前进,能够不杀人,还是尽量避免,我们不是跟吉马人作对来的,只要他们交出文廷玉那一班人就好,否则我大军一到,她们就会真正的族灭了。我为王者之师,一定要晓喻明白了,不能不教而诛。”

他领着一行十余人,继续向着丛莽奔进,不过沿途都己留下了标记,那是通知其他各队的斥候,也要他们循迹追上来,这是郑和当初约定的,令各队斥候分头出发搜索,任何一队在确定发现线索后,立刻放号炮通知其余各队赶来会合,而且规定每队前行以十里为范围,如无所见,即行回头。

号炮冲上半空,有一缕红色的烟雾,凝聚空中,可能半个时辰不散,而且高达数十丈,二十里之外清晰可见,这是专用来联络的一种信号。

那队斥候虽然也有二十人,但每个都是精选出来的好手,个个以一当十,也是很少有的一支援兵。

郑和等人越往前走,迹象越明显,乱草中已经有被践踏出来的路痕,尤其是王大年拾获了一块木片,那是用做锦盒盖子的,可见那批盗宝者正迫不及待打开了锦盒察看内容,匆忙中将盒盖漏落在地。

这个盒盖更确定了追迹路线的正确,郑和轻轻一叹道:“人的贪念,实在很难说的,那些人明知是要跟数万大军对抗是毫无希望的,却仍然要冒死前来盗宝……”

梅玉道:“也许他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下了手,又躲在这蛮荒之中,大军找不到他们,又不能久留,躲过一阵,大军总是要离开的。”

郑和道:“是的,这是他们心中的想法,可叹的是这批老百姓,无法了解官方人的立场,我们奉旨前来的,也不得任何差错,否则不只是你我两人难以交差,西征将领,个个都难脱干系。”

这句话又触发了梅玉心中的傲性,冷哼一声道:“皇帝也要讲理,东西又不是我们故意丢的,不过就是几块宝石罢了,怎么又可以连累到其他的将领们,他们又不知道我们来取宝。”

郑和一叹道:“国公,皇帝倒不是不讲理,他的理跟你的不同,丢了那几块宝石无关紧要,但是事情的严重性不在宝石,而是在乎上国的尊严,主上遣大军远征,目的也不是在有所收获,谁都知道那是十分渺茫的事,不能期之必成,主要的意义在扬我华夏之威,主上对汉、唐两代开土开疆的盛举,十分心折,他在做王子时就几次向咱家吐露心声,所以一旦登基,就迫不及待地遣咱家出来了,抚平西南诸夷,也是主上早就计划的,所以像这次战船,这批水师,几乎是早就备妥的。”

“那与忽必烈藏珍没关系吧?”

“但是与上国之尊严有关,如果在大军重重警戒中,都能叫人把东西盗了去,这就证明了军威之不可恃,也大损及上国之尊严,所以,说句老实话,失去的那些宝石,追不回来咱家尚有担待;这批盗宝的人,必须加以严惩不可,国公现在该知道重点何在了!”

梅玉终于明白了,他也没办法对此说些什么,他跟建文帝是很接近的朋友,几乎情同手足了,他多少对这些皇族子弟有个了解,建文帝为人心慈而平和,十分仁厚,但是在一件事情上,却不马虎,那就是帝国皇室的尊严。

建文帝十分敬老怜贫,可是有一次,宫中一个老太监不小心,把盛装的玉玺的盒子碰倒在地上,里面工玺丝毫未伤,但是建文帝十分震怒,当场下令将那名老太监推出宫门斩首。

这是一名三代老宫人,侍候过太祖、太子、皇太孙,也就是建文祖孙三代,平时建文帝对他十分尊敬,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建文帝表现了他冷酷的无情而坚执的一面。

皇帝也好,皇族也好,他们的尊严是不容冒读的。

梅玉本来对郑和如此郑重其事的追捕文廷玉那一帮人,颇不以为然,忽必烈藏珍中珍品极多,失去的这一批,价值不过百分之一而已,不值得隆重其事地追索。

现在听郑和说到尊严两个字,梅玉知道这件事是无法转为和缓了,从建文帝的身上,他已了解到触犯帝室尊严是一项无可宽恕的罪行。

何况,郑和的一句话,将梅玉心中另一丝不安也冲淡了——这文氏先人已经因献出藏珍图而致富贵,则文廷玉再下手盗取藏珍就太不应该了。

本来,梅玉心中还以为文氏后人对忽必烈藏珍,多少也该有一点权利的,现在想到了文氏先人已经将藏珍图献给了朝廷而致富贵,他的后人对藏珍已经没有权利了,文廷玉的行为也是真正的盗取了。

