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36章 赏宝大会

作者:司马紫烟

没多久之后,海上浮起一具尸体,是穿黑色水靠的,大船上又是一阵慌乱,但接着不久,大船上又换成了欢呼,因为以后一连三具尸体浮上来,都是青蓝色的水靠。

梅玉愤然地道:“这些混账东西,居然害我损失了三个英勇的弟兄,我非要他们付出代价不可。”

姚秀姑叹了一声道:“元帅,临阵征战,总难免会有死伤的,对方也死了好几个人了。”

梅玉有点黯然地道:“我知道,所以我要把虎克调下船,再出奇袭去占领那条船,我就是想避免双方的死亡,否则我可以下令火攻,可以把对方一网打尽,全军覆没。”

万宝财道:“元帅打算如何处理他们呢?”

“虎克船长是凶手,我手上已经有好几张的状子告他劫财杀人了,我一定要强之以法,船上的财富用来偿还那些苦主,水手中恶性重大的,极以应得的刑罚,不牵涉到罪刑的从犯,等候别的商船来,遣送回去。”

“这个很难认定的。”

“不难,有很多苦主都在,他们可以指认罪犯的,我既然负责经略都护西南夷,就有责任保护商民。”

海面上又陆续浮起了七八具尸体,却全都是穿黑色水靠的海寇了。

大船上的欢呼变为沉默了,梅玉哼了一声道:“这个虎克船长太顽固了,我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他再度发出一个命令,没有多久,大船上开始鼓躁了,显得十分慌乱,而且有人开始跳水逃生。

只见陈大旺疯狂般地挥动着白旗,大声喊道:“不要凿船,不要凿船,我们船长上岸投降。”

梅玉这才哼了一声道:“万宝财,你们可以去把那个虎克船长带到客栈里去了,带十几个人去,暂时先别说破,我会在客栈中布置好的。”

万宝财和霍恩魁再度来到海边时,虎克船长的小船也跟着到了,他穿着西方的船长装,佩着剑,十分神气,腰中还别着一支短枪。

万宝财很神气地道:“这位是虎克船长吧!请他先把身上的武装解除。”

陈大旺用夷语说了一阵,那两个夷人随员都表示反对,倒是虎克船长自己把短枪交了出来,又说了一阵,陈大旺翻译道:“船长说缴械可以,但是佩剑一定要见到你们的司令官才肯解下,这是国际规矩。”

“什么是司令官?我们没有个官名。”

“就是你们那边的最高负责人。”

“那是一位将军。”

“那就见那位将军,我们的船长在本国也是一位伯爵,他是贵族,只跟贵族谈判。”

万宝财冷笑道:“你最好提醒他,他现在是去投降不是去谈判。”

陈大旺自然不敢直译,但总算让虎克船长他们向前走动了,万宝财带去的十几个人,都是明朝的军士打扮,执着长矛,甲胄鲜明,格外显得神气。

来到一家客栈前,那儿站着两排甲胄鲜明的军士,一起兴矛喊威,喊声停止后,梅玉全身甲胄,却在二位女将的簇拥下出来了。

万宝财道:“大明钦封一等汝国公,兼西南夷都护使梅玉大元帅暨三位人亲出主持受降。”

陈大旺吓了一大跳道:“不是沐王府的将军吗?怎么会变成梅元帅了呢?”

万宝财笑道:“你最好通知虎克船长一声,受降的主顾换了,现在的梅元帅可以说是西南夷最高级的司令官,每一个国君都要受到他的节制,而且还是一位公爵,他应该感到很有面子了。”

陈大旺苍白了脸,颤抖地把消息通知了虎克船长,他先是呆了一阵,然后极有风度地脱下了饰有鸵鸟毛的帽子,鞠了一个躬道:“原来我是栽在中原第一大英雄的手中,那就不算冤枉了。”

他的华语虽然不算流利,但吐字清晰,倒是把大家都惊得愣住了,只有梅玉很从容地道:“原来阁下能说华语?”

虎克船长道:“能说一点,虽然不十分好,但是一般的交谈是够了,敝人是被敝国朝廷选做出使中华特使的人选,所以必须先练习华语。”

梅玉也是一惊道:“阁下是特使?”

