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29章 庐山密议

作者:司马紫烟

九奇峰!是在江西庐山之中最高的一座山峰!

由庐山山麓起,绵亘不断的山派而形成,形势雄伟动用险峻,七高数千仍,广约数十里,虽是炎热时节,峰上仍然是清凉如秋多。

时值炎暑时节,通往九奇峰的羊肠道,正有三个男女青年,连挟而行,两个男的,一个漾洒飘逸,突破着一件实蓝衫,是白衫打扮,丰神脱俗女的白衫白裙,风仪万千。

三人轻功不弱,沿途飞泻恍似派星,他们便是吴湘,杜福全与沈贻贞。

三人由于心情沉重,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一路只顾疾驰而上。

杜福全久慕吴湘大名,存心想与吴湘较量脚程,可是加足了脚力,始终落在后面,总是吴湘隔一会便要等候他们阵子。

沈贻贞在三人中功力最弱,她跑了半天,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呀,吴湘看了有些过意不去,微笑道:“沈姑娘,要不要在下助你一程?”

沈贻贞笑问道:“如何助法?”

吴湘浅浅一笑道:“在下可以年手撑扶着你,我想武林儿女,不宜拘此小节,姑娘不会介意吧?”

沈贻贞闻言粉脸一红,低头没有置可否。杜福全笑道:“只要吴少侠不感觉吃力,这样可以加速行程,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吴湘见沈贻贞未置否,她师兄又极力赞成,于是用手撑扶沈贻贞的左腋,向前奔驰。

沈贻贞突然感觉全身轻似巧燕,如像腾云架雾似的登时心跳神怡。

吴湘撑扶着沈贻贞,一般处女特有的肉香气,扑入他的鼻孔,使他顿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接近女人,他心里甜甜的,不时在沈贞耳边轻问:“这样感觉舒服些吗?”

沈贻贞总是报之无媚的笑容。

在那一笑中,包含了柔情,天真,与蜜意绵锦……

吴湘自出道以来,所接触的共有三个女人,这三个女人是截然不同的。

漆玉燕,活泼天真,世故较浅,常爱自我表现……

戚南姣,任性骄悍,个性倔强处处不肯让人……

沈贻贞,静娴,温顺,情意绵绵……

在这三人中,吴湘毫无疑问的是喜欢后者。

二人经过半日急奔,中午时分,已经快到九奇峰了。

这时,虽然是红日当空,褥暑正盛,可是,山已却清凉似水,毫没有半点暑意。

三人越往上走,越是人迹罕到,高领峻峰,飞鸟不渡,一直找到日将西沉,仍然找不到“九奇峰”。

突然,空中一双巨鸽,长鸣几声,掠空而过,直向南疾飞而去。

杜福全指指巨鸽道:“在此高峰骏领之间,突然出现巨鸽,必有原因,此种鸽子,必是讯鸽不知是何人施放的?”

吴湘心中一动:“在下曾闻恩师说:“江湖上只有两人养鸽,一是务露山“花面魂王”常眠香,一是“铁胆惊魂”诸葛远。

社福全江湖经验丰富,他沉思有有顷,道:“以目前情势而论诸葛远放讯鸽来九奇峰,似没有必要,务露山“花面鬼王”为了要探听公孙老前辈等人行动,施放汛鸽来此,极有可能……”

沈贻贞笑道:“师兄素有小诸葛之称,他的判断常常十分准确。”

杜福全哈哈大笑道:“师妹替我在吹牛了。”

吴湘微笑道:“我们如果循讯鸽飞去的方向,不难找到九奇峰。”

杜福全点头道:“兄台高见极是!”

三人折往南行,约半个时辱光景,便追到一座拨高五千仞的高峰之上。

突然一阵呼啸之声,划空传来!吴湘我立时惊觉,忙举目四望,只听一阵劲风过后,便跳出一双白额吊睛的大老虎来!

那老虎似又饥又喝,怪啸一声,便向吴湘扑来。

吴湘略吃一惊,忙举掌拍去!

登时掌风如映,涌向那只猛虎,猛虎受此劲风一撞,便退后几个踉跄,几乎跌倒下崖去。猛虎又发出一声厉啸,第二次扑至!吴湘大吃一惊,心想:“这只大虫,能经得起我一掌,真是罕见!”

心念间,他拳手又准备向猛虎拍去时,蓦然一声巨喝:“住手!”

猛虎经此巨喝,突然中途停止不扑,吴湘也硬生生地理拍出去的掌力收了回去。

他循声一看,只见一丈许外,站了一“浓眉虎目的彪形大汉。

那大汉怒目盯住吴湘,喝道:“你小子胆子不小,敢伤我们的神虎!”

吴湘正慾动怒,杜福全心中一动,忙道:“阁下是神虎的主人?”

彪形大汉扫了杜福全一眼,冷冷道:“不是又怎么样?是又为何?

杜福笑道:“高峰峻岭之上,能见人类,已屡不易,朋友,何必生气,我想请问你一个人?

彪形大汉似不耐烦地问:“谁?”

