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28章 枭雄野心

作者:司马紫烟

穆端阳等人追了一程,不见“曲洛三矮”踪影,穆端阳不禁幽幽一叹,两行老泪,滚向双颊……,智园大师道:“为今之计,只有在洛阳附近住下来,慢慢探听‘曲洛三矮’的住所,然后犁庭扫穴,才是根本解决的办法。”

固宁点头接口道:“大师所见极是,暂在敝处住下来,依我判断,‘曲洛三矮’时还没有远去,假以日时,必可找到。”

穆端阳深深一叹道:“多谢各位对我的尽力协助,尤其打扰固宁兄,于心更感不安。”

固宁微微一笑道:“多咱们武林中的朋友首重义气,区区之事,何足挂齿?我们乘早,到敞处歇歇,然后分头探听探听他们的消息。”

众人都因宁离开梅岭回到宁的住所。

且说吴湘,成南姣二人,自四垂乘船经过三峡,不及便到湖北境,二人因季月花离去,心中怅然若失,便在湖北合部登陆,向吴湘要去的目标——庐山大汉阳峰前九奇峰顶拜访公孙天龙。

这两位年青武林儿女,朝着目标前进,一路上,二人谈笑生风,颇不寂寞。

这天,天朗气清烈日渐渐西坠。二人游心正浓,在过黄鹤楼时,更连袂登临斯楼。

这时已是八阳落照,黄鹤楼上。实客如云,坐无虚席,酒保见吴湘,戚南姣绵衣华此,所以特别把二人安排在黄鹤楼最上层临窗的特别座位上吴湘应几还望,洞庭湖中的景色尽收眼底,只见湖中水天一色,白帆点点,酸阳夕照,渔舟唱晚……

吴湘,戚南姣二人正在欣赏洞庭人景时,蓦然,闻到几声凄厉的长啸,破空传来!

那长啸声不仅怪涎,而且充满了恐怖与杀机……

吴潮面色微变,侧耳静听。

那啸声好似自上游,顷刻之间,便越来越近……

这时,黄鹤楼上所有的人,面色变,他们均纷纷起身,想离开这座幽雅华丽的大酒楼。

吴湘一扫四周,片刻的时间,往上的人,均纷纷下楼。

戚南姣小嘴一摄,吴湘会意,便起身正慾离席时,突然,听到那怪啸之声,在黄鹤楼下嘎然而止!

紫接着、便有三个中大汉纵船上飞泻而之,对纷纷离开的客人,大喝道:“站住广声音恍如焦雷,哧得所有的客人,面色如土。

因此,楼上的人,都停步不敢再走。

为首的大汉冷冷地说:“每位客人留下十两银子才准许下楼!”

吴湘本怒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有人拦路抢劫,王法何在?……”

戚南姣江湖经验丰富,忙给吴湘丢了一个眼色,吴湘会意硬悠然住口。

那个为首的中年大汉,青袍长衫,猴腮塌鼻,小眼短须,手握双剑。

后面站的两位,全是儒巾华服书生。

中年的儒服书生,背着双手一副蔚洒悠闲的样子,口中不断对客人说:“赶快交钱早点过去!”

黑面虬须大汉,便负责收钱,从楼上走下去的客商,每人虽然缴了十两银子,但面上都愤愤带怒,可是,他们都敢怒不敢言。

黑面虬须大汉,渐渐把楼上客商的银子收光,最后只剩下三个人没有缴,那三人便是吴湘、戚南姣和一个始终面向窗外观看湖中景色的妇人。

那妇人身着白色衣裳,背影非常窃窈窕,由于她始终探在窗外,所以没有任何人看清她的面貌长的如何。

黑面虬须大汉见那白衣妇人仍望着窗外不去缴银孺,便大喝一声道:“没有缴银子立即缴出,否则,哼!”

