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25章 巫山遇险

作者:司马紫烟

大阳再行升起的时候:

船梢公己将缆绳检点妥当,正移舟中流,只俩渡并。

这时季月花独自一人倚在舷边,双目远远凝注着夔门闭,入了沉思之中,她一切如常,只是脸色有点儿惨自!

此时吴戚二人适亦早课完毕,步出船面,戚南姣一见季月花,便微转螓首,对吴湘微微一笑,旅即对着她的背影喊道:“你好早呀!”

季月花即忙转身,稍带惨白的脸上,现出一片诚挚的微笑,柔和的道:“你们二位真辛苦了!”

吴油含笑未语,戚南姣闪而前,双手扶着船舷,立在季月花身旁,明亮眸子连绩闪动对江面的远近之处,搜了一遍,脸未转动只嘴里问着,道:“您一大清早,在这里看什么呀?”这时,吴湘也已靠至近前,季月花本来还想再说什么,为戚南姣这搭嘴一叉,又叉了回去,便又返转身形,面对前方,道:“朝辉晚霞,为一日之间的两大麓景,变幻谲诡,仪能万千,而它给予每个人的心云感应,即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尽所不同,即就现时的景物说罢,正值晨阳初照,可是远山之处,则光艳夺目,那些接近夔门关的山根附近,便是片昏暗,不知二位亦有些感觉么?”

季月花说罢之后,面带浅笑注视着吴戚二人,吴湘与南姣随着的话音,略作顾生最后,四双目光都注视在夔关上。

又经过了约及一个时辰,船,渐渐接近了夔门的翟塘西口,两岸对峙,高箭百丈,一入关门,江面顿狭,宽处不到数丈,左右崖壁削立,水深流急,都成各级领导涡头顶之上,则两山开合,形成了一线,使人敢仰视。

这时,船行峡中,如入深巷,如堕井底,险风吹寒,波翻浪浪,端的惊险无比,船梢公脸色凝重的学着后舵,两名船夫子,分立在舵边桅下,紧张万分的一语不发,真正是阴的怕人,静的怕!

戚南姣仰信息量上望,忽然在峭削的壁间,发现两道羊肠似的细径,一边一条蜿蜒折回高空之上,不由纳闷的用手指,悄问季月花,道:“那是什么东西?”

此时,吴湘也已同时,听季月花细声道:“那是纤夫们所走的路。”

吴戚二人瞪大眼睛,表示不解。

季月花又道:“江中行舟顺风用帆,如果顺水行船,即风向不对,亦可警吊是只扯半帆,虽然船住船身,只外一端,则由人工前后重叠背负拖拉,沿着壁峭上这两道小径,引导船双前行,这般人是专以受雇于往船双接船为生,他们通常对这种工作,叫做“拉纤”;这种工作的人,即叫“纤夫”。

成南姣对峭壁间的两道又端了一阵,道:“船重流急,纤夫们行走如此霓窄之处,岂不是至险之极?”

季月花点头答道:“他们都已经过长时期的练习,而且在细径的内手边,还有许多小洞,各洞都贯穿着线索,以绕纤夫们攀援之用,凶险并非没有,由于生命所关,他们亦自知小心,倒殊少听说有坠江丧命之事。”

吴湘问道:“他们不是很辛苦么?”

季月花道:“当然了,那些夫不论在何种天气,都是只穿一件腰裤,手攀着线链,背负着绳索,沿着细径,冉冉上升入于云际,前面呼着后面应着,几乎是仆伏而行,说惊险到亦惊险万分,说辛苦亦辛苦到极点,不过这种人与天争的活儿,即说不得流血流汗了?”

吴湘同情的微然一喟!好像还要再问,chún未市动,忽听在头顶之上的悬空灾处,发出一声宏笑,道:“白帝高过三峡镇,夔州险过百牢关!”

声音洪亮长壮,遍布全峡。

接着,全峡忽然大亮,随即听着上空之中,发出一种急速的“赤!赤!”之声。

三人不约而后的拳首疾望,皆是不知何人,沿着峭壁的细径之间,抛下无数方球,好像一颗颗的慧星,带着长尾,由前到后连结成两条火龙,直罩向三人的乘船,火疾风急,只要有一颗火球,落在船上,非但是船家的一家四命,要随着遭殃,即吴湘戚南姣和季月花三人,纵然身负绝顶武功,但在此等季月花叫声:“不好!”

