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23章 自食恶果

作者:司马紫烟

郑和道:“我是说熔铸在一起的纯金,你说的是金砂,还含有杂质,不过经淬炼之后,想必也差不多了。娃依那,既然你们可以付出金砂购买藏珍,我就担些责任做主了,这样也可以避免一场杀戮了,你赶快跟族长讲清楚!”

娃依那又叫了一声,把双双跃跃慾动的人阻住,然后她又朝族长比手画脚地说着,大概是告诉她们保有那些首饰,要她们停止战斗。

她们说了很久,族长还提出一些问题,挂依那都一一答复了,族长已有允意,主要是她们母女双方的实力相似,血战之下,难有胜负,结果也差不了太多,全族俱将灭亡了。

而且,她们已经惹动了明朝的大军,顽抗之下,也是举族皆亡的局面,蛮人性情凶悍,冥顽不驯,她们大部分都是宁死不屈之辈,但是身为酋长的人,却总会多一层考虑,族长听说可以保有那些亮晶晶的五彩宝石,倒是同意不再拼斗了。

可是有几名长老却不同意,她们由于少壮派势力的日渐壮大,已经威胁到她们的权威,而娃依那又找到了有力的外援,一定会把她们挤掉下去,只有此时还可以拼一下,因此大声反对,当然,文廷玉从中鼓动也是一个原因,她们纷吵不停,族长也拗不过她们的坚持,犹豫难决,娃依那愤然地退下道:“这批老太婆太讨厌了,自私自利,完全不顾公义!”

郑和冷笑道:“她们未必想得这么多,恐怕还是那个文廷玉在捣鬼!”

娃依那愤声道:“不错,这家伙是祸害之源,我早就知道他不怀好意,可恨的是那些老太婆对他十分信任!”

“你应该早就除去他的!”

“我知道,可是我没办法,他的武功太好,他住的地方离我们又远,而且还有重重门户险阻,连暗算偷袭都没有机会,否则我早就下手了。”

郑和道:“现在你有机会可以杀死他,只要你用一支箭,一柄强弓,对准他射出一箭。”

娃依那摇头道:“不行的,我的箭射不准,而且他的反应很灵敏,绝对射不中的。”

郑和一笑道:“你只要射出一箭,我可以保证你必定一箭中的。”

娃依那道:“我可不可以先选另一个目标?”

“自然可以,你只要射谁就行,把箭指向那个人,打个招呼,然后箭指高一点,从他头上滑过。”

娃依那道:“我要先解决那些老太婆,如果我先杀了文廷玉,她们一定会趁机挑动族人的攻击,只要除去那些祸害,慢慢再对付文廷玉好了!”

她接近一张弓,搭上了一支箭,招呼了一个长老,然后呼的一声射出,弓劲矢急,这支箭不知飘到哪里去了,可是却有一支急箭,射中了那长老的胸前,将她射倒下来。

娃依那知道暗中一定有郑和的手下在帮忙,因为王大年带的那一批军士都躲了起来,心中大定,抽出另一支箭,又对准了另一个长老,“嗖”的一声,又把她射倒了下来。

就这样箭无虚发,射倒了五六个之后,其余的那些长老的脸色如土,纷纷跪地乞命,她们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射技,以为有神助,哪里还敢反抗?

文廷玉也是脸色大变,忽地跳到族长身边,抽出一把巴首,拦在族长的咽喉上,然后蛮语哇哇大吼,显然是以族长的生命作威胁了。

郑和忙问道:“他要干什么?是不是想逃走,所以才挟持族长做人质?”

娃依那冷笑道:“不!他要我母亲下命令,叫对面的族人立刻发动攻击,否则就要杀死我的母亲!”

郑和见对方的战士们都已取出了吹箭的吹筒,而且娃依那这边的年轻战士也都取出了吹筒,倒是一惊道:“小族长,这一来不是重启战端了吗?你必须立即设法阻止!”

娃依那神色一冷道:“你不必惊慌,这一手是没有用的,我叫你看一看我们吉马人的勇武精神。”

她也叫了一声,族长开始挣扎,反手一击,敲在文廷玉的胸前,文廷玉痛得身子直抖,可是他的手却不敢放开,而且另一手挟住了族长的身子,两人紧紧贴住,使族长的肘子也无法用力再攻击他了。

而他的匕首仍然比在族长的咽喉处,族长也大叫了一声,发出一个命令!

