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30章 针锋相对

作者:司马紫烟

梅玉一沉脸道:“现在你是否还要我立即实施制蛊的手术呢?”

吴文桂忙道:“末将只是关心元帅而已,因为金花圣母向末将保证过,制蛊绝无危险!”

“她敢向你保证,何以不敢向我保证。”

“这个……元帅要的是绝对保证,末将想,世上没有一件事是能绝对保证的,百密或有一疏,金花圣母只是较为谨慎,怕出万一而已……”

“我顾虑的也是万一,征讨安南,势在必行,我不能有一丝的差错。”

“是!是!元帅考虑周详,既是元帅有此顾虑,又何必多此一行呢?”

梅玉紧盯着他道:“我自己不急,但我是为你急,你身中了红丝血蛊,只有七天的寿命,若不赶快来解除禁制,就将性命难保了!”

吴文桂脸色大变道:“末将中了红丝血蛊?”

“我不清楚,是韩玉玲告诉我的,她说在你身上种下了一种叫红丝血蛊,又说若是你在三天后仍无发觉,就要我通知你一声,算来今天正好是第三天,难道金花圣母没有为你检查一下?”

吴文佳日视金花圣母,段金花也惶急地道:“吴将军,红丝血蛊是掌门人所独有的三大神蛊之一,老身对之毫无所知,是以无法检验出来,不过这种蛊的使用限制颇严,非生死大敌不得施用,她们用在吴将军身上实为不当。”

梅玉忽然插口道:“圣母是否可以向万蛊门的长老大会提出控告,滥施神蛊是很严重的过失,虽然是掌门人,也一样要受到惩罚的。文桂,你如果蛊发身死,相信圣母可以为你讨回公道的。

金花圣母也愤然道:“是的,只要证据确凿,老身绝对不会放过那两个丫头,要她们付出代价。”

吴文桂脸色如土,乞怜地望着梅玉道:“元帅!她们既然在元帅身上种下了同命鸳鸯蛊,誓以终身相托。可见对元帅寄情极深,只要元帅开口请她们为末将解除一下……”

“那我们就要走回头路,而且跟大军也脱了节,耽误了战机,那可关系匪浅。”

“元帅是三军之主,大军行动全由元帅做主,所谓战机全操于元帅之手。”

梅玉很平静地道:“你要我将大军停留下五六天,等于我们赶回万蛊门一个来回?”

吴文桂怔住了,不知要将如何回答才好,梅玉冷笑一声又道:“仅只救你一个人的性命,就要耽搁大军六天行程,而且还要我这个元帅陪你跑一趟。文桂,你是否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一点。”

吴文桂神色如土,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但他却不住地用眼睛看向金花圣母,段金花漠然无动于衷,吴文桂又等了一下才咬咬牙道:“元帅!这一去不但关系着末将生死,也关系着元帅自己的安危。”

“我?没有什么呀,韩玉玲说过了,我身上的情蛊在一年之内不会发作,而她们在一年之内,也一定会跟我再见面为我安抚蛊母的……”

吴文桂顿了一顿才道:“可是刚才金花圣母给元帅服下一剂催蛊的葯,大概两个时辰后就会发作了。u

梅玉似乎无动于衷,只是冷冷地道:“是吗?难怪我刚才喝下那碗茶后,就感到有点异状,原来是茶中有鬼,圣母!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段金花微微一笑道:“元帅,请恕老身放肆,老身也是不得已、老身姊妹被人从万蛊门中赶出来,心中十分不甘愿,难得遇上这么好机会……”

“梅某不太明白圣母所说的机会何指?”

“元帅身中的同命鸳鸯蛊性质很特别,元师如有不测,种蛊的人也会受到感应而身死。”

“这个韩家姊妹说了,她们姊妹二人同时以情蛊相付,我们三个人的命都拴在一起了,所以我们三个人都会好好保护自己,才可以白头到老。”

段金花笑笑道:“不错,如果老身此刻催发蛊母发作,元帅就会毒发身死,元帅一死,她们婶妹也活不成了。”

梅玉淡淡地道:“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好处太大了,韩家姊妹尚无后人,门主继统无人,势将另立门主,老身是资格最老的长老,也是最有资格接替门主的人选。”

梅玉哼了一声道:“可是你们害死了本帅却闻下了大祸,本帅所领的大军能把你们杀得鸡犬不留!”