首先纵声而起,向船后舷位附近掠去。

这时.老梢公已经哧哧得面色泛黄,周身颤抖,如非舵技支撑着身子,几乎是站立不稳,外立在舵旁桅下的两名壮年船夫,亦惊得两双眼睛瞪着空中的火龙,呆立在那儿一动未动。

“季月花脚着地,老梢公哭囊着一张生颤抖着和道:“客……官!这是怎……”

季月花即忙喝止,道:“不要怕!小心掌舵,有我。”

随着右帕左鞭,先将舵位上空附近的一丈之内让住。

戚南姣未招呼,便即一拔身形,单足点着桅的顶尖乌光连抖,将方圆两丈之处,封了个风雨不透。

吴湘顿觉事情严重,亦未待吩咐便一展身形,放声长啸,突将这此日子,在船上与戚南姣共参研的,风雷神掌石风雨所传的“风雷四把”使将出来。船前端的三丈小小的地方,为“风雷四把”的威功功气,遮得水滴不漏。

这时,整条峡巷,为上空抛下来的火球,照得通明。季月花的发鞭绞索,配合着她的素帕,回环使用着“疆以周索”和“索线饮金”两式绝招,使抛不要紧来的火球,一直不能迫近。戚南姣霸弓九式的前三招,在桅顶之上,纵横,并不时发出嗡嗡之声。吴湘新近学来的风雷四把,虽尚不甚够火候,以他的天赋和功功,将“风行幅草”,“风墙阵马”,“雷风交作”、“雷霆万钧”四大式连合使展起来,亦是气质凝聚,威力惊人,整条船双的雨丈之上,为这三名高手的真功功气,文机成一片气幕,带整个船身晃动不已,老梢公紧张的抱着舵柱,两名船夫子,紧紧的抱着船桅,闭着双目,头上流着冷汗,满脸的惊恐之色!

此时,全峡之中,季月花发鞭绞索的锐啸声,素帕摆风声;戚南姣的霸弓挥空声,弹丸声吴湘的风雷雷学气声;与千万火球悬空下落,及落水的“哧!哧!”之声,形成了一种簌簌交响曲!好像是千军万马,临阵交战,杀伐之气,充斥全峡。

再看无数火球,不断的飞落,又为三人不绝的阻击,射向四空,船在行着,火在随着,好像大年新春施放烟火,煞是悦目好看又谁知道一船七人,正是处在上凶下险之境,全力作着生命的拼斗呢!

约半个时辰,船始行过这段险峡,回望过处,满峡烟云,一片迷蒙,但未看见半个人影!

季月花已经鼻端冒汗,戚南姣亦是满脸婿红,只是吴湘仍是气定神闲。轻轻的吁一口气,低拳步向吴戚二人走去。只听船梢公在身后惊魂甫定的说道:“上天保佑,幸亏三位客官……”

底下的话她未留心去听,只心里想道:你那里知道,没有我们在此船上,你倒不会受此惊险!

季月花道:“他们毒心方法亦毒,的确是防不胜防。”

吴湘道:“过此之后,还有什么凶险之处么?”

季季月花道:“船一入峡,即是滩滩相接,每过一滩,都是人与水争,船与石让。所谓蜀道难,蜀道难,蜀难如上青,即是指此而言了!”

她微行沉吟,又道:“须过巫峡与巴东之后,才能算是舟行平安,以目前来说还有三百余里地呢。那要在四五天以后了!”

吴湘摇头道:“我非是问的这个,我是说如我们适才所过的凶险之处还有么?”

季月花道:“有是还有一两处,不过以后他们……”

戚南姣正眼望着远后的座高山,在旁插嘴道“那些不管他,反正我们是水来了井屯,兵来了将挡,你们看那什么地方?”

吴湘随着她的眼望之处,见有一座城镇,高高的踞在山麓之间,三山夹峙,正南面山上,则光滑如洗,不生草木。由于沿江城镇,半部是倚地势而筑,十余日来,已经看惯,倒亦不觉为

季月花晤了一声:“此即白帝山,山怀的这座城镇的即是刘先主托弧之地,历代驰名的白帝城。”

随着用手一指江中成堆的砂石洲碛道:“此地原为汉时之鱼腹系这片沙碛,名为鱼腹浦,这些细石堆原为诸武候推演兵法所作的八阵图。在当时是各高高五尺,广十围,共凡八八六十四聚。可措由于历经变迁,已经是不完全了!”

