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34章 漏网之鱼

作者:司马紫烟

吴三彪仍然昂着头叫道:“就算你是元帅,也不能随便欺负良民。”

梅玉冷笑一声道:“很好,你知道自己是良民,民见了官,自然就该跪着说话。”

吴三彪顿了一顿才道:“你是明朝官吏,我是暹罗的百姓,我干嘛要对你下跪。”

梅玉道:“我虽然是大明的官儿,却是大明派驻西南诸夷的都护使,西南诸夷番邦,都受我的管辖,你是暹罗的百姓,自然也受我的管辖。”

吴三彪为之语塞,片刻才道:“梅元帅,听说你以前也是江湖人,对江湖朋友十分客气,没有一点官架子,哪知见面不如闻名。”

梅玉一笑道:“本帅一向敬重江湖朋友,现在也是一样,那是对一些自尊自重的江湖人而言,如若是江湖强梁恶霸,碰在梅某手上,梅某也一定会施以惩戒。”

“我怎么是强梁恶霸了?”

“你的行为就像,你一声不响,径自闯进了我的住房。”

“这……我没看见有人,门又是虚掩着。”

“门虚掩着就可以直闯而入了吗?你明知道屋中有人,而且还有女眷,你这种行为,杀之也不为过!”

吴三彪叫道:“这就犯死罪了?这是我们东家的店。”

“店是你们东家的,但租给了我,就是我的了,现在讲,你要来做什么?”

“不做什么,凡是有陌生客人来住店,我都要来问问。”

“这是官府规定的?”

“不是,是我们东家万宝财老爷子规定的,他是普安集上的最大富户,集上的生计,有一半是他的。”

梅玉冷笑道:“只有官府才有盘查过往客商的权利,这万大户既非官吏,管得未免太多了。”

“店是万老爷子的,对住进来的人,他总有权利问问清楚的,万老爷子虽非官府,可是这地方没有官人,万老爷子凭他的声望多费点心,维持地方安宁,这总是好事吧?”

梅玉一笑道:“不错,这的确是好事,可是你不会办事,把事情办砸了,你若要来询问我们的底细,应该先在门外敲门打招呼,取得允许后才进屋子,这不但是江湖礼数,也是做人最起码的礼貌。”

吴三彪低头不响了,梅玉又问道:“你以前也是这样对待别的客人吗?”

“以前来住店的都是一些熟的客商,根本无须盘问。而且都是店中掌柜的事,也不归我管,今天因为你们较为特别,所以我才来问一问,因为是第一次,我也不知道如何问,请元帅原谅。”

他的口气终于松了下来,梅玉微笑道:“原来你是第一次干这种工作,而且也不是你本分的工作,那本帅就略施惩戒,给你一个教训吧,玉玲,施刑。”

梅玉比一下手势,韩玉玲剑光轻掠,韩金玲则一脚踢出,吴三彪的身子被踢起半空四五丈高,等他翻了几个劲斗,双脚落地时,却又痛得啊呀一声,坐倒在地。

他的一双脚跟处,被锋利的剑刃各划过一道口子,流血倒是不多,可是已无法站立了,最狠的是韩金玲的那一脚,骤然踢出,吴三彪的武功造诣很高,那一脚沾体时,他已运了气,不仅没受伤,还稳住了身形,但就是这一稳,使得断了的脚筋缩入了体内,再也无法拉出来。

换言之,他这一生也无法施展轻功提纵,而且也将比平常人更加辛苦困难地走路了。

吴三彪一知道自己受的是什么伤时,脸色骡变,脱口骂道:“梅玉,你这匹夫,好恶毒的手段。”

梅玉神色一庄,严声道:“住口!吴三彪,本帅刚破了万方山庄,对白莲门下弟子,都是杀无赦,本帅只要了你一双腿,已经是特别宽宏了,本帅绝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但是也绝不姑息为非作歹之徒,你现在去告诉万宝财,限他半个时辰来向本帅报到,若是他敢不来,本帅立将率军,荡平普安集,鸡犬不留。”

吴三彪还要开口,梅玉又沉声道:“快滚!你只要再说一个字,本帅立刻要你身首异处!”