“现在还不是,只是预定的人选,因为敝国的女王凯塞玲一世觉得时机尚未成熟,对中华尚未完全了解,刻下正在派敝人前来观察研究中。”

梅玉冷笑一声道:“只不过阁下研究的方法用错了,敝人一共接到了十四份状子控告浪花号,你们抢劫了十四条中国商船,杀死了九十五条人命。”

虎克船长道:“那只是收集资料,敝人要了解中国,自然必须与中国人接触,敝人在浪花号上航行海中,有接触中国商船的机会,杀伤是接触时难免的,事成之后,敝人都把他们放走了。”

“可是阁下把财富都留下了,还留下了四十六名女子,这一点阁下又如何解释?”

虎克船长道:“那是当做资料,献给敝国女皇陛下的,留下的那些妇女也一样,都已送回到敝国的都城阿姆斯特丹了。”

梅玉听了哈哈一阵大笑道:“说得好,虎克船长,我得到的消息却是你犯了海盗行为,要缉捕你治罪。”

虎克朝海中看了一眼,脸色又是大变,因为他看见那些小船已经围拢,船长的箭手不用火箭,却用长箭攻击,而且海中有许多着青蓝色水靠的水鬼向上攀升。

底下水船上的箭手太凶悍了,只要有人一冒头,长箭立至,一箭贯穿,因此无人去阻止水鬼的登舟。

虎克脸上泛起一阵悲色,他知道浪花号一定会被俘虏,而自己也深入敌阵,这一仗输得永劫不复了,所以他悲啸一声道:“梅元帅,我知道我输定了,现下什么言词都是多余的,我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希望能与你用剑一决。”

到这步田地了,居然向对方的主帅要求决斗,这必然是个疯子或白痴。但梅玉居然答应了,点头道:“可以。”

万宝财立刻道:“元帅,你现在已稳操胜算,似乎犯不着以身试险来接受这种挑战吧!”

梅玉一笑道:“这位虎克爵士败得有点不服气,他以为我始终是靠着计谋胜过他的,现在我要他们明白,即使斗实力,他也是个大输家。”

他从容地除去了甲胃,只着了一套便装,虎克则脱去了他的外套,也是一身便装,手握夷剑道:“梅元帅,我的剑是软剑,我们西方的招式与东方的完全不同。”

梅玉道:“没关系,剑在我们东方,被尊为兵甲之圣,这表示他有无所不克的力量,涵盖于众兵之上。”

虎克道:“今天敝人冒昧请教,输了自然没话说,万一胜个一招半式,还请元帅海涵。”

梅玉笑道:“你如胜了,你和你的随员都可以无条件地离开,这是你要求决斗的目的,对吗?”

“不!我若侥幸获胜,还请元帅把浪花号一并赐还。”

“爵士,你的要求太多了,浪花号先后洗劫了我中华数十条商船,杀死掳劫我良民几百人,这笔账还没算呢?因为你具有官方的身份,我准备申报中华朝廷后,由朝廷派人去向你们皇帝交涉,浪花号本身就是罪证,那是绝不可能发还的。”

虎克船长咬咬牙道:“好吧,那就只要求人员的安全离去好了,不过敝人要提醒阁下一声,我们虽具有官方的身份,但我们的行为却全出于私人意旨,与敝国女皇陛下无关,如果大明朝廷想以此作为交涉的理由,那是没有用的,我们都会矢口否认。”

梅玉笑笑道:“你必须胜过我,才有机会否认,如果你落败成了俘虏,我有很多方法叫你承认的。”

虎克慾言又止,因为他看出梅玉的态度从容,剑虽是随便握在手中,但已经自然而然地守紧了门户,这是一个十分老练的剑手才具有的表现。如果这一次挑战不胜,一切都完了,说再多的话都没有用。

他小心翼翼地围着梅玉绕圈子,找寻着可以出手抢得先机的优势,但梅玉偏不让他如意,等双方距离到差不多时,就跨步一剑直刺中门。招式是俗之又俗的“毒蛇出洞”。

但是虎克却惨了,这一式攻势的解法很简单,只要往旁边一封就行了,而且立刻还可以还击,是个争先手的好机会。

可是虎克却占不到这种便宜,他的西洋佩剑是软的,剑身柔韧而锋利,可就是使不上大劲儿。

第一刺,他拔剑去挡时柔软的剑身架不住梅玉凌利的攻击力量,逼得他只有狼狈地跳开。以后几次他不敢再去招架了,都是老早就跳开了。梅玉如果连逼几步,他往往要连跳十几步,才能到达安全的距离。

这种战法自然很耗体力,还没有多久,他已开始喘息了,好容易等到一个机会,他避开剑势,然后一剑抵在梅玉的胸前,得意地道:“元帅,承让!承让!”

