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29章 巫女情缘

作者:司马紫烟

“安南苗区约有苗民七万,我一声令下,七万人俱可参战。”

“安南的军队有多少?”

“据奴家的调查,安南有步兵六万,蛮兵两万,另外交趾尚有步军四万,国公若是仅以五千人去征伐他们,绝对是不够的!”

梅玉倒没想到安南的实力有如此强大,因为据他所得的情报,安南王只有禁卫军两万人,而韩玉玲竟然说他们的军队有八万之众,足足多了四倍,所以他问道:“姑娘的统计可靠吗?据梅某所知,安南有禁军两万。”

韩玉玲笑笑道:“梅大人所说的不能算错,安南王只在都城卫军两万人,可是他们散处在各地方民团,却有四万余众,这些人都是蓝氏旧部负责训练的,其技之精,尤胜于正规的军队,再者是那两万蛮军,他们更是利用一些凶悍的蛮族,严施训练,学足皆军,勇不可当,蓝小侯的部属就是仗此而控制安南的。”

梅玉无怀疑地道:“多谢姑娘相告,这事情太重要了,与两军交战,料错敌情,尤其是把敌兵的实力低估了三四倍,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韩玉玲道:“国公既然知道对方有八万之众,难道就凭手上的五千人去交战吗?”

梅玉不禁犹豫道:“我那五干部众都是久经训练的精旅,不仅战技精熟,而且武器配备也较一般为佳,不敢说以一当十,至少能以一当五!”

韩玉玲一笑道:“就算是以一当十,也比人少了三万名呢?

国公大人不必掩饰了,这一仗你绝无胜算。”

梅玉道:“光靠我的部属,或许不能取胜,不过暹罗、缅甸都可以借到兵,再者在镇南关的沐王府也不会坐视,拨个几万人必不成问题,还有我三弟所领的圣光寺卫队,集中个两三万大军都是很容易的事。”

“以国公个人的关系,妾身相信国公能得到这些援助了,只不过远水难救近火,这几处地方,除了从暹罗调军还快一点,其他地方都要翻越关山,要行军几个月才能到达安南。”

“镇南关过去可近得很,半个月内,就可以直抵安南的都城西贡。”

韩玉玲笑笑道:“再近也不如在安南境内召请助力强吧,国公如果相信妾身的调度,妾身可以在老挝和高棉境内,召集一两万苗人助战,也可以叫安南的那两万蛮军不战自乱,倒戈相向,这一点岂非省事太多。”

梅玉心中大为震动,假如能这样的话,岂不是太好了,忍不住失声惊问道:“姑娘真有这么大的把握?”

韩玉玲骄傲地一笑道:“国公别忘了,妾身姊妹是总降头师,所有苗人中的巫师都是我们姐妹派出去的,我们一个命令出去,没人敢违抗!”

梅玉忍不住异常兴奋,可是他看见韩氏姊妹脸上的表情后,又冷静了下来道:“!”娘如此帮忙必定有条件的吧!”

韩玉玲狡黠地一笑道:“朱明朝廷于我韩家有杀祖夺国之仇,我们不去报复他,还要去帮助他们,那真是愧对泉下的祖先了!

梅玉只有轻咳一声道:“韩姑娘,我这汝国公虽是朝廷所封,但我出掌西南都护,为的却不是朝廷。”

“我知道,你为的早圣光寺中的那个人,他也是朱洪武的子孙,我们该帮助他吗?”

梅玉憎然道:“梅某并未求助,是姑娘自动要帮助的。”

韩玉玲笑笑道:“不错!我是自动表示的,而且我也想说明一下,如果我的帮助转移到安南那方面去,那对国公可是大大的不利了。”

这下充满了威胁之意,但梅玉却无法否认,她确有这份能力,西南诸夷中,苗人占绝大多数,虽然他们分为很多的部族,但是他们十分迷信,降头师的地位非常重要,而总降头师,确有号令群苗的能力。

梅玉没话说,倒是在一瘒的吴文桂开口了,冷冷地道:“韩姑娘,令姊妹如果要介入安南之战,那就是自寻死路了,朝廷对前元末各路反王后人的搜索迄未停止过,如果知道你们是韩氏后人,而且在苗区又造成了如此势力,绝不会放松你们的。”

一旁的韩金玲也怒声道:“那又能如何,这个地方可不归大明朝廷管。”

