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飞龙记》

第39章 狼子野心

作者:司马紫烟

计全和几个镖师忙围了上来,这些镖师都是四方名家,使得那两个人也有些胆怯道:“你们当真敢与宁邸作对?”

计全怒道:“宁王府的人也不能仗势凌人,我们规规矩矩地保镖,行得正,立得稳,就不怕任何强权,你唬唬一般老百姓还可以,想欺压江湖人还没有这么容易。”

梁子友还疼得满地乱滚。

旁边又过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穿了一身锦服,胡本立和辛十一都躬身叫了一声:“小王爷!”

小王爷哼了一声道:“你们可真有本事,叫你们跟来是要你们照料一下梁少爷,你们却让人戳瞎他一只眼睛!”

胡立本急忙道:“小王爷!他们是突然偷袭下手,属下来不及防备。”

才说到这儿,那个小王爷像旋风似的卷了过去,劈啪两响,胡本立已翻跌了出去,两颊立刻红肿,口角也流下了鲜血。

小王爷这才指胡立本骂道:“没用的奴才,我在一边瞧得很仔细,人家明明已经先打了招呼,你居然敢说人家是偷袭出手。”

胡本立不敢再开口了。

辛十一才道:“小王爷!属下等是没想到对方会用暗器伤人。”

小王爷冷笑道:“你们过来的时候,已经知道这边全是江湖人。”

“但镖行是白道侠义,广源镖局又是全国最大的一所,他们的镖师应该是侠义表率,谁想到他们会使暗器呢!”

那些镖师们都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只有韩金玲笑道:“各位达官老爷们是侠义英雄,不屑于用暗器的,但奴家却不是,人是奴家射伤的,扯不到广源的各位英雄身上去,至于我射伤他,是得到我家公子的吩咐。”

梅玉傲然地道:“我梅山白的侍儿,他竟然有眼无珠,当做一般市井歌妓,岂非是空长了一对眼珠!何况那位捕头儿第一次前来,计老英雄已经告诉明白了,他偏偏还要再来纠缠,分明是想着他府台公子的身份凌人,我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小王爷点点头道:“好!不畏权势,梅公子端的好担当,但不知梅公子府上是哪里?”

梅玉一昂头道:“别盘家世,我们讲的是理,比的是气,梅某理直气壮,见了皇帝也不怕。”

小王爷的脸上沉下了怒色,冷笑一声道:“你有理,我也有理,咱们讲道理也讲不清的。”

“阁下有什么理?”

“冒犯令宠固为不当,但你们出手叫人伤残也太过分了,所以我也要讨回公道。”

梅玉笑道:“阁下要怎么讨回公道?”

“比人多势众,你们差得太远了,本小王爷不愿意倚仗势力来压你们。”

梅玉一笑道:“小王爷,你错了,你王府里最多不过几名家将而已.要讲人多势众,广源镖局为南七省镖局总盟主,交情通到黑白两道,一张武林怗撒出去,可以把南昌城挤破,这一点你可吓不了人。”

小王爷没想到梅玉会冒出这一番府,梗了一梗道:“反正我无意用权势压人.但是也不甘心受辱,子友兄的一只眼睛不能白瞎,各位都是江湖人,我们也用江湖手段术解决,明天下午,我带人到贵局拜访。”

“小王爷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我会带十个人来,连我是十一场,领教一下天下第一镖局的雄风,如果十一场内我们胜了六场,请广源镖局卸下招牌。”

梅玉笑笑道:“这个要求太莫名其妙了,射瞎梁子友的是小妾,发出命令的是我,不能扯到镖局头上去,而且阁下太自说自话了,你们胜了要镖局关门,你若是输了呢?是不是也要南昌的宁王府关门。”

“你太放肆了!”

“我倒不以为我放肆,因为我们都知道,关闭王府,只有皇帝才有权力,连你也做了不主,但你却是代表王府来向我们挑战,要提胜负条件,最好是提出一些你能做得到的事。”

小王爷的怒气居然消沉了下去,点点头道:“不错!这是我缺乏处事经验,说话不得体,以阁下看,我们该如何定胜负的注子呢?”

梅玉想想道:“我们若是输了,我自剜一目,当众置酒向梁子友道歉,你们若是输了,梁子友受伤的事算他自认倒霉,由王府置酒向广源道歉。”

小王爷想了一下道:“可以,明日午后未正,我准时带人候教!”

