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湘月》

第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可人小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热闹过,门前车马骏骑已经停了一大片了,可是还有着不断的客人前来。

这更显得旁边的那些门庭的冷落,也使得那些倚楼含笑的人儿一个个收敛了嘴角的笑,把刻意修饰匀饰脂粉的那一张张美丽的脸拉得长长的,也把那一口银牙咬得格蹦蹦地直响。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假如嫉妒的人真能燃的话,可人小筑此刻必定是化为一片灰烬,因为这一条平康里,三十四家乐户,就有三十三对,六十五只眼睛在喷火,喷向了可人小筑。

三十三个人,应该是六十六只眼才对,怎么会只有六十五只呢?其中李么儿只有一只眼。

正因为她身体上的残缺,生意一向就比人家差一点,所以她的怒火比别人消得快一点,朝隔楼的郑湘湘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湘湘!算了吧,今天是不会有人上门了,我们还不如卸了妆,到后面凉亭子里去松闲一下吧,浮生偷得半日闲,这也是很不容易的机会。”

郑湘湘是新落籍不久的,没有她那么看得开,恨恨地哼了一声:“丁婉卿这个老妖怪,不知道她有多大神通,居然能把长沙城里的大户都召了去!”

她可以骂丁婉卿老妖怪,李么儿却不能,因为李么儿比丁婉卿大一岁,今年已三十六了。

三十六岁不算老,但是在娼家这一个行业中,却是黄花凋零岁月了,早就该依人作嫁。

“老大嫁作商人妇”。本是她们这一行中最通常的命运,也是较为理想的归宿。

因为她们是操着出卖欢乐的市笑生涯,光顾的也只有两种人,做官的与商人。也只有这两种人较为有钱,可以在她们身上花费。

辟宦之家,书香门第,最多只在她们那儿逢场作戏一番,不会有长久的打算的,家里也容不下她们。

只有中年丧偶的生意人,才可能在她们中间挑一个回去,一半是为了她们的人,一半是为了她们的钱。

十年娼妓,多多少少会有些私蓄的,而且她们懂得生活,懂得侍候男人,知情着意,比起一般木头人似的黄脸婆子,佻俏得多了。她们也精于算计,善于理财。历尽沧桑,世情练达,是生意上最好的帮手。

李么儿叹了口气,她却没有这个福气,虽然她心中早有这个意思,其奈别的人没有这个意思,因为她是个有残缺的女人。所以她的语气有点酸酸的:“婉卿今天出籍。”

郑湘湘倒是颇感意外了:“什么?她出籍了,找到了好户人家从良了?”

李么儿摇摇头:“那倒不是,婉卿人聪明,长得也好,前几年就有人向她求婚,她都拒绝了,她说得好,卖了半辈子的笑,总不成下半辈子还要去将就一伧夫,替人做牛做马去,只为了换一个大娘子的虚名。”

郑湘湘冷笑一声:“一个虚名,她还想要什么,难道还想当夫人不成,凭她这个出身。”

这句话使李么儿心里多少有点反感的。

郑湘湘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出身了,但李么儿没忘,所以她的语气中有一丝愠意:“湘湘,你也别太瞧不起我们这一个行业,娼家中出色的人物也不是没有,还有封国夫人的,但得志性坚,不怕出身贱!”

郑湘湘笑了起来:“你别老是把那个故事抬出来,我知道你是在说你的本家李娃,后来册封了国夫人的,你别忘了她的汉子也姓郑,也是我的本家呢!那只是千万人中一个而已,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的,我们也别把话扯得太远,那些事不会落在我们身上了,我相信也不会落在丁婉卿那个老妖怪身上,她不是从良,那又怎么脱籍呢?”

李么儿忍不住笑道:“脱籍是脱出乐籍,以后不再应召了,从良是嫁人,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难道说我们娼家除了嫁入之外,就必须干一辈子……”

“话不是这么说,她干得好好的,虽说年纪大一点,但是生意不恶,稍大一点的酬酢场合上,都少不了她的份,要是从良,倒也罢了。否则就没有脱籍的理由。”

“她干腻了,也不再指着这个养活自己了,脱籍出来,轻松逍遥一番,有什么不好呢?”

“那当然是好,可是她闲得住吗?”

“有什么闲不住的?像我们这种人,历尽了沧桑,什么没经过,什么没见过?真要静下来,比妙藏庵里的老尼姑还更清净呢!”

