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33章 直捣长白

作者:司马紫烟

吴湘跨进“阎罗殿”以后,只见公孙天龙、仁敬大师,他的师父米严,以及所有进入殿中的高手,都死在大殿之中,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吴湘作梦也没有想到,因此,他一时傻愣愣地站在殿中,说不出话来。

突然,一阵阴侧测的长笑,从大殿一角响起!

吴湘突然一惊,把他拉回到现宝裹来,定神一看,只见一个身着红袍白发垂胸的老头子,一步步向他走近。

吴湘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指着那红袍白发的矮老头道:“你是谁?”

红袍白发的老头子收敛笑容,冷冷地,一字一字的吐出道:“小子眼拙,连老夫都不认识么?”

吴湘定了一下,厉声问道:“糟老头子,你倒底是谁?殿中这些人?……”

吴湘话没有说完,红袍白发矮老头子阴沉嘿嘿两声:“我就是火阳地君?殿中这些人便是老夫杀死的!”

此语二出,吴澜不禁暴退了两步,满脸疑云,睁大双目望着火阳地君,又望望倒在地上死去的群豪,意思是:这些武林高手,真是你杀死的吗?

火阳地君一步步向吴湘欺近,口中阴寒地笑道:“小子不相信么?他们都身中剧毒,手无搏鸡之力,杀死他们还要费什么劲吗?”

一个意念,闪电似的掠过吴湘的脑际,他忙试运一下功力,看自己是否已经中毒?

火阳地君冷冷道:“小子入殿以后,早已中毒,不用运功试了。”

吴湘运气行功以后,感觉自己并没有中毒现象,心中胆气顿时一壮,暴喝道:“火阳老鬼,你胡说八道!”

火阳地君仔细一瞧吴湘,见他面色红润,精神抖擞,没有中毒现象,他心中不禁暗暗吃了一惊,忖道:“这小子怎么搞的,难道是大罗金刚之身么?”

原来,吴湘跨入大殿时,口中已吃了季月花送给他的一颗黄色葯丸,所以没有中毒。

这时,“阎罗殿”外的石风雨、朱翰、冯劲秋、漆东皋等人冲了进来。

吴湘转头忙喝道:“大殿之中弥满着剧毒,你们快退出去,火阳老鬼,由在下来对付!”石风雨等人闻言,迅速退出大殿,环列在大殿门口。

吴湘放人大殿时,突见师父等人惨死当场,心中过于激动,所以一时傻呆呆的,此刻,他已恢复正常神目扫向火阳地君,怨毒的目光中,如似雾柄利刃插入火阳地君的胸膛上!

火阳地君深知吴湘身怀绝技,现在他见吴湘又没有中毒,心中便起了三分畏怕,停步不前,死死盯住吴湘。

吴湘突然向前跨了三大步,厉声道:“火阳老鬼,还我师父的命来!”说着双手一抢,向火阳地君狠狠地推出一掌!登时掌风如狂涛般涌向火阳地君。

火阳地着微微一怔,红袍大油一拂,便把吴湘拍来的掌风拂开,心中暗暗吃惊,这时他才知道吴湘发出来的掌风奇猛,果然没有中毒。

吴湘含怒而用劲拍出的掌风,竟被火阳地君袍袖一拂便化解了,吴湘也不禁心惊!

火阳地君略一定神,又哼了一声道:“小子也接老夫一掌试试!”

说着,他举起右掌,掌绿渐渐泛起一时血红的颜色,在幽暗的大殿中,我得恐怖无比。

吴湘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掌式,他忙运起“三重真气”,凝神蓄势,学立以峙的昂然宁立着。

慢慢地,那火阳地君红如鲜血的右掌。已渗出分股赤热的气息……

吴湘一面运起“三重真气”,一面以右手护胸,左手作势,准备反击。

蓦地,火阳地君劲喉中低吼一声,右掌焕然暴涨,斜身飞起,陡然疾飞而来,一掌向吴湘的胸膛印了过来!

吴湘轻哼一声,只觉眼前一花,胸膛上如像火灼一般,人便站立不稳,滚在五尺开外去了。

火阳地君纵声长笑道:“我以为小子是钢铁之身,原来也不过如此:“笑声绕梁,入耳心悸。”

吴湘在地上哼了一声,突然挺身而起!

火阳地君见状大吃了一惊,忖道:“这小子换了老夫一记‘火海烧山’竟没有打死,怪事!怪事!”他正惊疑间,突见吴湘口角挂着血丝,头发披散脸上,满脸凶光,一步步向他走来!

