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27章 约斗寒梅

作者:司马紫烟

众人再转回麻涧沟的时候,已是申未初时分。

秋风吹动,山行茫茫,信觉凄凉!大沟之中,是一片静荡,山石草的一切如恒,同是一伙行旅,先后仅隔三个时辰生这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笑声,没有了低语,没有了惬意的心情,更没有了端儿,十个人带着十颗沉重的心,拖着散乱的脚步,踏们大的乱石上,发出了一种极调和的苦涩刺耳之声!

此时,子母铜穆端阳,正由智园大师与朱翰陪着走在最前,行至傍午众以与因老太婆缠战热斗之处,穆端阳便自行停步,注视着那片零乱的足印,瞒蹋不前,良久之后,抬头看了一下四周,凄然智智园大师道:“穆某一生江湖,竟然保记不了自己一个孩子!”

声音悲怆,带着无限的感叹!

智园大师安慰的说道:“吾等不在此山区附近,先找歇脚之地,再作计议。”

穆端阳略作沉思,然后答道:“也好!”

朱翰在穷忙道“邯郸东开,晚辈恩师有一至友,可以暂借住落脚,未知道前辈有何指示否?”

智园大师道:“既有此去处.最为合适不过。”

穆端阳接着问道:“少侠说的可是纯阳剑固宁?”

朱翰即道:“虽会两次谋面,则无深交,有少侠引进。那更方便多了。”

随又侧身对智园大师道:“大师尚记得此人么?”

智园大师微点头道:“是否昔年在杀虎口外,单剑独斗驼艾展鹏,一战而成名江湖的那位施主。”

穆端阳道:“正是此人。”

智园大师一看将落的大太阳,对众人说道:“诸位如能加点脚程。在明日员时之前,可以赶到。”

朱翰即道:“晚辈带路!”说着,便一跃而前,放开脚步,当先行去。

翌日午后。约在未申之交的时候,一行十目已到还邯郸县城,朱翰带着众人直奔东开,顺着东市大街,转进上条宽大胡衡,老还即望着胡街尽端的高人门楼,正放着大门,这时在大门口的附近,闲立着一名壮汉,众人一入胡街口时,便目不转睛的盯着。及至将近。双方相离在三丈左右的时候,朱翰边走边打手势,含笑叫道:“顺禄哥你好!”壮汉惊啊了一声,切实忙赶前,道:“朱爷您……”

眼光注视着随在朱翰身的诺人,口中又问道:“多年不见。您道是那儿来?”

朱翰道:“西南山?”

随着问道:“大叔在家么?”

壮汉答道:“在厅上和客人闲聊。”

紧接着又道:“我先去为您知会一声。”

说罢,便转身向门内行去。朱翰在他身后迫问一句道:“那儿的客人?”

只听他答道:“从北边来的!“声音便随着身形闪入门内。

众人正才随着来翰陆续跨人大门,突从院内走出一位青年,适与诸人碰了个对面,双方各都同时一怔。穆端阳惊奇的疾声叫道:“小方!你怎会来到贵地?”

出来的青年,正是在众人离开山阳峰不山区之后,为穆端阳所派先行兼程赶回,将一切经过情形,通知铜杆铁笠冯劲秋的岳小方。

岳小方先向穆端阳与智园大师见礼之后,亦未来及与众人招呼,便即忙道:“老爷子,你们诸位怎的亦来这儿呢?”

正在着又由原先朱翰种呼为顺禄的壮汉引着,从内院之中涌了一堆人众,竟是铜杆铁笠冯劲秋等人一行,为首之人,头顶微秃,四方面孔,chún间蓄着短须,脸色红润,双目光充足,一件葛衫,顾得异常样朴素。朱翰即忙赶前一步,躬身施礼,道:“朱翰为大叔请安。”

此人是纯阳剑固宁,哈哈一笑,道:“许久不见,你师父好么?”

朱翰恭声答道:“托你老人家的鸿福,家师平安。”

接着,朱翰便为双方各人引见。固宁首先抱拳道:“穆老哥多年不见,仍是神采如恒,今日与大师同时光临,真是寒舍生辉,使小弟光彩至极!”

穆端阳微喟说道:“不速之客,有扰清居,固兄幸勿见怪。”

固宁忙道:“欢迎还来不及,老哥哥这说那里话来?”

智园大师亦随着着道:“贫僧等是固施主清居纳福之地,平添搅扰,实是罪过!”

固宁道:“大师只要不嫌尘间烟方之气,主人家则是求之不得呢!”