这下子算是吓住了吴三彪,手足并用,爬着走了。

姚秀姑这才由内间出来,吁了一口气道:“爷,你知道他是白莲门下?”

“我不知道,口供中只供出万宝财是易天方的弟子,没有带上别人,可是我的推断也不会错,这家伙能够躲过你一连串的流星弹,功夫的确扎实。”

“功夫好未必就是白莲教门下。”

梅玉笑道:“这个吴三彪以身手而言,放之中原,足可列为一流高手,如果没有特殊的目的,绝不可能留在穷乡僻野,当一个教师打手,除非他是白莲门中弟子。”

姚秀姑道:“爷说的这个道理,仍是太牵强了。”

梅玉道:“我还有一个理由,就这吴三彪进来的态度,他既不敲门,又不通告,直闯而人,似乎是把我们当做好吃的果子了。”

“万宝财在此地坐尊独大,他门下的教师爷自然也蛮横一点,这倒不足为奇。”

“假如他的武功平平,如此嚣张倒也不足为奇,但他是个一流高手,就不该如此了,能具有此等身手、修为,见识都有火候了,我们鲜衣驽马,腰悬刀剑,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颇有来头的,他实在不该如此莽撞。”

姚秀姑这才一怔道:“不错,还是爷细心,这个吴三彪果然是有问题了。”

梅玉道:“吴三彪故做粗莽无知状,实足以表示他们做贼心虚,想掩饰一些事。”

“有什么好掩饰呢?”

“自然是易天方的行踪了,他一定是来过此地了,我们一到,万宝财已经知道了,却故意来上这一手,想表示他们不认识我,也与易天方无关。”

韩玉玲笑道:“爷还真不错,见微知著,从一点小事,居然能想出这么多来,回头那个万宝财来了……”

“他自然会矢口否认的,可是在我面前玩花样,却不是简单的事,我会叫他无所遁形的。”

他又跟三个女的商量一下,作了一些指示。

可是这些指示却无所发挥作用,他们等了半个时辰,甚至于一个时辰过去了,万宝财仍然没有来。

这下子梅玉倒没辙了,虽然他发下了鸡犬不留的狠话,却没有带人来,光凭他们四人,要血洗普安集,可没有那么容易,再说也没有道理,普安集上,未必人人是白莲教中弟子,在未经调查属实前,也不能见人就杀。

想了一下,梅玉终于有了计较,他带了三员女将,直接就向万家大院行去。

万家大院是万宝财的住宅,很大的一片院,里面都是木架的平房,在夷区苗寨之中,建材都是以竹木为主,就地取材,到山上砍伐即得。

万宝财的家宅起得比人家气派一点,一样是木屋,他还是盖起了两层。

他和老妻,一子一女住在后进,前进则是他家中的聘雇司账,教师与伙计长工的住宅,有的也是拖家带眷的,所以万家大院,倒是名副其实的大院子。

梅玉到了那儿,院子里的人大概也从吴三彪的口中知道了经过,对梅玉不敢再发横了,一个个都是战战兢兢的,可是却问不出什么消息,所有的人,几乎都是一个答案——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万宝财在不在家,也不知道易天方有没有来,甚至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梅玉却毫不在乎,他似乎对这一切早在意料之中,只是一路找了进去,直到后进,才看见吴三彪可怜今今地迎了出来,一见梅玉就跪下了道:“罪民叩见元帅!”

梅玉冷冷地道:“吴三彪,我叫你来通知万宝财的!”

吴三彪叩了个头道:“罪民通知了师兄,师兄不敢见元帅,闻讯立刻溜了。”

“他是你的师兄?”

“元帅既来到此地,想必已经对这儿的情形很熟悉了,罪民与万宝财师兄,还有一名霍恩魁,都是易教主的门下弟子,不过我们在此地,都是靠努力经营起来的事业,并没有动用到教中势力,也没有在此地推展教务。”

梅玉冷笑道:“这个本帅很容易查问出来的,你想狡赖也不行,我问你,易天方是否来到了此地?”

吴三彪顿了一顿才道:“师尊确实逃来了此地,他说万方山庄已为元帅所破,他也很后悔,不该自不量力去惹上圣光寺的,听说元帅追到了,他吓得带了万师兄和霍师弟,匆匆地跑了。”

“跑了?他跑到哪里去?”