他拱拱手,带着人退走了,这边桌上立刻议论纷纷。

计全道:“没想到王府世子,居然会是位技击高手,看他今天掌掴胡本立的身手,动作快,出手准,而且还看不出门路家数。”

梅玉笑笑道:“他们王府自然有能力聘请高手任教,也不会固定由一人任教,所以看不出来路的,贵族世家的武技多半融合各家,这位小王爷由我来应付好了。”

计全道:“公子又何必要冒险了,可以动手的人太多了。”

梅玉道:“不然,你们日后还要在江湖上走动,得罪豪门殊为不值,他们的报复行动会无休无止,明枪暗箭一起来,使你防不胜防,不若由我来应付,必要时我亮明身份,谅他也不敢惹我。”

韩金玲道:“爷,人家是王府世子,不怕你这一等公的,人家到底是皇帝的手足亲人。”

梅玉笑道:“现在这位皇帝,最不讲手足亲情的,我已经整倒了两位亲王,都是皇帝的手足兄弟呢!这一次我占住了理,是他们先欺到我头上的,玉玲和金玲两姐妹这次在京中由皇帝亲封为国公夫人,还由皇后认了亲,收做干女儿,算来都是公主,他要欺到她们姐妹头上,是他自己找霉倒,必要时,我就一状告到宫里去。”

计全道:“那究竟不太好。”

梅玉道:“我知道各位在江湖上身份清高,不愿扯进宦海恩怨,我只是告诉大家一声,不必顾虑他们在官方的势力,好好应付一下明天的挑战,选出八位应战者。”

计全道:“不是有十一场吗?”

“我跟她们姐妹各接一场。”

“公子,你接下小王爷,同样都是世家武学,旗鼓相当,但是大小姐和二小姐……”

“你别替她们姐妹担心,她们虽是女流,却身兼两大门户的龙头,功夫扎实,比我还强一点。”

计全就不开口了,梅玉的武功他是清楚的,当年保着建文帝南下时,一支剑已使尽威风,连连闯关,建下了赫赫盛名。

韩氏姐妹身掌万蛊门和白莲教两大门户,想得到不会差。

只是梅玉一皱眉头道:“这位小王爷的用心难测,他对广源的情况应该很清楚,为什么偏要来找这个麻烦,难道是想在江湖立威吗?江西大半是宁王采邑,这王府的威风已经够了,难道还需要进一步吃到江湖上吗?”

这个问题自然无人解答,到了第二天午后,小王爷带了人来到镖局里的时候,大家就更惊诧了,小王爷带了十几名家将,不过那些人只是站在背后撑场子而已,他出战的代表都是穿着便服,男女老少都有,有些是陌生面孔,有些却是极负盛名的独行大盗或黑道枭雄。

看来他是真心想踢场子来立威了。

比赛场地是镖局的练武场,地方很宽大,计全还请了几位地方上知名人士前来作为仲裁。

小王爷今天一反常态,对那些仲裁人十分客气谦虚,担任主裁的八卦门掌门徐俊达表示希望这只是一场武技切磋,大家最好点到为止时,小王爷立刻接口道:“当然,当然,兄弟就是怕家将们手脚控制不住,特地将王府几位供奉老师请来助阵,他们都是在江湖上闯荡有年的武林大师,手底下绝对能控制分寸,今日纯为以武会友。”

对他态度的改变,众人都感到很纳闷,但又猜不透他葫芦里卖什么葯,只有看了再说吧!

徐俊达交代了一下门面话,双方各推出第一位代表,镖局方面为慎重,第一个推出的是少林门下弟子林惟善,他艺出少林嵩山本院,十五岁上山,二十五出师,十年苦修,拳、掌、棍都具有了十足火候,是正式由木人巷打出来的名门高弟,磨练江湖十年,今年三十五岁,正是一个武人的巅峰状态。

王府推出来的却是一个妖饶女子,身穿彩色锦衣,面容妖艳,体态娇柔,风情十足,可是大家都不敢对她轻视,因为此女出道江湖也有十年了,平时骑一头黑驴,游戏江湖,却又艺高人胆大,不但敢黑吃黑,整队的镖车她一个人照样敢碰,飞卫女聂巧巧是名震江湖的女杀星,想不到她会被宁王府聘去当杀手了。

