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26章 帝宛风云

作者:司马紫烟

“吴秀的身份,沐晟清楚吗?”

“原来是不知道的,可是本王伯沐王爷知道了怪罪,在暗中通知了沐晟。”

张辅点头道:“该死的沐晟,他居然经由这条线,搭上了长乐公主的关系,难怪不可一世了。”

代王不信道:“这可能吗?他们从未来往!”

“何必要明里来往呢?暗中来往不是更密切吗?御赐项链是长乐公主弄去了,杀死沐晟是为了灭口。王爷,你们跟沐晟定的那个计策简直狗屎之极,王爷与梅玉私交颇佳,对他都护西南十分支持,绝不想打击他,再说梅国公目前圣眷正隆,丢了御赐重宝,不过罚俸一点,那算是什么处分,倒是末将这一点前程,差点砸在你们手上了!”

代王低下头道:“是的,本王也以为不妥,可是沐晟坚持要如此,本王以为他代表王爷,自然也只好支持了,可是本王发誓,杀死沐晟和项链的下落,本王的确不知。”

张辅苦笑一声道:“末将也相信王爷不知道,否则绝不至于如此糊涂的!”

代王顿了一顿又道:“现在该怎么办呢,项链若是落在长乐手中,她是抵死也不会承认的,尤其是沐晟一死,她更加不在乎了!”

张辅神色转寒道:“她可以不在乎,末将却在乎,限期已至,末将也把案子查得差不多了,只有往皇帝的手里一交,看他怎么处理吧厂

代王忧心地道:“这……不太好吧……”

张辅道:“没什么不好的,皇帝把责任加在未将身上,是以为沐王府在主其事,皇帝的消息不谓不灵通,沐晟是主谋人,沐王府因难推辞其咎,但是长乐公主插上手,末将倒要看看这位万岁如何处理这件事。”

代王依然一脸忧色,张辅道:“王爷放心好了,末将尽量不涉及王爷,推荐吴秀的事,既出于陈守言的请求,皇帝也一定是心知肚明,不会对你如何的,只是王爷以后行事可千万要小心一点,有些事不要轻信人言,除非是王爷亲自联络,否则还是不必理会的好。”

朱桂这时才神色略转,但仍是忧心忡忡,张辅要即刻进宫去作交代,他才苦着脸回府去了。

张辅不只抽看吴秀的供词,他在进宫之前,还先一步把那个叫连升的家伙逮到了手,就地一拷问,总算心中落实,立刻进宫请见了。

那时黄昏刚过不久,皇帝才用过晚膳,张辅就请见了。

他是少数几个可以即时晋宫请见的人,皇帝在御书房里见到了他,开口就问道:“案子办得如何了?”

“启奏圣上,案子是全清楚了。”

皇帝道:“那就该抓人了。”

张辅道:“能抓的全抓了,有些不便即时抓的,微臣只有来请示一下圣裁!”

皇帝有点不怀好意地笑道:“有什么不能抓的,朕一定支持你禀公处理!”

他仍以为是沐王在主其事,所以挤张辅一下,当然,他也不会认真地办沐王的,但能够借此机会,给沐王府一点教训,警戒他以后老实些,不得轻举妄动,心生异念。

张辅也在试探,看皇帝对内情知道多少,现在从皇帝的口风态度上,心中已有成数,于是不慌不忙地道:“陛下听微臣将全案关键奏明,就知道微臣碍难何在了。”

于是他把袖中的一份供词取出,先说明了案情及处理经过,倒是丝毫无隐,连梅玉暗探凌云山庄都说了。

皇帝还笑道:“这个沐晟当真如此大胆吗?”

张辅道:“沐晟是个糊涂虫,好自作聪明,沐王爷把他放在京师,却未赋此重任,是他自以为了不起了,乃至胆大妄为,所以微臣在查知原委后,立刻加以扣押了。”

“你能扣押他吗?”

“微臣的龙骧衙本就有权的,别人也许会顾及沐王爷而不便下手,但沐王爷乃微臣旧主,微臣知之颇深,绝不会跟汝国公为难的,也不敢胆大妄为如此,所以还予扣押了,再把详情禀报王爷!”

他继续说下去,皇帝脸色就不自然了,尤其听说驸马陈守言居然把一个御厨塞到沐王府去。

皇帝的脸色更不好看,变色道:“这家伙如此做是什么意思呢?”

