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13章 山阳五邪

作者:司马紫烟

老和尚听到暴响声音,痛苦而吃力的拾了一下眼皮。

又听对方冷然的道:

“老秃驴,你全唐有多少僧众?”

老方丈仍是又目紧闭没有说话,只将右手大食中三指捏在一起,左手大食两指分开,向上扬了一扬,算是代替了他的答复。

对方冷哼一声,道:

“你不早让他们滚出来领死,还要等老夫费事么?”

这时,后排第一个僧人,忽然抢至老僧面前,沉声道:

“求方丈慈悲,慧字辈十二弟子候命出战!”

老方丈闭着眼睛摇了摇头,艰苦的拼出三个字:

“不……必了。”

随又略一调息,叫道:

“法勇!”

接着,又是一阵呛咳,再又喷出一鲜血,继续含糊不清的说道:

“召集所有僧……众,前……来应……劫!”

老和尚说完这两句话之后,又狂喘不止。

在场的所有僧人,亲眼看着老方丈的这种痛苦情形,和想到全寺在不久间的命运,无不默然神伤。

法勇一面照拂着方丈,一面对适才请战的僧人做了一个示意。

那僧人稍一犹豫;便转身行往后殿。

不久之后,便听得到法钟高鸣,当!当!当!当!……连敲一十一响。

音韵情越悠长,缭绕上空索回峰谷,震荡于群山之间,历久不绝。但听这警世晨,冲。认也想不到在这佛之地,即将发生地场惨绝人生的集体屠杀;

待那僧人返回的时候,全寺所有僧众都已聚齐。

这时全寺七十八人,静得没有半点声音,相互间呼吸可闻,甚z,能听到彼此间的心脏跳动。

忽见绣蛇形标记之人,向左看了一眼,道:

“老五!这些人交给你啦,每人碎顶处死!”

老五是站在最末胸前绣着壁虎标记之人,听到吩咐便一步一步的走向众僧,他前行一步,众僧的命远即缩短一步,眼看着这一场佛门溅血,就在页刻之间!

忽又见绣着蛇形标记之人,仰头看了一下月色。即忙道:

“慢着?还差一盏茶的时间,才到一个时辰。”

老五又一步一步的退回原处。听他接着说道:

“老夫等一向行事是言出法随,该死的非死不可,不到时辰,想死也不行。”

一盏茶的时间,也不过是转眼呼吸之间,稍稍停了一,又听他道:

“是时候了。”

那叫做老五的,正才迈出两步,突见由众僧背后大雄宝殿之内长明灯光之下,漫步转出了一个身着宝蓝长衫,瘦长俊拔英挺洒脱的少年,一闪便到了众入面前,看来是那么悠闲从容,但又快得出奇。

五个红袍怪人和众僧全部一怔,那个奉命行事的老五,连第步尚未出,便见这少年向负伤坐在地上的老方丈深深一拜,道:

“弟子原代全守诸位师父受死。”

声音低慢平和,可是全守所有在场请人,无不听得清清楚楚……

老万丈猛睁大目,迟滞的目光与面前少年的目光一对突然一亮,旋又瞌上眼廉,低宣了一声佛号。嘴角间挂上一丝微笑。

扶在老僧身旁的法勇更是一惊,心中忖道:

“这不是昨夜求宿的少年么?”

但,这时在少年的脸上所看到的,是刚毅沉静祥和所揉合而成的一种光明正大之气。

法勇灵机一动,接着便道:

“山阳五邪,毒力霸世,师弟务须自己量力才好。”

这个少年正是从蓝关赶路往西行,中途通着豪雨,昨晚求宿法化禅寺的少年恢士吴湘,他自昨晚进了禅寺,即发现全守上下有着一层忧郁的暗影,心中认为是寺内本身的事,外人当然不便动问。

整日务疲劳,他适好睡正甜,深夜中忽闻厉啸,便即刻觉着不对,突又记起晚间接待自己的灰衣僧人所说的话,猛然醒悟,亦即知道这是如何的一会事。

十年的深山苦学,磨练养成了他警醒沉着迅捷的良好习惯和修养,其实他听到第一声厉啸甫毕,便已闪出门外,接着乃飘身掠入大雄宝殿的暗影中,那时不但寺内僧众尚未聚齐,即连五个红袍怪人亦尚未落足到达前院。

