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34章 勇救知音

作者:司马紫烟

大厅左边百丈远处,有一片广阔的草坪,这是鬼王平日练武的场于,今天却作了生命搏斗的屠场。

此时,明月在天,银辉匝地,群豪在四盏气死风灯导引之下。相继进入了广场。

花面鬼王仰脸望望当空皓月,纵笑道:“今宵月光如昼,借此良夜,比剑绝峰,到不失一件雅趣之事。”

石风雨冷冷一笑,道:“我辈江湖中人,如都能心比皓月,也不致于杀机相连,血债永桔,斗的永无宁日了。”

吴湘接道:“事情既已到了头上,石老前辈还感叹的是什么?要是怕死,就不该到人家鬼王洞来。”说此一顿,又一声狂笑。望着李顽又道:“在下最不知死活,刚李副教主在大厅时,就想和我比剑,现在咱们俩先作第一阵决战如何?”

碧眼神李顽看他指名叫阵,不觉怒火暴起,冷笑一声,一跃出阵,怒道:“吴少侠指名叫阵,难道我当真怕你不成?

今天咱们不分生死来,就不许罢手。”

吴湘大笑道:“李副教主所说。正合在下的心意。”说罢,一分双掌,就要拿攻。

突然两阵飒飒风响。朱翰跃出,叫道:“弟弟!且慢动王”

吴湘回头一看,朱翰已抢到他面前,对李顽道:“五年前,在黄河渡口,我中了李兄小天星内家掌力一击,养息数月,才算保得这条性命,今天借此极会,正好领教一下李兄绝学。”

李顽冷笑道:“朱兄慾报黄河渡口一掌,我李硕奉陪。”

朱翰大笑道:“等我伤了,吴湘你再接手吧?”说完,跃起一掌,劈向李顽。

李顽早已蓄势待敌,左掌迎云拌月架住凌风二郎朱翰攻势,右手一招穿云摘星直打胸前。

朱翰长笑声中,让开攻势;拳脚齐出,连攻三招。

碧眼神只觉朱翰每劈一掌飞脚,均带着强劲的潜力。心中暗自惊道:“这小子果然名不虚传。”当下展开乾坤掌,全力迎击。

两人交手五六个招面后。已是难分敌我,但见拳影纵横,四周风生。

二人交手五十多回,已打人了生死关头,双方撑风愈打愈强,由拆招换式。逐渐变成了以内家真力相拼,一拳一脚中都含蕴了无穷的劲道,只要挡受一击。必然,要受重伤,因此,双方观战的人,都看的十分紧张。

激斗中候得碧眼神一声断喝,左掌劈山一招飞拔撞钟,右手含蕴真力。横里扫打中盘,一攻之中,两种力道,朱翰右手疾翻,迎李顽左腕脉门,左掌当胸蓄势,准备应变。

李顽陡辕欺中宫踏前一步,发右掌猛的加快打到。掌风飒飒,已近腰肋。

朱翰冷笑一声,当以左掌,一挥迎去,但听到砰然一声,两人掌势接实,这一击中,双方都用上八成真力,一招硬接,各退三步,朱翰只感胸口一甜。血气直涌咽喉,人也晃了几晃。

碧眼神却被掌势震的眼睛冒金星耳鸣血翻,双方势均力敌。半斤八两。

那边大鬼成君。二鬼黑仇双双抢出,扶住了碧眼神李顽。这边吴潮也挽住了朱翰,吴湘低声问道:“大哥快运气一试,看看是不是受了内伤?”

朱翰摇摇头,笑道:“不要紧,小兄还撑得住。我们还没有拼出生死,还得再打一阵呢!”

吴湘笑道:“大哥请休息千下,第二阵让小弟接吧?你们还没有比过兵器等会儿再打不迟。”

朱翰一生刚傲、如何肯听,大声叫道:“李兄不退下,咱们再斗一下兵刀如何?”

碧眼神李顽怒道:“当然舍命奉陪!”说着话,一伸手,从肩后拔出无钩剑,正待再战,却被花面鬼王拦住,大鬼成君当先抢出,冷冷说道:“朱翰咱们比试几招如何?”

