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31章 佛光盗影

作者:司马紫烟

蓝绍光实在无法理解梅玉在做什么,这一切似乎都与兵法不合,梅玉似乎是准备利用长围的策略来困死安南,不过这却不是一个聪明的策略,西贡四周都是肥沃的农田,尤其是米稻的收成,年可二熟,自给自足尚有余,反倒是梅玉自己的那些部队,要扼守山颠,补充给食没那么方便,这种战法分明是倒持太阿,授人以柄,用兵精如梅玉和方天杰为什么做这种傻事呢?

这不仅蓝绍光不明白,安南国王胡奇也同样不明白,但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认识,那就是梅玉一定在捣鬼。

明知敌人在捣鬼,却又不知道是捣什么鬼,这是很令人气丧的事,然而却毫无办法。

因为梅玉把三万苗军和自己五千名劲卒都扼住了四周的山路,据高守险,不作拼死的准备,西贡城郊空有十万大军,却是一无作用。山路险隘,只要来个人和足够的擂木、滚石、弓弩,就可以阻住十万大军。

在另外一边的冰王府军卒,也是采取同样的步骤守住阵角,只据一个有利的地势后,就按兵不动,倒是把蓝绍光弄得紧张万分,每天都把一大半的军力放在这一边,防止沐军突然进攻。

就这样维持了一个多月,西贡的安南朝廷中充满了不安,长时期被围纵然不虞饥困,但在精神上所造成焦虑和不安却比饥饿更扰人。

尤其是城中不住地出现一些传单。

传单上说西南都护元帅梅玉和沐王府此次的目的只在两个人:蓝绍光是沐府叛乱家臣,安南国王胡奇野心勃勃,此二人罪大恶极,杀不容赦,但安南国中其他人等却俱为无辜者,不应受到牵连……

从逆者杀,助逆者灭族!

相反的另一种条件却十分巨厚,降者不究其罪,阵前起义者,加倍升赏。

这些传单是木刻印的,散布贴在城中每一个地方,差不多人人都知道,这就够使蓝绍光头痛了。

这种攻心策略是密探间谍的手法,蓝绍光手下有不少军事人材,却没有精擅于搞密谋的,无形中已相形见细了。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陆陆续续地将近有一万安南的士卒投降到梅玉那边去了,梅玉都收编在西南都护军编制内,而且也确如所言的升了官职或给了重赏,这一来使得人心更乱,蓝绍光吓得连巡逻队都不敢派出去了,因为每派出一批,就失踪了一批。

不是投降了梅玉,就是被他们降明的密探同僚给摸掉了,这一连串的损失又是几千人。

然后,更大的恐慌来了。

营中的士卒有一大半腹痛如绞,口中吐出了像蛆般的小虫,梅玉用箭射了近百封信进去,自称在他们饮水的上游布下了蛊母。这种叫啮心蛊的毒虫所产卵极小,肉眼不辨,生命力极强,火攻水淹都不怕。

而且繁殖极快,人只要吞了一些虫卵人腹,孵化成虫,专营啮食内脏,三天内必将穿腹而死!

这是苗疆万蛊门主韩玉玲、金玲姐妹亲手布的毒,也只有她们可解,降者可免死。

这一来又有万余人投降了梅玉。

蓝绍光没办法,只有把大军撤人了城中,十万大军只剩下六万多了,在城里面,食用的是井水,不怕降毒,安全上可以元后虑

可是如此一折腾,他在人数上的优势就失去了,梅玉的兵源增加到七万人,加上六万名休王府的大军,反而多出安南的一倍了。

优劣势易,梅玉邀了沐家军分向并进,反而把西贡城围了起来。

这下子使安南的朝廷更恐慌了,朝议时胡奇公开的责问蓝绍光道:“蓝元帅,上次镇南关失败,你说是士卒不听指挥,兵员过少所致,这次却没有那些因素了,你的兵比别人多,而且你有全权指挥,可是未经一战,却损失了三万人,你这大元帅是怎么当的!”

蓝绍光一时也不知如何答话了,胡奇的话却更难听:“你损失了三万人。敌人反而增加了三万人,你这个大元帅领兵都变成支敌了!”

蓝绍光一直都少年气盛,哪里听得下这种话,当时气冲冲地反驳道:“国君,投降过去的都是安南的兵,小弟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胡奇勃然震怒道:“大元帅是说我安南的兵靠不住了,那好!