吴湘和戚南姣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心中不禁发生一声不肖的笑声。

吴湘见状,心中顿起疑云因此又看了那白衣妇人一眼。

黑面虬须大汉见状大怒,厉喝一声:“大爷说话,你们三个听到没有?”

那妇人还是充耳不闻,嘴中连连轻哼了几声。

那哼声虽然极微小,但入耳心悸。

成南姣又对吴湘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那个妇妇人好雄厚的内力!

黑面虬须大汉这时已怒不可遏,凶狠狠地色到那白衣妇人面前伸手一掌向那妇人面上拍去!

黑面虬须大汉掌力不弱,他用了八成真力,登时一股劲风便扫向他白衣妇人面上。

只见那白衣妇人罗袖微微一卷,漫不经地说道:“黄鹤楼上看夕阳,多么美好呀!可是偏偏来了几条恶狗,真大煞风景了!

“景”字声音刚落,那黑黑面级须大汉,便被她的衣袖轻轻卷起。穿窗而出“卜通”一声到湖去了。

吴湘、戚南姣二人见状暗吃一惊!

同黑面见须大汉一起来的那二人,顿时大惊失色,全场的客商视状更是一呆!

这时目光都集中到那白衣妇人身上呆只见她满不经意的,当作没有发生这什么事,仍然悠闲地自饮远眺湖中夕景,赞不绝口。

中年大汉冷哼一声,向白衣妇人面前跨了三天步,功运双掌,蓄势待发……

这时突然听那白衣妇人轻轻地自语道:“再哼一声,你便一齐到湖里去相会!”青袍衫的中年大汉冷笑一声道:“云魔教的人,你以为好惹么?鬼婆子!报出你的万儿来,不要装腔作势!”

白袍妇人听了“云魔教”三个字,面色略为起了一下变化,但立刻又恢复常态。冷冷地说:“云魔教这些恶狗,都该烹了!”

青袍衫中年大汉闻猜大怒,手中长剑一抖,喝道:“住嘴!鬼婆子接老夫一剑试试!”

青袍衫中大汉手中的剑,狠狠地向白衣妇人背上刺去!

这时,白妇人仍然不动声色,既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眼看马上便要刺到她背上了。此刻全楼的人,都发出一声惊呼!吴湘不由自主地大叫道:“小心剑!”

吴湘叫声未落,便听到白衣妇人微叱一声:“去吧!”

吧字甫落,白光闪,青袍长衫中年大汉便失去人影,紧接着便听到湖中“卜通”一声,一切又归于沉寂。

呆了!全楼看的人都呆了不仅他们看清那白妇人用的什么手法把青袍大汉打下湖去,就是武功高绝的吴湘、戚南姣胶,也没有看清楚她用的手法和招武!

她这样诡奇的招下列,闪电似的手法,如何不使他们发呆呢?

站在一旁的中年儒生,机智绝伦,他见情形不对,忙堆下少脸道:“怨在下眼拙,不知高人贵姓大名,两条人命的血帐,不知可有讨还的机会?”

白衣妇人突然格格一阵娇笑。

那声如似银铃,使人听了心中不寒而栗。

戚南姣心中暗忖道:“这女子好雄厚的内功,倒底是何许人也?怎么没有听到父亲提过!”

戚南姣正忖思间,白衣妇人道:“有,有,有”她连了三个有字,然后歇了一下又道:“小子留下一腿,回去报信明年的中元节,一定到你们的断魂关‘招魂台’赴会,到时大家来个痛快的了结!”

戚南姣心中微生醋意道:“四十年前是个美人,现在应该是人老珠黄,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自妇人声音甫落,只见她白袖微微抬,便听到中年儒生一声惨叫,登时便殡去一目,劈去一腿,白衣妇人身形一晃,便失去踪迹。

中年儒服的书生,满身血迹,立时,身子便萎缩下去,口中哀衷地进出六个子!“美英蓉萧雪纯!”

吴湘一听这个名字,心中顿时一动,道:“美芙蓉萧雪纯!恩师不是曾经说过,她在四十年前便杀了“陇东人屠”的英勇事迹,她真的就是那个美人?”

