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31章 一触即发

作者:司马紫烟

杜五右手一抄,便接住那银光闪闪的东西。

他打开一看,浓眉微皱,许久没有说话。这时仁敬大师冷喝一声说:“杜五,你赶快去了,眼前群毫升均已赶到大别山,火阳老鬼想玩什么花样,也不可能了。”

社五双目一扫金大光、南宫、季月花请人,缓缓地说道:“我去去就来,这里请南宫大侠代劳……”

南宫向杜五丢了一个眼色,道:“快去把教主请出来,他们要进阎王殿,我们就快点准备给他们的招魂酒饭吧,免得他们在黄泉路上饿肚子。”

仁敬大师面色微变,冷哼了几声,正想说什么,突然见季月花在注视着吴湘,面上发出不自然的微笑。

公孙天龙突然冷笑一声,道:“子夜之前,如果火阳地君还不现身,那就别怪我下手毒辣了……”

他目光一掠南宫,接道:“这几位就别想生离此地。”

吴湘紧接了一句,道:“还有这一片花海,也将尽化灰。”

杜五浓眉一竖冷笑道:“先别吹的太大的,我们如果没有布置,也不会请各位来啦。”身形一晃,便已不见踪影。

公孙天龙等人便把南宫金大光等团团围在中央。

金大光忽然笑道:“最好他们能及时赶来,子夜之前,进入这绝魂谷中,免得我们多费一次手脚。”

这时,米严突然问道:“老神仙此次壮举,事先是否约了少林等各大门派?”

公孙天龙,敞声大笑一阵,道:“咱们决定提前履约那天,老朽已派了门下弟子,赶往峨嵋山去,少林寺约他们兼程赶来,计算时日,大概这两天就可赶到,今日不来,明天定可能来此处。”

公孙天龙微微一笑,又道:“现下相距子夜时间尚早,咱们倒真该藉这段时间着息一下精神了。”当说罢先盘膝而座生闭目着急。

群豪纷纷坐下,运功调息。

季月花目光略扫了团在身外的群豪一眼,也随着坐下娇体。

她自进入花海之后,从未讲一句话,一直寒着脸,似乎天地之间,万事万物,都不足博她一笑。

金大光突对季月花笑了一笑道:“你看那边……”

季月花仰起脸来,问道:“什么事?”

金大光笑道:“看那并肩而坐,情话喁喁,似是谈的十分快乐。”

季月花如罩冰霜的脸上,既不见欢愉之容,也不见妃恨之色,淡淡说道:“有什么好瞧的,别瞧啦!我们还是坐下来调息一下吧!这场大战,如若打了起来,定是激烈绝伦。”

金大光微微一笑道:“你不必担心,我们早已成在胸,难道真还要和他们一枪一刀的相搏不成。”

两人谈话声音虽不太大,群豪都在坐调息,花海林中鸦雀无声.二人对答之言,群豪都听得清清楚楚。

公孙天龙微微一启双目,瞧了二人一眼,又缓缓闭上。

金大光浓眉一皱道:“等他们上得招魂台上这般都将身应劫难,你那位俊美的吴湘弟弟,也是难免一死,难道你真的袖手不管么?”

季月花突然回头望了金大光一眼,道:“他死了对我有什么要紧。”

金大光笑道:“听人说你那位吴湘弟弟,不是对你很好么?”

季月花面色突然一变,说道:“听谁说的?”

金大光笑道:“我听袁大猷说过。”

季月花板起面说道:“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回事。”

山风吹播着幽幽花香,高高低低,肥瘦不同的大汉,环围着一女数男而坐,山花海粉中,构成了一幅悦目的书面。

忽然间,遥遥传来一声吟般的长啸,刺破了静寂。

公孙大龙站起身来,说道:“来了。”

米严道:“可是少林、武当的掌门人么?”