火阳地看虽然身怀绝学,经验老到,可是见到吴湘这副称人的凶相,也不禁喷得向后退了几步。

吴湘厉声喝道:“老鬼心狠手辣,少爷决不饶你!”

他抽出背上的长剑,在手中一抖,大喝声中一招“追风七剑”第一式——“剑劈华山”银光暴起,立刻飞向火阳地君。

火阳地君口中不禁惊呼:“好一招追风七剑!”他身形陡然拔起,绕向大殿的一隅倏然飘落,口中发出喘气之声。

吴湘见一击未中,面前的火阳地君不见了,也不禁暗暗吃惊,忙转身一看,只见火阳地君飘落在另一端,口中吁吁的喘气。

吴湘手中的长剑又抖动一下,口中冷冷地说:“老鬼,你能跑得了吗?”

火阳地君见吴湘又要出手,忙将左臂一圈,气劲旋激,那些双巨掌立时变成青色,似有蒙蒙青光射出……

吴湘手中剑光暴涨,倏然射出。

只见那青光与剑光一接触,发出“嗤嗤”的响声,气劲飞旋,殿中的尘沙眷起……

“嘭”地一声大震,如同暴雷急响,火阳地君身形晃了一晃,才稳住脚。吴湘后退了三四步,“哇”地吐出一曰鲜血!

吴湘擦了擦口角的血,恨恨地说道:“老鬼的内力果然雄厚,现在我要用飞环来杀你!”活声未落,探手人怀,取出飞环,双手一扬。几道银圈闪闪地破风呼啸,疾向火阳地君射君。

火阳地君面色大变,他忙运起的“虚柔阴功”掌力,护住前胸,右手一指向飞来的飞环扫去。

一声石破大惊的巨响,两道银圈下沉而复升起,吴湘掌上又加了两成真力,倏然,银圈升起之后又向火阳地君头上罩下。

去势如电,声势哧人,火阳地君突然闷哼一声,便在地上一滚,张口射出一道血箭!

吴湘仰面一声狂笑道:“你打得我吐了一两口血,我也要加利索还广右手一挥,又是一道银圈脱手而出!

火阳地君长啸一声,厉声道:“小子二十年以后,老夫定找你报这一环之仇!”纵声而起,向大殿一角飞奔而去。

吴湘厉喝一声道:“老鬼,你还想活二十年?别作梦!”身形一晃,便火速追了过去。

火阳地君在大殿一角墙壁上按了一下,石墙候然向两旁张开,太阳地君身形一晃,便逃了进去。

火阳地君为了进去后,石墙便自动向中间合了过来。这时,吴湘刚刚赶到,他忙用肩撑住一侧石墙,脚抵住另一扇石墙,高声大叫:“你们快进来压住发动的机关,一部份人开始追!”

以石风雨为首,数十名高手一齐进入大殿,这时大殿浓烟已消,没有中毒的危险。

石风雨按住墙外发动的电纽,朱翰忙人石墙里,在通道上,破坏里面机关,两扇石墙便无法合起来了。

吴湘季握飞环,走在最前面,群豪跟着鱼贯进入通道,向前追去!

漆玉燕在吴湘后面,低声问道:“火阳地君受伤了吗?”

吴湘答道:“老鬼的武功比我高出许多,可是他见了八爪飞环,便没有命了。”

漆玉燕闻言微喟一声:“湘哥哥,今天你如果没有飞环制服那‘老鬼’恐怕……”她顿了一顿,又幽幽地说下去:“我也不会单独的活下去了!”

吴湘怔了一怔,心中暗忖:“她已经在爱上我了吗?可是……”他心念未毕,突又听到漆玉燕低声道:“这条吊道好像很阴森,里面可能暗卡重重,湘哥哥,让我走前面好不好?”

吴湘回头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愿你太冒危险,目前能制服火阳老鬼,只有你一人了,万一……唉……”

吴湘心中不由又是一怔,他在一怔间,步子不由自主地缓慢下来,漆玉燕身形一晃,便超越了吴湘的面前。

朱翰在吴湘后面,淡淡一笑道:“漆姑娘对弟弟用情已经很深了!”

吴湘登时,有一种极微妙的感觉,面上一红,笑道:“恩师骨肉未寒,武林时恶未除,何能谈儿女私情?”

朱翰笑道:“报仇除恶当然要紧,可是别人一番真情爱意,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呀?”

