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27章 萧墙之祸

作者:司马紫烟

“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是蓝蝎的尾毒,自然是要你去取蓝蝎子的解葯了。”

“怎么?梅国公中的是蓝蝎的毒了。”

沐荣手指着梅玉手中的发簪冷笑道:“这明明是七步断魂金步摇,是你娘家陪嫁的东西,我不相信你不认得?”

王妃脸色大变道:“怎么会是那东西,妾身一直就藏在箱子里,不准人去翻动的……”

沐荣怒声道:“等一下再追究这东西,快点拿解葯去,若是梅兄有个不测,你我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王妃急急地去了,沐荣这边却铁青着脸,首先吩咐人把那名姬人捉住捆上,又命人将那一队姬人都看好,传通译过来,然后才歉然地对梅玉道:“梅兄,实在很抱歉,发生了这种事,也许你心中在怀疑是出于兄弟之意……”。

梅玉倒是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笑笑道:“王爷请放心,在下绝不会怀疑到王爷头上,王爷如果要我的命,绝不会采用这种笨方法,在下若是死在王爷府中筵席上,王爷是万难推脱干系的。”

沐荣怒道:“正是这话,若是梅玉有了不测,兄弟万难推辞责任,朝廷追究,圣光寺的谴责,兄弟惟有一死代谢,所以这一石二鸟之计,不谓不毒。”

梅玉皱皱眉头道:“兄弟也想到有人主使暗算,因为那个下手的胡姬与兄弟无怨无仇,一定是有人指使她如此,只是兄弟想不透有谁会做这种事。”

沐荣冷笑道:“立刻就会知道了,我们审问一下那个凶手,就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了。”

说着叫人把那个姬人押过来,透过通译开始审问,那名胡姬倒是理直气壮地呱呱直叫,但是通译却嗫不敢言。

沐荣道:“她招供些什么,你译出来好了,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不许隐瞒,照译不误!”

“她……说是奉了王爷之命而行事的。”

沐荣淡然一笑道:“哦!是本王直接吩咐的吗?”

通译又问了一阵才道:“她说是王妃身边的贴身侍女玉蓉姑娘来转达王爷的指示的,行刺的工具也是玉蓉姑娘拿来的,王爷说这次事成之后就取消她的奴籍,恢复她的自由之身,更为她择配良家……”

沐荣点头冷笑道:“我就知道是这贱人……”

梅玉也愕然地道:“怎么会是王妃在主使?”

沐荣冷笑道:“这倒不稀奇,她的娘家姓蓝……”

“蓝姓世爵只有前大将军蓝玉一人。”

“不错,她就是蓝玉的女儿,蓝氏一族因逆罪族灭,她仗着我家的庇荫得已身免,而且还带着她的一个幼弟躲在我这儿,蓝氏旧部也有不少跟了过来。”

梅玉道:“可是杀了兄弟,对王妃有什么好处呢?”

“杀了你对她没好处,但整垮了我对她却大有好处,因为她那个弟弟在我这儿颇有出息,已经混到镇南关总兵的地位,是我辖区最具权力的一个下属,我如垮了台,这股力量可能也就由他取而代之了。”

“哪有这么容易的,沐氏世镇云南,出自太祖金口玉谕,书之铁券在朝廷上公开颁读,岂能轻易换人的。”

沐荣冷笑道:“恐怕朝廷里有几个不安分的亲王在背后答应支持他了!”

“那也没用的,皇帝不会答应的。”

“皇帝的事很难说,他看重在利害上,若是有人能比我对他更有利,他绝不反对换个人的。”

梅玉道:“不!皇帝对我说过,他用人惟才,忠心是其次,他更谈过云南的问题,他说王爷是个绝顶聪明而又守本分的人,也是镇南最佳人选,他之所以选小弟来都护西南,就是因为小弟与王爷能合作无间,我们两人合作,西陵乃固若金汤,所以他不会接纳别人的。”

沐荣点点头道:“那就把皇帝撇开,我相信一定有几个有力人士在背后支持蓝绍光那个混蛋胡作非为……”

“王爷,兹事体大,慎之!慎之!”