杜福全道:“仁敬大师,可是结庐于此?”

彪形大汉讶道:“家师隐迹多年你们怎么会知道的?”

杜福全拱手道:“原来是仁敬大师高足,失敬失敬!”

彪形大汉冷高一声道:“谁和你们攀交情,告诉你们,要见家师,有个条件,做得到,便可以相见!”

吴湘对这大汉极表不满,冷笑一声,问道:“什么条件?”

彪形大汉扫了吴湘一眼,缓缓道:“能挨得起本人三掌,便准备进山门!”

杜福全急忙道:“兄台,我们都是自己人,我到一遏大师有要事商量,请不要为难……”

吴湘截断杜福全的话道:“少和他啰嗦,他有能耐尽管施出来好了!”

彪形大汉怒喝道:“小子接掌!”

“掌”字甫出,一招“猛虎下山”便劈了过来。

吴湘右手一挥,便硬接一掌,左臂一卷,“泰山压顶”,向彪形大汉头上罩去!两股劲力一碰,便发出电光石火,一声巨响,吴湘向亏退了两步,那彪形大汉则向后跟跄暴退了六七步。

彪形大汉睁大一双圆眼,回吴湘死死盯住,意思是:“这小子的掌力好雄厚呀!”

吴湘冷笑道:“这一招算不算?”

彪形大汉气得哇哇乱叫,略调息,便又欺身而上,一招“推星摘月”向吴湘胸前疾抓去!

吴湘身形一晃,便闪避他抓来的招,口角泛起笑意,说:“只有最后一招了!”

彪形大汉厉喝一声:“小子当心了!”说着,身形陡起;两臂向左右张开,如巨鹰似的向吴湘扑去!

这时,吴湘突觉眼前有一件庞然大物,向他撞来,人未至而劲风先至,顷时四周压力渐渐加重起来。

吴湘心中感到窒息,他心想:“这是一招什么绝学?”

吴湘正要展开绝学反拳时,突然听到空中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道:“徒儿停手,那是紫拐传人,带他们进来!”

彪形大汉陡然一转身,便飘然落到一丈开外,默然地作肃客的姿态。

吴湘一收掌下列,撩起长衫,便挺身向前走去,杜福全沈贻贞跟在后面,三人内前几转,便到“仁敬大师”草庐前。

这时草庐内射出几线烛光,向四周打量,只见庐奇是靠在九奇峰中央而筑的。

九奇峰中央一堆大平地,约在数百亩宽阔的平坦地,草庐前后数幢陛邻,四周茂林修竹,小桥流水,宛如世外桃源……

吴湘等三人走入草庐内,只见草掌之上,坐了两位年近百岁的老人,一僧一俗,抵掌而谈,面色非常凝重……

吴湘一见便知是公孙天龙和仁敬和尚,忙拜倒在地上,道:“弟子吴湘叩见两位老前辈!”

左边一位青袍长须老者袍袖仅挥动一下,微微点头道:“孩子免礼了,你是奉干元之命而来?”

吴湘顷觉有一股绵绵柔力,把自己身体从地上托起,吴湘顺势一挺身,便站了起来拱手躬身答道:“家师带有书信,奉上给你老人家!”说罢,双手将包好的东西,捧送上去。

青袍长须老者接过打开看,微笑道:“三十年前一颗‘还恩珠’,害得我在华山等了数寒暑……”

他略一顷慈祥地口吻道:“你的师父用心良苦,孩子你希望我教你点什么?”

布边坐的肥胖僧,手持自须笑道:“小子,抓住这千截难逢的机会,要求公孙老儿教你倾绝千古的‘擒虎五式’!”

吴湘笑道:“弟子不敢奢求公孙老前辈教什么,随便老人家教

公孙天龙面现出上慈祥的笑容道:“老朽见这孩子骨格奇佳,尤其本性善良,干元的眼力果然不差!”

肥矮胖僧笑道:“小子还不快跪下谢恩,公孙老儿答应教你了”。

吴湘忙跪下叩首,道:“弟子叩谢了!”

公孙天龙忙摇首道:“快起来,老朽最怕这些俗,今夜暂歇,明天开始教吧!”说着一手把吴湘托了起来。

吴湘起立,又道:“弟子从四川经北而来,一貉之上觑见不少关于火阳地君慾发动对正派各高手的事,物奉告两位老前辈。”

吴湘把在洞庭湖附近如何遇见萧雪纯传柬江湖,如伺教社福全师兄妹,以及戚南姣被劫走率说了一遍。

最后杜福全特别提到白鸽冲入九奇峰上的事,又详细报台一搏。

公孙天龙、仁敬和尚二人听了不断捋着长须,面色越来越重

仁敬和尚道:“大师兄所见极是,火阳老鬼这一次勾结所有黑道上的高手来一次硬拼,志在非报仇不可……”

二人正谈论间,突然听到虎啸一声,声摇山狱……

仁敬大师面色微微一变,忙对他的徒儿候俊人道:“你快出去看看。”

候俊人身形一晃,便跃出草庐。

片刻间,一只白额吊睛猛虎,跃入草庐,四蹄一缩,便伏匐在地上,老虎背上驮戴一个年约五旬的灰袍老者。

众人仔细向虎背一看,只见那老者乃“铁胆惊魂”诸葛远,这时,他全身发黑,已经是气息奄奄了。

仁敬大师见状,慈眉双锁道:“他是被一种阴毒学风剧毒已经侵人体内,恐难活上三个时辰。”

就在这时,候俊人带进来三人。

那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八步凌霄”漆东皋,“万字夺”杜春风,“风雷神掌”石风雨三人大地。

三人见了公孙天龙仁敬二人,忙抱拳一礼道:“欢迎!欢迎!”

