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湘月》

第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来到妙贞观前,谭意哥心中卜卜乱跳,可是妙贞观实在没什么可怕的,白粉院墙,里面的屋宇高大轩朗,在一片枣林中,徐徐地传出了钟鼓之声,显得安详而静谧。

谭意哥有点怀疑地道:“就是这儿?”

张玉朗笑道:“不错啊!这上面还有匾呢!”

紧掩的厚木门口有一方飞金的小直匾额,题着“敕建妙贞观”五个字。

谭意哥道:“重门深掩,钟鼓隐闻,无车马之喧,无熙攘之客,这儿并没有像你所说的那么热闹呀!”

张玉朗一笑道:“我可没说这个地方热闹,那只是你的想像而已。我们也是坐车来的,可是车子在前面镇口上就得停下,从小路步行过来的,车马不前,何来车马之喧呢,此处暗藏春色,总不能像曲巷中的歌楼、书寓那样,敞开门来招徕客人,自然得隐蔽一点,而且这儿若不得门路,还无由而入呢。”

说着在门环上笃笃笃的轻叩了三下,少停又叩了三下,一连叩了三次,才停了下来,静静地等着。

足足等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才听见脚步声,先打开的是门上的那个小洞,有一个中年的道姑张望了一下,笑着道:“原来是张公子,可真是难得。”

门才是呀然而开,那个中年道姑单手举在胸前,执着拂尘,恭身为礼道:“张公子多日未来了!”

张玉朗笑道:“是的,我到外地去了一趟,是以多日未来,今因有人,极慕道师高才,特地带他来瞻仰一番。”

那中年道姑向谭意哥看了一眼,含笑道:“这位公子高姓大名?”

张玉朗道:“他姓伊,单名一个戈字,是我的表弟。”

中年道姑笑笑道:“伊公于!欢迎,欢迎,妙师父正在她的院中做经课,小道带路。”

张玉朗道:“不敢劳驾,我们自己去好了。”

中年道姑笑笑道:“那就麻烦二位公子了。”

她美妙地鞠了个躬,退到一边的云房中去了,张玉朗领着谭意哥边行边低声道:“记住,你从现在起是我的表弟,姓伊,名戈!那是把你的名字换了两个字,伊人之伊,干戈之戈,要记住,回头写缘簿时,别错了。”“还要写缘簿?”“这是道观,既来随缘,岂有不布施香火之资的,而且也得在神明前上香致礼,这可半点也错不得的。”

两人一迳走向了大殿,那儿供着的是三清祖师,以及纯阳仙师,仙风道骨,颇具庄严,有个婆子在那儿侍候着香烛,也有两名女冠在佛前诵经参礼。张玉朗等二人恭恭敬敬地上了香,磕过了头,那婆子过来,笑嘻嘻地请他们随喜。张玉朗提笔写了个二十两,然后道:“表弟,你是第一次来,跟我写一样多就好了。”

张玉朗已经把四十两的香资付给了那个婆子,婆子称谢接了下来道:“二位公子是那一处院里随喜?”

张玉朗道:“我们是来听妙师讲道的。”

婆子一笑道:“二位的运气不错,妙师父本来有施主约好了要去降福的,结果因为那位施主家中临时有事未能成行,否则二位今天还可能扑个空呢。”

张玉朗道:“妙师父还出去替人降福?”

婆子笑道:“那只限于女施主。”

张玉朗颇为失望地道:“道法平等,不该分男女,应该一视同仁才对,如能迎得妙师莲驾外出,就方便多了。”

婆子道:“张公子在这儿也没什么不方便呀。”

张玉朗道:“怎么没有?有时说法正在精采处,忽然又有云板声催,另外有人来找她了,只得草草收场,如果能把她接到我的地方去,大概不会受这种打扰了。”

婆子看了看谭意哥笑道:“这倒也是,的确是很对不起张公子,不知二位公子今天打算盘桓多久?”

张玉朗道:“我这位表弟新来,总得让他多领略一些妙师的仙法宝相,因此可能会待久一会。”

婆子道:“行,今天为了弥补对张公子的歉意,绝不会再着人打扰了,即使有人再来邀请妙师,老身以不在推托出去。”

张玉朗道:“那就太谢谢婆婆了。”

婆子一面说着,一面叫了个念经的小道姑,带着他们往白云榭而去。

这个女冠年纪还小,不过十五六岁,不过已颇解风情,一双眼睛十分妖娆,不住地溜向谭意哥,也不住地向谭意哥靠近,磨磨蹭蹭的。

对这种拙劣的调情技巧,谭意哥倒是能应付裕如,干脆握着她的一只手笑问道:“小师父道号是什么?”