公孙天龙道:“可能是他们吧。”

公孙天龙站起身来,向来路一望,只见山花之中,疾奔而来几十余人影,疾如流矢而来。

群豪纷纷站起身来,均转头望去,但见那奔来人影,穿行花海之中,片刻之间,已到了群毫停身之处。

当先一人,胸垂花白长髯,身着大红袈裟,卧龙眉,丹凤眼,方面大耳,像貌威武,正是少林掌门人因果大师。后面跟了十六位少林弟子。

公孙大龙急问前奔行几步,合掌当胸,笑道:“不知大师驾到,老朽未能远迎。”

因果大师立即合什回礼,笑道:“不敢,老衲因督促门下弟子熟练罗汉阵,未能早日赶来,有劳‘老神仙’和诸位久等了。”

他微微一顿后,接道:“老袖虽然晚来了一步,但却邀请了峨嵋、华山两派中四位高手同来,也可抵赏贫僧迟来之罪了。”

公孙天龙凝目望去,只见因果大师身后,一排站着四人,全着道袍,背插长剑,年龄都已在五旬以上,个个精神充腆,眼中神光逼人,一望之下,即知是内家高手。

因果大师,侧身向后退了一步,指着左面两人笑道:“这两位是峨嵋派中昭仁、昭和两位道兄。”

公孙天龙拱手,道:“老朽久闻二道兄大名,今日幸能得一见!”

昭仁道人立当胸前,答道:“敝派掌门师兄,闭关限期未满,未能亲身赶来,特派我们兄弟赶来应命,老神仙有何吩咐,但请下令遣派。”

公孙天龙道:“在下何德何能,敢当两位道兄这等抬爱,有谁不知老神仙的德高望重,武功高深莫测,者仙不必谦虚了。”转身又指着右面两个道人说道:“这两位乃华山派中天立、样两位道兄。”

公孙天龙未来得及开口,天立道人已抢先说道:“敝学门应天山一位道友相邀,寻葯未归,我们兄弟接得老神仙函示之后,当天就束装就道,赶来应约。”

因果大师道:“老神仙不要再行谦谢,眼下群豪众集,势必要有一个发号之人,主持大局,此等运筹赂幅,主盟全局之人自非老神仙莫属,贫僧和昭仁,昭和,天立,天样四位道兄,都是多年好友,足可代他们擅作主张,恭请主盟大局,我们静候差遣。”

公孙天龙暗忖道:“眼下处境,十分凶险;不宜多作客套,当下说道:“承诸位抡爱,老朽恭敬不如从命了因果大师举手向后一招,远远站在丈余外三十六个佩兵器的和尚,急急奔了上来,齐齐合什作礼。

公孙天龙看了三十六人年龄,都在三旬以上,四旬以下,每人身上都交叉背着两柄长剑。

因果大师一指三十六人笑道:“这三十六人都是本门中选出武功最好的弟子,精深本门罗汉阵对敌之法,老神仙如有而用他们之处,只管指派。”

公孙天龙道:“大师筹谋周详,老朽感不尽。”

因果大师微微一笑,道:“彼此敌视同仇,那还有你我之分。”说完,转身对着天下双绝,武林二奇合什一礼道:“老袖今夜幸会许多高人。”

戚扬哈哈大笑道:“你这个老和尚也来应劫了,咱们如能躲过此危,我倒真该息隐山林,终老天年,此生之中,不再踏入江湖了。”

因果大师笑道:“少林有几处风景绝佳所在,阁下如不嫌弃,欢迎驾临来结茅静修。”

魏昭笑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眼下筹谋对付强敌之策要紧。”

因果太师目光投注那静坐花海中的季月花和金大光、南月几人身上,低声对公孙天龙问道:“老神仙,那几个是什么人?”

公孙天龙道:“这几人都是火阳地君的弟子。”

因果大师笑道:“老神仙未会得那火阳地君之面么?”

公孙天龙笑道:“没有,其人故作神秘,要天色入夜之后,才肯出面相见?”

因果大师微一忖思,笑道:“眼下几人被咱们重重包围,但强敌一旦现身之后,咱们即将背腹受敌,贫僧之意,不如先把这几人生擒押作人质,不知老神仙意下如何?”

公孙天龙沉吟良久,答不出话。

魏昭突然插口说道:“老朽甚为赞成因果大师的高见、这几人武功不弱,先擒住他们,也可减去强敌几分实力。”

吴湘道:“彼此既成敌对之串,那里还有道义可请讲,晚辈之意,也觉得先把这几人擒作人质为宜。”

群豪随声附和,尽都主张先擒这几人,可以减少强敌实力。

金大光等人相距群豪甚近,对那纷纷议论之言,早已听得清清楚楚,金大光忽然睁开双目,低声对季月花道:“眼下情势,决难久持,看来他们非要对咱们几人下手不可了,火阳老师祖不知是否已经……”

话还未完,遥闻几声悠长的钟声.飘传而来。

南宫突然精神一振,道:“那不是师父发出的警钟声么?”