聂巧巧仍是老习惯,一上来就卖弄风情,细言软语,直夸对方英雄了碍,然后突下杀手,很多人被她捧得晕淘淘的时候,莫明其妙地丢了脑袋。

当双方言明以兵器对决后,聂巧巧就取出了肩头的双刀笑道:“林老师是少林名家,一支罗汉棍威震天下,小妹是万万不是敌手的,但名家当前,心痒难已,只有用小妹自创的一套三手刀法请教,千万请林兄手下留情。”

林惟善抱棍拱手道:“姑娘言重了,姑娘的双刀闻名天下,还有人送了姑娘一个双刀追魂的外号,但不知这三手刀法又是如何施展的。”

聂巧巧笑指腰间的一柄短刃道:“第三把刀在这里,至于如何施展,请恕小妹卖个关于,不过小妹向林兄保证,绝没有第四把刀就是了。”

林惟善再度拱手道:“就请姑娘赐教。”

聂巧巧忽地一滚,人就像一朵彩云似的飞过去,双刀似雪,砍顶削足,一发就是两招。

很多人就被她这一手杀成死伤的,因为谈话刚完,连门户尚未拉开,她就开始进招,动作快不说,出手就是杀着。

一般人使双刀都是前后相连,左右呼应,但聂巧巧却不同凡俗,她的双刀分使两种不同的招式,方向不同,攻击点不同,只有速度相同,就像是两个使刀的高手,同时集中力量,攻击一个人。

只是这种战法对少林出身的林惟善却占不到便宜,他双手握住棍子中段,头尾齐飞,轻轻松松地就把两刀都架了开去,聂巧巧滚身退出后,收招跳起道:“好功夫,好眼力,名门弟子,究竟不同凡响。”

这倒是出于真心的赞美,因为聂巧巧的动作太快,一般人只能见到人影刀光,无法辨识招从何来,林惟善能够准确地格开双刀,造诣的确不凡。

林惟善对她的赞美如若未闻,长棍一放捣将出去,取的是对方肩头,聂巧巧一摆身子就躲过了,正想再次进招,哪知道林惟善的棍又横拖了回来,若不是她缩颈矮腰得快,几乎就被扫中在腰侧。

林惟善的攻势式式相连,或点或砸或扫或劈,呼呼风生,势子十足惊人,聂巧巧身躯又软又玲珑,前折后仰,跳高窜低,灵活异常,但只能一直采守势,根本没有回手的能力了,像这样,进行了六十多个回合后,聂巧巧似乎体力不支了,一个铁板桥躺下后,没有立刻起来,林惟善棍化拨草蛇点了出去,聂巧巧大喝一声,双刀忽地掷出,刀化两道光虹,飞向林惟善的两边颈侧,然后她的双脚在地上一点,人也像支飞矢般地射向林惟善,同时拔出腰间的匕首,掷向林惟善。

这就是所谓的三手刀法,果然霸道绝伦,林惟善的反应十分冷静,他首先把棍子丢开,空出双手分向两侧拍出去,拍飞了两口单刀,然后身子也后仰,避开了那一刺,只是同时他还能屈身一腿踢出,踢在聂巧巧的右股上,把她踢得向一边撞去。

聂巧巧落地后,正待弹腿跳起,忽党肩头一股重力压下,那是林惟善的棍子压在肩膀上。

人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取回了兵器应战了。

这次人家若不是采取压式而改用扫劈,自己不死也必受重伤了,技逊一筹,聂巧巧倒是很光棍,将匕首朝腰间一插道:“多承手下留情,小妹输了。”

林惟善也一拱手道:“姑娘手下高明,林某十分佩服。”

这一局比赛算是完了,镖局方面先驰得点,人人都很兴奋,但很多人也明白,这一阵若非林惟善,能撑下来的没几个,对方的实力的确不容忽视。

镖局在第二场排出的是湖北名武师黄太冲,武当弟子。

王府派出的则是一个使判官笔的生死笔刘琪,是鄱阳湖的黑道大豪。

这两个人的比斗很精彩,一直拼战到一百多招后,黄太冲才一剑刺中对方肩头而获胜,两个人都汗透重衣,战得十分辛苦了。

镖局方面连赢两个胜点,小王爷的神色已不那么轻松了,后两场他都派出了两个名不见经传的代表,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狼子野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南疆飞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