吴湘拔剑接道:“车轮战岂是英雄行径,我吴湘领教阁下绝学就是。”话刚落口,振腕一剑刺去。

大鬼成君凤翅点穴颇一招凤凰三点头,只见寒芒流动,疾戳吴湘“玄机”、“对齐”、“当门”三大要穴。

这一招是大鬼成君以“鬼王剑法”中演化而成七十二手追命打,穴法中绝招,一交手就施展出来。

吴湘长剑在手中一抖,狂喝一声,挥剑急进,施展开追风七剑,全力抢攻。

大鬼成君挥运点穴蹶,左封右架。拒挡吴湘凌厉的攻势,一时间,无法还手。

直斗十五回合,吴湘看个空隙,疾下着毒手,这三剑为追风七剑最狠辣的招式,只听到大鬼成君惨叫一声,右肩被剑光削了下去。

二鬼黑仇,三鬼白平暴喝一声,两柄点穴蹶立即封到。再化生平绝学“星河倒挂”,绵绵之势,一片寒芒在吴湘身上罩下。

这“星河倒控”一招中共有五个变化,随势制敌,精奥异常,为花面鬼王所授绝学之一。

吴湘初时一怔,赶忙疾退三步,点穴蹶如影随形,只见镊光银芒闪动,寒光耀目,点近胸前,一时间无法接架,但他究竟是身怀绝学的人,临危不乱,一声长啸,仰身倒卧便让开两鬼的来势。

二鬼三鬼一举得手,连继抢先。吴湘清啸一声,手中长剑一抖,幻成三朵剑花,反击过去。

这时吴湘已存毙敌剑下之心,长剑一招比一招狠辣,两鬼全力以赴支撑到二十合后,已斗的手忙脚乱。

花面鬼王,虽看出两个弟子危险万分,但因顾及到一教宗师的身份,无法下场中接替,心中大是焦急。

四鬼雷慎突一弹身,纵身过去,双手一扬,银光闪脱手而出,登时便罩向吴湘,吴湘嘿嘿冷笑一声,手中长剑突然光华暴涨,有如磁石吸铁,把四鬼打来暗器,全都吸在剑上。

四鬼设想到吴湘竟有如此精深内功,不禁为之一呆,双手亦随着一缓。

只听吴湘一声长啸,疾振右婉,长剑上吸的暗器,反向四鬼飞射过去,人也跟着一个虎扑,长剑如虹,迎面劈下。

四鬼骤见暗器吃吴湘,运内功振剑反弹回来,虽然没有腕力打来,但因数量过多,他手中又扣着两把暗器,倒也不易闪避,情急之下,双手齐扬,两把暗器迎射而去,但闻得一阵金铁交响,吴湘长剑反振回来的暗器,被他击落一半。

近身暗器虽被击落,但吴湘长剑又到。这一招来势快极,四鬼不及化解,仰身一个金鲤倒穿波疾退八尺。

吴湘杀机早动,那还容他逃出剑下,振剑追刺,白虹贯口,冷锋电奔,银光激射。只听四鬼一声惨叫,剑锋由前胸直透背心。

二鬼三鬼左右急出援救时,已是迟了一步,同时心中大怒,大喝一声、手中兵器一紧排山运掌猛向吴湘劈去。

两人发动势力均快,几乎是一齐出手,吴湘右手抖剑光,架住二人刺来的兵器。

吴湘左腿突然飞起一脚把四鬼的尸体踢向三鬼迎去。

吴湘左腿用全力,腿风正击在三鬼的身上,三鬼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一声惨叫,身子横着飞起一丈多高,直落到三丈开外。

这一下,直把三鬼震得心肺暴裂,口中喷出一道血箭。

五鬼厉声喝道:“吴湘,今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罢,振腕一招“大外来云”斜劈而下。

猛的寒光闪动,斜刺里飞过一柄蛇剑,打向吴湘,喝道:“姓吴的,还找大哥、三哥、四哥的命来!喝声之间,手并未住锤蛇横拳直打,连攻三招。

吴湘只见蛇锤如点寒星,一时间招架不住,只得向后跃退让避。

五鬼一招抢了先机,立即展开快攻,二鬼也唰,唰,唰,连着三蹶急攻,这三招迅苦奔雷,又把吴湘逼退了六七尺远。

吴湘只鳖的心人暴起,蓦然大喝一声,全身腾空而起,突施出绝学“追风匕剑!”