文廷玉听到那个命令后,神色更是大变,然而已来不及了,几百个吉马族人,几百支吹箭,几乎是同时发射,集中在那一块空地上。

族长、文廷玉、加上四五个跪地求饶的长老,无一能免,每人都中了几十支吹箭,那种含毒的树刺一支就足以致命,何况是几十支呢!

这几百人发射极有默契,惟恐有人躲避或遮掩,所以几百人的箭分从不同的角度集中射到,因此在他们周围三丈之内的人,无一能免。

死的人个个脸上乌黑,可见毒性之烈。

梅玉这才骇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文廷玉做了件最笨的事,他以为胁制我的母亲,就可以驱使我的族人了,哪知道我们族中有一个规定,就是族长一受人胁制时,全族的人必须毫无顾忌地下手,把他们一起杀死,而且绝不放过一个敌人,文廷玉不知我们有这条规定,才会做出那件笨事。”

梅玉道:“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规定?”

“这是我们老祖宗为了保持我们族人勇武不屈的精神,才有这么一条规定,不仅是对族长,对族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当我们被敌人所掳后,只有自己设法逃去,或是勇敢地与敌俱亡,绝不允许投降或妥协的事。”

“可是刚才就有几名长老就向你屈膝示降了!”

“我不是敌人,而是她们的小族长,对自己人是不受这种传统限制的,我们自己常常比武决斗,失败的一方可以投降,接受对方的处置或要求,因为我们的人已经在大量的骤减,不能够浪费在自己人身上!”

梅玉一叹道:“你们真是个奇怪又聪明的民族!”

“还不够聪明,否则我们早可以征服全吉马高原,本来我们是最强大的一支,由于老辈的无知和固执,使我们衰退得厉害。

幸亏年轻一代中,跟你们汉人学了很多,渐渐改进了。可恨的是文廷玉这一批人,不让我们进步,处处阻挠我们!”

说着,屋子里忽然传来了哀叫和搏斗声,而娃依那的手下也大批的冲向屋子,梅玉忙问:“这又是什么?”

“这是我的人在杀死文廷玉的村人,这批人跟文廷玉一样的坏,绝不能留下!”

梅玉一皱眉道:“文廷玉已经死了,其他的人……”

“梅玉,这件事你不要干涉,这批人绝不能留的,因为他们对我们太了解了,心地既坏,又生性姦诈,只要有一个留下,就是我们的祸害。”

“难道妇人和小孩也是祸害吗?”

“哪里有妇人和小孩,一共二十七个人,全是大男人,他们把女人和小孩全部送到外面去了,这儿留下一批男人,完全是为了对付我们的,他们知道我们缺乏男人,个个对我们展开花言巧语的美男攻势,甚至于还用一些葯物来增加他们男人的吸引力,把一些老女人迷得死心塌地的,所以我一定要除这批祸害。”

梅玉不禁默然了,他相信娃依那的话,文廷玉自从大军进驻村中之后,就把村人全都搬走了,所以梅玉他们没有看见过村中有妇女小孩,只有几个壮男露面。

起初,还以为是怕军人騒扰,这倒也难怪,历来就很少有不扰民的军队,这批征西大军虽是精选的,但是这边的女人仍不免有受欺凌的。

郑和与梅玉为此大整饰过,但是效用不彰,虽然他们杀过几个特别不守军纪的,但犯者仍然不绝。

主要是因为一大批血气方刚的大男人,长期航海之后,心中都燃着一团*火,南洋地方气候热,那些蛮女们偏又衣着极少,甚至于全身赤躶的,而且身材玲拢,又没有什么贞操观念,有时会主动地挑逗男人,在这种情形下,要想维持秋毫无犯的军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到了后来,两位主帅也无法雷厉风行了,对于文廷玉撤走妇女之举,只是觉得有点难堪而已,还没有太放在心上,哪知他们根本没有女人呢!难怪他们急着要撤走,原来也是怕被人发现这种异常的现象。

再往深入一想,文廷玉一批人住在此地,居心是值得怀疑了,若说他们是为了避世而隐,则不应该不携眷属,若说是为了藏珍,则多年来也没有去设法开凿宝库,只有一个想法是正确的——”

