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28章 余波未已

作者:司马紫烟

万丽妹急得快哭出来了道:“我也不知道,二哥,您千万别误会小妹……”

梅玉一笑道:“弟妹!你别急,你跟老三恩爱得很,老三是我的手足兄弟,我相信你不会要我的命,你这个侍女是谁给你找来的。”

“她们两姊妹都是交趾国人,是交趾王在一年前送给我的,那时我刚登基,她送了我一对待女作为贺礼,这对侍女既善歌舞,又能诗词,还会一点武功,小妹十分喜爱,留在身边侍候,连天杰也很喜欢……”

梅玉神色一动道:“这个黎黎还有个姐妹,在哪里呢?叫她来问问也许可以知道一些……”

“她的妹妹叫苏苏,就是先前送茶的那一个。”

说着赶紧进到厅里,但见姚秀姑用剑抵住那名女侍笑道:“三弟,弟妹,你们的这个侍女很不听话,她要离开,我叫她别走,她竞拔出刀子要跟我拼命呢!”

那个侍女苏苏手中执着一柄巴首,目露凶光,狠狠地逼视着姚秀姑,忽而一言不发,举起手中巴首,对准自己的心口刺进去。深及柄处,用手一拉,刀锋拉下去,内腑由裂口处挤了出去。

她声嘶力竭地叫道:“有死无回!”

就是这四个字,她的身子扑倒地上,两腿一抽一抽地动着,却是再也活不成了!

梅玉憎然地道:“秀姑,你怎么发现……”

姚秀姑道:“她刚才失手把茶壶丢在你身上是故意的,她是想造成你的慌乱,以利外面的凶手暗袭……”

“你怎么知道她是故意的呢?”

姚秀姑道:“她不是第一次经过那儿了,上前送酒菜的也是她,地毯翘起一角,她早已注意到了,好几次还特地用脚去踩几下要踏平它,这次送茶进来,她还看了那翘起的地毯一眼,然后却一直对准它行去,存心就想绊一下。”

“你一直在注意她?”

“是的,自从上次发生胡姬行刺的事件之后,我对这些侍候的人都会加以小心,尤其是这个女子,她每次看向国公时,眼中总是流露出一种杀机,我一直在留心着……”

方天杰道:“幸亏嫂子留上心了,否则真是太糟了,真想不到她们会做出这种事2”

梅玉道:“她们是过度小心了,如果没有她这一做作,在窗外直接用暗器袭击,我还躲不开……”

姚秀姑道:“这倒不然,暗器必有破空声,我已经留上心了,不会容人得手的。正因为有人闹上一闹,我才忽略了暗器,幸得国公吉人天相,否则可真难说了。”

四个人看着椅背上的两支短箭,不禁脸有怖色。

梅玉最后庄重地道:“现在有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这两个女子为什么要杀我?”

万丽妹道:“她们来自交趾才一年,不可能跟国公结下私仇,那就是受人唆使了。”

梅玉道:“那就差不多了,前蓝玉大将军的后人蓝绍光最近在镇南关谋叛沐王爷不成,兵败逃往安南,据说他跟安南、交趾都颇有来往,而且十分密切,这次蓝绍光事败跟我的关系很大。

恐怕是他挟怨报复唆使人前来!”

方天杰道:“这很好查的,我只要问一下,近日是否有交趾人跟那两个女的联络就行了。”

他倒是说查就查,而且宫廷中人,都由一名总管管理,他召来了总管,一问之下,才知道前天由交趾专门派了个信差来,交给黎黎一封家书……”

方天杰忙又追问道:“那个信差呢?”

“那是黎黎的表兄,由于在行宫中,待客不便,他当天就回去了!”

“苏苏和黎黎的底细你都很熟吗?”

那位总管还不知道出了事,很从容地回答道:“臣下清楚,她们都是交趾女人吴芳梅的表姐妹,家中原是贵族,被征召入宫做女官……”

万丽妹道:“贵族的女儿,居然会到我国来做侍女?这不是太委屈了吗?”

