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32章 白莲遗孽

作者:司马紫烟

正在万头攒动,顶礼参拜之际,忽而半空一声霹雳,不远处的寺院中,耀起万道金光,慌乱中有人叫道:“佛祖显圣了,快进去参佛去。”

于是大群的人都拥进了圣光寺,进了大殿,门上的警卫拦不住,只有步步退守,直到进人大殿,到了供奉佛祖莲座前一丈之处,就再也不准前进了_

那些挤进来的民众都是虔诚的善男信女,对佛祖自然也不敢冒渎。他们看到莲座正在大放金光,也自然而然地跪了下来,不敢再靠近。

他们的耳中只听得馨鼓经唱之声,鼻中嗅到一种异香,蒙眬中似乎见到金身的佛祖,在耀目的金光中冉冉登座盘腿坐下,作扯花微笑状,然后启口以庄严隆重的声音道:“尔等众善男信女听着,吾佛念尔等礼佛虔诚,特从西天再降法身,永领圣光寺,以庇福尔等,今特赐尔等圣水一钵,有缘者服下,得祛病去祸延寿,希望尔等今后当更加虔诚礼佛,服膺圣教……”

于是众信徒全体都低首触地,日宣佛号,等他们耳中的经唱声渐渐地微弱下去,才慢慢地抬头,但见佛祖法身已渺,而莲座上却跌坐一尊绿玉佛像,身披黄金袈裟,容貌颇似前一尊玉佛,只是已由立而改为坐姿。

由于大家是亲眼看见佛祖走进来坐下后再消失的,跌坐的姿势与现在的玉佛一般无二,他们也相信这真是佛祖再度重返了。

而且每一个人也领到了圣水,那是在圣僧的座前的一口玉钵中盛出,那口玉钵只有寻常的饭碗大小,用玉勺舀出一盅盅的圣水,居然能源源不绝,这也是使人衷心信服的原因。

圣水有一股檀香的香味,人口清甜,服下后使人精神立爽,通体舒坦,据说有不少人身有痼疾,也经此一剂而愈的,那天有几万人领受到了圣水,没去的人真是跳脚后悔,痛失佛缘,因为到了最后一个人时,钵中的圣水恰好舀尽,这证明了佛法是万能的。

于是圣光寺的玉佛失踪与复现。形成了两桩神迹,使得圣光寺的声誉更隆了。而玉佛换了个样子,也就成了另一项奇迹,众人都当做故事在说着。

这件事在梅玉等人是十分清楚内情的,玉佛已经换了一尊,那尊立像是被人用妖术手法偷走的,这尊坐像也由韩玉玲用白莲教的手法安放回去,施障眼法时用了迷香,但立刻再把解葯和一些补气的葯散化在圣水中,给那些信徒们服下,使他们没有受迷后不适的现象。

这一切都是人为的,但是做得很机密,连一些寺内的高僧都瞒过了,因为这一次佛祖显圣,把气氛培养得庄严肃穆,使人不得不相信。

只有几个人知道是假的,但是其中的一个却引起了梅玉等人的注意。

那是寺中的杂工道人梅山。

梅山是汉人,早年经商来此,在此地成了家,就一直留了下来,他本来家道小康,做着生意,可是因为好赌,又因为手气不佳,把一份家当输掉了,老婆也死了,落得替人帮佣为生。

因为他既通汉语,又通暹、苗语,人又灵活,所以被圣光寺雇来打杂,虽是杂工道人,却是个领班头儿,管理着百来名火工、道人。

第一次佛像失踪,他极力向人鼓吹神迹,但是这一次佛像神归,他却四处向人说是假的,是人为的骗局!

梅玉早就在注意寺内各种人等,布下了广大的眼线,梅山还没有向几个人道及,梅玉已经找到了他,派了几个亲兵把他架来衙门中,开口向他笑着道:“本帅十分失礼,竟然还有一位本家的江湖前辈在此,一向有失问候,请前辈多担待。”

话说得十分客气,礼貌上也不差,居然还拱手作礼,梅山慌忙跪下道:“元帅,不敢当,折杀小人了,小人只是一个粗使工人,当不起元帅的称呼。”

梅玉笑道:“梅山爷,我如此以礼相待,你再要装蒜,可是太不自惜身份了。”

梅山连连叩头道:“元帅,小的实在不明白元帅是什么意思……”