跟着穆端阳又引见朱翰与铜杆钦签冯劲秋相认。冯劲秋亦将与他同来的屈尺银索卓文林,笑面长人于子奇,鸳鸯笔沈伸玉,单钩镖齐实质,连环套腿范之房,步步紧曹刚分别向众人引见,不免得大家又互相寒喧客套了一番,最后还是做主人的固宁,打趣的说道:“站客难款待。诸位既已到了舍下,还是先到里面请坐再说好罢?”

众人刚慾转身,铜杆铁签冯劲秋双目向来人中掠,对穆端阳问道:“听小方说今孙小端已经后来,不知那一位是?”

穆端阳长唉一声,抢然色变,冯劲秋心中一沉,固宁亦是微微一惊,由于冯劲秋这无意的一问,使适才的这一热闹场合,顿时变得哑雀无声,智园大师即忙对冯劲秋道:“此事说来话长请诸位人内再详谈如何?”

固宁在旁连声道好,着便转身前行,着众人进入东院客厅。

固府上原有两座落,自冯劲秋等人到后,固宁已将家人全部移居酉院,今虽又添上穆端阳等一行十人,住着仍是宽宽敞敞。庭院清幽,客室雅洁,由内到外,处处都在显示着一隐士气象。

智园大师心有所感的说道:“因施主慧眼高明,及时而动,退出武林,跳出世俗之高,享受清福,真是人间神仙!人间神仙!”

固宁敞朗的一笑,道:“因某苟安偷生,自愧无商于江湖,大师不加罪责,因某已是心满意足,再蒙谬奖更是不敢了!”

以后,接着便由给杆铁签冯劲秋先行说起:在穆端阳等与师山阳峰之后,冯劲秋由于候集人手,这些人都是已故四海孟常包剑啸的知交尽好,既至集齐,已经进了半月才行出发,谁知才过邯郸两日行程,在弓头镇附近。遇上个相貌奇丑,看去极不起眼的老太婆,此无事找事,取闹至极,吾等自知本身有事,不能久待,本心实是不愿多惹麻烦,而对方仍是味的硬欺欺软绳,不肯放手,最后实是忍无可忍,先是由与老夫同来的几位老弟出手,谁知对方竟是出乎竟然的高手,结果连我老夫也陪了我们去大打一场,亦仅才打了个两不吃亏。

因此,又在当地耽搁一天,正巧遇上小方回来,知道山阳峰之事,由于紫拐乌弓两位传人的相助,事情已了,便即返回,并便道拜老夫的知交,说着她同时指了指固宁,主要的用意,还是想摸一摸对方,宽竟是什么底子,谁知一到邯郸,承蒙这位好心的朋友古道热肠,一连留住了三天,正打算着在明后两日,即要起程背返,诸位是大驾又到。

铜杆铁笠冯劲秋,约略的说至此处,便豪放的洪声一笑道:“事情凑巧,人多亦热闹,可是我这位老朋友,则添上了一倍麻烦。”

众人一笑,穆端阳忙接着说道:“老哥所之人,孙端儿昨午在麻涧沟,即是被劫在此人之手!”

冯劲秋面色一凝的哦了一声。

穆端阳亦随着将昨午在麻涧沟的经过情形,简略的说了一遍。

冯劲秋作了顿刻的思索,微摇头道:“此事绝非巧合,决然是有谋而动,那么此人究竟是谁呢?老夫对她实觉着非带陌生。”

穆端阳以询问的眼光注视了一下固宁,道:“固兄在邯郸附近,是地利人和,对于此人可有点眉目?”

固宁在沉思中摇了摇头,道:“邯郸附近决无此号人物,可是为拦截诸位,还路涉,此事即又不太单纯。”

智园大师忽然在旁插嘴,道:“江湖中诸位听说有一个名叫三妹的女人么?”

众人同时注视着智园大师,停了片刻,亦同时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晚宴两桌主人家准备的是非常丰满,但是大家的内心,又都是沉重如铅!朱翰与穆端阳等在路途之,只知山阳峰之事已了,并未询及详情,亦不知处理五邪之事,系为何人帮忙,适才听铜杆铁笠一说,为怀念他的二弟吴湘,便拉着池通王锐和赵氏兄弟等人,问长问短,问个不休。

一顿晚宴,足足吃了一个时辰下人等撤去残屑,敬上香茗,这时天已大黑,亮烛明宇之下,大家仍在计议着如何进行查访端儿的这件事情,忽见固府家人壮汉顺禄,手中拿着一张大红束贴,急步而入。

固宁原是背着听门陪着客人而座,到步履急促之声,猛然回头,看到顺禄手中的大红贴子,即忙问道:“什么事?”