段金花道:“有吴将军做证,可以把责任全推到韩家妹妹头上去,老身只有把算盘重新拨打一下,将军去解劝一下,叫韩氏抹妹交出万蛊门就算了。”

梅五很沉静地思索了一阵,才平静地问道:“这样子本帅又有什么好处?”

段金花得意地道:“老身当然送上解葯,解除你们生命的威胁,当然她们也得为吴将军解除红丝血蛊。”

梅玉微微一笑道:“吴文桂是本帅的人,倒是要圣母来操心了!”

段金花道:“相信元帅已经看出来了,吴将军乃我金花门的客座护法,对他的生死,老身自是应该关心!”

梅玉心中的确早已有了点底子,听见这话,居然毫无诧色,淡然一笑道:“本帅一直在纳闷,吴文桂步步设阱,设计本帅,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总算明白了。文桂,你可要明白,你这种做法会获多大的罪行吗?阵前谋害主帅,不但你本人是立即正法,而且你在金陵的家人也都将受到牵连,你的父母妻子儿子都将发配为奴……”

吴文栓一震道:“元帅!末将怎敢如此大胆……”

梅玉冷笑道:“你担任向导,自然熟悉路途,你身为金花门护法,自然知道蛊门所在,你却故意将本帅领到韩氏姐妹的地方,原是想要她们算计本帅的,但你没想到她们只对本帅下了同命鸳鸯蛊,那对你们的计划有害而无利,所以你又改变了计划,把本帅引到金花门来,让段金花对本帅再度下手!”

吴文桂张口慾辩,梅玉神色一庄道:“文桂!你不必强辩,你在金花门担任客座护法之事,韩家姊妹早已得知也通知了我,要我提防你的诡计,同时也在你身上下了禁制来防范你。文桂,我实在不明白,你已经身为三品参将,前程似锦,为什么要自甘下流……”

吴文桂痛苦地道:“末将自知此举不当,怎奈早年着了一个苗女的算计,被她种下致命的蛊,不得已求助于金花圣母……”

“她解了你的蛊,却又另外加了一种禁制?”

吴文桂低下了头,金花圣母道:“他欺负了我们苗疆的一个女孩子,不但始乱终弃,而且还杀了那个女孩子,却没想到那个女孩子早就对他下了毒蛊,那是苗疆女子保护自己感情的传统手段,吴文桂的手段太狠了,老身不能让那个女孩子屈死,所以他找老身为他解蛊时留了一手。”

吴文栓乞怜地道:“元师,不是末将贪生怕死,实在是蛊发时那种痛苦难以忍受,那能叫人发疯,求死不能。”

梅玉冷哼一声道:“没那么严重,不管多痛苦,你拉刀自刎的力气总有的,你根本是舍不得死,你在这儿置了四处外室。养了七名姬妾。”

吴文桂愕然不语,倒是段金花诧然道:“他会有这么多的女人?”

梅玉道:“你也别装了,这些女子都是你金花门下的弟子,你故意安排到他身边去,用来控制他。”

“韩家姐妹告诉我的,你以为控制住吴文桂是很秘密的事,但她们早知道了,你与万蛊门是对立的,一直想对付她们,人家自然也会注意到你们的一切。”

段金花看看吴文挂,然后才道:“元帅!不管你是如何的前知前觉,你却不该到我金花谷来的,尤其是不该喝下那杯茶的。”

梅玉微笑道:“本帅早已知道你们的底细,特地来看看,你们闹什么鬼,又岂有那么容易上当的?”

“可是你喝下了那杯茶,里面有催发蛊毒的葯物,你们三个人的生死俱操纵于老身之手!”

梅玉神色一傻道:“段金花!本帅不愿意介入你们的夺权之争,也不能成为你害人的工具,现在本帅正式地警告你,从速献上解葯,本帅念你等蛮夷之人无知,不予追究,如果你执迷不悟,本帅立即下令,叫所属对金花门展开清剿,此地将鸡犬不留。”

梅玉的态度使得诸人都怔住了,吴文桂嗫嗫地道:“元帅,您难道不顾虑自己的安危了?”

