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30章 径赴魔教

作者:司马紫烟

时光在苒,两个多月已匆匆的过去了,这期间虽然不断接到候俊人告于地君爪牙活动愈来愈猖獗报导,但是九奇峰始终仍未见有敌踪出现。

吴湘把守“长生洞”责任概重。他时时刻到在想着,敌人愈来得晚,可能来势也愈强大。

这天,正是重九佳节,距公孙天能龙等人启关的日期不远,候俊人中用上山报导敌人发展的情况,那就是:西域那山“阴风道人”班钰,已经东来,与火阳地君会合。务露山“花面魂王”常眠香“王教”,教址已远入“长白山”作最后的根据地。

“花豹”杜五,“灰须紫眉”季月花“死面骷髅”乜多,“大邪”万古,“长面人魔”邪柏,“低头问心心不语”黄泉等数十人,均被“火阳地君”邀去助拳。

“蒙阴”寨与“火魔教”合并”……

“曲洛三矮”射与“火阳地君”的“火魔教”紧紧勾结在一起了

“南天二鹤”已深入四川大巴山“泣血崖”,广收门徒,扩大组织,作为东西呼应之势……

石风雨接获到这些敌情报导以后,暗暗叹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样子今后武林得进入无边的浩劫了……”

这天晚上,月明如昼,天如洗,距公孙天龙七人房开之期,只有五个小时了,吴湘带着杜福全等人守在“长生洞”前一株高大的树上了望敌踪。

大约二更大天左右,突然见数里外,飞起来两双流星烟火,直冲云汉,开成数点火星酒下。

吴湘一见流星焰火,己郑敌人要来犯山,立时命杜福全国草庐告石风雨大侠,自己的朱翰等人留在大树上,临视敌踪。

要地里月光下一廷起一卷黑影,直若巨鸟效空而来。

眨眼工夫,已到了九奇峰腰,一起一落,就是五六丈。

来人异常捷快的身法,使吴湘大感吃惊,看此来势,武功之高,不在自己以下。

吴湘心念未毕,来人已经登上九奇峰,直向“长生洞”里冲来。

吴湘大喝一声道:“站住!”

喝声未生身行跃起,人便纵大树冲了下来,半空中,马腰剑,就地剑化银光如虹,连人带剑,向那以撞去!

来人只微一闪,宽大袖拂,立时有一股劲力把吴湘连人带剑,架封一边。

吴湘藉着月光地,向人仔细一瞧,只见那人长须披肩,身阴气森森……他双目炯炯望着吴湘道:“你是谁?与魏昭有何关系?”

吴湘冷冷道:“你是何人?问魏师叔有什么事?”

来人冷笑一声道:“老夫乃是昔年‘陇东八屠’,朱麟的后人,朱国武,今夜特来找魏昭报四十年前杀父之仇!”

吴湘冷哼一声,不屑地笑了一笑接道:“你有此能耐吗?”

朱国武嘿嘿几声:“小子先要为魏昭做替死鬼么?”朱国武不知吴湘身负绝学,他那里把年轻的娃儿放在眼里。

只见他长臂一探,便向吴湘面上抓去!

吴湘滑步闪身,右手一挥,奇招由剑光中发出,登时如江涛般向朱国武罩去!

朱国武见状,心中骇然,忙闪身一侧,避过他这一招,心想,这娃儿小年纪,功力不弱,一定留他不得。

心念一动,巫五指箕张向吴们面上三大要穴点去。

朱国武五指带起五缕阴风,立时便逼向吴湘。

吴湘全身立时打了一个寒颤,心知不妙,忙连起三重真气抵拒,一方面将手中的长剑一抖,寒光暴涨,立予反击。

这时,峰下突然又传来无数怪怪啸之声,啸声如巫峡猿啼,尖锐刺耳,只震得君峰鸣,朱国武一阵嘿嘿笑声道:“小子,今夜有你好瞧的!”

话声未落,便见数条黑影猛扑草庐右侧,十几条黑影撞向草庐前面,同时有三条黑黑,如巨鹰似的扑向“长生洞”。

扑向“长生洞”的共有四人,也是武功最高的,他们目的,是捣乱公孙天龙七人的坐关。

吴湘放眼一着落地的三人,除了金大光他认识以外,其余二人都很陌生。

左边站的一个是身形魁梧的老者,此人正是杜五。

右边向吴湘缓缓走来的一个阴阳怪气的黑矮老头生此人乃是“曲洛三矮”中的黑须老李较逵。

金大光一见吴湘,便怒不可遏,道:“想不到冤家路窄,今夜又遇见了……”

吴湘冷笑一声,打断他的话,说:“手下败将,可耻!可耻!”

