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17章 古寺激斗

作者:司马紫烟

这时,已不过初过三更,朦胧中忽听庙门发出一点干涩而轻微的响声,脚步的声音,告诉众人又有人来了。

但是这人与先前进来的病老人大不相同,病老人进来的时候,是动作轻零举止如风,从进庙门到睡觉始终没有开口。这人一进店望见殿中灯光便朗声高吟,“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头想学来不及。”

声音清越悠长,极为动人。

吟罢一步跨进大殿,俟发现大殿内情景之后,乃朗声一笑自言自语的道:

“哟!客满。”

随后,先向正在香上鼾睡中病老人的背影看了一眼,又转脸对穆端阳等一行注视顷刻,然后对智圆大师,问道:

“和尚!这庙是你住持么?”

智圆大师微睁双目,摇头答道:

“老钠亦是行脚至此。”

穆端阳等人,见这后来的人,竟是个修长适度满面污垢的青年,身上穿着的蓝布长衫,已经破旧不堪,一本破书握在右手,身外再无长物。

穆端阳暗忖:

“此人放荡不羁,漏夜此来,颇不单纯,如果真是读书之人落魄至这种地步,亦太可惜了!……”

青年稍作沉吟,复又转身跨出大殿,过了片刻再次回来的时候,怀中抱了半抱半干草和两块砖头。

迈进大殿便直奔东边墙根,铺开干草乃和衣而卧,头便枕在砖头之上,两眼着殿顶,高跷着二郎腿,口中不绝低咏长吟旁若无人。

这时,大殿中除灯光,鼾声之外,又掺杂了这青年的吟咏之声。

这样的持续了约莫半个时辰,突然又听远处起一阵新的声音,虽然仍是脚步声,但这次乃不只一二人的脚步声,并且夹杂着相互谈话的声音。

睡在香案上的病老人仍然鼾声照旧,躺在东殿墙根下的青年,亦是吟哦如恒,只有穆端阳等人感觉在这僻野孤庙,碰上这种不寻常的遇合,微微有点惊愕张。

忽听庙外一个粗阵浊重的声音,道:

“里面还有灯光,你们怎么说是空庙呢?”

接着,有两个声音先后回答,由于声音太低无法辨清是说些什么。

这时,来人已相继跨入大殿,首先进殿的二人,出乎意料之外的,竟是穆端阳等日间在路途之上,迎面所遇的脸带刀疤的独眼彪形大汉,和行在路上一溜歪斜的醉鬼。但于此时他已毫无醉态,每人肩上扛着一个五六十斤的大酒坛,手中各都提着一包东西,进殿之后先将酒坛等物,放置在殿门旁边。

穆端阳用肘轻轻一触智圆大师,最感不解的是池通等七人,心中忖道:

“日间这两人明明是从身边过去,何以现在又卷土重来?

紧随着又进来了两人,前面走的是一个身躯高大健壮的老人,头如笠斗满面红光,双目神光极为充足,好一付魁梧架子。身上披着一件黄红格子宽大长袍,不僧不俗非常刺目,但在举止之间,颇能矛人以分外威猛的感觉。随在这魁梧老人身后的,是一瘦长汉子,年纪约在四十开外,面色煞白,脸上不带一点血色。

在进殿以后,除了独眼彪形大汉和那个醉鬼,对殿中情形分外留意之外,穿红黄一格子长袍的高大壮健老人,只向鼾睡在香案的老人背影稍稍注意,白面瘦长汉子带着冷傲的态度,道:

“有这张桌子倒方便不少。”

说着,右手掌一贴靠在香案边的大方桌面上,右臂连提了两次,大方桌则丝毫末动。

这时,除了东殿墙根下躺着的书呆子,仍是吟哦如故之外,全殿中十八眼睛,都瞅着白面人的右臂,放出了奇异的光芒,高大壮健老人,在旁一声洪笑,声若洪钟的说道:

“幸会!幸会!”

