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03章 义结金兰

作者:司马紫烟

蒙阴寨。

在新甫山的东南山腹,凭藉山险而建,西北两面各有一道深长的山涧,东南两面自然的缓缓倾斜延到平原。无一点儿显着陡峭的感觉。附近有树林,有流水,有良田,端的是一处地点适中,风景清丽的美好所在。

全寨占地约有百亩,建筑宏伟,真是如庄老头儿所说的“气派积大”。

一条宽约两丈长的约二里的大路,两边整齐的种植着高大的行树,路的尽处是一个石牌坊,上面刻着,“蒙阴寨”三个大字,气势雄伟,使人发生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直达寨门,全是用方石块铺成的路面,寨门之前,经常有六个身着黑色短褂的壮汉轮守,寨门上边的寨楼上,另外还派有专人值班了望,十里之内,可以一览无余,寨门全部为钢铁制成,坚硬无比,寨墙厚达三尺,两人并行尚有余裕。并有人在来往不断的梭巡着。寨内遍植异花,屋宇连横,各房舍全用天干地支编号分位,当中有一大厅,长方扁额上嵌著三个耀眼的金色大字“集思厅”。大概这就是聚会议事之处。接近后边山洞,利用石壁开凿了许多石室,中置一层铁门,外层装有木栅,想是专用为关禁囚之用。

这时的“集思厅”,正是灯烛辉煌,照耀如同白昼,所奇怪的,是借大的一所敞厅,仅设有一桌酒缝,宾主只有四个人,正在低斟浅饮,絮絮不休,似首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上首面南坐的,是一个满头乱发瘦骨磷峋的老者,那付长像更为哧人,就好像三根脖子筋撑着一柄骷髅头,再蒙上一张死人面皮,两眼微睁,始终未看到他的眼珠转动过,手如鸡爪,瘦得几乎能隔皮看见骨头,加上长逾二寸的手指甲,更使人想像着不是一双人类的手。身着的一件深蓝长衫,已变成土灰颜色,又脏又旧,看在眼里好像同时也闻到污汕肮脏的气味!

下首面北面坐的,是一个着灰布长衫,黄眼秃顶、神光充足,约五旬年纪的老人,这大概就是金睛秃鹰了。两边作陪的:一边是一个白面浅麻举止文静的壮年人,另一边所坐之人,只能

看到背影,无法看清。

只听金睛秃鹰自言自语道:

“蒙阴寨自建寨以来,尚未碰过这种钉子,真是阳沟里翻船?”

继乃转首向背面之人问道:

“三弟,那两个青年是什么来路,你可摸着点底子?”

这个被称为三弟的摇摇头低声答道:

“小弟愚钝,事前毫夫发现什么徵兆。”

继续又道:

“不过被等是有备而来,绝无疑议。”

“何以见得?”

“小弟等抵汶河口时,先前青年已经好整以瑕躺卧舟中。

象似等候多时了。”

“又如何知道是专等蒙阴拳之人?”

“他持明借物,又正是本寨所拾下的点子。”

“他为何不在事前助拳,而在事后打劫?”

“这个……小弟愚昧,猜想不透,或者是事后赶到,也有可能。”

金睛秃鹰微一沉思道:

“如果这样,那就不太单纯了!”继又抬头问道:

“三弟可看出彼等的门派路数?”

被叫做三弟的又答道:

“先前的青年自称朱翰,出招像是长拳门所传。快稳狠准,矫健异常,立在岸边的青年。岁数更轻,手足快捷疾如飘风。大哥,并非小弟长他人威风。这两人中之任何一个,小弟均无把握致胜呢!”

金睛秃鹰哦了一声道:

“长拳门有一朱姓青年,外号人称“凌风二郎”的,为长拳门学门人铁胆惊魂诸葛远之秆,近二,三年间在江湖上颇露头角,可能就是此人,程公哲与诸葛远交为莫逆,算起来他与程家上能叙上渊源,不过另外一个是谁呢?”

随即又道:

“彼等是结伙一起而来的呢?”