同时,伸手将红帖接过,见封面上面写着:专送固府交邯郸侠隐纯阳剑居士转穆端阳老英雄台前。”

底下空着未落下款,这时听中已无半点声息,众人的目光.全部注视着固宁手中所拿的红帖,固宁看罢封面之后,双手向坐在上手不还的穆端阳。

穆端阳即忙接过,略一过目,伸手将内笺抽出,见上面写道:“三月之后,皎月将园,城东寒梅岭上,可供一叙,在坐诸位,统请与驾,如过时不至。且勿怪贤祖孙立全,将无期矣!”

底下与柬封相同,仍是未落下款,穆端阳反复看了两遍,这时铜杆铁笠与智园大师都坐在就近,亦看得清清楚楚,穆端阳切实忙请教团宁道:“固兄,此地可有寒梅岭?”

一面顺手将帖递向固宁。

固宁一面看着柬帖,顺口答道:“有,在城东不远。”

固宁看过东帖之后,一拍束帖,转太问肃立在身后的顺道:“送帖的人呢?”

顺录答道:“就在门外,是乡间汉子!”

朱翰挺身而起,道:“我去看看。”

起身拉着顺禄向门外走去。

约过半个时辰,朱翰才纵外面回来,一进门便摇着头道:“我和顺禄哥出之后,那人已经不知去向,我便顺便找到李焦兄的手下弟兄问了一问,他们对冯老前辈几天前在马头镇附近的那挡子事,甚至昨午我们在麻涧沟的事,都已知道生惟独对那矮老婆子,亦是与我们一样,没弄清。”

冯劲秋道:“不必问啦!对方既是公然索战,倒省了我们许多手脚?!免得到处访,乱碰钉子,这样更好。”

第三天的下午。

固宁又准备了两卓酒宴,众人用完之后,天色渐晚,大家稍作准备,又养息了一会,正是新月初升,便待起行。

这时,固府家人顺禄,从西院之中一忙而来,双手着一柄古剑,恭恭敬敬的递向主人固宁。

固宁顺手接过,一拍剑鞘,道:“老夫以为今生用不着你,谁知今晚你又要在诸位老英雄面前出丑了!”

穆端阳突然问道:“怎么?固兄也要同往么?”

固宁即道:“不要说为老英雄今孙之事,义无旁顾,对方身手又高,小弟更加不能携手旁观。”

说完,手中取过剑,招呼群雄一拥而出,向寒梅岭奔去。

当他们到达寒梅岭时,那两个矮老头和那一个矮老太婆等在那儿了。

穆端阳一见他们,火气就往上冒,厉声喝道:“老夫孙儿呢?”

那黑衣老者道:“不要急,咱们先把条件谈好再说。现在我们只要你们答应一个条件,便让你祖孙重见。”

“什么条件?”

“只要你能听我们的命令行事,投效火魔教,便放回你孙儿,这个条件想必你定会答应,否则就别想生见你那孙儿了。”

穆端阳一阵气愤,即要发作,冯劲秋已经首先发话道:“诸位先主在马头镇附近截拦老夫南行又在涧沟阻止穆老英雄一行北返,去人爽约,步步欺人,深望三位先生能够当面说个明白,以三位的武功而论,在武林之间,必大有名望,对冯某这点区区之请,不会有听顾及罢?”

黑须老者微哼一声,道:“看你这把年纪,应当有点涵养,谁知你比别人更急。此事个中原因,老夫迟早自会交待明白,不然你们亦不会死心。不过你们不先行拿出点玩艺来,给老夫看看,即如此的追根究底,老夫会如此容易听话么?”

冯劲秋恨声道一声:“好!”铁笠一翻即待出手。固宁忙道:“冯兄且慢,小弟再向他请教几句。”

接着,对黑须矮者,微一颔首,道:“固宁为此间主人,三位过此、有失款生请先示知高姓大名,以俾随时讨教。”

黑须矮者,既然说道:“老夫兄妹,非名利之徒,不间亦罢。”

固宁不悦的,道:“这就使固某做主人的为难了!”

黑须矮者,双目一翻,道:“你为难什么?”

智园大师即忙跨前一步,高宣一声佛号,道:“曲洛三侠!”四字,非但在场诸人同时一惊,即对方男女三个奇矮老人,亦于一闻下,似乎一怔!

黑矮者,旋即又嫣然一笑,道:“妙峰山的和尚,到底是与众人不同。不过和尚,你不必将“由洛三矮”,硬为我们兄妹改成“曲洛三侠”别人听着三矮不太顺耳,在我们兄妹听着,是非常响亮,你和尚,这一字的高帽,你还是不带的好!”