“是的,不过她们的父亲因为妃子犯了罪,已经注销了贵族的身份,她们也贬为奴,放逐到我邦来的。”

万丽株冷冷地道:“我早就听说交趾女王吴芳梅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子,十七岁登基,接连敉平了国内六次权臣篡位夺权的政变,终而使国事大变……”

“是的,不过听说她得安南国王的支持也不少,安南则又帮她拉拢了大明镇南总兵蓝绍光,蓝将军拨了不少部下帮助她,而且她也跟蓝将军订了亲。”

梅玉更明白了,笑笑道:“这位蓝将军真不简单,看来颇有意思在西南创一番局面呢,难怪对我这个西南都护要视作眼中钉了!”

那位林总管道:“国公说的是,在蓝玉大将军征蛮边时,就留下一手了,他把一些心腹部将留在西南部署实力,结果他自己犯了事,但那些部署远是有点效果,在暹罗及缅甸的,被前国老李至善拔掉了,在安南和交趾的,因为得到沐王府的支持,渐渐长了根,安南国王阮春禧已成个傀儡,国事大部分操于蓝家旧部之手……”

梅玉道:“我知道了,林总管,有两件事要麻烦你。第一件事是请你搜一下黎黎和苏苏两个人的卧房,特别要注意来往文件,因为她们是交趾国派来的姦细……”

林总管一怔道:“会是这样子吗?我们都是些小国,国内有一半人还是穴居野处的生香,没有什么机密可供刺探的,派姦细来有什么用呢?”

“派刺客,在必要时行刺国公,就可以造成大乱,再继以大军,不难将贵国一举而征服!”

“这……当然有可能,但是交趾国家太小,举全国之兵也不足与我一抗的。”

“交趾不成,加上安南就够了,蓝绍光在镇南图叛沐王不成,逃到安南,正想联交趾而生事,他跟交趾女王定过亲,安南又为他的部属所控制,还安分得起来吗?”

林总管一惊道:“国公是否准备对安南和交趾用兵?”

目前还不急,先要找到证据,除了书面文字之外,还要人证,你秘密派人到附近市镇去找找看,他们带信来的那个信使一定还在。”

林总管道:“那家伙叫吴志远,当天就走了。”

“我相信还没有走,一定在等消息,交趾给苏苏她们的指示是行刺我,他要等到回信……”

林总管答应去看了。万丽妹道:“国公放心好了,林总管做事很小心精明,只要人没离开,他一定捉得到的。”

梅玉一笑道:“我知道他很精明,但我不以为他能有什么成绩。”

方天杰微愕地道:“二哥,你对他有什么意见。”

“我对他没有成见,只有一点怀疑,因为他来到之后,一直就没有问苏苏和黎黎出了什么事,显然是已经知道她们做了些什么了。”

万丽妹道:“他是内廷总管,对后宫所有的事,他应该很快知道的,尤其是在清肃行宫,我们只带了二十几个人出来,更容易管理。”

梅玉道:“假如他已经知道了,应该主动地来追查,可是,他居然要等老三去召唤他,来到之后,还在装糊涂,由此可知,此人忠心堪虑……”

方天杰夫妇都不开口了,梅玉又道:“还有,就是他对蓝绍光和安南、交趾的事情太熟悉,那些事都是大机密,他不可能知道的。”

方天杰道:“二哥,既然知道他不可信了,你又派他去捉那个信差,还有用吗?”

梅玉微笑道:“我并不以为他会把人捉到,可是此去安南,只有一条通路,我们只要守住那条通路,就能把人截下来的。”

万丽株急了道:“国公就快点派人去守住通道吧,如果慢了一步,又被人逃脱了!”

“没有这么快,我将巡逻队布防在五十里外,我以紧急通令发出,扼守住隘口,就不怕人脱走了!”

他召来了手下的军丁,迅速布下了命令,然后道:“老三,弟妹,我们一起去查证一下林总管的忠贞吧!”

四人四骑,连随从都不带,就这么一道出发了,疾驰出近五十里时,在一个山隘口上,已有人布下了鹿角拒马,封住了山道,另外四名执戈的兵丁,盘查经过的行人,这个隘口扼住了山道,是惟一能通行的路。

梅玉等人到达时,从旁边搭成的营帐中,出来了一名军官行礼参拜,自报姓名叫吴文桂,职衔是前锋营下的哨官。

梅玉含笑回礼道:“四个时辰前,我在帅府发出了一份紧急通令,你收到了没有?”