“他们是从后面山间小路走的,大概会躲到凤凰山去,凤凰山上有一批人在那儿集居,狩猎采葯和搜集燕窝,为首的两个人也是我们的师兄弟。”

梅玉道:“本帅知道那两个人,叫曹如龙、曹如虎。”

梅玉又道:“这两个人是兄弟,都是身高力强,精擅气功,全身刀枪不入,力大无穷,是白莲教中左右护法。”

吴三彪的脸色一动,说不上是惊是怒还是喜,因为他不自而然地露出一点笑意,诡异地道:“元帅明鉴,元帅一定在万方山庄中,把本教的底细问清楚了,因此当能知道,罪民所述的一切都是实话。”

梅玉一笑道:“最好你说的都是实话,否则你就会很后悔了,你知不知道,我身边这两个人是谁?”

他的手指着韩氏姐妹,吴三彪忙道:“知道!知道!她们不但是元帅的夫人,而且还是本教的两位长老公主。”

“她们是教祖韩山童的孙女儿,也是白莲教的正宗嫡传教主传人,易天方只是擅立门户,自称教主而已。”

“这个罪民不清楚,罪民为师尊收录门下,却不知道祖师爷另有渊源。”

梅玉笑笑道:“这倒也说得过去,不过她们姐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苗疆的万蛊门主和总降头师,苗疆的所有神巫蛊师,都在她们姐妹的管辖之下。”

吴三彪神色微变道:“罪民知道有总降头师,在苗疆权威很大,超越于各酋长之上,却不知道由本门长老公主接任,实在太失敬了。”‘

梅玉道:“易天方的儿子易小甫,入赘到九黎响主应家为夫婿,阴谋对抗本帅,已被诛戮,九黎峒主应琼花也向本帅乞求协助,说易小甫完全是欺骗她:利用她,杀死易小甫,就是出之于她的请求,你知道本帅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内情吗?”

“罪民愚昧,尚乞元帅明示。”

“本帅是要你知道,整个苗疆已经没有你们可容身之地,应琼花即将通令九黎峒各属,尽驱白莲教势力,易天方已经没得混了,你再跟着他,只会自找苦吃。”

“罪民明白,罪民不敢,但师尊的确是跟万师兄走了。”

“万宝财的妻子儿女呢?”

“他们……还留居在此地,元帅,罪不及妻子,你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吧?”

“自然不会怎么样,只不过要他们作为人质,叫万宝财尽速缚了易天方来本帅处投案,如果他执迷不悟,那是他自己对不起他的家人,怪不了本帅,你们姐妹到后面去一趟,在万家那三个人身上施点禁制。”

韩玉玲答应着向后行去,吴三彪抢着要挡住她们,双手连摇道:“元帅!使不得,使不得!”

韩金玲对他一指,冷笑道:“你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吴三彪,我在你身上种下了七日断魂蛊,万宝财的家人也是一样,若是万宝财他们不在七天后来投案,你们就别想再活命了。”

吴三彪苦着脸道:“他们已经到凤凰山去了,此去不过两日途程,元帅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梅玉哈哈一笑道:“本帅不必去找他们,要他们自己来找本帅,你去通知他们好了,记住!你们只有七天的时间,否则蛊毒发作,万蛊啮心,那滋味可不好受。”

韩玉玲早已脱身到后宅施法去了,完了之后,他们一行四人离开了万家大院,却没有回到客栈,他们来到集子外面的一片木屋中,那是一家苗人族长的屋子,这族长是九黎峒主应琼花的部属,韩金玲通解苗语,到那儿亮示应琼花的信物,并说明了身份。

天朝贵宾,总降头师,再加以峒主的特殊信物,他们立即受到天神般的款待。

梅玉的条件是要他们保持秘密,不得宣泄,并做好某些行动的配合。

就这样住了一天一夜,派出埋伏等候的苗人回报说,东行往凤凰山方向的路上,迄未有人通过,守那条路很容易,东行路上有一道断崖,架了一根三十来丈的独桥,那是由一株长在岸边的千年古杉,被人顺势推倒而架成,守在桥头,看有没有人过去,一点也不费事,却又确实可靠。

姚秀姑忍不住道:“还是爷的推断正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漏网之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