从现在起,安南的兵由孤家自行带领,你领着你那二万多的交趾兵出城去吧!”

“什么?这时候要我们出城?”

“不错,孤家发现你是个惹祸精,自从跟你合作以来,一切都在倒霉,而且现在西贡已成孤城,粮草给养征收不易,我们也无法再供给你了,你立即出城去吧!”

“国君,西贡城外一共才两条路,一条路上是梅玉,另一条是沐家的人,你要我从哪一条路出去?”

“随便你,你认为哪一条路走得通就走哪一条,这一次出去是战是降,都是由你自决,反正安南是绝不收容你了。”

胡奇打的是准备议和的算盘,因为原先只打算跟梅玉对抗,不叫西南都护府成立,没想到连沐王府的人也惹上了,胡奇知道沐王府的目的在于蓝绍光,所以才绝了蓝绍光,凭持着以前跟沐王府的关系不错,相信不难央求沐府议和的。

最主要的是安南现在虽然只剩四万多军队,但这四万多人都是精选的正规步卒,而投降到梅玉那边去的三万人,只是由四周召来的苗徭等的支援部队而已,安南的实力丝毫未受影响,尚堪一战,有本钱在手,他也有了和作的价码,所以他要把蓝绍光赶走。

蓝绍光原是胡奇邀来的,本来为着重蓝氏手下的军事指挥作战能力,想造成西南夷的优势,现在看看苗头不对,又想撇开蓝氏了。

蓝绍光不是笨蛋,立即就明白了胡奇的意思,可是他也不敢多发脾气,因为情势对他太不利。安南那一支四万多人的精锐步卒以前也只是名义上归他辖制而已,事实上调动指挥仍要胡奇的符令,现在退回进了西贡城内,符令早为胡奇收回,不归他指挥了。

胡奇现在翻了脸,他只有乖乖地走。

胡奇还可能有议和的本钱,他却除去一战外,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梅玉和沐王府都对他恨之入骨,甚至他想投降都没人接受。

战是惟一的出路,当然不是拼命,他领出来的这两万多交趾战士是手中惟一的实力了,如果这些精锐受了折损,他连交趾也无法回去了。

召集了全体交趾士卒,在安南兵的监视下出了西贡的城门,还好不十分狼狈,因为胡奇对他也颇为顾忌,这两万多人有一半是汉人的雇佣兵,是交趾女王以高于他国数倍的军饷雇来的,的确能征惯战,胡奇的兵员虽然多出一倍,却也不敢硬吃他们。

出城之后,梅玉倒是遣军出来阻战了一阵,但不是梅玉率来的步卒,也不是方天杰所训练的逞罗铁卫队,而是韩氏姐妹召来的苗人部队,一半则是安南新降的杂牌部队,这批人加起来数量固然不少,却不耐拼战。

幸好蓝绍光也不想死拼,双方就这样进进退退,小作接触地缠战一阵,苗人损失了近万,而交趾军也折了三四千人。

这种战争是无法以损失来定胜负的,苗人虽然死伤得多,但他们的人多,仍然占着绝对优势。

蓝绍光折损了一成半的部队,尚未影响到元气,仍然保持着战斗力,他就这样且战且退地往海边走。

到海中去原是绝路,但蓝绍光似乎存心往绝路上走,所以梅玉也不迫他太急,准备慢慢地困死他。

海边有个小港,只停了些小商船和渔船,靠这种船是无法出远海的,也载不了两万人,所以梅玉很放心。

蓝绍光背海屯兵,大家都据险扎营,互相监视着,也都没准备作进一步拼战的准备。

梅玉扼险而守,除非蓝绍光逃下海去,但是靠那几十条小船行吗?

两万人靠海而栖,粮食就成了大问题,除非是吃鱼,但他们能光靠吃鱼过日子吗?

僵持了两三天,忽然有一天凌晨,梅玉接报说蓝绍光的前哨在撤退,连忙亲率大部追上去,果然看见蓝绍光的人在撤退,而港中却不知何时,泊进了四五十条大船。

蓝绍光的大部分人都已上了大船,蓝绍光向梅玉呼叫答话,梅玉倒是很从容,只带了他的妻子姚秀姑和两名侍妾,四个人策马近前。

蓝绍光已经登上了一条小船离开了码头,驶进了海中十几丈处,才仁立船头,按剑笑道:“梅玉,你想不到吧,我会在海上安排了这一批大船撤退?”