“卑职在两个时辰前曾接到急箭传令一份,不知是否为元帅所颁的那一份!”

说着双手呈上一份文书,梅玉接过一看,点点头道:“不错!

就是这一份,要耽误两个时辰方传到,太慢了!”

“启上元帅,急箭传令多系直线进行,而帅府到此,弯路太多,增加不少转折,是以略慢,像这种山区传令,还是以信鸽为快!”

梅玉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有没有情况广

“卑属接令后,亲自盘查行人,总计有十一人通过,都是附近的居民,不像是作长行的……”

“你能作确定吗?”

“卑属还请了两个本地的土著老人在此帮同辨认,那十一个人都是他们认得的,相信不致有误。”

“这就好,我也相信不久必有状况,你还是回到岗位上多加留心,找个地方给我们歇一下。”

吴文桂把他们带进中央主帐,里面只有几把椅子,不过已可坐下歇足,而且还有人侍候茶水。

他们喝着茶,闲聊了一阵,约莫个把时辰,已听得前面有争执之声传来。

梅玉一笑道:“来了!他们也不算慢呀,只比我们慢了一个时辰!”

来到哨所前,只见林总管伴同一个男人拉着马要通过隘口,吴文桂却拦住不敢放行,林总管愤然道:“在下乃逞罗国王内宫总管,这人是本国专差,要回到王宫去,有敝国国王的通告令箭在此……”

吴文桂摇头道:“没有用的,本哨刚接到紧急通知,除了持有都护梅元帅的手令外,任何人不得通行。”

“难道敝国国王和王夫通过,也要国公允准才行了。”

“不错!通令上是如此规定的,因此请阁下回头去取了通告许可再来……”

林总管愤然地道:“这简直是喧宾夺主了,这是逼罗的国土,本国官员,居然不准通行,我要把这件事禀告国王和王夫,让他们要梅国公作个交代。”

他气冲冲地拉了马要回头,方天杰已经拦身而出,厉声道:“林子洋,本爵在此,你有申诉尽管说出来好了!”

林子洋回头看见了方天杰,脸色大变,跳上马回头想跑,可是马才跑了几步,旁边一团寒光扫至。

却是梅玉从路旁的山坡里穿了出来,他早已绕到了前方,预防逃走。

剑光扫过马腿,马匹负伤倒地,林子洋也够狠的,居然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招呼同来的那个汉子道:“事急突围,放弃马匹,冲过边界去。”

那个汉子果真放弃了马匹,拔出腰刀,朝着隘口冲去,方天杰拔剑挡住了,那人的刀法居然十分凌厉,且又是情急拼命,十几手狠劈急刺,居然把方天杰杀得连连后退,好在吴文桂已经率了部属出来了。

这一批御林军出身的远征部队倒是不同凡响,他们手执长长的钩镰枪,上面枪刺,底下镰钩,三四人同时进攻,不到几个照面,就把那名汉子刺伤制倒在地,而另一边的林子洋则与梅玉还在搭上手狠斗。

林子洋是情急拼命,他看见梅玉和方天杰双双出现此地,知道自己的身份败露,一心只想突围脱身,所以他的攻势很凌厉,着着都取要害,意在逼使梅玉退开,让出路来以能脱身。

梅玉的剑术本来就精,经过这两年来多次的杀伐拼命,招式更见凝炼,眼光和判断也更准确,身走轻灵,剑无虚发,林子洋的剑技虽精,在阅历上却差得太多,狠招攻出,梅玉只略动身形,就能避过锐锋,然后蹈隙反击,在他身上造成一些轻微的伤口。

这些创伤仅及皮肉,在激斗时也不觉有多疼痛,可是破了口子就会流血,动得越烈,血流越多,血流多了,体能骤减,梅玉显然就是打这个主意,而且也明显地生了效,他只以轻灵的步伐缠住林子洋,不让他脱身。

经过几十回合后,林子洋几乎成了个血人,动作越来越迟缓,最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梅玉用力一剑,首先将他手中的兵器格飞,跟着一剑平拍,敲在肩头上,把林子洋打得跌倒在地,沉声喝道:“捆上,给他治伤。”

吴文桂是老经验了,先上前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余波未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