梅玉神色一寒道:“梅山,你能说了这番话,可见你早已明白本帅的意思,不过你既然要装,本帅也不在乎,这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来人哪!好好地款待他一下。”

一名亲兵上前,劈头先淋下一碗狗血,另外两人上前,一人一只脚踩住了他的两边肩膀,跟着一人上前,压坐在他双腿上,将他紧紧地俯贴在地上,第四人却突地抽出了一支匕首,深深的一刀插人了他的大腿,翻手一挑,一块肉已剜了出来,血涌如泉。

梅山像杀猪般地叫了起来,可是一个布团放进他的口中,梅玉冷冷地道:“梅山,本帅知道你会行法熬刑,所以先用黑狗血破了你的法,你有本事能撑到一条腿上的肉剐完,本帅就相信你是冤枉的,你若是想招,就把头点几下,否则你就咬牙熬下去好了。”

梅山熬到第三片肉被挑起时,将头连点,梅玉吩咐停刑,而且立刻为他止血镇痛,然后才道:“梅山,本帅绝不会冤枉你,甚至于已经抓到你昨夜偷偷与人约会,所以你在招供时,最好不要再有所隐瞒,否则本帅会一直剐下去,割光你身上最后一块肉。”

梅山像一滩烂泥般地瘫在地上,终于一五一十地招了出来,他的确是白莲教徒,不过目前已改称为万方教,教主叫易天方,是白莲传人,早年就来西南夷境,深居在三花苗洞之中,聚集了一大批的人,准备有所作为。

圣光寺的玉佛是梅山设计弄走的,圣光寺中,他还有几个同党,大部分是他所属下的火工、道人。

万方教原本在暹罗已经有了些地盘,像以花脚苗为主的三花苗洞,已经全是他们的势力。

没想到圣光寺总寺会迁来此地,限制了他们的发展,所以才玩出了那一手,使玉佛遁形,原意是想让玉佛在万方教中再神迹般地出现,此举必可打击圣光寺的威望,增加万方教的声势。

哪知道圣光寺棋高一着,抢先来了一着玉佛返寺。梅山因为尚未得到教主易天方的进一步指示,所以只能在私下散布传言,说重返的玉佛是假的。

他昨夜确曾跟几个人偷偷地聚会,商讨如何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哪知已被梅玉派人看在眼中,而且先期把几个同党都抓住了,那些人也都已招供了,只不过他们的地位没他重要,知道的没他多而已。

梅山招得虽然不少,但仍是不够详细,韩玉玲姐妹是白莲教的嫡系遗传,但是久已停止活动,也不知道有易天方这样一位同门。因为她们的祖父韩山重授徒很多,到她们父亲韩林儿手上时,偏重于召集人马,扩充武力,把教务给放弃了。她们后来接手万蛊门,成为苗疆的总降头师,也没有在白莲教方面多作发展,只不过她们手中还有着正籍符录和镇教符令玉莲令而已。

关于花脚苗,她们也不太清楚,因为这一支苗人从不练蛊,没有降头师,也不服她们管辖,族长应琼花是传统的女性首领,听说招了个汉人,在她那一族中行汉化,十分文明,族人也有数万人,是苗疆一个大族。他们生活在暹罗北部的山区中,占地很大,自成一片势力,连暹罗王都管不到他们去。

万方教的总坛万方山庄,就在花脚苗之中,易天方的儿子易小甫就被族长应琼花招赘为夫,双方关系十分密切,花脚苗能有今日的文明,万方教出力不少,而万方教的实力也因花脚苗而壮大。

梅玉问知了详情之后,倒是着实伤了一番脑筋,他为建文帝着想,以为暹罗便于控制,哪知道这里竟然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对手势力。

为了使这个结义大哥能安稳地坐镇西南,万方教自然是必须敉平的,但是用什么名义呢?