以后的一切动作,从双方的对话比斗,一直到老方丈负伤前后的种种情形,他隐身在大雄宝殿的暗影里,全部听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

这时,听到法勇对自己的称呼和暗示,心中忖道:

“这个和尚非但武功不弱,智慧方面亦是高人一等哩。”

便即点头微微一笑,旋又伸手向怀中一摸,只见亮光一内,将一样物件塞进正在处地痛苦不堪的老方丈的怀里。

在场诸人没有一个人看清吴湘放进老和尚怀里的,是件什么东西,只见吴湘对老和尚低语了几句。便站起身来。

老方丈突觉此物入怀之后,即刻觉着有一般洋和之气上下流动不息,痛苦大减,内腑及负伤之处舒泰无比。然后听了吴湘对他说完之后,便面现微笑自行坐地调息。

吴湘这些动作,虽在刹那之间,但一出大雄宝殿,即一直行至方丈大师身前,对那五个怪人,连看都未正看一眼。

突听绣着蛇形标记之人,冷冷一哼道:

“老秃,你的板眼可不少,刚才你用手势告诉老夫,说你庙里的上下僧众只有七十八人,为什么还有个俗家弟子不算在一起呢?”

说着,脸向右面一偏道:

“老五……”

底下的话还未说出,吴湘已突然转身,原势未动地迎出七尺,渊停岳峙的立在当地。

不看别的,即但看这一份卓然不群的气势,已经使这面前五人同时暗吃一惊!

各人心中正在猜想这人是什么来路,突听吴湘从容的道: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法化佛地岂容你们在此撒野,少爷即是有一番苦口婆心,我想也难以劝得你们知难而退,现在限时已到时刻无多,为着打发你们能早些上路,你们是一个一个的上,还是一齐上,就由你们自己选定罢。”

五人面色同时一寒,仍然由绣着蛇形标记之人发话道:

“小子!井底之蛙,太也不知天高地厚,从你这几句话,即应加重处分。”

接着,怒喝道:

“老五!这小子首先肢解处死。”

话声才落,老五已到吴湘近前,藤蛇棒直点吴湘画门,接着喝道:

“先斩右臂!”,突听吴湘道:

“谈何容易?”

说话声中,人已横出八尺。

老五怒哼一声,连出五棒,总是仅差丝毫,沾不着对方身躯,不由急怒交并,沉喝一声,接着棒掌齐出,一阵猛攻连续一十七招,吴湘从容不迫,在对方棒掌之间,飘来门去姿态美妙万分。

到了二十四五招,老五招式一变猛扑而上,满天棒影罩向吴湘,当时把吴湘整个身躯全罩在了黄光当中,众僧全都一惊,对方四个人的脸上,正才现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突听一声惊心动魄的厉嚎!便见一溜血线随着老五的一个身子摔出两丈。

吴湘右手握着藤蛇棒尾,在棒的另一端亦同时紧握着一只血淋淋的膀臂。

吴湘悠闲的瞥了绣蛇形标记之人一眼,道:

“右臂已斩,再候令示。”

其余四人已被这突如其来而无法猜想的急剧变化,惊得呆在当地,经吴湘一提,绣蛇形标记之人,乃厉啸一声,四条红影带着四片黄光,直向吴湘团扑而上。

接着,四周凌厉的劲风,从四个不同的方向,但劲力是集中一齐压向吴湘。

吴湘紧捏火候,等着这四股劲力汇在一起,变成一股大力,相离头顶不远之时,便倒曳棒尾轻身一闪!脱出圈外。恰恰使者五握在棒头上的那条死臂,脱落在原来立身的部位。

四人用尽全力挥出四棒,噗噗数声问响,登时间将老五的一条死手臂捣成了肉泥浆!

四人一看,非但没有伤着敌人的半根毫毛,并将自己兄弟的一条残臂砸得稀烂!