金大光气得哇哇大叫,道:“小子,你不知有句古训: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么?”

要知道:金大光在“九里关”尽得火阳地君的真传,功力在半年中已较前增加了七八成,这一次,捣乱”九奇峰”他是策划人之一。

吴湘冷道:“有能耐尽管施出来,不要贫嘴吹牛!”

金大光怒喝一声:“小子接我这一招试试!”他手中量天尺一抖,登时一股阴风,向吴湘袭去。

吴湘见他一出手,便是制命绝招,心中不禁好气,于是手中长剑——抖,立即还以“追风七剑”中的“追云赶月”反掌过去。

登时,两丈方圆,都被剑气所笼罩,威力确实惊人。

金大光忙闪身惊呼声:“追风七剑!你是‘天下第一剑’的什么人?”

吴湘哈哈大笑道:“在下是‘天下第一剑’什么人,你不配问,能认货,总算你还不眼拙。”

金大光笑一声道:“小子,你不要狂妄,今夜如果能乖乖地离开此地,免你一死……”

吴湘大喝一声:“往嘴,快接剑!”

吴湘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银虹,飞向金大光“丹田”

穴。

金大光那敢怠慢,忙挥量天尺,将吴湘刺来的长荡剑开,左手一抡,五指如勾,向吴湘面上抓来。

他这一招抓去之势,快如石火!

朱翰惊呼:“小心‘阴手索命’!”

吴湘心中微微一怔,忙运起“三重真气”抵御。时站在一旁的来国武见朱翰叫了一声,心中不禁好气,怒道:“小子,你叫唤什么?”

右手一挥,一招“泰底压顶”便扫了过去。

朱翰见掌风扫到,心中略力一惊,忙打出了一记“百步神拳”;二人交上了手,便打得难分难解。

“曲洛三矮”中的黑须矮者李较逵,见吴湘、朱翰二人难以分身,便对杜五丢了一个眼色,弹身向“长生洞”中射去!

蓦地,一声巨响,道:“站住!”

李较逵一惊,立即便感到一股如石雨般的掌风扫到。

他忙刹住身形,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青衣长衫的老者,站在他尺开外的地方。

李较逵看清来方之后,冷笑一声道:“石老鬼还没有死么?”

石风雨哈哈大笑道:“故人别来无恙?你们‘曲洛三侠’,还有两个矮的呢?怎么不一起来?”。

李较逵冷哼一声道:“你把“矮”改为“侠”字,也讨好不了我,哼!”

石风雨圆目向李较逵一瞪,面罩寒霜道:“谁讨好你们三个矮子,莫说是你一人,就是三人同来,我石某也不怕呀!”

李较逵喋喋怪笑两声:“石老鬼,来者不善,接掌!”

石成雨道了一声:“好!”字,右手一挥,便接下李较逵拍呆一掌,左臂抡动一招“飞鸟入林”罩向李较逵。

这时杜五见金大光与吴湘交手了五十多合,败形渐露,心忖:“再恋战下去,恐怕讨不到便宜,不知硬闯进去……”

他心念一动,便向“长生洞”里冲去。

此刻的漆王燕、沈贻贞、杜福全,一齐跃去,拦住杜五。

杜五见几个不起眼的角色拦住自己,不禁放声大笑道:“你们这几个rǔ臭未干的娃儿,能拦得住老夫么?”

漆玉燕粉腮一变,娇叱道:“老匹夫接掌。”她首先发功,向杜五拍去一掌。

杜五袍袖微微一拂,便轻描效写地解丁漆玉燕招来的一招。

他仔细向漆玉燕面貌一瞧,冷冷道:“鬼丫头,老夫还救过你一次,忘记了吗?”

漆工燕翻翻大眼睛,冷冷道:“在什么地方?”她对眼前这位老者,印像极为模糊,已经记不清楚了。

杜五嘿嘿几声道:“周家废园的事,若不是老夫及时出手,恐怕你已早死谷横之手了。”

漆玉燕猛然记起周家废园之事,微微一叹道:“老前辈你,快走吧!”