沐荣冷笑道:“我自然会冷静处理的,你等着看好了,我不会冤枉谁,也不会放过谁。”

说着一迭声派人前去催促王妃,叫她赶快把解葯拿来,过了一阵之后,王妃神色不安地来了,虚怯怯地道:“王爷!解葯不知玉蓉那丫头收到哪儿去了,妾身遍寻不到。”

“那就赶快找她的人呀!”

“妾身早已着人四处寻她了,却一直没找到。”

“她是你贴身的人,怎么能随便乱跑呢?”

“这个妾身不知道,这”丫头一直很乖,很少离开我身边,这次却不知怎的跑开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国公的伤势怎么样了?”

姚秀姑冷冷地道:“有劳嫂子动问,小妹的万灵解毒丹即使解不了毒,但是至少也能将毒性压住一夜!”

王妃欣然道:“那就没关系了,只要有一天的时间,妾身就来得及新配一付解葯出来。”

沐荣冷笑道:“你似乎认为旧的解葯已经找不到了。”

王妃的神色变了一变,终于鼓起勇气道:“我想大概是的,王蓉那个丫头找不到,妾身就知道事情不妙,而且得知梅国公是受了七步断魂金步摇的暗算,妾身先还以为她闲得无聊,想找件事情做做,所以没去管她,及知看到那个胡姬的七步断魂行刺梅国公,妾身就想到她!”

“你知道是她主使的?”

王妃垂泪道:“她只是授意行事,真正的主使人该是妾身那宝贝弟弟才是!”

“你也怀疑绍光了吗?”

王妃点点头,又抹抹眼泪道:“妾身这个宝贝弟弟从来也没有安分过,当然也有一部分先父的旧部在怂恿着他,希图能恢复旧业。”

沐荣冷笑道:“可也不能在我这个姐夫头上打主意,何况即使我垮了台,大权也不可能落到你们蓝家去。”

王妃一怔道:“王爷好像连妾身也怀疑起来了。”

沐荣怒道:“那个胡姬已经招供了,是玉蓉指使她下的手,玉蓉是你陪嫁过来的丫头,你叫我怎么想?再说,即使你未曾参与,但是你那宝贝弟弟私底下在干些什么,你不会不清楚……”

王妃只有垂泪道:“妾身一直在苦劝他安分……”

“你劝得动他吗?”

“当面的时候,一味地敷衍我,谁知道他竟唆使玉蓉,干下这等事!”

“玉蓉是你的人,怎么会听他的?”

“因为玉蓉跟他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童年玩伴,他必然许下了王蓉什么……”

沐荣脸色一变道:“你知道他们之间有姦情的。”

王妃也变色道:“王爷干吗要说得这么难听呢?”

沐荣怒道:“你的陪嫁侍女,等于也是我的身边人,你竟让她割我的靴靴子……”

“王爷,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沐荣冷笑道:“玉蓉的姿色平平,你弟弟是怎么一块料你更清楚,当真因为他们是童年的玩伴,你弟弟才会对她好吗?”

王妃低头不响了,沐荣更为怒道:“你心里是明白的,你弟弟根本是在利用她,而她惟一可用之处就是对付我,你却让这种事情发生,你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

王妃可怜兮兮地道:“王爷,妾身仅此一弟……”

沐荣铁青着脸道:“以后你没有弟弟了。”

王妃大惊失色地道:“王爷!求您饶过他这一回!”

“他的作为显然是想将我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你为什么不求求他饶过我?”

王妃看看沐荣的脸色,知道事情已经难挽回,顿了一下才道:“妾身知道王爷再也无法收容他了,这样也好,让他去换个环境!也许会安分点!”

沐荣道:“他手下有你父亲的旧部四五百人呢,换个环境?

你以为什么地方能收容他?”

“朝廷总有个安插之办法?”

“他是我力保的镇南关总兵,官是朝廷的不错,但是我若不点头,朝廷会调他走吗?没有了我的关系,朝廷还会让他做总兵吗?”

王妃又是一怔,然后道:“那也好,让他削职为民,手上无兵无勇,他会更安分了。”

沐荣看着王妃,十分冷漠地道:“夫人,你是蓝玉的女儿,不是个无知的村妇,说出这种没知识的话,不怕人见笑吗?你父亲的那些旧部又有哪一个是安分的,他们肯离开你弟弟,接受另一个人的指挥吗?”