被称为三弟的又答道:

“好像不是,他在助拳的时候,高呼“朱朋友”,看样子不像旧交。”

金睛秃鹰不以为然的道:

“朱翰自不量力敢在蒙阴寨大门口撒野,已属怪事,又与另一武功高强的助拳青年巧合相遇渡口,那就更是怪上加怪。”

这时,坐在右边的白面浅麻之人插嘴道:

“大哥,事已过去,请勿再多作计较,好在彼等曾与三弟叫明,在三日之内必定前来拜山。正巧包老前辈在此,新债旧账全可一笔算清。”

说著,含笑着了看瘦骨磷峋的老人。

金睛秃鹰鼻孔中轻哼了一声,再未说话。

瘦老人自开始到现在,除了吃喝之时,嘴巴和手动作之外,仍然是两眼半睁,一直坐着,丝毫未曾移动,对金睛秃鹰等三人谈话,似是充耳未闻。

正在此时,老家伙伸箸,徐徐的夹了一块白斩鸡,放进嘴中嚼了半天。突然,脸向右边一转,“扑”的一声,半段鸡骨埃然穿窗而出,“嚓”的一响,射在一棵翠竹上。

此刻,金睛秃鹰等三人同时警觉有异,相继窜出,一边大声喊道:

“好朋友。请进来陪两杯,如果这样一走,还能对得住主人家吗。”喊声边去边远……。

瘦老人吐出鸡骨后,亦未继续动作,仍在慢慢咀嚼嘴中鸡肉,对于适才发生的事情和三位主人的离去,宣似未曾发觉一般。

然一团白光,自听门之外直射瘦老人面门,瘦老人眼皮全未稍动,提箸一夹,看都未看,顺手摆在桌面之上。

约有一盏熟茶的时候,金睛秃鹰等三人,寒首脸色返回“集思厅”——

“人走了罢?”这是瘦枯老人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却是如此的干涩枯冷。

微一停滞,又道:

“一者不善!如果是暗老夫之人,汝等即当多加小心,此人功力不弱,以老夫猜测,年纪应在五旬以上。”

绩又一顿,道:

“不会,来人应该是两个才对。”

金睛秃鹰即忙恭谨的问道:

“老前辈可有什么发现吗?”

瘦老人并未回答,仅用右手的竹筷,向桌面上的白色物件一点。

金睛秃伸手取过,乃是一个白色纸四,打开一看,纸上仅寥寥写着四字——“明晚拜山”。

金睛秃鹰双手待着纸条,恭身送至瘦老人面前适当距离一停,让瘦老人看清之后,乃顺手将纸条送与右边白面浅麻之人。

这时,瘦枯老人突然一阵历笑,声震屋宇,音传夜空,三人之中,除去金睛秃鹰尚能镇定之外。其余二人全是皮肤上立起鸡粒,心跳难耐,几乎不能自持。

笑声甫停,接着说道:

“一片纸团,竟能将老夫一双筷子震裂半分,老夫倒一定要会会此人了。”

言罢,起身离席,由金睛秃鹰等三人陪同着,向厅后而去。

夜凉如水,秋风更寒——

约莫已经过了三个多时辰,先前从庄老头儿偏房后窗纵出向东方驰去之那长人影,这时又从原路疾驰而加。在离庄家住屋尚有三里之遥的一棵大树前面,这人已放缓脚步。逛递而来,忽然从大树后面突又转出一人,道:

“朱兄辛苦了。”

来人遽然一惊,单足一点,滑出五尺,旋即赧然一笑道:

“一日之间,承蒙吴兄两度援手,在下必将深刻肺腑,永世不忘。”

吴湘哂我答道:

“在蒙阴寨集思厅旁,如非吴兄及时出手,那三个家伙倒真还纠缠不表呢,沿途之上,在下正在猜想是那位高人暗中相助

继之,吴湘道出自己向蒙阴寨约定明晚拜山。

朱翰正打算在附近寻处地方暂作商量,忽闻鸡啼三响,知离天亮不远,二人同时一望天色,乃悄悄相偕急纵而回。

乡间民风朴实,素有早起习惯,天南黎明,庄老头儿全家已全都起身。天亮以后,吴朱二人作了一个多时辰的坐功调息。夜间的疲劳尽行恢复,程玉芝整整休息了一夜,睡得更是香甜无比。偏房的客人起身后,送脸水开早点,全是彩妞的工作,廷祥,廷瑞兄弟起身后,即又外出作活,庄老头儿亲至偏房向客人熟诚招呼一番,又另忙别事去了。

旭日初升,光线柔和无力,四野清新发人深省。吴、朱、程三个青年男女,向主人佯称须去渡口等人,但程玉芝却被彩妞儿缠磨得脱不开身,不得已,只好留在家里随着好胡扯聊天。

一会儿,吴朱二人已对坐在昨日与程姑娘同来过的树林内的草地上。

吴湘首先开口道:

“朱兄,今日晚间蒙阴寨之会,还有什么要预先准备的么?”