想通了这一点,梅玉的脚步也走得快了一点,是跟在领先的王大年之后。而且还突然伸手,将王大年推倒在地,同时一举手中的盾牌。

这是一种以藤为支架,再蒙上熟革为面的皮盾,既轻便、又坚韧,最适合这种丛林地区使用。

皮盾上发出了蹦蹦的声响,有好几枚黑色的木刺落下来,王大年也很灵巧,在梅玉推倒他的同时,已经滚向一棵树后,这时一扬手,射出了一筒袖箭。

这种袖箭通体皆铁,前身粗细如筷,却是机簧弹射出来的,十分强劲,一简可发十支,可以一支支的发,也可以一下子十支齐发,是一种很少有的暗器。

郑和这支远征军中,倒是各种人手都齐全,尤其是这些担任斥候的先锋营中好手,几乎人人都有江湖上一流身手的标准,王大年的感觉虽不如梅玉的快,但也只慢了一步而已,滚倒地,已经留心到暗袭所来的方向,抬手就是一筒袖箭反击回去。

树上发出两声惨叫,两条人影坠落下来,果然又见两名吉马族的女战士,上身赤躶,下身则围着兽皮,颈子上则悬着一具竹筒,那是她们发射吹箭的吹筒,前头是一种树枝,削成尖刺后晒干,坚硬不逊钢铁,浸染过毒汁后,就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

刚才那一阵吹箭就是这两人发出的,她们的动作虽轻,却躲不过梅玉的耳目灵敏,及时拯救了王大年的性命。

王大年惊魂甫定地道:“多谢国公爷的援救之恩!”

梅玉道:“别客气了,彼此为同胞,守望相护是应该的,对面的二十丈外草丛中,尚有十人以上的埋伏,把她们叫出来,大家好好地谈一下,如果她们还是心存敌意,我们的大军赶到,就将鸡犬不留了。”

王大年大声地用吉马语叫了一阵,但见乱草嗖嗖一阵翻动,出来了十六七个女郎,都是躶着上身,下披兽皮短裙,肤色褐黄,发长垂腰,隆鼻而凹目,脸部长得颇为秀丽,只是她们身背弓箭,手持长矛,显得杀气腾腾。

为首的那个女郎看起来年纪很轻,但神情却很剽悍,她手执长矛,出来后将矛尖往地上一插。

这是暂停干戈,和平谈判的表示。

梅玉得到王大年的解说后,也勇敢地站了出去,那女郎看了他一阵后,居然咧开了嘴笑了,而且用汉语道:“我叫娃依那,是吉马族的小族长,你叫什么?”

梅玉倒是微觉一怔道:“原来小族长会说汉语,那就好极了,我们可以直接交谈了。”

“我的汉语是跟我的男人学的,他叫文廷玉。”

“什么?他是你的男人?”

“是啊,这个男人还真不错,只是年纪大了一点,而且又不肯到族里来跟我住在一起,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梅玉,是这次西征的大军主帅。”

“你叫梅玉?你就是那个强占他们村庄,抢夺他们财宝的坏人?”

梅玉倒是怔住了,没想到文廷玉居然倒打一耙,由抢劫者变成被害者了,略一定神后,他才回答道:“小族长,我是大明朝天国西征大军的主帅,这次带了三万多人前来……”

“你就是仗着人多,才强占了文廷玉的村子……”

梅玉觉得很难跟她讲道理,因为这个女子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根本讲不通了。

他只跨前了一步道:“文廷玉从我那儿偷了一些东西,躲到你们族中来了。”

“你胡说,那是他的东西,你们强抢了去,我们帮助他收了回来。”

梅玉大声道:“你要帮助他跟几万大军作对,你们才只有几百人,等我大军一到,你们将死无噍类!”

王大年道:“国公,没有用的,吉马人数字观念极为含糊,除了有数的几个外,他们分不出多少的,在他们眼中,一百和一万都是很多,没什么差别的。”

梅玉道:“那要怎么样才能向她晓喻利害?”

“没有办法,她们身为战士,都是蛮不畏死的,也不信神明,不知畏惧,只有一个办法对付她们,就是杀!”

“除了杀戮之外,当真已别无他法了?”

“这个……小人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了,据小人对她们的了解,吉马族的女人个个都像母狼,又凶又狠,简直不像人,所以她们的男人才要逃走。”

可是那个娃依那小族长却不像头母兽,她看着梅玉,居然是十分欣赏的样子,也显得颇为妩媚。

这种眼光看得梅玉有点不好意思了,他顿了一顿才道:“小族长,文廷玉从村子里拿走的东西,实在是我们的,我们是奉了大明天朝皇帝的旨意来取回那些东西,一件都不能缺少,谁要抢走那些东西,就是要跟大明朝廷作对,我们绝不放过。”

娃依那道:“文廷玉说那些东西是他的。”

梅玉道:“我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人面兽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