此时正值白面瘦长汉子贯注全力,右臂第三次猛然上提,这一次竟然毫不费力,大方桌应手而起,由于用力过猛,桌面一震,桌上的破碗油灯当被震得带着一溜火光,直向殿外出。

突见高大壮健老人大袖一兜,破油灯悬空旋转,一团火圈好像水中的小旋窝,平空停滞在殿门稍外约尺许地方的当空中。

这时,白面瘦长汉子,亦将大方桌放置大殿正中,壮健老人大袖微收,悬空的灯,忽然随着收袖之势,平平稳稳的又复落在方桌之上,非但灯油未溢出半点,落碗无声,即连那灯蕊火焰,都不见有半点幌动。

这种“虚空取物”的功力,非但智圆大师与穆端阳等人心中大惊,即连东殿根下的书呆子,亦是双目凝注,停此了吟哦之声。

随着,先由那独眼彪形大汉,将两个大油素包打开,里面满包着切好的烤鹿脯和薰鱼薰肉这类的东西,那醉鬼同时伸手往腰间取出四个大磁碗和四双竹筷,转身提过酒坛每个人面前倒了满满一碗。

独眼彪形大汉又再行至殿旁,来回两次挟来四尊坐势罗汉,分置方桌四周.正好一人一尊跨坐肩头,白面瘦长汉子毫无血色的脸上,首次现出一丝微笑道:

“就地取材废物利用,可鉴世间无不可用之物。”

智圆大师心中不住的念着:

“罪过……”

四人举碗一饮而尽,又再倒满,随着箸夹菜不大嚼。

这时,酒香四溢,使人馋涎慾滴,忽听东殿墙根下有人高吟,道:

“风吹柳花满殿香,无人历酒对客堂……”

高大壮健老人微微侧目洪声一笑道:

“自古诗人难无酒,青年人你也想喝一杯上?”

青年书呆子跳身立起,道:

“辱荷宠召,自原趋陪……”

边说边满脸含笑的的凑到方桌边。这时,靠东面坐的正是那个醉鬼,青年呆子挨到近前,道:

“咱们两人凑合凑合罢。”

说着,车腿微抬单跨在泥罗汉右肩,与醉鬼并肩而坐,正坐在醉鬼的上首。

醉鬼稍微向外挪了挪身子,对面的白面瘦长汉子和独眼彪形大汉,都是态度冷傲,未与接言,书呆子可不管这些,伸手端起醉鬼面前的大酒碗,伸手微指笑着说道:

“我先敬诸位一杯。”

随着一饮而尽,即刻又在坛中掏满。接着用五爪金龙抓菜大嚼。

高大壮健老人对这位书呆子似乎极感兴趣,哈哈一笑,道:

“读书人难得这样痛快,小伙子,你学过武么?”

书呆子暗中一惊,旋即笑道:

“小可是先学文后习武。始终未通明师指点,结果是文不能应世。武不能济急现见在足漂泊流浪穷途嘹倒,到处无以为家门”

老人随道:

“武是随何人所学?”

青年答道:

“随乡坊武师学了几手庄稼把式,怎堪一提?!”

说至此处唉了一声,学手又干了一杯。

老人点头微笑道:

“看你酒量倒是不错,听说念书人有酒才能广开文思,诗人有酒才能助长诗与兴二话是真么?”

青年答道: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眼,天子来呼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人家非但是酒仙,亦是诗仙,小可实无那种才分,学到今来才只学到“今日有酒今醉”哩!”

其余三人仍是自掏自酌,全未说话。

高壮老人洪声一笑,道:

“老夫并不管你斗酒诗百篇,亦不管你有酒今日醉,老夫这酒可非是容易得来,今晚既然喝了老夫的酒,老夫即得考考你这庄稼把式!”

话声未落,左手疾伸猛向青年书呆子当胸抓到。相距既近,出手又疾,更是粹不及防,如果真被抓住,当胸必被抓成一个窟窿!

正在高壮老人的五个手指将及未及之际,青年猛一仰身,向后平射而出。

亦正在此时,忽由殿门外的黑当中带着一股强烈的劲风掸进一个长圆形物体,同时听到一个苍劲的声音说道:

“你先考考我老人家罢。”

这时,首当其冲的是独眼彪形大汉的脊背,他算是还能听风辨声闻知警,上身一偏急仆地下,这撞进殿门的长圆形体,便挟着劲风擦肩而过,直向坐在首座的高壮老人撞去。

高壮老人双目怒睁面寒霜,猛出右掌的八成劲功向前拍去。连续两声爆响,瓦屑横飞酒香四溢,整个大殿浓重的酒气。

高壮老人在盛怒之下,一声暴响冲出殿外,庞大的身体一闪而出,忽又听见先时发话的那个苍劲声音道:

“你再接这个。”