吴湘对着那些残留的抄堆注视,亦未看出个所以然来,便道:“听说诸葛武候的八阵图奥妙无比,敌人一经进入,便觉天地昏暗,砂飞石走,形势难当……虽道都是真的么?”

季月花道:“这狠难说,诸葛亮学通今古,胸离万有,如草船借箭与借东风之事,外人看着无不感觉神奇,其实不过是一种天象气候之学。八阵图虽不会尽如传说中的渲染神奇,而生一妙用总是有的。”

这时船正行至大小黑石滩。听船夫子说,此处为峡中的一第一险滩,果真是峡东水深,怒湍横激,万分惊人!吴湘等人器有翟塘峡一段教洲,每至险滩流争之处,都是分外留神。

过琵琶峡之后。

这一日,船渡巫峡,两岸亦是魏峰断崖,如坐井底,举首仰望,几乎不见天日,季月花在无形之中,看着有点紧张,幸好这一段路倒未发出什么事情。

一过公工家坊,便是崖高峡曲,峰回江转,每一转折之处,必有一山横阻,远望好橡无路可通,一到眼前。却又是一种新的境界,使人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此时三人的心情。虽然谁都没有说出口,但是各人的内心之中,都已在时时留意,准备应变。

果然,船刚刚行过了处地方叫老鼠糗,忽听船梢公怒吼道:“划外舷,靠左?你们大瞪着眼睛,向老子船上撞么?”

季月花心中猛然一惊!随着拨身而起,这时三人已经同时发现,在自己所乘的大船的后面,距离约一丈处,驰来四双梭形小艇小艇前端为铜线所制,突出三尺,形若利锥。每艇之上,各有四名壮汉,都是一色的腰悬短刀,手持长矛,全都穿着水衣水靠,只有最后持浆的一人,将长矛放在身旁。此时四双小艇,已经排成一个”八八”页倒八字形,顺着险滩,疾驰如飞的,对着大船的尾端行来。

船梢公的怒声喝问,艇上的诸人,丝毫未理,待季月花的双足,刚刚着船尾,心中便完全明白,这是回什么事。便对船梢公沉声道:“不慌,没有事!”

船梢公倒是非常信得过他这三位客人,一见季月花到来,便非常安心,并即忙对季月花,道:“我看他们不安好……”

一句话尚未说完,便闻噬睹连声三支长矛,带着无比的劲力,一齐射向船梢公的后心。

季月花伸手一抄,射在最低的一支长矛已经人手。单臂就着原势猛弹,当即将较高的两支弹起,总即如此,仍然是紧擦着老俏公的头顶而过,啪啪两声钉在桅杆之上,尾端仍在颤抖不已。

船梢公哎哟一声猛然蹲下身子,哧得面色大变,两个船夫子,亦是并排见伏在船板之上,一动也不敢动。

季月花才对船梢公说了一句:“凶险已经过去,你怕什么么!”

又是一阵嗤嗤之声,有四支长矛,分向季月花与船梢公射到。

季月花手长矛猛然一挥,对方投到的长矛,已有三支被击落江心,右手一抄,又是分支入手。

这时对方的梭艇。相离船尾亦不过一丈五六,听她一声娇喝,接着见她左右开弓,双臂齐抖,手中长矛锐啸而出。

突闻两声惨嗥,咚咚两声,最前边两双梭艇上持浆的两名壮汉,都为长矛穿入心窝,硬生生的射落江心。

梭艇一经失去主宰,紧随着滩流一游,澎然大响,两双梭艇自行撞在一起,一阵惊叫,两双艇上的大个人,已为流卷入江底,仅剩下几段木片,随着江流向下方飘去。

在左后方的那双松艇,本与身前两艇相离极近,由于前面的两腿一撞,事起仓促,变生倾俄,待浆的壮汉,乃疾忙向右边一滑,正巧为急流一行,便狂泻而下,对着竖立在江中的不堆笔形尖石衡去。在惊叫声中又闻一声暴响,将整个梭艇,撞的粉碎!只见在尖石的附近,激起予一小片白沫,随着流水一漩而起。

这时,右前方的梭艇,亦即是独存仅有的一双,已经行至接近船尾丈以一内之处,眼看即到,只要为艇尘线链刺人船底,这双双桅大木船的后果,实不堪设想。

季月花一声娇喝。身形刚才纵起,又劲又疾的三支长矛,又迎面射来,心中正在着急,忽听一声清啸,割空而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巫山遇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