白莲教余孽是必须消除的,这对朝廷是可以交代了,但是韩家姐妹与白莲教的关系更深,不能在这方面做文章。其次是他们盗去王佛,也是一项罪名,但是梅玉自作聪明,安排了一手王佛归寺的公开神迹,现在玉佛已安然地在圣光寺中享受香火了,总不能打自己嘴巴再以玉佛被窃的理由去追究了。

一切公开派兵征讨的原因都不存在,但又不能白白地放过万方教,最后还是韩家姐妹来解决问题。

她们是白莲教正宗,却有人以白莲教的手法来惹是生非,她们倒是名正言顺的可以清理门户,追究叛徒。

于是一群人在韩氏姐妹的率领下出发了。

韩氏姐妹是原来面目,梅玉与方天杰则化装成两个粗汉,姚秀姑和李珠则装得年纪稍大,称是白莲教中的护法,他们是以白莲教正统的身份去登门兴师问罪。

当然前后明暗,梅玉还派了一些呼应的人,圣光寺和暹罗王室也都派了一些护卫的人,乔装前往接应,这一批明着的人在整个西南夷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

花脚苗对外开放的一个市镇叫花镇,人口约莫有三百多,密密地集中在两条街,一条东街,一条西街,镇上有个小镇官儿,是逼罗工委派的,专管地方一应事务。

不过花镇上经常有着上千的流动人口,大部分是做生意的,有运东西来卖的,也有收购山地土产的,使得这个市镇很热闹,镇口居然有了二十几家客栈兼饭馆。

韩氏姐妹落脚在一家最大的客栈中,随即四下打听万方山庄的情形,那自然是很引人注目的。

可是先头的人员已把万方山庄的情形探清楚了,韩玉玲只是故作姿态而已,不过这番做作倒还是引起了回响,立刻就有人前来探听了。

来人是个老妇人,带了四名大汉,韩玉玲认得居然是前次漏网的金花门主段金花,立刻冷笑道:“好哇!你这老婆子原来逃到这里来了,我们正在抓你呢!”

段金花也颇为吃惊地道:“怎么会是你们呢?你们来干什么?”

韩金玲道:“圣光寺中玉佛失踪,是有人用白莲教手法捣鬼,我们当然要来查看一下。”

“那又关你们什么事?”

“段老婆子,你少孤陋寡闻了,白莲教的第七世主韩山童是我们祖父,我们姐妹俩是正宗白莲教传人,现在有人用本教手法在外惹事,我们该不该问?”

“你胡说,易教主才是白莲教正统,他是上代教主刘福通的嫡传大弟子。”

“什么上代教主?那应该是我们的父亲韩林,刘福通只是我父亲的部属而已,居然敢潜位称教主。”

“你们家的这本账我理不清,我只问你们的来意,你们可是来讨取玉佛的?”

“讨取玉佛只是一部分任务,我们主要是来找易天方。”

“易教主有谕,要讨取玉佛,除非是梅玉亲自前来谈判,否则一概不见。”

韩玉玲脸色一沉道:“易天方敢对我搭这种臭架子,他是不要命了,你去告诉他,说王莲神符在我手中,叫他来跪接神符。”

“什么是玉莲神符?”

“告诉你不会懂的,那是我白莲教中最高镇教符,就像帝皇的传国玉玺一样,没有这个,他还称什么教主?”

段金花一脸疑惑地走了,大概又过了两个时辰,又有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男子来了,一抱拳道:“属下易小甫,参见两位公主。”

韩金玲道:“你叫我什么?”

“公主,这是以旧日的关系而言,其实韩教主早已兵败身故,二位的这个公主也不过是口头上称呼而已。”

“混账东西!居然敢如此反上,告诉你,我们拥有玉莲符令,就是正统的教主。”

她招招手,韩金玲取出一个锦盒,打开盖子,里面是一朵玉雕的莲花。

易小南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没见过。”

“你当然没见过,可是你父亲见过,他应该告诉你。”

“家父说了,本教有一株镇教之宝玉莲花,久年失落在外,要本教子弟全心寻找,务必要收回来,既然在公主手中,即请赐还吧!”

“什么?易小甫,你要弄清楚,这是我家的传家之宝,为什么要还给你们?”

“家父说了,两位公主现在已经归于梅国公,身为一品命妇,也不会对教务关心了,如果王莲符令在二位手中,就请二位掷下,家父就把玉佛作为交换,家父有了符令之后,自当号召同

门,光大本教。”

“他当真以教主自居了?”

“这倒不假,家父说了,二位虽是韩教主后人,但教主却不是世袭的,敝师祖刘福通已是六传教主,传到家父则是七传了。”

“谁准许你们私相传授的?”

“这个就不清楚了,反正这也不关我的事。”

“不关你的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白莲遗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