梅玉冷笑道:“文挂,你在锦衣卫中任密探多年,对本帅的性情该有个了解,本帅几曾被人威胁过……”

吴文桂道:“早年元帅身处逆境,自然不惜冒险,而今身膺重寄,肩负朝廷和圣光寺两重责任,凡事应该多加慎重,不能率性而行了。”

梅玉道:“可是要我去危害两个女子来换取安全,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只是要她们交出万蛊门而已,而且这也关系到她们的安危生死……”

梅玉摇摇头道:“不仅是万蛊门的门户,而且还兼苗疆七十二峒总降头师,进而可以号令到上百万的苗人,把这么大的一股权力交在段金花这样一个人的手上,我认为不适合!因此本帅绝不考虑作任何妥协。”

段金花道:“元帅是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

梅玉沉声道:“本帅不在乎,现在是看你们在不在乎了。若你们不立即悔悟,本帅一出此谷,立即召集大军攻杀进来,届时将玉石俱焚,死无瞧类!”

说完他起身慾行,段金花连忙做了个手势,段金莲率了七八个女孩子,各执兵刃,挡住了门口。

梅玉悦然道:“你们想动硬的?”

段金花道:“是元帅不给我们留活路。”

梅玉冷笑道:“你别颠倒是非了,本帅并未惹你们,是你们惹到本帅身上采的了,而且本帅还特别声明,不介入你们的夺权之争,要你们立即献出解葯,是你们执迷不悟。”

段金花冷笑道:“元帅分明是帮着韩家姊妹来打击我金花门,还说什么不介入夺权之争。”

梅玉冷冷地道:“本帅都护西南夷,言出如山,不必向你作太多的解释,现在本帅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你肯不肯献出解葯?”

段金花道:“除非元帅肯劝告韩家姐妹交出万蛊门,否则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梅玉一点头道:“好!这是你们自找的,可怨不得本帅了,本帅立即发兵进剿金花谷。”

段金花颇为着急地道:“元帅,在你身上下蛊的是韩家姐妹,你可不能怪于我们身上!”

“但你们投葯意图催发蛊母,加害本帅,罪不容恕!”

段金花脸色一沉道:“元帅如果不肯合作,就休想安然离开本谷了。”

“那你们会更惨,本帅前来金花谷,部属们都知道,只要本帅逾时不回,大军立将发至!”

段金花看看吴文桂,想是也得到了证实,不禁脸色一变,再看到梅玉起身慾行,连忙一挥手,她身前的侍女们立即一列排开,手握苗刀拦阻。

梅玉神色如愠,以平静的声音道:“文桂,本帅也给你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命你即时为本帅开路冲出去。”

吴文桂不禁犹豫,梅玉沉声道:“文桂!本帅对你的一切早已前知,这是你惟一为自己赎罪的机会。”

吴文桂再无迟疑,拔出腰中长剑,向门外冲去,那些侍女们,似乎没准备与他为敌,但吴文桂却毫无怜香借玉之心,长剑横扫就砍倒了两名侍女。

段金花变色怒叫道:“吴文桂,你要反了2”

吴文桂继续攻击,跟那些侍女们杀成一团,梅玉也及时跟进,他的长剑威力极强,那些侍女们碰上了无不兵折人倒,看来就是吴文桂不帮忙,也拦阻不了他。

两个人杀到门外,已有五六名侍女伤亡,其余的侍女虽然作势追赶,却并不积极,她们大概也明白,追上去只是白白送死而已。

两个人抢到谷口,马匹还拴在那儿,才掠身上马。段金花拄着拐杖,风也似的赶到,挡在前路,厉声喝道:“吴文挂,你当真不要命了,别忘了你身上中有金蛇蛊,本门随时可以要你的命。”

吴文桂叹了口气道:“门主,你只是控制了我个人的生死而已,朝廷却能抄我的家,灭我的族,我在家乡还有父母妻子儿女,我不能害他们!”

“你在这儿也有妻子,而且是好几个妻子。”

吴文桂突然愤怒地道:“门主,那几个女的都是你的弟子,你故意安排她们在我身边,在我身上种下蛊,好进一步控制我,为你们卖命,现在我豁出去了,大不了放弃这条性命,却再也不受你们的威胁了!”

段金花怪叫一声,舞动拐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针锋相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