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35章 作法自毙

作者:司马紫烟

余觉生颇感意外地道:“师兄可是不信任小弟?”

万宝财道:“也可以这么说,我们以前根本没见过面,全凭师尊的一封信,我交上十万两银子,已是相当地冒险了,不过那是我负担得起的,这个可是九十万两,我若不见师尊面,断然不会交付。”

余觉生无可奈何地道:“好吧!师尊现在就在虎克船长的流花号上,二位师兄随同小弟把银两送到船上,就可以当面交给他老人家了。”

万宝财道:“还是请师弟上告师尊,麻烦他老人家移驾到这儿来一下,带着一大笔银子上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为江湖之大忌,愚兄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余党生道:“师兄的意思是要师尊来看你们?”

万宝财一笑道:“那倒不敢当,我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屈劳师尊的大驾,但是点交银两,却必须由他老人家亲自出面,麻烦师弟回去说一声。”

余觉生悻悻然地道:“师兄实在谨慎过度了,师父好容易才接洽好这笔买卖,如果弄砸了,你们可要负责。”

万宝财道:“这个当然,有钱不怕买不到东西,我也打听了一下价格,觉得这笔军火买卖,师尊给价太高了,贵出了一倍都不止。”

陈大旺道:“阁下说的是一般的小土炮,我们卖给令师的都是船上的座炮,每门的口径大出一倍,炮身重达千斤,这样的巨炮,你们有钱都没处买。”

万宝财道:“陈英雄,你也是江湖上闯的,移地而处,你是否也会像兄弟一般谨慎呢?”

陈大旺道:“兄弟是向万兄解释火炮的事。”

“那件事是家师直接交易的,兄弟管不到,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兄弟在西南夷邦从事各种交易,对军火一项,并非全部陌生,如阁下所言的那大炮,倒也不是有钱买不到,找上几位设计师,雇上几个工人,铸也铸出来了,据兄弟所知,有几个小岛上,就有铸造火器的私枭工厂。”

陈大旺脸色一变道:“阁下如是说,这桩交易就吹了?”

“谈交易的是家师,买不买的权利在他,兄弟只管支付银子,兄弟只是告诉阁下,军火在西南海上,并非是奇货可居,也没什么好拿跷的。”

陈大旺气冲冲地拖了余觉生走了。

坐在一边从不开口的霍恩魁这才道:“师兄,这件事好像有问题,这么多的钱,师尊竟不亲来提取,只凭余觉生一人出面,他好像不是这样糊涂的人。”

万宝财道:“是的,从这个余觉生第一次来取银子,我就觉得不对劲,师尊行事一向独断独行,要钱就直接吩咐,从不会说明理由,所以那封信的口气笔迹俱出自师草的不会错,上有一个漏洞。”

“什么漏洞?”

“师尊的开口太大,他在我们那儿,曾经问过我,若是紧急需要,一次可以筹出多少钱,我告诉师尊是二十万两,当时师尊还颇感惊讶,他以为我能筹出十万两,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霍恩魁道:“师尊对师兄的估计太低了。”

“也不算很低,在别处另设生计是我秘密而行之的,光是我们安乐集的那点行业,十万两是最大的估计,可是师尊信上开口就要一百万,实在太离谱了。”

“是啊!当师兄答应下来时,我吓了一大跳,以为你们都疯了,师尊是狮子大开口,而你答应下来也是开玩笑。”

“事实证明我并不是开玩笑,我也的确筹到了。”

“那是梅元帅的帮忙,在西南夷邦,除了几家王室外,谁也无法在一两个月内立筹百万两。”

“正因为师尊开口太大,我才觉得奇怪,信函为师尊亲笔无误,他却提出一个我办不到的要求,就表示他一定出了问题,只是不知道是哪一类问题,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倾吾所有,先弄了十万两给余觉生,先稳住他们,然后再请梅元帅设法帮助,愚兄已经决心脱离白莲教了,可是师尊的问题不解决,我们总是难以安居下来的。”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呢?”

“梅元帅已经跟我取得联系,他已带人在此地监视一切,以后的事情,我们不必操心,静候其变就是了。”

“小弟的意思是说,如若师尊果真来了,师兄是否要把那九十万两银子交出来?”