他们原为藏珍而来,结果在吉马族中发现了大批宝藏,心动贪念,觉得取得金砂比藏珍更有价值,就一心一意地动金砂的脑筋了。

他们交情吉马族的女人,虽然取得不少的金砂,但贪念未已,还要想法子独占,但吉马族的女人又多又凶悍,所以才动了歪主意,故意煽动一些长老,前去窃取了部分藏珍。明知明军绝不会干休,这批老女人也不甘放手所得的藏珍,冲突必起,吉马人也必然会在大军围攻之下,悉数灭亡。

这是一个极为恶毒的计划,幸好娃依那早就看穿了他们的用心,没有上当,而且利用机会,反过来把这一批祸患消灭了。

战斗结束得很快,没有多久,一批女战士出来向娃依那报告战果——敌人已全部伏诛,娃依那总算大获全胜,她不但清除了文廷玉那批外患,也清除了那些老顽固派的长老,取得了全族的统治权,可以大力地执行她那改革计划了。她是个很聪明的人,知道要改,就必须趁机会做一次彻底的改革,把旧有的一切都推翻掉,建立一个新的秩序,也趁着梅玉的大军能帮她镇压时,把族中的反对势力硬压下去,她更利用这个机会,向梅玉请教今后的改变之道。

梅玉倒是很热心的帮助她,因为他有个私心,想在此地为圣光寺辟下另一个范围,吉马人这股力量以及湖底丰富的金砂,都是极为有力的资源。

所以他在这儿驻扎了将近一个多月,全力从事于吉马族的改革事宜,他在西征的大军中,挑选了一些年轻未成家的光棍,与吉马族的少女婚配,同时也飞书寄航把方天杰找了来,为他求婚娃依那,使方天杰成为一国之君。

方天杰也带了一批人来,梅玉和郑和商量的结果,拔出了三四百人,留在金马吉高原上生根。

这一来使得吉马族有了一千多人,而且以一个完全崭新的姿态出现。

这一族的人不但年轻力壮,不但男女个个勇武善战,而且精通武技,再加上方天杰熟练战略,又有明朝的大军为后援,很快就成为金吉马高原上的一霸。

郑和对这件事是全力支持的,因为这也是他的使命——开发西洋,建立外番的使命有关,成祖永乐最好大喜功,对前元铁木真大帝扬威西方的事功十分钦佩,一心想钟事前贤,金马岒高原地广数十万公里,也有几十万蛮人聚居。如果能有一个一统的势力在此生根,而且向中原表示臣服,自然是件好事。

梅玉被册封为西方都护使,设府虽在缅甸,但在金马岑高原上能建立一个势力中心,也是大大有利的事,他本人对权势利慾都很冷淡,只是对建文帝的忠心耿耿却无与伦比,处处都在为建文帝打算。

方天杰也是一样,他万里迢迢渡海而来,却是要他娶一个蛮女为妻,这对他而言,实在是兴趣不高,可是为了建文帝,他也只好答应了。

当然,这些事必须还要郑和的支持,郑和对永乐帝的忠心是不会更易的,但他对建文帝也有一份对故主之情,只要是不伤害到永乐帝而又对建文帝有利的事,他都很尽力,以他目前的身份,促成这些事,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大军再度赋归了,这次班师是十分隆重的,永乐帝居然亲出都门来迎接,因为他们带回了一批足以傲世的财富,也携回了数十万两的黄金。

黄金已经铸成一锭锭的砖块,每块百两,装成了许多木箱,当那一箱箱璀璨夺目的珠宝和金光闪耀的金锭在大殿上当众呈现给永乐帝时,不禁群臣动容,连永乐帝也咧开了嘴,一直就没有停止笑过!

永乐帝的高兴是有道理的,当他第一次派遣郑和远征西洋时,朝中已有一些大臣反对,纷纷劝谏说:“圣人在位,理在修行仁政,间赋节用,以使万民归心,只要政通人和,天下升平,自然近悦远来,万邦咸归,征西之行,耗费糜轻,在此国库尚非丰盈之际,实不宜操此不急之务。”

永乐帝不能说这是去看看建文帝在那儿的情况,自然要招出一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自食恶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