杜五笑道:“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们吗?”说着;便挺身往洞里硬闯。

漆王燕了叹了一口气说:“并不是你怕我们,而且你曾经救过我,我不忍心看你死在九奇峰上。”

杜五哈哈一阵大笑道:“小女娃,你倒假慈悲起来了,眼下之人,谁是我的对手?嘿……嘿嘿……”

漆玉燕怒道:“糟老头子,你打得吴湘么?”

杜五略坡眉头住步转身,指指吴湘说:“你说的就是他吗?”

漆王燕点点头。

杜五长笑一声,仰面大喊,“吴湘!”金大光同时吃了一惊,俱停手盯着杜五。杜五指着吴湘,厉声道:“小子你叫吴什么湘吧?老夫先打发你小子,然后再进洞!”

话声甫落,双掌同时向吴湘推出!

吴湘一啸一声,身形拨起三丈多高,闪避他这一招,然后轻轻飘落地上。

杜五暴喝道:‘小子,五招以内,叫你血浅九奇峰!”

吴湘见杜五形同拼命,心中一动:“这糟老头子,与我素昧平生,为何一上来便下绝招,不给他一点颜色看,他决不知道厉害!”

心讨至此,仅以估计的威力,四周十丈以内,沙石滚起……

杜五被劲风扫得到退了几丈远,跌坐在地上,心中大骇,一声惊呼:“潜龙八爪!吾命休矣!”

第一波劲风眼看又要扫到杜五时,突然听一声喝:“住手厂

吴湘猛然一怔,便忙把拍出去的掌风,收了回来。

循声一看,只见是漆玉燕。吴湘笑问道:“漆姑娘有事吗?”

漆玉燕浅笑一声道:“湘哥哥,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他一次吧!”

吴湘剑眉一皱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漆王燕笑道:“他是什么人我弄不清楚,不过这糟老头子曾在周家废园救过我一次。”

吴湘转身对杜五道:“糟老头子,看在漆姑娘面上,饶过你一次,滚吧!”

金大光怒道:“小子你如此放肆!接老夫‘阴风十八式’!”金大光缓缓伸出右手”“阴风十八式”连绩拍出。

登时,五丈方园之地,如同不座水山向吴湘压来。

吴湘那敢怠慢,忙连起“三重真气”抵御奇寒侵袭,同时右手一挥,一招“擒虎五式”中第一式“摘桃取李”抓了过去,他这一招,乃是老“神仙”公孙大龙的成名绝招,具有无比的威力,与无穷的变化。

金大光突然看见满天巨掌,向自己抓来,不禁骇得魂不附体,向后暴退!

登在此刻,突然,空中一条人影,疾如流星,闪入“长生洞”前。

急促的叫声:“吴湘弟弟住手!”

吴湘听到来人呼叫之声,非常熟悉,他忙收单循声一望,只见皓月下,站立了一个中年美妇,这中年美妇,乃是灰发紫眉季月花。

吴湘看清来人以后,问道:“季姐姐叫小弟有事?”

季月花面色凝重道:“我不知道弟弟到这里来,所以……”

吴湘冷冷道:“季姐姐是来为小弟弟助拳的?”

季月花微微一叹,目扫全场一眼,幽幽地说:“不!我是奉命来长生洞,找魏昭的,了却我们之间的恩怨……”

吴湘冷哼一声道:“既不是为我助拳,非友即敌,有兴致等小弟杀了金大光以后,再向你讨教几招!”

说着,便向金大光面前欺去!

季月花喝道:“弟弟,你不能杀他。”

吴湘心头一怔,转头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的表哥,金家唯一的后代,弟弟,我求求你!”季月花深知吴湘的武功高过金大光。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厉叱道:“求他干什么?看那小子有多大能耐,敢接老夫三掌吗?”

话声未落,空中突然飞来一杀巨大黑影,疾如流星,一闪而至!

来势之快,使在场的人,莫不为之震惊?

吴湘仔细向来人一打量,心中顿时一动,忖道:“此人莫非是西域阴风道人班钰不成?”

原来,闪入场中那人,鹤发青面,白髯垂胸,年约九旬上下,全身白色,活像一具尸僵……

见了他的人,先畏惧三分,因为那人,真像一个活人中的死人,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径赴魔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