七剑绝学施出,如大海中涌起万丈波涛,罩向二鬼、五鬼,二人大吃一惊,无从招架!就是双方观战高手,也都惊奇万分。

眼看二鬼五鬼。便要伤在追风七剑之下。

花面鬼王看得心情十分激动,再也沉不住气了,翻腕撤出背上长剑,厉声喝道:“二人退下,让我会会这个小子。”他口中虽如此说,但他心中却知道两个弟子被剑影所罩,自己如不出手,无法冲得出来,话声出口,人也同时发动,长剑一招,江河倒泻,一道银虹射出,花面鬼王内功深厚,这一剑又是蓄势而发,威势非同小可,剑风指处,把吴湘长剑逼开,趁势又连两剑,吴湘登时被迫退数步。

石风雨冷笑一声,道:“花面鬼王,你乃一教教主,与后辈动手,难道不失身份么?”说罢,反手向后一探,长剑在手,一招“抑云拌月”刺了过去,立即两剑交接,响起了一片龙吟虎啸之声,一按之下、彼此都觉右臂一震。

这三招,迅猛无匹,但见银芒流动,有如满天银雨飞洒。

石风雨心头一震,暗忖道:“此人剑招这等凌厉,果然是名不虚传。努剑让身,剑化一片光幕,只闻得锦销几声,连连向花面鬼王攻了三剑。

这时二人,各出绝学,展开了一场抢先制机的猛攻。

转眼间,彼此交攻了四十招,半斤八两,攻守备半,谁也没法子占得半点便宜。谁也没法子抢去先机。

经过这几招快攻后,两人心里都有了数,知道决不是二百招内可分出胜负了,看样子势非经过一段相当时间的拼搏不可。

两个人一样心意,不约而同的剑法一变,但见寒光飞绕,剑气漫空,五合后已难分敌我,各展生平最擅长的剑法。准备作长时的耗拼,这不只是两个人的生死之战。而是决定了今后二人在江湖声誉地位。

这时吴湘已累得筋疲力尽,退回来后,静静的休息。

石风雨与花面鬼王,打得天昏地暗,斗得愈发的触目惊心,只见两方逐渐把内家真力,贯注剑身,发招互拼,这不只是一次武林中罕见的剑术比拼,而且是一次内功修为的搏斗,双剑如龙盘旋交飞,只见两人剑光逐渐的扩大,一丈方圆之内尽都是浸肌寒风。

这一场武林中罕见的拼搏,看呆了双方面的高手。

激斗到百合以上,仍是难分胜负,双方观战的人都不觉紧张起来,因为花面鬼王,擅长剑术,驰名江湖,他不但功力比五个弟子深厚得多,而且剑术上更有独特的造诣,体力充沛,剑招也愈打愈奇,攻势也愈来愈凌厉。

石风雨也是以剑术称雄武林,两人功力相若,剑术也各有所长,打到百合以后,更是精彩百出,两人打了这一阵工夫后,彼此心中都有了数,一般的剑招决无法伤得对方,一套剑法。也无法能从头到尾的用完,因为名家交手,优劣之势不过是毫厘之差,彼此都抢制先机,争取先势,再以杀手连绵抢攻求胜,是以各人把生平所学,因势制宜的施展出来,不限于一套剑法,着着变化奇沙招招含蕴杀机。

两人又斗十几回合,蓦闻得一阵金铁交呜,剑光突敛,银虹顿杏,两条人影霍然分开。

双方观战的人,转目望去不禁吓了跳,定神望去,只见两人手中宝剑,都只剩下半截。

原来两人刚才动手时,花面鬼王看了一个隙,一剑劈下,石风雨闪避不及。举剑却把两人手中的两支百炼精钢长剑,震成了四截。

石风雨跃退后,呵呵一声大笑道:“鬼王的剑术果然神妙非凡,石某佩服得很。”

花面鬼王,沉声答道:“石兄太客气了,既然未分出胜负,怎能就此罢手,咱们易剑再战如何?”

石风雨冷笑道:“何必再易兵器,不如就用这半截断剑,再作一阵决斗。”

花面鬼王冷哼一声,道:“那是最好,我自是舍命奉陪。”说完双肩微晃,袖飘风而起,右手举着半截断剑.一招穿云取月指向石风雨胸前玄机穴。

石风雨长笑一声,修体疾转,举起手中半截剑一封,销然一声,又是一招硬打硬架。火星碰射中,两双断剑如胶似漆般沾在一起,双方同时贯注内力,相持不下,花面鬼王长髯拂动,顶门下直冒热气,石风雨也袍袖波动,脸上汗水直入下滚,双方都贯注了全部精神,谁也不敢丝毫大意,因为那半截剑之上,凝聚着两人毕生修为的功力,只要一方不支,或者甭作退让,对方立即挟着排山倒海般的威力,乘势追击,两人内功修为都人至高境界,全力一击,劲道能碎石成粉,何况是血肉之体,是以准也不肯退让,各出全力耗拼。

这等内功真力耗斗表面上看去,平淡无奇,只见两支断剑相互指触,彼此用力攻拒而已,其实,这是武家最忌的一种打法,要知道这种拼斗,全凭真功实力,内家修为,一分一毫也取巧不得,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勇救知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