梅玉问了一句很傻的话:“你从哪儿找来的?”

蓝绍光的笑声响亮地从海上飘来:“梅玉,你的话实在很天真,四十几条大船,从哪儿可以轻易找到,我处是早有准备的了。”

“你早就准备要从海上撤退了?”

“是的,当胡奇邀我共图西南夷霸业时,我就准备了,万一所图不成,必须从容撤退,不能孤注一掷,硬把本钱砸在安南。”

“你靠着这两万人能成什么事,沐王府谋你必得,现在大明朝廷也容不得你的,你一逃回交趾立刻就会发兵征讨你,你抵挡得了吗?”

蓝绍光哈哈大笑道:“我不会回交趾去的,我以这两万之众,四十五条大船队,纵横西洋,何处不能容身,到哪儿都能称霸,以前的虬髯客在海外所建的扶余国,应该也就是苏门答腊那一带,我可以在那边再建一个王国去。”

“那你就丢掉交趾女王不管了?”

“那个弹丸之地离中原太近,不是可发展的地方,我早就准备好了,叫我的老婆能守则守,不能守就放弃,带上国内财富,飘洋出海跟我新建天地去。”

“海外不毛之地,建国岂有那么容易?”

“我有人有钱,还怕成不了事吗?这四五十条大船是我在多年前就秘密着人造妥了,一直以商船的身份往来于西洋各岛,在哪儿立足生根,我也早计划好了。”

梅玉看看他挂在船桅上的旗帜道:“黑龙旗。你的船上怎么扯着黑龙旗的,难道你跟横行七海的大海贼黑龙会也勾结在一起了?7”

蓝绍光狂笑道:“黑龙会根本就是我创立的,交趾国中怎么能付出两万雇佣兵的费用,这都是我黑龙会中的成员,名驰七海的神秘人物黑龙,也就是我的化身。”

梅玉的确是相当震惊的,诧然发问道:“你是说你这四十多条船都是海盗船?”

“不错。反正我也不会再回交趾了,借你的口宣扬一下,黑龙会今后将在海上讨生活,我们是一个四五十条船的大船队,有两万名水上健儿,这股势力谁能抗拒,今后谁要是遇上我们的黑‘龙船,还是乖乖投降的好。”

梅玉也朗声道:“蓝绍光,原来在海上残杀无辜,洗劫商船的黑龙党魁就是你,你知道你的罪孽有多大,从广东到辽东,沿海所有的州府都在通缉你,悬赏万金,要取你的首级。”

蓝绍光傲然道:“那有什么?印度,天方,还有更西的一些国家,也都在悬赏要我的头,可是谁又有这个本事?他们只知道我的黑龙船时东时西,出没无常,却想不到我摩下的战船会有四五十条之多,纵横七海。”

他挥挥手,小舟靠上了一条大船,然后整个船队扬帆缓缓出海而去。

韩玉玲忍不住骂道:“早知道这个畜生如此混账,该弄蛆蛊在他身上,活活整死他2”

姚秀姑笑笑道:“现在没机会了。”

韩玉玲道:“还是有机会的,他迟早还是会去找他老婆的,我把蛊下在交趾女王的身上,只要他们一交合,蛊就能种过去要他的命。”

梅玉一叹道:“杀了蓝绍光没有什么用的,他只是一个狂妄自大的草包而已,不安分的是他的手下,也就是以前蓝玉大将军手下的那些亲信、旧部,这批人才是祸害之源,军事、谋略,什么坏主意都是他们兴出来的,除掉那批人才能使天下太平。”

韩玉玲道:“爵爷为什么不早说,他们在平地上,我们还有办法。”

梅玉笑笑道:“你们的办法是用蛊,那要一对一,你们上哪儿去找这么多苗女去。”

“也不是非要女人不可,像我们对付另一批人,在食水中下了禁制,不是弄过来一万多人!”

“但是对蓝绍光的手下没有用,他们中颇有能者,他们也喝同样的水,却没有中毒,可知早有了准备。”

韩家姐妹却略见沮丧,但是梅玉却兴致勃勃地吩咐沿海扎营布阵,密密地封锁了海岸,而且加紧地制造弯箭,使得大家都很奇怪。

姚秀姑问道:“元帅,蓝绍光已经远去,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佛光盗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