吴湘知道这个师妹的性格,忙笑道:“四十年了,当然人是老了,相信她的武功必又更进步了许多。”

戚南姣笑道:“刚才那几手,你不是看见了吗?说的满口是废话。”

吴湘连忙起身付了餐费,对戚南姣道:“萧老前辈说不定还没有走远,我们去找她!”

戚南姣白了他一眼道:“急什么?还怕将来看不到?踊中元一节,我们也去大别山“断魂关”,不是可以看见了她吗?”

二人下了黄鹤楼,便住宿在附近的市上。

这天晚上,月花中天,碧空回洗,吴湘游未尽,三更行以后,悄悄地出了店,步着月色,去准备欣赏庭洞湖的夜景。

当吴湘刚步出店外,便听到一啸声,自东南方向遥遥传来。

吴湘机警绝伦,他忙闪身暗处,那啸声越来越近突然一条黑影,掠过他的身旁,紧接着,后面有两条白影,快如流星似的追了过去。

吴湘心中一动,为了一种好奇心,便展开轻功,尾追而去。

前面那条黑影,轻功不弱,他自市镇东南方向拼命向北方飞泻,后面两条白影,在后紧追不舍。

吴湘在两条白影后面约十丈之遥,一直追出市镇以外。

莫约一盏热条工夫之久,前面黑影,突在一座墓前停了下来。

后面两条白影,立即追到,身轻似燕,飘然落在黑影面前,这时黑影拳起手中的长剑,便刺向两条白影。

吴湘因为不明敌友,未便出手,纵身墓旁一株古树之上,静观场中发展。

两条白影也抽出兵器,奋勇迎击,三四招过后,突然听到沉声一喝:“躺下吧!”

接着便是两声问哼高,两条白影身子横飞而起,。栽倒一丈开外。

吴湘大吃一惊,忙想用手抢救时,但是已经晚了。这时,黑影一晃,仍向来路飞奔而去,快流星赶月。

吴湘忙走近,扶起某些一个以仔细一看,不禁大惊,暗叫道:“他不是在洛阳遇见的杜福全少侠吗!”于是,他忙问道:“杜少侠,打伤你的黑影是谁?”

杜福喘了一口气,道:“你是吴少侠吗,不要管我,赶快去追那条黑影,他是四十年‘陇东八屠’之一的‘摸天手’梁太长的后人,梁有为,他奉‘火阳地君’脱荣之命,往要域去联络‘阴风道人’班钰,及‘南夭二鹤’,准备在短时间内,大举发动,将正派人物,一网打尽……”

吴湘闻言,大吃一惊,忙问道:“兄台此语当真?”

杜福全点头道:“千真万确,我奉师之命,追截梁有为身上的机密文件,不幸中了他的阴风掌恐活不过三个时辰……”

吴湘笑道:“兄台之伤,愚弟有法解,千万不要过虑。”

说罢,便纵身而起。吴湘指指旁倒的白影,问道:“那位是谁?”

杜杜福笑道:“在下师妹沈贻贞。”

吴湘也用“沉沦珠”替那白衣少女沈贻贞将身上阴毒吸出。

沈贻贞伤,从地上跃身而起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向吴湘溜转一周,在星月下仍然可以看清吴湘丰神如玉的仪表心中一个忖道:“这个少年仪表好俊呀!”

杜福忙道:“帅妹,快过来谢谢吴少使主救命之恩!”

沈贻贞柳眉微湾,娇羞地裣衽一行礼,吴湘忙答礼道:“武林儿女,互相援救,乃份内之事,何劳技齿,都是自己人,以后不必客

杜福全剑眉一坡,若有所思道:“武林不久,将造成一次浩劫,我们应该要尽力去挽救才好。”

吴湘道:“我看梁有为今夜还不可能离开洞庭湖。只要捉住梁有为,火阳地君一切的阴谋便可以知,兄台你说对吗?”