朱翰面容一整,万分诚是的道:

“从昨夜到目前,在下急急想与吴兄一谈的即是这些,朱某的出身来历,吴兄在蒙阴寨集思厅外,听金睛秃鹰所说大致无错,不过……。”

朱翰突然目射精光,深沉的道:

“朱其行道江湖颇历艰险,但一日之间受人两次恩惠,这还是生平第一遭……”

吴湘即忙接口道:

“朱兄达人,一见便知,怎的又计较起这些来着。”

朱翰微微摇头道:

“吴兄虽不计较,朱某何能忘却现实。”

他缓缓一顿又道:

“因此,在我等末去蒙阴寨赴约之前朱某有三件要事,要向吴昆交待清楚和商量请教。”

这时,吴湘只有静静的听着。

“第一件,是有关于程姑娘的事:她的父亲文武钻程公哲老前辈,此公在三十年前亦会驰骋江湖,极惧侠名,在燕赵之间更是来名震耳,有一年,敝家师赴晋省探一故交,回程中在冀省隆平,遇上绥外八魔正向当地名武师杜春风寻仇,杜老前辈为正派有名人物,一对万字夺亦是远近驰名,敝家师看不过八魔以众凌寡的行径,乃伸手挑碴,掷入漩涡之内,闹了个几乎不能自拔,正当危急之际。程老前辈自动赶至,伏益伸手,才算合力将八魔中的老大老二负重伤,老五老七老八命丧当场。一场血战下来,敝家师与杜老前辈亦全都受仡不轻,敝家师则由程老前辈亲自护送德州疗养。程老前辈是劈挂门的健者,杜老前辈是查拳门的高手,说起来与本门要算同一源流,程老前辈真是肝胆照人,豪迈熟诚。自此而后,敝家师与程老前辈夫人染疾病故,并遗下一女,中年丧妻,本为人之大小幸事,况且老前辈夫妇平素情感至笃,因过分怀念亡妻,乃淡泊名利,息影江湖,卜居东昌。不问世事,每日与爱女相依为命,以乐天年。这位爱女即是与我等相处两日的程玉芝。

谁知这多年,八魔余孽,仍然不忘旧日怨仇,乃勾结蒙阴寨的金睛秃鹰就近下手,代为报复。金睛秃鹰又与微山湖微湖山庄的南天二鹤沆瀣一气,事前又约二鹤帮忙,才专扔三寨主双臂震陆冲带领该寨六个一等势事和两名得力头目,前往行事。被等先将程老前辈设计诱至东昌以东黄河崖八里庄附近聊手合击围攻,另外又派人火烧程府,擒住师妹,小师妹向备受溺爱,虽通拳脚,但并无高深造诣,自不能与此辈一流巨寇相较,听说程老前辈已在八里壮附近不幸遇难,程姑娘则被掠沿东平湖顺江河向蒙阴寨而来。”

说至此处,朱翰目蕴泪光,轻轻一叹:

“半个月之前,在下回至德州,奉家师今渝,往东昌探候程老前辈,在下认为无甚急事,沿途又拐了两处地方,顺便办点小事,中间躯搁几日,及抵桐城驿始闻噩耗,乃多方打探消息,俟探听清楚,又担心程姑娘之幸福安危,这才急急尾追紧蹑而下,连续蹑了三天,尚无时机下手,自己心中异常追悔。如果当时一奉师命即直奔东吕,或者正可赶上这场热闹。亦说不定。”

最后探知彼等由坟河渡口经岸,转取旱路前行,在下乃变更方法,企奔前途,停舟河岸,昼夜守候,正巧昨日傍午对头已抵达渡口,以后的吴兄全都亲眼目睹了。”

随他又补充说道:

“如果万一不幸,遇不着高人援手,朱翰亦必定以一身血肉与对头拼个生死存亡,绝不会睁眼看着让程氏遗孤,落于蒙阴寨匪类之手。”

吴湘深深受到面前这位大义凛然的青年所感动,双目疑神无语。

“第二件,是蒙阴寨的大概实力,看其场面气势和宏伟建筑,便知绝非一朝一夕的经营,能得有今日之气派,彼等累年来自是大费了一番辛苦。金睛秃鹰齐万山与玉面天星妥雁鸣,原在东南沿海一带活动,专吃海边岸上的海口饭,后又罗致了双臂震天陆冲,气候大成,不知如何看好了新甫山这穴地气,乃在此建设蒙阴寨立柜安窑,大行其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义结金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