又是一声巨震,并带着沉重的金属撞击声音,随着一声劲笑伴着一阵怒吼,这两种声音在呼吸之间,已飘出数里,端的快速无比。

这时,最狼狈的是那独眼彪形大汉,满身湿淋地从地上爬起,那醉鬼满脸赤红的看着对面的白面瘦长汉子,白面瘦长汉子怒目注视着彪形大汉的身后和地下,智圆大师与穆端阳等,无不以惊异的目光注视着全场,只有那满面污垢的书呆子,含笑站立在墙根,悠闲地看着热闹。

殿内遍地湿淋酒气薰人,原来放在殿门旁边尚未经启封的那坛佳酿,不知何时被人提出殿外,当了兵器以掷进殿内,经高壮老人掌力一震击成粉碎,独眼彪形大汉由于见机得早幸未负伤,但他所坐的那尊泥塑罗汉,同时亦被高壮老人的掌力震碎,经酒一泡,逐渐变成泥浆,弄得半座大殿几乎无法著足。

在场目睹的人,个个都已看出这高壮老人绝非等闲,竟有人敢轻持虎须,有心在太岁头上动土,在众目瞪瞪之下,来一出“神殿闹酒”确是大出众人意料之外。

可是使人更惊异的,还不仅止于此,而是在高壮老人出掌的时候,由于从外撞来的那股大力过于强劲,老人曾经被迫后退一步,因而地方狭窄,在老人一退之间,无意中将身后五寸厚的长香案拦腰撞断,众人看到摆在神龛的两节香案,猛然间记起睡在香案上的病老人,不知何时已经沓无踪影,所有地场的人,无不惊得目瞪口呆。

自高壮老人离开大殿之后,庙内在短暂间又陷入了静寂。

这时,白面瘦长汉子的目光,正落在满面污垢和衣衫破烂的青年身上,突然对着青年冷笑一声道:

“好朋友,你究竟是谁?咱们必须亲热亲热。”

青年毫不介意的一笑道:

“异乡沦落添知己,这倒是确为难得的事,阁下只要瞧得起我这穷读书之人,读书向来讲究的是和为贵,我亦极原结交阁下这样一位朋友。”

白面瘦长汉子尚未答话,周身水湿的独眼彪形大汉,闷了半天来的这口窝囊气,始终没有找到地方发泻,这时中听瘦长汉子说了话,独眼暴睁,对青年大喝道:

“我看都是你这小子捣的鬼!”

说话之间,与白面瘦长汉子同时出手.两人同时向青年读书人递出八招。

青年一发朗笑,身形紧贴殿墙向右一飘横出五尺,躲过对方的攻击,对彪形大汉说道:

“一只眼的朋友,你招子可要放亮一点,你可别烧香乱找庙门!”

彪形大汉最恨的即是别人叫他一只眼,这时更是拳脚齐出,并愤声大吼道:

“老子这一只眼就能看到你的骨髓”

说着已与白面瘦长汉子连手攻出二十余招,青年则闪展腾挪,见招拆招见式打式,始终没有离开殿墙根。

智回大师与穆端阳,见这满脸污垢的青年人,经验充足招式老练,快稳狠准矫健异常,出招递式惧见工夫,虽是长拳中的一些普通招数,但在他使用起来,时间分寸都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在此人最初进入大殿的时候,他们即预料到绝非平凡寻常之辈,但未想到如此年纪,竟有这样的一身功力。

穆端阳近来所遇的青年男女,都是功力高绝,自己越想越觉得实在不中用了!此时正在猜想眼前这位污面的出身来历,忽见立在旁边的醉鬼身形微幌,也对着青年扑去。口中同时嚷道:

“小伙子,我再敬你一杯。”

正是醉拳中“借花献佛”的招数。

青年刚才避过械右两人的五掌七腿,醉鬼的狠招又当胸撞到,青年轻笑一声,大侧身急勘步,让过敌人急拍三掌,身形轻轻一滑,选择一个最妥恰有利的对敌位置。随着说道:

“这样也好,一齐打发免得再多费事。”

白面瘦长汉子满面愤怒,但并未答言,急剧的向独眼彪形大汉,及醉名两人说了声:

“左上,左下!”

大喝一声,猛扑而上。

青年猛撤右步,斜着拍出三掌,刚将白面瘦长汉子的冲势缓得一缓,实了两声随喝,其余两人又从左侧方仆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古寺激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