“九十万两银子,折成黄金也有近十万两,我们是用两辆大车运来的,师尊即使是亲自来了,也不可能轻轻易易地就领走了。”

霍思魁怔然地道:“师兄,你这是怎么说呢?难道师尊来了,你也把着不交吗?”

万宝财叹了口气道:“是的,师弟,我们虽经收录为门下,却没有学到过什么法术,也没得到过什么好处,安乐集的那片基业,也大部分是我们靠自己的力量建下的,我之所以投靠门下,只是免于被白莲教侵吞而已,但我却赔进了我惟一的儿子,对于师尊。我实在提不起感恩之心,对于背叛师门,我也没有什么愧疚之心。”

霍思魁一叹道:“小弟的情形差不多,小弟是被吴三彪拖着入门,他才是易老儿的亲传弟子,吴三彪是我的同乡,都是云南昆明人,我们是邻居,他很早就离开家乡了,我在昆明因杀了人,流浪江湖,碰上他,拉到西南来,投入白莲教,名义上是白莲门下,其实跟师兄一样,还是被他们视作外人,沾不上边儿。”

两个人又谈了一阵,却谈不出什么结果,他们只是棋盘上的两颗棋子儿,虽然他们关系着棋局的胜负,但他们却只能由着人摆布,本身不能采取任何主动。

第二天上午,陈大旺和余觉生终于簇拥着易天方来了,同来的还有两个彪形大汉,黄发碧目,一望而知是西方的夷人,两个人的腰间还佩着一支掌心雷,那是西方的一种短的火枪,在短距离内对人击发,枪弹由火葯爆发摧送,疾如电火,百发百中,十分厉害。

易天方显得略为憔悴,那两名夷人在他身后紧紧相随,情势相当暧昧。

万宝财和霍恩魁见礼已毕后,易天方僵硬地笑了一笑道:“宝财,听说你真把百万两银子凑齐了?”

“是的,师尊,弟子竭尽所能,总算是凑齐了师尊所要的项款,除了上次付的十万两外,余下的九十万两,俱是折成金块,计七万五千两。”

他的屋中堆着五大木箱,打开其中一口,里面是黄澄澄的金块,灿然夺目,万宝财拿起一块道:“这一块重百两,一箱放了一百五十块,计重一万五千两。”

余觉生与陈大旺的目中都出现了贪色,只有易天方仍是很淡漠地道:“徒儿,难为你了,为师虽然写了信给你,却没指望你真能筹出这么多来的,谢谢你了!”

万宝财心思玲珑,早已看出了情形有点不太对劲,但是仍然微笑着道:“师尊说哪里话来,弟子身为白莲教门下,对于复兴教务,弟子自当不遗余力,只是师尊说要用来购买火炮,弟子深惑不解,目前当务之急,应是召集人手,觅妥一处安身地点。”

易天方道:“这个都已有了着落,为师数十名及门弟子与几百名寄名弟子,为师的已分别让他们来报到,至于教坛,为师的己选妥一处海岛,可容万人,我们在那儿可以徐图建设,以谋东山再起。”

万宝财道:“那好极了,岛在哪里?”

易天方道:“等我们购下这批军火后,就可以运了去,武装起来,为师的万方山庄固若金汤,就是被梅玉的一阵火炮给轰垮的,使为师深深体会到火器的重要。”

“师尊,火炮燃料固然重要,可是你买的这一批价格实在太贵了,几乎是超出了两三倍。”

“喂!有这么多吗?”

“弟子还是作最高的估计,如果自己雇集工匠铸制,最少可以制出四倍的成品,所以弟子觉得向他们购买这批火炮,实在太贵了。”

易天方沉吟片刻才道:“可是为师的已经跟他们谈妥了交易,不能再反悔了。”

“那没关系,最多认亏那十万订金不要好了,也总比继续交易上算。”

陈大旺冷笑道:“只可惜现在己不容后悔了,那批火炮虽是贵了一点,但我们还白送了一剂解葯。”

“解葯?什么解葯?”