吴文桂冷笑道:“韩姑娘,你不必否认,大明朝廷是管得到这儿的,为了一伙苗子作乱,朝廷或许不想多事,但是为了诛绝白莲遗孽,朝廷可以不惜动员几十万大军来狂荡的,踏平西南夷,杀光所有的苗人也不无可能。”

他的语气充满了威胁,倒是把韩玉玲给镇住了,只有坦然地一笑道:“吴将军,这是干吗呀,我们惹不起朱家,总躲得起吧,大不了我们上船一躲就是了……”

吴文桂不放松地道:“躲不掉的,宫廷总监郑和公公已经率水师舰队两度西征了,原班人马还在集训,准备继续不断地西行征讨,一则是开发西南海域,扩展大明版图,再者也是要彻底扫平朝廷所谓的叛逆势力,先前各路反王的部属后人,有不少流落在海外,挟着一部分人手在海外生了根,郑公公就是专为对付这些人的。”

梅玉一怔道:“文桂,这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郑公总领天下密探,得到消息后立即出发,因为皇帝把这个责任全部交付给他了,否则两次西征,为什么都要由郑公挂帅呢?就是为了便于连贯作业,锦衣卫所设的密探都遍及海外各处,这些人的设立与存在都是绝对的秘密,只有郑公亲至联系,才能搭上线!”

梅玉不禁暗惊朝廷耳目之广,连韩氏姊妹也被吓住了,韩玉玲干笑道:“我们仗着白莲教中的一些法术,在苗人群中建立信仰,取得这个总降头师的地位,已经很知足了。倒是不想再在中原立足……”

吴文桂道:“最好是如此,否则天下之大,将没有你们容身之处!”

韩玉玲顿了一顿道:“其实我们所求不大,只希望能征服安南后,拨出一块地方,作为我们法坛所在。”

吴文桂笑笑道:“姑娘这个地方不是很好嘛,又隐秘,又适中,可以兼及全部苗区。”

“但是这儿大小了,不够庄严,无慑人之威,愚姊妹的意思一是想要一座城堡,公开设立殿堂坛主,成为巫教圣地以供苗人朝拜”

梅玉道:“你们大可以自己建一座呀!”,

韩玉玲道:“不行!降头之术,只在苗人中受尊敬,西南各_邦的国君都跟我们是敌对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国公的支持下建城。”

梅玉微笑道:“我有这么大的权利吗?”

“国公都护西南,各邦的国君都在节制之下,尤其是征服安南后,拨出一块安南的地方,其他国君不会反对!”

吴文桂立刻道:“元帅!绝对不行,朝廷如果得知韩山重的后人在外夷公开设城,必然不会放过,那时连国公都有所不便了,韩姑娘,二位有了这个身世,还是老实点在山中守守吧,千万别妄想公开地放出来了。”

韩玉玲默然片刻才道:“吴将军说的也是,是妾身太妄想了,朱家目前正当运,属于中原天下,看来我们是无法出头了。那些话都不提了,二位冒雨而来,衣衫尽湿,腹中想必也饥饿了,且在寒舍留一宿吧!”

吩咐老妪摆上酒菜,倒是十分丰盛,这时天色已黑,外面暴雨仍在下着,梅玉他们要走也走不了,只有在此歇下了,身在客中,他们不敢多喝酒,小饮几杯即止。

韩玉玲将他们分别送到客房中睡下了,梅玉睡到半夜,感到口渴不止,恰好韩氏姊妹给他送了盏茶来,他倒是很意外地道:“贵姊妹尚未安歇?”

韩玉玲笑道:“没有!今天的菜可能口味重了一点,我们起来煮了一盏茶,听见国公在屋中翻动,想必也是口渴了,故而给国公送了一杯来。”

吴文桂在晚间饮食时,在暗中已经把每一样酒菜都检查过,确知无碍才放心地食用。

所以这时梅玉也很安心地接过茶来,一饮而尽,只觉得又香又甜,十分顺口,当下又要了两杯。

三杯茶下肚后,渴意稍减,然后却有一股热心,在小腹丹田处烧起来,烧得他十分难过。

韩玉玲笑着靠近他道:“国公,你怎么一头大汗呢?”