那女道童乍受亲热,身子震了一震,遂又红着脸,却靠得更近了,低声道:“小道叫水月。”

谭意哥笑道:“水中之月缥缈隐约,望之在即,折之无物,那太飘忽了,可不像小师父这么平易可亲。”

水月道:“这是伊公子说得好,贫道这水月,却另有说法的。”

谭意哥:“哦,这倒要请教了。”

水月道:“水中本无月,月在天上,水中之月,不过是天月之倒映,沾着别人的光才一现。”

诨意哥道:“这又是怎么说呢?”

水月道:“譬如说二位公子来找妙师父的,因为要小道带路侍候,才得亲近二位公子,到了白云榭,二位见到了妙师父,就不知道有小道的存在了。”

谭意哥还没有说话,张玉朗已经笑道:“小师父原来是这么个说法,那就太委曲小师父了,而且也太冤枉我这表弟了,他虽是初来,却最是个有情有义的,回头还望小师父多多指引他一番。”

水月欣然地道:“这可是真的,公子可不能骗人!”

张玉朗道:“不骗你……”

水月却叹了口气道:“虽承公于好心,恐怕还是没有用的,妙师父不会准许的,她是本观的住持当家师,而且她对伊公子这样的施主,特别有好感,一定是亲自接待,轮不到小道了。”

谭意哥捏了一下她手道:“我要你就行了。”

水月笑道:“公子等见过了妙师之后,再说这话也不迟,那时恐怕公子早已忘了小道了。”

口中说着话,但毫无疑问,她仍是被这个假公子的情意所迷,依偎得更近了。

慢慢地终于走到了白云榭,那是一所建在山坡上的草堂,以竹骨为架,高有数丈,以曲折的栈道登临上去,这妙贞观虽是傍山而,但是山并不高,谈不上什么白云深处,这白云榭大概就是因为这些栈道而得名的,因为这种用竹子架成的栈道,又称云栈,是在山上路不易,仍贴着山壁,用的木架成的便道,蜀中很多,这儿的人才想出这个花样来,踏上去,吱吱直响,虽然栈道外面还有栏杆,谭意哥还是战战竞竞,心惊肉跳,居然要水月扶着他。

水月忍不住笑道:“公子,原来你的胆子很小呀!”

谭意哥不好意思,只有佯笑道:“我的色胆是很大的,回头看我不一口吞了你!”

说着还捏了她的脸颊一把,他们这一路走来,两人贴贴,已经很熟了。

水月吃吃她笑道:“我才不怕呢!”

来到楼台上,竹深重,水月倒是不敢调笑了,在外面道:“妙师父,张公子和伊公子来访。”

中传出一个撩人的声音道:“请进来。”

水月撩起了竹,张玉朗领先进去,屋中陈设得十分雅净,一尘不染,地上着竹席,竹制的架子放着素琴,旁边有棋秤,书案。

默炉中燃着一炉檀香,而且靠窗处养着两盆海棠,正在盛开,在洁净中又显着丽。

没有看见人,谭意哥已经赞了一句“好地方!”

张玉朗笑道:“地方好,人更好,表弟,你看见了妙师;才知道所谓神仙中人是什么意思了。”

一面说,一面脱了靴子上了席子,然后招呼道:“妙仙子,我这个俗客又来打扰了,而且还带了我表弟来,好在我这个表弟倒还不俗,值得你一见。”

这是客堂,堂后还有一间小房,大概是休息卧室,都是用细竹为,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个人的身影正在披衣坐起。

谭意哥虽是个女的,却已为中人曼妙的身影引得心头怦怦直跳。

虽然只是隐隐约约的一瞥,但是却更为增加神秘的魅力,连张玉朗的眼睛也被引得向中直瞟,直到谭意哥佻挞地看了他一眼,他才不好意思地移开了。

水月把二人引到了道:“妙师,弟子烹茶去。”

中人微笑道:“张公子是雅客,他带来的人自然更不凡了,我们观中的那种茶怎么能待客呢!”