杜福全点头道:“对,我们赶快去追!”

三人连挟尽展轻功,向西追去,大约追了半个时辰,已出了洞庭湖附近的市镇,来到郊外,只见有一座山坡,横亘在三人面前。

三人越过那座山坡,便见一荒凉古刹,靠山而来,因为年久失修,刹中一片荒芜,非常阴森恐怖。吴湘停步对沈贴贞师兄妹道:“不定梁有为那小子今晚歇脚在这庙中。”

沈贻贞点头:“我们瞧瞧吧!”吧字方落,身形一晃,便飘人古之中。

突然听到一声焦雷似的巨喝:“站住!”

“住”字声音未落,一股掌风,便扫了过来,吴湘涌身一避,便超过沈贻贞的前面,有手一挥,便接下对方拍来的掌风。左手一抢,掌拍了过去。

对方突将手中握的东西一挥,登时一道白光,闪电似的向吴湘头上罩下。

吴湘忙展开师门绝学,反掌过去。

可是那股白光劲力似山岳般地映来,吴湘步舶良跋,直向后暴退。

蓦然!白光一闪,对方幽幽地问道:“米严是你什么人?”

吴湘闻百心中一动,猛然思起日间在黄鹤楼上所见的白光,顿时所悟,忙道:“是在下恩师!”

对方发出格格声道:“招式倒学会了七成,可是火候不够,再接老婆子几招试试!”

言讫,对方左手一挥,白光陡现,如似一条云蛇。向吴湘周身十二要穴袭来!

吴湘尚未辨明敞王。那敢怠慢,忙展开绝学,奋勇反掌。

这一次,他以师父的绝学,再渗杂”天下第一剑”教的”追风七剑”剑法揉和连用,威力大增。

十招过后,突然白光一敛,对方怒道:“宁欣又是什么人?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怎么不说实话?”

吴湘接道:“是在下师伯,两月前教过在下的“追风七剑”剑招。”

对方转怒为喜道:“一紫拐传一人,已属不易,再获‘天下第一剑’授以剑术,小小年纪,福禄不浅,真是难得!难得。”

吴湘听到对方的语气,虽然没有看清对方面貌,已知此人必和宁师伯、恩师二人是朋友,当下忙拱手一礼道:“老前辈的大名能否见告?”

对方身形一晃,便纵古刹暗处飘然而出。

在明月照耀之下,那人乃是身着白色衣裳,身材窈窕,风仪绝代的中年美妇。

那中年美妇浅浅一笑道:“你可会听干元说道,四十年前杀了‘陇东八屠’的事?”

吴湘听了,心中一动,忖道:“她莫非是’美芙蓉’萧雪纯?四十年后,她还是这样年青,真是驻颜有术了。”

吴湘正间,忽又听到中年美妇道:“现在你大概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

吴湘忙抱拳一礼道:“不知是萧老前辈,多有冒狂,请多海涵!”

中年美妇“美芙蓉”萧雪纯笑道:“不要紧,娃儿真有两手,放眼今日武林,能接得起我三招的人,恐怕屈指可数,你小小的年纪,难得!难得!”

吴湘笑道:“萧老前辈过奖了,以后还请前辈多指教!”

萧雪纯淡淡一笑道:“将来有时间,我们在这方面可多研究,研究,不过目前正有要事待办,不知你师父接到惊动江湖的传柬没有?”

吴湘摇头答道:“晚辈离山时,他老人家还没有接到什么传柬,不知萧老前辈指的是什么传柬?”

萧雪纯面色突然严肃起来,缓缓道:“五十年前在黑道上,有一位最具威名的大魔头——‘火阳地君’,脱荣,此人隐迹江湖,已有四十年之久了,武功之高,花夏双绝,武林二奇莫望其项背,堪可与号称‘老神仙’的公孙天龙,和‘武林一尊’的仁敬和尚相比,此人最近联盟黑道各巨霸,传来江湖……”

吴湘插嘴道:“是不是为昔年‘陇八屠’,被害而复仇?”