郑湘湘知道李么儿的脾气,也明白她的身世坎坷,感触特多,倒也不去见怪,笑笑道:“丁婉卿是官妓,她脱籍要官府核准的,官府肯放吗?她正在当红的时候……”

“我想一定是已经请准了,否则她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明白宣布,而且还下帖子把有头有脸的客人都请了去。”

郑湘湘摇摇头道:“只为了她脱籍,居然能惊动四城,哎呀、连镇守使何大人都到了,这老妖怪还真有本事。”

李么儿连忙探头看过去,可不是镇守使何进何大人的绿帽大轿正停在可人小筑的门前,那八名亲兵排列在两边,就是绝无虚假的标志了。这一来使得李么儿伸长了脖子,差点没把那只独眼也跳出眶来,深吸了一口气:“瞧!可不是何大人吗?虽然他穿了便服,可是高低肩,跟他长过胸的胡子,我一看就知道,婉卿姐可真有面子,居然把镇守使大驾请到了,做人做到这个样子真够风光了!”

郑湘湘却酸溜溜的道:“那有什么了不起,镇守使还不是个人,每月都要见上三四回的。”

李么儿这会儿却不再嫉妒丁婉卿了,反过来站到丁婉卿那边去了:“那是人家出条子召你去赴堂差,一个口谕传到,你想不去都不行,这跟他移驾来看你可大不相同了,湘湘,不是我说句瞧不起你的话,别说是镇守使大人了,就是使署里一个小站堂官,你下帖子也未必请得动,咱们这个门,只有做生意的人会不请自到,那些做官的官架子大得很……。”

这句话使郑湘湘虽不服气,但也无法不认下来,官方酬酢,虽不禁召妓侑酒以助兴,可都是把她们召去的,如果是上这儿来,那就有碍官箴了。

郑湘湘不服气的是她的香闺中也不见得就没有官儿们下顾过,只是他们都是先着人来知会一声,然后在夜阑人静时,悄悄地来到,还得由院子的侧门偷偷地进来,缱绻一宿,天色微明,又得悄悄地溜走。

这种话当然不能对李么儿说,何况说了也不见得光彩或是扳回点什么,第一那些官儿们当然比不上镇守使,第二尽避他们是偷偷地来过,但是真要拿了帖子,明目张瞻地请他们来,还是办不到的。

镇守使肯公然地微服下顾书寓娼寮,这毕竟不是寻常的事,因此郑湘湘按捺不住地道:“么儿!咱们也去瞧瞧,丁婉卿那儿究竟凭仗些什么能如此轰动……。”

“这……不太好吧,人家又没请咱们,咱们去干啥?”

李么儿自然也有点心动,但又有点顾忌,郑湘湘却笑道:“她那儿张灯结采,公开地下帖子请客办喜事儿,咱们就算是姊妹之情,去给她道贺好了。”

“这不太好吧,人家虽然是请客,可没请咱们。”

“咱们这种身份,还轮得着下帖子吗?再说,没帖子自己去了,才显得情分,多少咱们总还是相好姊妹呀!”

“就这么空手去了,不带份儿人情?”

郑湘湘笑道:“带什么人情,多了犯不看,少了拿出去反倒叫人笑话,你不去我可要去了,你看对街的谢京娘跟吴杏儿早都去了,她们还不是空看两只手的。”

丙然有两个盛服的丽人,婷婷地依偎着走向了可人小筑,显得有点虚怯怯的,但还是迈进了可人小筑的门,看情形大概跟她们是一般的心理。

有人开了头,李么儿的瞻子也大了,用手理了理头发道:“好咱们也去瞧瞧!”

郑湘湘忙道:“等一下,等我再补点粉。”

李么儿笑道:“得了吧,我的姑奶奶,在这平康里,谁不知道就是你的脸皮儿白,就是不抹粉,也没人会赛过你,何必还要再刻意修饰呢!”