宾主就坐,候俊人献上清茶,然后石风雨把在洞庭湖附近,如何接到火阳地君的传柬,以后如何遇见杜春风,漆东皋皋,又如何在庐山山麓,打跑黑衣蒙面人,救了诸葛远,前前后后的事,说了一遍。

公孙天龙慈眉一坡,道:“看来大阳老鬼的爪牙,已经伸入到长江以南了。”

漆东皋道:“以目前情势而论,火阳地君传江湖,志在消减武林各正派人物,我们应迅速涌红江湖各大派,同心协力,来挽回这场浩劫。”

仁敬寿命来什么喧了一声佛号道:“各位施主所见极是,请暂在敞庐住下,我们从长共商大计。”

吴湘忙从身上取出“沉沧珠”顷刻之间,便将诸葛远身上的阴毒吸出,然后各人在九奇峰住了下来。

半旬之内,仁敬大师便发出通知,请各正派高手同来九奇峰共商大计,一方面派不到庐山山麓各隘口交通要道,接应群豪上山。

两旬之内,先后来到九奇峰上的有穆端阳,智园大师和朱翰等十二人,还有“天下等一剑”宁欣,“鸟弓”戚阳,“紫拐”米严,“黄面强陀”魏昭,“美芙蓉”萧雪纯等人。还有“辣手女史”白嫱,也带了她的女弟子程玉芝赶来。

朱翰见了师妹,心中有说不出的愉快,吴湘原来便对程玉芝颇具好感,这一次重逢,自然更倍感亲切。

九奇峰上群豪云集,他们连日在共商如何对付火阳地君的挑战。

“黄面弥陀”主张立即直捣大别山九里关火阳地君的巢穴,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紫拐米严,则认为火阳地君有一种“虚柔阴功”难以应付,应先挑选高手坐阵,研究一种对付”虚柔阴功”的绝学,然后才能行动,较为安全。

群豪意见不一,议论纷纷,莫终一是。

“老神仙”公孙天龙道:“各位定论有见地,老朽有个折衷的方案,不知可行否?”

仁敬大师笑道:“老神仙你直截了当的说了吧!”敬仁大师个性最急,他不愿听别人吞吞吐吐。

公天龙微微一笑道:“我们先挑几位武功较高的,坐聊研究几种绝学。以便对付火阳地君,在明年中无节以前,早去‘九里关’找火阳地君;各位的看法如何?”

吴湘道:“目前所虑者生恐怕火阳地君探知几位老前辈坐关研究绝学,彼方会派高手前来捣乱……”

公孙天龙笑道:“吴少侠所虑极是,不过老朽连日教你的‘擒虎五式’,到时便可以发挥威力了。

原来,公孙天龙利用时间,已将倾绝千古的绝学——“擒虎五式”倾囊授给吴湘,吴湘天资聪颖,旬日以来,已习得十之六七了。

紫拐米严笑道:“孩子,你能得老神仙‘擒虎五式’的真传,福禄不浅,还不快来拜谢‘老神仙’!”

吴湘忙走到公天龙前面磕头。

“八步凌云”漆东皋哈哈大笑道:“吴湘这孩子本性善朗忠厚,故能博得奇人异士另目相看,倘假以时日,必为武林放一异彩!”他说罢双目瞧着他的女儿漆玉燕。

漆王燕粉腮顷时红了起来,低头弄着衣角,不时偷偷地看吴湘一眼。

仁敬和尚道:“候大局只定之日,我们该要喝漆姑娘和吴少侠一杯喜酒了!”

仁敬大师此语一出,全场开堂大笑。吴湘、漆玉燕二人羞得抡不起头来。

“老神仙”公孙大龙道:“咱们言归正传,如果各位同意老朽之言,立刻便选出亡位功力深厚的人,自明天起坐关,留一位武功高强的,主持一切事务应付火阳地君派人来袭。”

群豪附和“老神仙”的说法,于是选出“老神仙”公孙天龙、仁敬大帅、米严、戚扬、魏昭、宁欣、萧雪纯等七位坐关,为期三个月,地点在草庐后面“长生洞”里。

“风雷神掌”石风雨,主待外面一切事务。

吴湘、朱翰、杜福全、智园大师、冯劲秋等人,把守长生洞外。

其余的人,都对付草庐前面来袭之敌,仁敬大师的弟子候俊人率领十名大汉,巡视九奇峰山下各隘口探听火阳君方面的行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