金大光抡头望天色,道:“不错,不多久时间,地君就快来了。”

南宫道:“眼前之敌,个个都是武林中第一流高手,如若师父不能亲来,派人赶来相助、也是无济于事。”

金大光打量了四边一眼,师叔准备对敌啦!看来他们非要出手不可了。”

原来公孙天龙在纷纷议论之下,不便坚持,只好点头说道:“既是诸位都主张出手先擒住这几人,老朽也不便坚持已见。”

群豪一见公孙天龙应允出手,而沉默不言。

要知群豪大都道金大光和南宫、季月花诸人的武功不弱,没有把握致胜,决不愿随便出手,故而一时之间竟无人挺身出战。

峨嵋派的昭仁、昭和目睹群豪争议谎言,大有非得先擒住这几住这几人不可之势,那知公孙天龙答允之后,竟然无人出手,心中甚感奇怪,相互望了一眼,缓步而出。

昭仁左掌立胸,微笑说道:“敝师兄愿先行出手,领教一下魔教中人的武功。”

公孙天龙看两人太阳穴高高突起,行动之间,步履十分稳健,心知两人剑术,而目峨嵋、武当、青城三派,在武林之中,素有剑法各擅胜绝之称,当下笑道:“两位道兄长途跋涉而来,片刻本息,怎能就要出,还是由老朽选派门下弟子出手吧!”

昭仁笑道:“贫道万里迢迢赶来,寸功未立,这第一件功劳,还请让于贫道兄弟吧!”

公孙天龙低声道:“火阳教中人之武功,博亲跪异,中原各大门派,均难与之抗衡,两位道见不可轻敌。”

他心地厚道,不惜自贬身份,替两个道人预留台阶。

昭仁道人右腕一抢拔出背上长剑,说道:“多谢老神仙指点。”大步直向金大光走去。

昭和见师已然拔剑而上,纵身一跃,疾追上去,右腕一翻,长剑出鞘,追上师兄,并肩而立。

金大光对昭仁,昭和两人略一打量,又缓缓闭上双目,神情之间,冷静沉着,恍如未见。

昭仁道人目光一掠金大光怀抱的量天尺,心中微微一怔,暗道:“黑色的尺子上面为何光华闪闪?”

心中疑念重重,口中却说道:“峨嵋派昭仁、昭和领教阁下武功。”

金大光微睁双目,缓缓站起,对南宫道:“师叔、季姑娘我们都起来呀!”

南宫挺身而起,季月花依言站起,但仍是一脸冷冰冰的神情。

金大光道:“峨嵋派的剑法,在武林中素有高举,我们和他们动起手来须要小心。”

季月花不言个语,缓步对两个道人走了过去,手中长发一抖,说道:“你们两人一齐上吧!”

昭仁道人脸色一变,怒道:“姑娘好大的口气,贫道替小弟掠阵。”长剑划出一道银虹,拦住昭仁道人。

季月花冷冷的瞧了昭和一眼,道:“那个出手都是一样,不过最好两人一齐上。余音未绝,人已陡然欺攻过来,长发一抡,竟然分攻昭和两人。”

昭和冷哼一声,长剑一招浪里翔身,洒出一片剑花,把季月花攻向昭仁道人的一招,接了过来,道:“姑娘且莫口气过大,如能胜得贫道,再和我师兄动手不迟。”

说话之间,剑势已变,连绵出手,一口气攻出六剑。

吴湘看的低声赞道:“峨嵋的剑法,果不虚传,当真是静如山脉,动如流水行云,我未得宁师伯传授追风七剑之前,单是这出手几剑,也比不上他的剑法。”

但见季月花手中的长发挥动,一片叮叮咚咚之声,寸步未退的把昭和道人洒出一片剑花,尽数封架开去。

昭和道人突然断喝一声,不待季月花还攻之势出手,手中长剑又迅快的抢了先机,左挥右舞,瞬息之间,又连续攻出了四剑。

这四招又迅快辛辣,兼具并有,凌厉异常,月花却始终不慌不忙的挥动手中的长发,封架开去。

昭仁道人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一触即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