梅玉却含笑问道:“你这就算胜了?”

虎克微喘着道:“我的剑只要再推进一寸……”

“我国古人有句话——行百里者半九十——那是说如果你要到一个距离百里的地方去走到九十里的地方,只能算是走了一半,那是说越到后来越辛苦艰难。”

虎克道:“敝人对中国的文化有研究,这句话本人也听过,却不知与今日的决斗有何关系?”

梅玉笑道:“我们以剑互斗,争得就是径寸之机,你的剑顶在我胸前,再进一寸就能使我受伤,殊不知这一寸正是最艰难推进的距离。”

虎克听得莫明其妙地道:“元帅是说现在这个样子,还不足以成为你的威胁?”

“自然不能,你也知道我在中原已是个小有名气的剑客,像胸前这种易受攻击的地方,如无充分把握,怎么会让你的剑招攻进来;所以你最好把你的剑收回重新来过,我不愿意利用这种机会胜过你。”

虎克的确难以相信,他实在舍不得放弃已经到手的优势,于是一咬牙,将剑又推进去,剑尖抵在梅玉的胸前,剑身整个地弯了起来,却就是刺不进去,他的脸色一变,急忙收剑退后,手腕处却微微一震,被梅玉用剑身轻轻地拍了一下。

梅玉哈哈大笑道:“你还不信我的话,如果这一拍我不平过剑身而用剑锋,你的手不就完了。”

虎克又惊以怒地道:“你……你里面穿了软甲?”

梅玉一笑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我身为防统帅,临阵指挥作战,自然要将自己保护得周密一点。”

“可是这对我们的决斗就不太公平了。”

“公平?虎克,我准你决斗已经很公平了,要知道你是海盗,我是官方统帅,我现在是在捉拿罪犯。”

虎克愤极无语,举剑拼命进攻,但是因为知道梅玉胸背之处都有软甲保护,不畏刺砍,所以受攻击的地方便减少了很多,也使得出招时困难很多。

梅玉大部分都是在采取守势,他好像在研究这种西洋剑的剑路,直到八十招之后,他看对方已无精招,这才奋起神威,锵锵两声后,第三剑已经刺在虎克的有助。

虎克负痛而呼,手中的剑也握不住了,梅玉跟着一脚把虎克踢翻在地,喝道:“捆上!”

那些军汉们动作很快,立刻就上前绑人,虎克的随员们想上前解救,其余的军士立刻上前挺矛阻止,而且虎克也发声喝阻了,叫他们投降受缚。

港中的浪花号也结束了战斗,升上了大明的旗帜,虎克船上算是全军覆没了。

梅玉的都护府遍及全中南北岛的西南夷,那也全是大明的附庸国,尤其是安南,不久以前才因叛乱而被梅玉枚平,王室也换了人,新王是梅玉一手扶植的,对梅玉是万分恭敬。

梅玉在蚬港设了个都护营,留下了三百名军卒,由一位参将率领驻扎当地。

他本人则带了一批水手,押着一干人犯,驾着浪花号回到了暹罗本府,又着实地忙了一阵。

易天方已经毒发身死,西南夷区的白莲教患总算全部根绝了,然而浪花号的案子却拖了很久。

梅玉手中的确有几件是控告浪花号的案子,原告却是中国的商家,在海上被浪花号洗劫过,所以梅玉一听有浪花号牵连其中时,才极力吩咐万宝财设法守牢他们,终于一举成擒。

浪花号上的船员水手个个都被关了起来,公告各地,要受害人赴都护府指认罪犯,认领被劫财产。

只有两个人没有人狱,那就是陈大旺和余觉生,他们都是被虎克招人伙的中国人,梅玉准许他们将功折罪,继续留船服役。

把浪花号改为神龙号,隶属于西南都护府,算是水上的武力,训练了一批精壮的军卒担任水手。

这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赏宝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