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20章 前辈趣事

作者:司马紫烟

华山。

在华阴县之南,与鲁省的泰山,分称为东西两巅。其西有少中,故又名太华山。

山海经说:“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记五千丈,其广十甲”从这四句话的记载看来,便深足证实一般人的传说,华山远而望之,则积像一个“华”字,是无虚假了。

大气正是炎热时节,于母铜穆端阳与智圆大师等人一行,沿着秦晋边界,准备过风凌渡北行。

此时华*道上,正有一双青年男女,连挟而行,男的潇洒飘逸,穿着是一件宝蓝青衫,女的端壮秀美已经换着一身月白色的短装,沿途行去,直吸引了无限路人的注视与羡慕。

这双青年男女,正是华夏双施紫拐乌弓的传人,吴湘与戚南姣。

两人在告别了穆端阳与智圆大师诸人,离开山阳峰之后,一口气便奔出六十余里,始行放缓脚步,寻道出山,在此段行程当中,吴湖始终是一路领先,这位乌弓少女,一向娇纵惯了的戚南姣,自始即存心想较量一下,这位久经闻名而初次会面的紫拐传人的的脚程,可是加足了脚力,亦不过仅能保持住原来的距离。

中间虽有几次,眼看着即可追到,亦未见吴湘怎样加快脚步,但总是差着那么一点儿,超下过去!

这时,虽然已经放缓了脚步,小姑娘仍是满心的不服气,和满肚子的不自然,绷着脸儿,一言不发。

最后,还是吴湘憋不住,先行开口道:“帅妹在出山之后,打算取道何方?”

戚南姣有好气没有好气的,道:“还没有一定,你呢?”

吴湘道:“前面便呈华阴县属,愚兄打算上太华一行,”

戚南姣丝毫未加思索的,道:“平地一堆石头,有什么好玩的。”

吴湘仍是冲阳的,说道:愚兄不是去玩的。”

由于戚南姣不便再问人家去做什么,所以没有说话。

吴湘为人纯良忠存,又觉着这位小师妹并非外人,便继续解释说道:“愚见是去拜见一位前辈侠隐。”

戚南姣便冲上说道:“是不是天龙公孙树?”

吴湘心想这位小师妹知道的真不少,便以惊奇的日光看了戚南姣一眼,同时点了头道:“是!”

戚南姣不悦的道:“何必不直截了当的,即说去着公孙老前辈不就行了么,还故作神秘的说,去年什么一位前辈侠隐!”

吴湘此种说法,原是对外人说惯了一种应付之词,适才回答戚南姣,变未加思索,一时说翻了嘴,平空受了她一顿抢白,心想这位小师妹,真刁难的可以,便尴尬的笑了笑,插嘴说道:“师妹认识这位老前辈么?”

戚南姣毫无迟疑的道:“不认识!”

吴湘“哦”了半声,稍作犹豫,不由抬眼看了看她。戚南姣仍是双目前视,直似示觉。吴湘暗想,这个女孩子,是横不讲理,万一应对不当,她苦赖着要与自己同上太华,恩师行时虽末明言只许自己独往,但去这种地方,和女孩子同行,总是有些不便,忖至此处,便委婉的问道:“不知师妹打算着由此取道何处?”

戚南姣本是另有去处,但在顷刻之间,也发觉吴湘已经两次问她将去何处,小妮子聪明绝顶,便知吴湘不愿与自己同行,越想越气,小性子一发,暗道你想我走,我偏不走,非开你个玩笑不可,于是冷冷的道:“取道太华。”

吴湘心中一惊,暗叫一声苦也,半晌未语,戚南姣可是大笑了个心花怒放。

忠存的吴湘思索了半天,总是觉着不太妥贴,又复自语亦似对威南姣而说似的,道:“听说这位公孙前辈,已经隐迹多年,殊少接见外人!”

戚南姣亦是似自语,又似是回答他,道:“反正你能见,我也能见,不见那大家都不见。”

吴湘慎重的道:“愚兄特有恩师老人家的信物。”

戚南姣秀眉一坚,道:“别人慕名拜访不行么?”

吴湘忙道:“行!行!不过!不过!”

不过了半天,说不下去,戚南姣又接着问道:“不过什么?”

吴湘极其为难的,道:“愚兄是说,不过这样合适么?”

戚南姣蛮横的道:“有朋友自远方来,有什么不合适的?”