直气得四人须发倒立连声怒吼,同时四棒四掌又狂烈的眷向吴湘。

场中的打斗,如同惊涛骇浪厉烈无比,连声的怒嚎,震荡山舞回应不绝,这时所能看到的,只是四团红影带着一片黄幕,吴湘的宝蓝长衫,仅是在这影幕之中,不停的隐现闪动,好像海洋上巨浪中的轻舟载浮载沉。

非但是寺内众僧,看得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即连修为极高的老方丈,也看得继续不住地连宣佛号。

忽在对方合力出击威猛无传的“众志成城”“犁庭扫穴”和“赶尽杀绝”二大绝招之后,吴湘再不迟疑,清啸一声,音彻云空,所有在场的人,无不心头一震。

接着,即是蓝衫飘动,蛇棒疾然一挑,以棒代剑施出他在济龙谷中,随剑尊宁欣所学的追风七剑的第二招“望风扑影”。

四个怪人厉吼连声,当即各被震退圈外。

四人正在惊愕之间,吴湘初次试手即觉追风七剑威势无穷,心中狂客随着第四招“风起云涌”,又一挥而出。

眼见一片棒影带着无穷威力,与呼啸之声向对方涌去。

突见四人面色大变,厉喝一声暴然急退,其中胸前绣有蝎形际记之人,稍一迟缓,整个身躯已被震起半空,一根藤蛇棒亦同时飞出寺外。

吴湘暗中兴奋已极,念头一闪,心中想道济龙洞中段老前辈听学的飞环不知有多大威力,不妨趁此时机一并一试。

他心念一动,突闻一声龙吟,两枝铜环已按照着宝录中所记载的使用心法翻然射出。

突闻绣蛇形标记之人一声惊呼:

“八爪飞环!”

随着,一道红影射出寺外,呼到“环”字人已没于山野影中。

同时之间,两声短促的厉叫,双环已从老三和绣蜘蛛标记之人,两人的胸前透胸而过。中环的两人,仍然怒目圆睁,屹立当地。

吴湘右臂一动正慾出手,忽听一声清呜,乃疾伸手将双环收回,纳入怀中。

这时,中环的两人,始各由前后胸之间,射出两股鲜血双双倒地死去。

射出的双环,在未入手之间、吴湘暗想这满环血污,如何堪以着手,一经人手便觉双环滑润如故。不带丝毫腥湿,这才知道飞环的奇妙之处。

原来这飞环的使用,一发必需双环,单手可发四环,练到好处双手八环可同时射出,不论中的不中,可再借双环相撞和回旋之力,发生一种回转作用,再由发环之人运用功力收回,远用到了极处,可以随发随收,永无穷绝。所以使用飞环的人,必须具有上乘功力。

吴湘见强敌已除,乃徐转身形,复对老方丈抱拳一揖,道:

“大师伤势觉着好些了么?”

老方丈即忙立起,单手问调先高宣了一声佛号,全寺七十七名僧人,也都随着一声佛唱,使全令整个气氛,立刻变得无限的壮严肃穆。

老方丈又慈颜一展朗声说道:

“施主侠肠肝胆,仁义可风,非但法化古刹,仰仗大力得以保存,即全寺僧众,亦赖施主庇护,渡过劫难,此一义举,是堪得十万功德。善哉善哉。”

吴湘正要答话,老僧忽又对立在一旁的法勇道:

“一念慈因!可结无限慧果。”

法勇肃然躬身合什,道:

“敬聆师父慈悲!”

吴湘初觉茫然,继而一笑,知道老和尚是指的昨晚借宿之事。

这时,老方丈便吩咐那死者善为掩埋,对负伤的法盛法常法柞法安诸僧,即速搭在僧舍先行治疗。

忽听法勇在旁咦了一声,并满脸带着惊异之色。

此时众人始才发觉,斗场上除了丧命在吴湘双环之下的老三,和胸前红袍上绣着蜘蛛标记的两具尸体以外,只有老五右臂被捣成的一团泥浆,被吴湘一招“风起云涌”所震飞的绣蝎形标记的人,及被摔出两丈失去一臂的老五,全已不见踪。

吴湘乃一笑说道:

“其余两人,在弟子射出双环之后,已随着绣蛇形标记的人,从山门溜出,弟子不肯多造杀孽,便让他们逃去。”

老僧微点慈首,自语的道:

“果然慧根深厚。”

接着他与法勇法净二僧陪着吴湘,行往方丈禅舍。

方丈坐禅的地方,是在禅寺最后的一清雅小院,一路行来吴和始才看清这法化禅寺的大概情形。

全寺是三座大殿两座偏院,一座齐堂,在方支禅舍的背后,是一座白骨塔。

方丈禅舍极是古样静雅,四人才行落坐,小沙弥已经送来四杯香茗。老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山阳五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