王妃道:“别人也许指挥不了,但妾身还有命令他们的能力!”

“你真的能指挥他们吗?”

“他们原是妾身带过来的。”

“很好!夫人还记得他们是你带来的,却由沐家整整养了他们十年。古人说嫁鸡随鸡,你手中拥有了一批人,却一直不肯交出来……”

王妃神色又是一变,吸吸气道:“王爷,我们的事可暂搁一下,倒是梅国公的毒伤不能耽误,妾身立刻替他配制解葯去……”

沐荣用手一拦道:“慢来!配制解葯的事不急,我们的事必须当着梅兄弟的面弄个清楚,兔得他误会……”

王妃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还有什么误会呢?”

“那只是你我的一番揣测之词,没有向他证实,而且他受了伤,我们也得对他有番交代!”

王妃道:“这倒也是,凶手还在……”

她指指那名胡姬,沐荣冷笑道:“这个女子只是奉命行事,却不是凶手,给她指令的是玉蓉,而且还假托了我的名义,岂能随便地算了。”

王妃道:“可是这丫头已经跑了!她带了解葯……”

沐荣冷笑道:“跑不掉的,只要她出了王府,就会有人钉牢她的行踪,我只要一个命令,半个时辰内,一定可以把人抓回来!”

王妃顿了一顿才道:“王爷还不赶快下令……”

“那个胡姬一招出是她,我就已经下令了,现在大概就快把人送到了。”

王妃只有长叹一声道:“看来王爷对妾身并不信任,妾身的一举一动都在王爷的监视中……”

“是的!夫人,不过那怪不得我,要问你自己,别的女人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的人嫁到了沐家,心却一直放在蓝家……”

“王爷对妾身的成见太深了,妾身几曾做过一件对王爷不利的事!”

“但是你也没做过一件对我有利的事,你弟弟在扯我的后腿,偷我的姬人,你还为他包庇隐瞒,你们蓝家人在我云南自成势力,扩充地盘,你在暗中给他们方便……”

王妃的脸一下子变得很白,默然片刻才道:“看来我们的缘分尽了……”

沐荣道:“事实上根本也没有结过缘,你嫁过来十几年,就没有一天尽过妇道,整天就是忙着你的那宝贝弟弟,而且十年来你没有生过一儿半女,在我沐家的家规上,你已犯了七出之条!”

王妃漠然地道:“妾身自知罪孽深重,现在就离开王府,带着我家的人……”

沐荣哈哈地笑道:“你家没有人了,那全是我沐王府的家将。”

王妃道:“王爷,妾身倒不是舍不得这些人,而是除了我们姐弟之外,他们不听任何人的话!”

沐荣道:“我知道,他们一直是你们蓝家最忠贞的死党,你只想到带他们走,有没有想到往哪儿去呢?除了我这儿,还有谁敢收容你们?”

王妃脸色一变道:“中原没有我们容身之处,我们可以到外国去。”

“外国,此地到外国,无非是西南诸夷,梅老弟在这儿,他是西南都护,你问他要不要你们去!”

不等梅玉回答,李珠已经开口了:“圣光寺好容易安定下来,实在无法再容纳几百个心怀叵测的好事之徒。王妃,你如果要带那些人到西南夷来,圣光寺无法坐视,迫得要向你们展开行动了!”

梅玉道:“他们若是前去定居,梅某是非常欢迎的,王妃能保证他们不会生事吗?”

王妃默然无语,可见她对那批人太明白了,连在云南受沐王节制下,他们都不能安分,更别说到西南边夷去了。

这时恰好有五六名家将,拖着一个蓬头散发的女子进来,一把推在地上,那个女子已经遍体鳞伤,王妃看了不觉温怒道:“你们怎么把她打成这个样子?”

那抓人的家将道:“王妃,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凶,打伤了我们五六个兄弟,有两个挨了刀子,已经送了命……”

沐荣却冷笑道:“玉蓉!你对那个胡姬说是奉了我之命才去行刺梅国公的,现在当着梅国公的面,你再说一遍老实话……”

那个女子居然咬咬牙道:“是的,王爷当面交代奴婢,要奴婢指使那个舞姬伺机下手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萧墙之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