吴湘不得己的苦笑了一下,道:“也好。”

两人离开山区之后,便先到华阴,找了地方安歇下来,在华阴休歇了几日,又借便游了游附近的当地胜景,并向居民约略的探听了一下华山的地理情势,先一天二人商量妥当,次晨的微明,便略作收拾,同奔华山。

华山,气势雄伟,独拔云表,较之天下所有其他名山,能深深予人以深遂浑厚之感。

日过晌午,又复偏西,昔人说华山磴道之险,游心经七死,今日这两位武林后硕,做啸江湖的侠门青年男女,非但踏遍了奇险的华山磴道,并仰仗着两人的绝世武功,探寻了多处人迹罕到的高峻峰,所经之处,见人便问,对他们所要找的“万云封岩”,无一不是摇头不知。

红日将坠,晚霞普照,虽是暑服天长,身在华山深处的吴湘和戚南姣,已经看着天气遂渐阴暗。

这时,二人正在一块岩石旁边的古松树下,商量着夜间住处,及如何寻找“万云封岩”。忽听一声清鸣,声音嘹亮悠长,极为悦耳,吴湘甫闻鸣声,心中一动,女孩子天性百花爱鸟,戚南姣亦疾抬螓首,二人同时发现一只绿色长尾飞鸟,翠绿慾滴,尾长如翎,灵美活健,大小如鹰,看着实是万分逗人喜爱,正对着二人休憩之处的上空飞来。

吴湘身形市动,戚南姣已短弓微扬,“嗡”——声,一粒弹丸冲天而起,吴湘疾声惊呼:“别伤它!”

戚南姣白了吴湘一眼,道:“我只想在它左膀的“长亭”穴上点一下,你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吴湘脸色一红,未再说话。

这时,见那长尾翠鸟身形微侧,堪堪让过弹丸,更顺着微侧身形之时,颈项略摆,在古松上空环翔两周,利爪曲藏在腹羽之间,双睛左右下视俯贼,情态端的是神骏异常。

吴湘不自主的举手一招,引亢发出一声长啸,长尾绿鸟,突然偏首对吴湘注视须刻,一振双翼,然后引颈长鸣又复徐徐的向车中升去。

正在此时,忽听在古松背的山石之上,发出一声断喝,“什么人大胆,敢伤害“滴翠”?”

声如滚雷。响澈四骨,余音历久不绝。

戚南姣立在古松之下,理都未理,吴湘即忙闪身而出,见在古松上方,相离自己约六七丈远近之处的一方山石上,傲然立着个年约四旬不到的朴实壮汉,浓眉大目,四方脸形,皮包棕黑,满脸的短须,身着褐色粗布短装,袒露着前胸,胸前生满了黑毛,高踞山石之上,看上去分外的威猛粗豪。

最出乎意料的,是适才的那只长尾绿鸟,正立在壮汉的左肩之上,悠闲的用自己的长喙轻剔着腹前的羽毛,周身聚绿,被晚霞一照,更是灿烂夺目得可爱。

壮汉一见吴湘,便开口问道:“是你伤害老神仙的灵禽“滴翠”么?”

吴湘甫行晤面,便觉此人满脸正气,又不知其所说的“老神仙”究为何人,不敢孟浪,即忙抱拳说道:“在下与敝师妹寻人到此,正想憩息松下,突见此鸟从空中飞过,由于其美健逗人,在高山大谷,又误认为是无主飞禽,纯是出于极爱之心,实无丝毫加害之意,更不知此鸟为大叔所养,万望明察实情,多多包涵。”

中年壮汉见吴湘年纪虽轻,倒甚是谦和有礼,面色便逐渐转为霁和。

吴湘人虽忠厚,但是聪明不露,他自己明白,如一味的在绿鸟身上争执,自己一方即无大错,亦不会无理再争成有理,甚之争到后来,有这位不眼气天下人的师妹在场,闹得双方出手,弄个不欢而散,亦说不定,不论谁胜谁负,可是人来寻着,先惹了一身麻烦,实非原来用意,况且,看这壮汉亦非绝无来历之人。

吴湘一念及此,未等壮汉开口,便抓住时机,话题一转接着说道:“在下师兄妹,是专程来宝山拜见一位武林前辈侠隐,人称天龙的公孙老前辈,由于路径不熟,苦寻终日毫无头绪,探遍沿山的僧舍道观,及游人樵子,亦都是摇头不知,大叔久居宝山,地习路熟,深望能对愚师兄妹多加指引。”

壮汉听吴湘说完之后,果然惊“哦”了一声,然后平和的说道:“老侠客没告诉你们,他隐迹在什么地方么?”