二人正谈论间,突然,通道之上,传来一阵嘘嘘之声。

漆玉燕,口中惊呼:“蛇!”向后暴退,这时吴湘距离尽五六步远,她突然暴退,吴湘身子挡,漆王燕的身子便跌倒在吴湘的怀里,吴湘把她紧紧抱住。忙道:“武林儿女,还怕蛇吗?”

这时一条巨蛇,昂首吐舌,两只眼睛,像两盏小绿灯,来势汹汹,向吴湘面前的来。

吴湘突然看见一条这样大的巨蟒,也暗吃一惊,忙举起右掌,一掌扫了过去。

紧接着,一声怪叫,巨蟒倒地,把通道口塞住一半。

蓦在此刻,死的巨蟒后面,突然传来数声嘘,嘘,嘘,的声音,刹那间,涌出来数以千计的小花蛇来。

吴湘冷哼一声道:“火阳老鬼用蛇来阻止我们迫击他逃出今大,能逃出明天,还能逃脱一辈子吗?”

漆玉燕从吴湘怀里挣脱而起,问道:“你一定要追去杀死那个老鬼吗?兔子急了还咬人,吴哥哥,放过他吧!那老鬼受伤逃走,一时他设法找你报仇,我们何不找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住下来,做

个农夫,自由自在,无牵无挂,过一辈子不是很好吗!”

吴湘苦笑一下回答道:“在下倒无争名夺利之念,不过师仇未报,大恶未除,未死者责任未了,我们岂有闲情逸以去过隐居生活

朱翰抢着接口道:“你目前放过他们,日后他们不会放过你的,残余敌人未除,终为日后大患……”

这时群蛇已涌到吴湘面前,看去密密麻麻,一阵阵腥昧随风吹来。

吴湘大喝一声。打出一记“百步神拳”。

群蛇遭劲风撞击,有些击毙,有些则向后逃窜……

吴湘在前面开路,他双手交替拍出掌风,通道中发出阵阵闷雷似的响声,大部份的蛇,均震死在地上,活着的也被掌风扫到,一直向后退。

吴湘一行人,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走到尽头,突然有一条石门阻住群豪去路。

吴湘抬眼一看那座石门,是用很厚的大青石砌成的。

两扇门完全是厚厚的铁板。吴湘举手一掌向门上击去,只听到发出“轰隆”的声巨响,门没有倒,依然屹立无恙。

吴湘再运功,连续拍了几掌,都没有把两扇铁门打坏,他暗暗吃惊忖道:“以自己的掌力,力逾千斤,撞击在门上,竟不能把它击坏,异非怪事?”

沈贻贞走在朱翰后面,她忙跨前两步,走到吴湘身旁,笑着说:“这座铁门可能是操纵其开闭,我们能找到操作机关,自然可以把门打开,不过……”

吴湘回头问道:“不过什么?”

沈贻贞篱眉一皱,接道:“如果我判断不错的话,铁门的那一面,必藏有什么暗器,在铁门启开之时,须要小心……”

沈贻贞一向沉默寡言,静动动淑,而且料事如神,言多必中,数月以来,吴湘对这位沉静智深的姑娘,除敬佩外,而且对她发生好感与爱慕。

沈贻贞此语一出,吴湘忙点头道:“姑娘高见极是,不过目前通道之中,难以找出埋伏的机关……”

言犹未了,突闻隆隆之声,由远而近……

沈贻贞贴耳静听了一下,急道:“铁门立即会开,洪水冲来了!”

石风雨本来走在最后,这时,他赶了上来,忙道:“各位赶快准备渡水工具。”

“具”字刚落,便听到轮轧之声,两扇铁门突然缓缓启开,一遭洪水,从门缝中急冲而来!”

漆玉燕、程玉芝二人同时尖叫一声道:“我不会游泳,救命呀!”喊声未落,一股洪水,排山倒海似的的来,通道间,刹时便完全淹没了。

吴湘自幼便习水性,他挟起漆玉燕、沈贻贞展开“踏波虚渡”,在水上飞泻起来。

朱翰挟起程玉芝,其余群豪大都均请水性,尽展水上行走功夫,随着吴湘向前来去。

吴湘剧冲出那座铁门,突然一声呼啸之声,银光闪闪,倏然向吴湘射来!

吴湘清啸一声,右手一探,一股劲力把那飞来的银光一卷,便操到手中。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枚银光闪闪的暗器。

沈贻贞突然大叫道:“湘哥哥快丢去手中的暗器,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直捣长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