张辅知道皇帝在装傻,笑着道:“各大王府臣宅在京师都有邸宅,平时也都有人主理,这些主理人难免有小人充斥其间,好权弄势,大将军弄个人去,了解一下他们做些什么,倒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大将军兼领禁军,直接捍卫京畿与圣驾安全,大小动静,不可不知……”

皇帝听他这么一说,脸色才好看了一点:“张辅!你倒是个明白人!”

“微臣自己也是管这种业务的,各大宅院中,微臣也曾设法布下眼线,这是必要的措施,否则圣上将任务交下来,微臣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沐晟!”

皇帝又点点头,可是听沐晟被鸩杀府中,下毒的居然是那个吴秀时,不禁变色道:“守言怎么做这糊涂事厂

“这倒不是大将军的意思,微臣在吴秀口中问得明白,他是受了一个叫连升的人指示,而连升则是公主的人。”

皇帝的脸上涌下了怒色,沉声道:“是长乐公主干的!张辅,你弄清楚了!”

“是的,微臣悄悄地将连升请出公主第加以审讯,取得他亲笔供状在此,人是公主下令鸩杀的,为的是灭口弄成死无对证,项链已经交给公主,是经由连升的手,想来应该不会错!”

皇帝的脸色更为温怒,一拍桌子道:“这个畜生,前些日子,居然进宫来向朕讨取忽必烈藏珍!”

“公主在梅国公前曾经流露过此意!”

永乐帝大怒道:“这个不解事的逆畜,她以为她是谁了,当时朕就把她好好地骂了一顿,明白地告诉她,忽必烈藏珍不是朕的私产,可以随便送人的,那属于大明国库,必须要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才能赠出……”

“陛下大公无私的胸襟,微臣十分佩服。”

永乐帝又叹了口气道:“张辅,事情若确实牵涉到长乐,朕绝不护短,你把一切证物搜齐了,可以径去抓人,然后交付大理寺鞠讯。”

张辅倒是吓了一跳,没想到皇帝竟然要公开地办,连忙道:“陛下,刑不上大夫,若是把堂堂金技玉叶的公主下狱审讯,与朝廷体面有关。”

永乐帝道:“若是朕容纵子女胡作非为,那才是真的没体面呢!朕一向认为建文帝懦弱无能,现在不能打自己的嘴巴,尤其是对梅玉要有个交代,更不能徇私。”

皇帝特别提到梅玉,张辅就明白了,梅玉是建文帝的人,皇帝实在是做给建文帝看了,当然,也是要做给那些兄弟子侄们看,他这个皇帝是大公无私的,要大家老实些,别以为皇亲国戚,可以胡作非为了。

再者,更重要的一点原因,是长乐公主已经失宠了,皇帝将她嫁给陈守言,是一种笼络的手段,那个年轻人对皇帝而言是很重要的心腹股肱。

可是长乐公主似乎没有体会到老父的苦心,居然作威作福,凌驾到夫婿头上,陈守言痛苦不堪,经常留宿大营不回府,使得皇帝也大伤脑筋。

势必要在女儿和女婿之间作一番选择了。女婿虽然亲不过女儿,但是对功利至上的皇帝而言,多半是会支持女婿的。

但是张辅再也没想到皇帝的决定是如此绝情,他板着脸道:“张辅,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长乐公主真犯了那些罪,朕绝不姑息,只是你必须要证据确真……”

张辅道:“启禀圣上,人证是齐了,知其事的人或死或擒,一个也没漏,龙骧衙的人问口供则有一套手段,倒不怕他们不说实话,物证就是那串项链,倒是有点困难。”

“什么困难?”

“微臣去问公主,公主一定会矢口否认,除非是准许微臣搜查!”

“那你就彻底地搜查一下。”

“‘圣上,公主一定不肯让微臣搜查的!”

皇帝道:“朕明白你的意思,朕给你一道手谕,准你便宜行事,必要时不妨叫人将公主暂时拘禁起来,然后彻底地搜查一下,朕据闻长乐还有不少其他的过失,她好货,还在私底下包揽狱讼,卖官鬻爵,你知不知道?”

张辅不敢说不知道,只得道:“微臣略有知闻,但这是锦衣卫的职责,微臣不便多事!”