张玉朗道:“可不是,我是个茶贩子,别的还平常,但是喝茶可是最会挑剔了。”

水月显然不知如何是好,中人吩咐道:“你去把烹茶的用具端来,把我的神女露取来,我要亲自烹煮。”

水月看了谭意哥一眼,答应着下去了。

中人影绰约地披衣坐起,又懒地起身,那隐隐约约的影子却令人心旌神摇。

这的确是个懂得风情的女人,就单单这一个起身披衣的动作,已经撩人万分。

直等她完全穿好了衣服,整个地掩起了她迷人的胴体了,外面的两个人才吁了口气。

谭意哥的脸没来由的红了,张玉朗轻触了她一下笑道:“现在你不否认她是个尤物了吧!”

谭意哥也低声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尤胜闻名,难怪有些人来了一次之后就迷在这儿了。”

张玉朗笑道:“这还是开始呢,此姝动人处,你还没有领略到。”

谭意哥不禁红着脸低声道:“玉朗,我要领略这些干嘛?”

张玉朗也觉得那句话说得太轻浮,笑了笑道:“对不起,意娘,我以为你是个很超脱的女孩子,不会计较这些小节的。”

谭意哥笑道:“什么小节?”

张玉朗道:“比如说当着你夸赞另一个女人。”

谭意哥一笑道:“我别的不敢说,这点胸襟是有的,否则我就不会来了,我来到这儿,不是为了好奇,也不是为了要探索一下杨大娘子的家中隐私,为了这个原因,我实在没必要非跑这一趟。”

“那你是为了什么呢?”

谭意哥微笑道:“因为你说过这儿的女人别具一种风情,而且好像很欣赏的样子,所以我才来看看,有什么可以让我学的地方。”

“什么,你要学她们的样子?”

谭意哥道:“我倒不是要学,但是想看着有什么可以让我效法的,她们具有这么大的魅力,总是有道理的。”

张玉朗忙道:“这大可不必,你的本来面目已经令人很神住了,万万不可破坏了自己。”

谭意哥笑了一笑道:“这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男人涉足欢场,总是找那些能解风情的女人,但是却要他们的妻子成为一个不解风情的木头人。”

张玉朗很窘迫地道:“没有的事,不过男人都是自私一点,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对别人去卖弄风情。”

“假如只对他一个人卖弄呢?”

张玉朗轻叹:“那当然是很好的事,只是一个女人如果太解风情的话,一个男人就不能满足了。”

“逼我倒不信,我要试试看。”

“不,意娘,这种事情可不能试的。”

张玉朗忘情地叫了起来。幸好这时竹一掀,一个丽人摇着曼妙的身影,袅袅地出来了。

她的出现,使得两个人都为之一震。

妙真的确不愧是个尤物,她穿得很规矩,洁白的道袍,一根玉簪绾住了如黛的秀发,梳成了一个高髻。

这是一种女冠们家常的打扮,脂粉不施,可是她的眼角眉梢,却带着无限的风情,尤其是她的眼睛,水汪汪的,娇的,懒洋洋的,却又火辣辣的,只要望人一眼,就像有一股能把人融化的热力。

她的年龄不大,但也不小,大概总是二十五六吧,是正在那种最成熟的妇人风韵。

一根白色的丝绦系住了腰肢,巧妙地衬托出她迷人的身段,表现出她圆隆的变rǔ,丰满的臀以及修长而有致的腿,在在都使人有想入非非之念。

两个人呆呆地望着她,妙真却很自然,好像她已经司空见惯这种神情了,轻笑道:“张公子,好久不来,贫道正在想,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公子!”

张玉朗笑道:“那里,那里,妙公妙法,一度交接就令人有三秋之慕,只是俗务缠身,憾未能时聆教益耳,故而今天一弟子入妙师门下,这是我表弟……”

谭意哥道:“秋水伊人的伊,干戈之戈!”

妙真打了个稽首道:“伊公子,失迎,失迎!”

张玉朗笑道:“我表弟是初莅省城,家姨母要我多照顾他一下,可是我又没空,因为我即将要到京师一行,故而携他来妙师门下,望妙师多加慈悲。”

妙真笑道:“张公子这么一说,贫道如何敢当,你们读书人讲究的是不语怪力乱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萧湘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