智园大师哈哈一笑,他的这种笑声,纵在山阳峰听过之后,这一路行来今晚是首次听到。随听他接着说道:“侠字也好,矮字也也,悉听尊便。不知三位施主,束约贫僧等人,来贵寒梅领上,有何吩咐?”

黑须矮者,斩然说道:“较技还人!”

智园大师问道:“不知是如何较法?”

黑须矮者正慾答话,忽听矮老太婆大喝一声,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全都注视在对方三人的身后。

只见矮老太婆向前跨了三大步,冷冷地说道:“如何较技,办法很简单!”

智园大师合什道了一声佛号,然后问道:“请女施主把办法说出来!”

矮老太婆双目射出两道冷芒,扫向在场众人一眼,然后从腰间又轻轻一摸,手中便多了一条红色软索,她将红色软索在手中一抖,冷嘿嘿地道:“你们每人能接得起我‘红尘三丈捆魔索’五招,端儿便还给你们!”

矮老太婆此语甫出,不仅在场武功高深的智园大师面色一变,就是穆端阳,固宁诸人面色上也同时一怔!

因为和固宁、穆端阳同来的共有十二人,除了智园大师、固宁。穆端阳武功较高的几人能接得起矮老太婆“红尘三丈捆魔索”以外,其余几位,恐怕没有把握。

智园大师略为镇定后,便于咳几声道:“女施主和我们素昧平生,何必一定要结下这场梁子,我们只能……”

矮老太婆暴叱一声,打断智园大师的话。

“谁和你这个秃和尚说话,有能耐尽管施出来,少说废话。”

智园大师被叱责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这时,场中一度暂短的沉寂。

突然,一声颤抖的喝声,响自智园大师身后。

场中众人的目光,齐扫向智园大师的后面,只穆端阳全身抖颤,发发惧张,喝道!

“老太婆!你再敢不放老夫的孙儿,老夫便和你拼了!”

矮老太婆冷晒一声:“你不妨出手试试!”

穆端阳如一头受了伤的猛兽似,发出一声比鬼哭还难听的啸声奋不顾身地扑向端儿。

矮老太婆,黑须矮者,同时大喝一声“你想干什么?”立时向穆端阳拍出一掌。

两股劲力,如狂涛似的向穆端阳……

智园大师、冯劲秋、固宁等人大吃一惊,三人同时联手拍出一掌。

穆端阳此动难易近疯狂,但神智仍非带清醒,他见两股劲风将扫到时,忙腾身闪避,右手一挥,也拍出一掌。

几股掌风在一起撞碰时,登时便发出电光石方,一声“轰隆”巨响,穆端阳连绩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矮老太婆、黑须矮者,仅衣袂飘拂,站在原地没有动。

智园大师、冯劲秋、固宁诸人,身子晃了几下。

只此一招在场几个高手,他们便明白对方的武功程度如何了。

这时,矮老太婆怒喝道:“穆端阳!如何你想硬抢,就不要后悔!”

穆端阳怒不可遏道:“矮老太婆!你今夜非有三头六臂,不然休想下这座‘寒侮岭’!”

矮老太婆仰面一阵哈哈大笑道:“莫说你们这几堆料我老婆婆看不起眼,就是再来十个二十个,一样也不在乎!”

智园大师见局面越弄越僵,便在穆端阳身后拉了一把,向前走了两大步生对矮老太婆道:“女施主是否还有通融一点的办法?”

矮老太婆连哼几声:“丝毫不能通融!”

穆端阳气得须发又张了起来,恨恨的说:“我这把老骨头不要,也要和你拼了!”

“拼了”二字一出口,便向矮老太婆扑了过去!他这种硬扑形式闹的法,完全形同拼命,在场请人,莫不吃惊!

矮老太婆身形一晃,便闪避穆阳扑过身孺,只听到她口中发一阵阴恻的长笑道:“穆端阳,你不依我老婆子的条件。叫你永远看不到活的端儿!”

她转面对白、黑两矮者道:“我们带人走吧!”

“吧”字甫落,她便挟起端儿,连头也不回,向岭泻去!

这时,穆端阳、智园大师,二人同时发出厉喝:“站住!”

可是“曲洛三矮”连头也不回,便向岭下飞泻!

远远传来矮老太婆的声音道:“明年今日到‘金山寺雷峰塔’去收端儿的尸吧!”

穆端阳诸人正想去时,“曲洛三矮”身形如烟,顿刻之间,便已消失不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