“解一种西方剧毒的解葯,令师已经服下了那种剧毒,如果没有解葯,明天就将毒发身死。”

万宝财移眼看向易天方,他低下了头,万宝财又对余党生道:“余师弟,你是师尊的弟子,怎么……”

余觉生微微一笑道:“师兄,白莲教中可没有师徒恩情那一套,告诉你一句老实话,易天方中毒,就是我促成的,本来我以为他自己有钱,想把他的钱榨出来,哪知道他的钱都化在万方山庄了,我只有再找他有钱的徒弟了。”

万宝财也冷笑一声道:“余觉生,你既然知道本教没有师徒恩情那一套,你想我会拿钱出来买易老儿的命吗?”

除了霍恩魁之外。每个人都怔住了,良久后,易天方才干咳了一声道:“宝财,老夫临走之际,还害了你儿子的性命,因此老夫也知道对你无恩可言,所以他们说你把钱筹来了,老夫倒是吓了一跳,既然你心上不在乎老夫,为什么又要筹措银子呢?”

“我筹措银子是为了发展教务,既然火炮是如此重要,我认为此事尚可一行。”

陈大旺立刻道:“很好,你把银子交给我好了。”

“陈兄,你要弄清楚,现在是我跟你们交易,不是易天方了,你们的火炮该交给我。”

陈大旺道:“交给谁都一样,我们是认钱不认人的。”

“还有,那批火炮的价格也太高,我要重新议价。”

陈大旺沉思片刻后才道:“也行,你到船上去看货,看完后,我们再议价好了。”

“货不必看了,船上的火炮都是一款型式,我们就直接议价好了,照以前所说的数量,我出四十万两。”

陈大旺叫道:“什么?四十万,连一半都不到!”

万宝财冷笑道:“陈兄,你自己也明白,四十万两我已经出多了,你们的那票货色,最多只值三十万,你要明白,我可没中毒,不需要你们附带送解葯。”

陈大旺沉吟了片刻才道:“好吧!四十万就四十万。”

“陈兄可以全权做主吗?”

“可以,这批军火是我们俘虏了几条别的商船上接收而来,带在船上压舱,根本没多大用处,虎克船长不懂得中国话,也不晓得行情。兄弟可以全权做主,万兄要把货交在什么地方?”

“就在蚬港好了,你们把货卸在码头上,我带人前来验收交款。”

陈大旺大惊道:“那怎么行,军械火葯都是违禁品,怎么可以公开交易呢?”

“你们船上带着武装,怎么可以入港停泊呢?”

“这……个因为兄弟跟本港的守备大人颇有交情,在瞒上不瞒下的情况下徇私放行停泊的。”

万宝财一笑道:“我们也走了门路,我们持有沐王府护卫的身份,代表休王府购买火器,安南朝廷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更不敢于涉了。”

“沐王府护卫,可不能冒充的,尤其是公开索购军火,这关系太大了,兄弟可不敢做这笔交易。”

“关系再大,也是沐王府的,跟你们没有关系。”

“这么说来,二位真是沐王府的护卫了?”

“不错,我们是新补的名字,职司就是代表沐王府买军火,金子也是沐王府拿出来的,否则以我这一介平民,上哪儿找这么多金子去。”

陈大旺脸色大变道:“对不起,湖海中人不与官方人员交易,尤其是将火器卖给官方,为江湖之大忌,兄弟不敢接受这笔交易。”

万宝财冷笑一声道:“陈兄,你别忘了,你已经收了订金,而且这是笔无法更改的交易,如果你认为可以漠视沐王府,你不妨试试看,你的船是否能离开蚬港。”

陈大旺又是一怔道:“沐王府的人已经来了?”

“不仅来了,而且先一脚来到了,牢牢地盯死了你们那条船,沐王府的银子岂是那么容易吞没的1”

陈大旺急得用夷语跟那两名持掌心雷的夷人叽叽哇哇地叫了一阵,那两名夷人也十分愤怒,一面哇哇大吼,斥骂陈大旺,一面把掌心雷移向万宝财和霍恩魁,颇有动蛮之意,哪知窗外嗖嗖两声,两名夷汉都痛叫着仰身倒下,每人额上都露出了个龙眼大的洞,脑浆鲜血,红红白白地向外直冒。

万宝财这时才把一颗悬起的心放了下来,他知道梅玉已经安排好接应了,而且刚才那两发飞弹,恐怕就是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作法自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