说尽避那么说,但是李么儿自己也到妆镜前补了一层梨花香粉,把头上的云髻压得低一点,盖上了那只看不见的眼睛,所以下楼出门的时候,还是郑湘湘在等她。

两个人踟踟蹰蹰的走向了可人小筑时,三三五五的平康丽人都摇向可人小筑来了。她们都是一样的心情,想瞧瞧丁婉卿究竟有多大的神通,能够把潭州府造成如此轰动的。

可人小筑的里外焕然一新,这使得郑湘湘跟李么儿心中更纳闷了,丁婉卿要收帜脱籍是她们知道的,既然要走了,干吗又大事铺张呢,难道她脱籍是假的。

才到厅堂门口,里面已经传出了丝竹之声,济济一堂,可真够热闹的。丁碗卿一身罗绮,满头珠翠,像只孔雀似的迎了上来,而且亲热地嚷道:“两位妹子来得真好,快帮我招呼一下,里面都是熟客……”

李么儿的年纪比丁婉卿大一岁,但是在人前,她却瞒去了三五岁,丁婉卿跟李么儿是差不多在长沙落籍的,自然很清楚,但从没拆穿过,而且一直叫她妹子。

这使得李么儿很感激。但丁婉卿似乎用不着在年岁上去跟人竞争。郑湘湘比她们小得多,可是跟丁婉卿在风度仪态上一比,仍然有着自惭形秽的感觉。

丁婉卿挽看她们的手,把她们往里让,李么儿低声道:“婉姐,听说你今天是脱籍的大喜日子!”

“可不是吗?风尘里打滚了大半辈子,我可实在累了,早就想歇下来喘口气儿,可是就一直请不准,好不容易这次求得了何大人的恩准,总算是松了口气,往后这儿,全要靠你们这些好姊妹们多帮衬了。”

这话使她们又不懂了,平康里中的娼友们所谓帮衬,无非是客人们面前推荐一番,这在新设籍的雏儿们是非常重要的,除非是有着特殊的条件以广招徕,否则就得靠先进前辈们多加吹嘘提携,慢慢地让大家知道。

丁婉卿在圈子里已经大红大紫了,只有她带挚别人的份儿,用不着人家带挚她了,何况她既已脱籍,今后就不再应酬了,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因此郑湘湘忍不住问道:“婉姐,你是真脱籍了?”

“那还假得了,昨儿领下的文书。”

“那你这儿好像没有要收场的样子?”

“哦!是的,往后我自己不应召了,但是这儿还有人出来撑场面,所以才要你们多帮衬。”

原来是这么回事,郑湘湘心里有点失望,她的盛名虽不如丁婉卿,在平康里巷,却可以排上第二位。如果丁婉卿收了帜,她就是顶尖儿的人物,没想到丁碗卿却又另外找了个人来,自己退而为家主娘而已。

她推出的这个人一定很了不起,否则她不会在最盛的时候退出的,这个问题连李么儿也感到关切了,连忙问道:“婉姐,是谁?”

“是我女儿,你们都认识的。”

是她的女儿?真是活见她的大头鬼,丁婉卿从未字人,那来的女儿?

碧然在平康里中的娼友们不嫁而孕是很平常的,但丁婉卿在十年来从未间断过粉管酬酢,也没工夫生女儿去。

丁婉卿似乎知道她们心中怀疑着什么,笑笑道:“让你们先纳闷一下,回头见了人,你们就知道了。”说着已经把她们领进了厅中,那儿已经摆开了好几桌盛筵,长沙城里,有头脸的客人也差不多全在座了,三五成群地分开来坐着。

当中的一席正座上坐了镇守使何大人,旁边的客位上只有两个人相陪,一个是本城的名士陆象翁陆老夫子,另一位却是医博士及老先生。

陆老夫子诗文泰斗,门下的桃李在京师显贵的很多,他自己本人却淡于功名,依然布衣,但是在士林中极受尊重,而且此老生性跌宕旷达,湖州名姝,他没有一个不认识的,有很多还是他的学生,所以任何酬酢,都少不了有此老一份。

医博士及老先生精于歧黄,曾经出任过御医太医博士,现在虽已告老,仍然是三湘闻人。

这两个人虽然都不是官员,但是以地位论,实在还高于正踞首座的何镇守使,只因为他是本州首长,才挨上个首席,假如镇守大人一旦辞了官,恐怕连坐在他们旁边的资格都没有。

丁婉卿能够把这两个贵宾拉了来,镇守使大人屈尊而降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这两位老先生为人虽然随和,却偏偏互不相容,见了面就要抬,每次都是闹得不欢而散,以至于后来弄得两个人都使上了劲儿,任何宴会,那一个先到,另一个来了回头就走,或者干脆先问过主人,有没有请对方,如果请了对方的话,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应邀了。

在长沙城里,大家都知道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湘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