皇上冷笑道:“你就是能管也不敢管,但郑文龙却不像你这样圆滑,他办事很实在,都已经具报在案,朕因为长乐公主虽然居间弄点好处,倒还没有太大的错,但身为朕女,涉及这些事终是不该的,所以你顺便也查一查!”

他做事一向干脆,就在御书房中亲笔下了手谕,用了御宝,递给他道:“张辅,朕对你不能说不支持了,要是你再办不好,你自己想该如何受处分吧,长乐公主有罪,朕不会包庇她,她若无辜,朕也不能容忍人把她当做挡箭牌,卸责倭过。”

张辅一听,知道皇帝的反击来了,告到他的女儿,总不会令人高兴的,毕竟这侵犯到皇家尊严;但是事情逼到头上,他也只有挺了,咬牙道:“微臣判断无误,既蒙圣上支持,微臣若办不出个结果来,微臣惟一死代谢!”

这是豁上了,哪知皇帝倒是脸色一松道:“好!有担待,朕朝中就需要这种有胆有识的人来办事,先皇太祖身上的草鞋亲太多,本朝的皇亲国戚也太多,可又没几个读书明理的,确实需要一些不避权贵的官儿们来压压他们。”

建文帝在位时,也苦于这些事,他比永乐帝更难为,是因年纪轻,辈分又低,身边全是他的长辈,满朝文武,不是元老就是顾命大臣,使他在处理任何事情时,都难以有自己的意见。都难以公正地办一件事,那是因为他心肠太软,脸皮太薄,不好意思去伤别人。

永乐帝极力要改正这个风气,目前正是个机会,即使要办的人是自己的女儿,他也不在乎,他正要借这个机会来一番杀鸡儆猴,使大家知所敬畏。

明白了皇帝的意向,张辅比较放心了,即退了出来,他倒是一点都不敢耽误,回到大营,点齐了人手,就径直来到公主宅第。

张辅知道这件事不能慢,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长乐公主把证物一毁,他就倒霉定了。

在皇帝而言,这是个一石二鸟的计划,能惩戒一下长乐公主,树立廷威,固然是一大收获,否则的话,扳倒张辅,给沐王一点颜色看看,也未尝不是好事,沐晟的胆大妄为,皇帝始终还难以相信沐荣是毫不知情的。

张辅只有骂沐晟混蛋,为自己捅了这个大娄子,一个不妙,赔上这条老命,实在太冤枉了。

虽已入夜,公主宅第前还是灯火辉煌,长乐公主很会作威作福,借着夫婿之便,居然把禁军调了一营来守备。

张辅早就有了打算,一面叫人带了皇帝的朱谕到大营去禀告驸马陈守言,一面也带足了人手,浩浩荡荡地开到了公主宅第,门口的禁军自然不肯放人进去,张辅亲自出面,而且一再地声明是奉了旨意,但门上人哪里理会,不但逞强不放行,而且还要反过来抓下他来。

张辅成竹在胸,不怕闹事,拔剑立斩二人,这一手倒是把那些禁军们镇住了,他们没想到他真敢杀人!

但是也不过才呆了片刻,里面又出来了两名校官,带了有几十名甲胄鲜明的军士,一起冲杀了出来,显然他们是受到指示。

张辅大声喝道:“张某是奉旨前来查案,你们竟敢抗旨阻挠公务,要知道那是死罪”。

那名校官统领冷笑道:“张辅,旨意下不到公主宅第来,你居然敢在这儿杀人!砍,砍了有公主做主。”

他带人围了上来,龙骧行的人也一拥而上,双方立起混战,但是并没有战多久,一彪人马开到,看服饰分明是禁军,那些守备的军士看到有了援手,更加起劲了。

可是这彪禁军竟然专门对付自己的同僚,箭射、矛刺、斧劈,一下子就杀倒了二十几个。

那名将校一看率队的是驸马陈守言,倒是怔住了,立刻叫道:“驸马,末将等……”

陈守言厉声道:“张大人是奉旨前来办事,你知不知道?”

那将校道:“他是这么说了,可是不见旨意……”

陈守言道:“京师重地,公主宅第前,张大人若非真的奉旨。

敢随便说那种话吗?要旨意,你够资格接旨吗?你只能进去叫公主出来接旨。”

“是公主指示末将说,龙骧衙耍威风到咱们门上来了,管他有没有旨意,砍了再说!”

“混账东西,你领的是大明的俸禄,你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帝宛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