萧雪纯点头点道:“娃儿真聪明,正是这个意思!”

吴湘豪情勃发,剑眉一竖道:“火阳地君虽有三头六臂,能有多大能耐?只要江湖各正派同心协力,一定可以消灭他。”

萧雪纯摇头道:“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火阳地君一个人的力量,当不足畏,可是,他已派人去西域联络‘阴风道人’班钰、’南天二鹤’,以及黑道上所有的高手。

萧雪纯歇歇道:“还有季月花、杜五,以及‘陇八屠’的后人,尽都获得这魔的传柬,武功都不可轻视……”

吴湘听了沉哦片刻问道:“请问传柬内容如何?”

萧雪纯面色凝重道:“传柬指明明年攻月十五,赴大别山九里闹‘即断魂开’,在‘招魂台’上,了结江湖上一切的恩怨,我们难道能畏缩不赴‘招魂台’吗?”

吴湘道:‘此事‘老神仙’公孙天龙老前辈知道否?”

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沈贻贞,接口道:“我的师父去专诚拜访公孙老前辈,听说他已来庐山找仁敬大师,可能是为了这件吧?”

萧雪纯道:“不错,外子也去华山找过公孙老前辈,猜知已来庐山九奇峰访仁敬和尚,所以外子日前已去庐山。”

吴湘笑道:“晚辈正要去庐山九奇峰拜访公孙老前辈,不知萧老前辈愿意偕晚同行否?”

萧雪纯微微一笑道:“老身还须连给一些正派人物,过几天会到庐山九奇峰来的,好在离明年中元节时间还早。”

吴湘、杜福全、沈贻贞,三人同时拱手道:“就此告辞,庐山九奇峰再见。”

三人拜别了萧雪纯,转身便回到洞庭湖附近那座市上的客栈里。

当吴湘穿窗而入时,便发觉卓上有一张红色传柬,吴湘面色略变!

他打开一看,上面写道:“明年中元节,大别山“招魂台”上候教!”

寥寥的十四字,看了使人心惊魄动,毛骨悚然!吴湘暗暗忖道:“想不到自己后面竟有人钉梢,以自己身负绝学,尚没有发现

心念此及,面上露出丝惭愧之色。

吴湘正在昏傀自怨之时,突然,听到隔壁传来飒飒风声。吴湘身怀绝技,耳目极为灵活,他突见有异,身形一晃,便纵至梁上,立即有一种香味向他袭来,他忙主动栓穴道,仔细向戚南姣房中一看,不禁使他大惊失色!

原来,戚南姣已踪迹杳然桌上隐出几个大字。

吴湘集目一看,上面是用指头在木头上写的,刻划飞龙舞风船的狂草,入木三分,写道:“招魂台上去收尸。”

七个大字,如像七把利刃般插在吴湘心窝下!

这些日来,吴湘一直陪伴戚南姣,纵河南、陕西,进入四川,一路之上,形影不离,不知不觉已生情素,他已暗暗中爱上了戚南姣,至于戚南姣,更是对吴湘爱苗日增,现在他突然失去戚南姣,心中如何不忧?

杜福全站旁一旁,沉哦一阵道:“依个人浅见,劫走戚姑娘的人一定还没有去远,我们何不急迫?”

吴湘叹道:“天涯海角,人海茫茫,到哪里去追?”

杜福全却不以为然地说:“留书上明明说了是“火阳地君”门下的人所为,为什么会找不到?”

吴湘摇头道:“以戚师妹武功之高,尚难免,来人一定很多,而且武功必高深莫测,这什么事只有迅速告知她的父亲和公孙老前辈,咱们作一个万全有效的办法,看样子,火阳地君的门下,已出大别山到处活动人今后是非,必更多了……”

三人到天明,使迅速向庐山九奇峰进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