拿着手中的帕子为他拭去汗水,帕上传来一股甜香,使他神智为之一昏,以后他就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

他依稀记得自己*火如焚,而后跟两个女子欢合过,这两个女子仿佛是韩氏姐妹。

颠狂了半夜,他疲极而眠,似乎也记得两个女的还夹着他睡的,等到红日当空,屋中大亮时,他是真的醒过来了,先是头很痛,又感到身子很累,可是手脚动处,似乎都触到软绵滑腻的肌肤,这使他触动了梦中的记忆,一下子坐了起来。

身旁的情形使他大为吃惊,韩玉玲和韩金玲都是全身赤躶躶一丝不挂地卧在他身边,他自己也是赤条条的。

这一惊更是未同小可,猛地一下子跳落在地,这才把两个娇慵不胜的女郎惊醒了过来,望着床下赤身的梅玉,她们似乎都很不习惯,连忙低下了头,这才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双双一声娇呼,拼命地用手遮掩着。

忙了一阵,她们发现没多大用处,两只手掌能遮住的地方本就不多,顾得了上就顾不了下。

终于,韩玉玲勇敢地放下了手,指着腿间和榻上的一处残红,颤着声音道:“郎君,请你看清楚,这是我们的贞血,在此之前,我们都是冰清玉洁的女孩儿家。”

韩玉玲见梅玉不说话,神色一变道:“郎君可是不相信我们姐妹的清白,我也知道这是不足为信的,不过还有很多证明的方法的,妹妹……”

韩金玲寒着脸,嗖的一声,由枕下拔出一枝雪亮的匕首,对着韩玉玲的胸口刺去。

当她取出匕首之后,梅玉已经有了戒备,急忙上前一掌急拍,把匕首拍向了一边,但是匕尖已经划破了胸膛,割裂了一条长长的伤痕,鲜血直流。

梅玉只得又不避嫌地用手掌捂住了伤口,阻止流血,然后急急地道:“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呢?”

“死!我被杀之后,你可以剖开我的身体,检查我的清白,一个初经人事的处子和妇人之间,必然是不同的,你就是不懂,那位吴将军是锦衣卫出身,对验尸认身份有独特的一套,他可以告诉你的,只不过我不能活着去让另一个男人检查,只有一死让人验尸了。”

脸色煞白,语气冰冷,梅玉手足无措地道:“我相信二位是玉洁冰清的好姑娘,只是我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的。”

韩玉玲道:“郎君倒不必为夺去我们的清白而自责,是我们存心安排的,先是茶中渗有合欢散,然后我们的身上又熏过甜梦香,手帕上洒了销魂粉,这三种都是苗疆特制的媚葯,苗女们用来捕捉丈夫的,寻常人用一种就够了,三种齐施,就是西天佛祖也难免会乱性的。”

梅玉总算明白自己何以会如此荒唐了,昨夜的情景他犹依稀在目,两个女子虽是自动地送上来的,然而在真正交合时,她们都曾抗拒,是自己用暴力去占有对方的,而且交欢罢一女,又追上另外一个,需索无厌,两个女子都宛转呻吟,不胜狂暴。

自己之所以失了人性,原来是受了剧烈*葯之故,而这媚葯却又是对方故意安排的,使他不禁啼笑皆非地问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很简单,我们要嫁给你。”

梅玉大吃一惊,连忙摇手道:“这不行,我已经……”

韩玉玲一笑道:“我们知道你已经娶了妻,那位姚氏夫人是江湖上有名的女杰,我们不是要你休妻来娶我们,而且我们也不是要嫁到你家去。”

“那二位究竟要什么?”

“我们只要一个名分,对外承认我们是你的女人就是了,说是情妇也行,外室也行,在这万蛊山庄中,你是男主人,你随时可以前来……”

“这儿叫万蛊山庄。”

“是的,我们也是万蛊门主,降头术就是蛊术,我们这总降头师一向是世袭的,法术也是祖传的,我们必须要延续后代,但在这蛮荒之氏,佳偶难求,我们也不能随便找个人来……”

“可是你们为什么偏偏找上我呢?”

韩玉玲叹了一口气道:“郎君,很对不起我们先造成了事实,因为成为我们的丈夫,就是万蛊门主和总降头师,可以号令苗疆数十万苗人,妾身等知道郎君无意及此,才敢觍颜身事,如果是落在一个野心勃勃的人身上,那后果简直是难以想像!”

梅玉睁大眼睛,什么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巫女情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