吴湘四道:“在下来时,敝家师曾经指示说;“孙老前辈隐迹在“万云封岩”,可是这“万云封岩”,则无人知晓。”

壮汉随又问道:“不知今师是那一位?”

吴湘肃然答道:“在下吴湘,敝家师隐修东岳泰山后顶齐云坪,人称紫拐乾元。”

复顺手一指古松树下,正在低首把玩着雕弓的戚南姣,说道:“在下师妹是鸟弓千城师叔的千金。

戚南姣一听吴湘又扯上了自己,双手仍然摆着雕弓,可是嫩脸儿不带丝毫表情的,看了吴湘一眼。

壮汉听话,踞立在山石上的身形,亦不自觉的微微移动,并即刻现出一种极诚敬的情态,道:“原来是华夏双绝传人,在下失敬了!”

说着,双拳在胸前微微一抱。

吴湘口中即忙道着“不敢”心中可深深感到恩师与戚叔的盛名,实在震动天下,顿时间内心之中,由幸运欣慰和骄傲,组合成了一种极为舒适的愉快之感。

吴湘正朦幢在愉快的沉思中,忽听壮汉扬声呼道:“万云封岩在云海之上。极峰之东,周口如绩铁,高插苍穹,老神仙己去庐山大汉阳峰前九奇峰顶访仁敬和尚,归期无定,主人未在,恕家奴官保不便留客!”

呼罢,拔身而起,沿着陡山峭壁,一路翻腾,端的奇快无比,顷刻之间,便隐入落日后的叶林密影中。

那长尾绿鸟,亦在壮汉拔身空中之时一长鸣一声,振动着双翼,徐徐的飘向云际。

吴湘亦在同时之间,即忙集产运音,对着壮汉纵去的方向,呼道:“吴湘师兄妹,多谢大叔指点。”

声音轻远悠长,聚而不散,拾似一条长线风等,紧随着壮汉官保纵离的身形,飘落在叶树密影之中。

俟吴湘掉转身形的时候,见戚南姣已经单手持着短弓,卓立面前,对吴湘微微一笑,道:“咱们信物亦未用着,还搭上你对人家背了半天谱,盘了一顿亲家,称叔道伯,作揖打躬,折腾了将近半个时辰,最后仍是来了个敬谢不敏,恕难留客!”

吴湘对这位刁钻师妹的冷讽热刺,并未放在心上,仅笑笑说道:“多少得到一点眉目,总算没有白跑。”

这时,夕阳已经落山,霞光渐渐收敛,山风轻指,分外清凉,一重灰幕,亦慢慢的罩向了大地。

吴湘一览天色,又环视周围,由于己往自己随紫拐老人,曾在东岳山居十年,对这自然山色,倍加依恋,便询戚南姣,道:“师妹有无兴致,留往一宵,借赏这华山夜景?”

戚南姣双目在望着古松,轻摆臻首,徐徐的道。“和尚庙,尼姑庵,道士观,全都与我无缘,咱们走罢!”

这几句话,说得分外柔和,不带半点火气,吴湘自从在山阳峰与她认识以来,此为第一次听到她发自内腑的平和心声。

吴湘惊奇的,抬头注视着这位变化莫测的师妹。

她——戚南姣,正缓转娇躯,四道目光一对,吴湘又复一怔,时间虽是短暂得不能再短,仅仅是一刻儿的一刻儿,但在稍一接触之间,她明亮的眸子里,发射出的那种平和娴静柔情万种的神光,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亦是他永远不会忘怀的。

吴湘怔愕未己,戚南姣己轻点雕弓,腾身而起,二人一前一后,起伏纵跳于叶山群峰之间,奔向磴道。

暮色苍茫中,在华山至险的瞪道之上,正有两条灰影,在那样险峻的山道上,星飞弹掷的,狂泻而下。

甫才三更,吴戚.二人,又己对坐在华阴城里的一家客店里,正在灯下细语,闲话着家常,整日疲备,似己全然忘却。

说了些武林之间的近事,戚南姣忽然忆起在华山所见绿鸟“翠滴”,觉得吴湘的当时情态,有点异于寻常,便有意的在闲话当中,又提到了长尾绿鸟身上。

果然,吴湘一听戚南姣提到长尾绿鸟,便神情愉快,沾沾自喜的,道:“说起这长尾绿岛,倒与愚兄颇有一段极不平凡的渊源,往坏处说,济龙谷天下第一剑宁师伯的心爱弟子,咱们的小师弟噗儿,和愚兄的两条性命,险些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前辈趣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