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35章 七鹤神箭

作者:司马紫烟

朱翰正在惊疑之际,突闻西南方面,传来叱喝打闹声,他身形一晃,便向西南方向奔去。

凝目一看,只见吴湘正与火阳地君二人相对五尺的距离,静静的站立不动。”

沈贻贞站在一旁,面上露出非常焦急的形象。她见朱翰来到场中,忙走了过去,对朱翰道:“湘哥哥与火魔老鬼刚才拼了几招,双方似都受了内伤……”

朱翰仔细向吴湘一瞧,只见吴湘面色疑重,口中喘气吁吁,正在静立调息行功……

他转身看火阳地君,此刻,火阳地君面色苍白。额上汗如泉汹,以在闭目调息……

朱翰低声对沈贻贞道:“据我观察,吴湘弟弟的伤势,较火阳地鬼轻些,我身上带有师父调伤的几种葯丸,请你送去给他服下吧。”说罢,从怀中取了几颗葯九交给沈贻贞。

沈贻贞走过去,把疗伤葯丸纳入吴湘口中。

吴湘顿感一股凉流,由咽喉流人丹田,精神为之一振,当下向沈贻贞微微一笑。

朱翰突然大喝一声,举手向火阳地君胸前击去。

火阳地君突然怒哼一声,右手缓缓推出一掌,只见他出掌甚徐,但掌心突然火红起来,吴湘忙喝道:“朱兄快退!那是‘虚柔轻功’毒掌!”朱翰大吃一惊,忙向后强退五尺。

吴湘大喝声中,手中飞环,竟脱手面出!

火阳地君一见飞环,面色骤变,怒喝道:“小子真有通天之能,咱们四川大巴山,泣血崖前决一死战!”言讫,腾身而起,如似一缕轻烟,向西南方面急奔而去。

吴湘收了飞环,正慾追赶火阳地君,忽见石风雨等人背起昏迷的戚南姣,已经来到面前。

朱翰道:“戚南姣生命已到危,我们暂时救了她再去追杀,还怕那老魔头跑掉吗?”

吴湘唯唯应首,忙取出“沉沦珠”,走到戚南姣跟前,只见戚姑娘趟卧在地上,昏迷不省,花容失色,他不禁一惊!

吴湘忽然想起戚姑娘以前的花容月色,以及同他一道去四川找石风雨那一段时日相处的情景,不禁喟然一叹,酒下一掬同情之泪。

他忙将“沉沦珠”,纳入成姑娘口中,群豪数十双眼睛,都集中在戚姑娘身上。

他们都在耽心,这一代尤物,是否还可以恢复以前那沉鱼落雁之姿?

莫约一盏热条工夫之久。突听到戚南姣发出呻吟之声,面上竟缓缓抽动起来。

吴湘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谢天谢地,戚妹妹有救了”

又过万个时辰之久,戚南姣紧闭的双目,已徐徐睁开,向四周之人环顾了一下,不禁深深一叹道:“我们是否在梦中相见?”

吴湘忙摇首道:“姑娘身上中毒过深,目前不能说话,须耐心静养数日,才能复原。”

戚南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缓缓闭上双目。

风雨神掌石风雨道:“目前威姑娘伤势未愈,各位千里迢迢而来,均感疲惫,我们只有觅一安静之地,休养数日,然后再商今后大对如何?”

群豪均随声附和,于是,群豪随石风雨出了长白山,找了一所身宇,住了下来。

戚南姣经吴湘细心照料,旬日后,身体已经康复,吴湘才把如何去火魔教,公孙天龙等人误中姦计,惨死火魔教的大殿中细说了一遍。

戚南姣听了她父亲戚扬惨死火魔教大殿上,当时伤心得几乎昏了过去,泣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果不立刻前去报仇,何以对父亲在天之灵?……”

石风雨道:“令尊之仇,一定要报,不过目前火阳地君逃至大巴山,与南天二鹤会合,再纠合各方黑道高手。势力增大,我们不可不从长计议……”

由放吴湘,戚南姣复仇心切,大家计议一番以后,便决定在火阳地君与南大二鹤尚未完善部署以前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于是,群豪仍在石风雨率领之下,向四川大巴山区,星夜兼程赶路。

这天,群豪都进入大巴山区,只见崇山峻岭,绵绵不断的山脉,愈走愈高,越进越深。

大巴山区纵横山脉,无法计算有多少,要够到“泣血崖”

南天二鹤所住的地方,很不容易。

石风雨领着群豪,由晨至晚,整天在山区飞驰,经过的山区,均未发现足踪。直至明月冉冉从东方升起,他们才在一块草坪上坐下来休息。

吴湘仰首望着明月,往事一幕一幕地又汹上他的心头,他情不自禁地幽幽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这一次由长白山追赶到大巴山,如果不能再亲报恩师之仇。我便永远不出大巴山了……”

他话声未落,突然背后响起一阵飒飒风声。

吴湘忙转身一看,只见一条白影,在他眼前一晃。便向南飞驰而去,宛如一缕白烟,刹那间。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吴湘身形一晃,停留展开“凌空虚渡”的最高轻功身法,向南追去!

在场休息的群豪,也立时警觉,石风雨施放了一个暗号,便立刻跟在吴湘后面,尾追而去。

吴湘只见前那条白影。轻功火候已经“踏雪无痕”,之境,他身形有如离弦急弯,向前急奔。

吴湘看得暗暗心惊,心付:就见这身轻功,武功已不在自己之下,此人是谁?一时之间,他无法想出答案来。

吴湘正忖念间,突地,在一座弧峰上,白影身形在空中一个翻身,便落在那座孤峰之上。

吴湘身形如闪电似的,向孤峰疾射而去!

吴湘身刚飘落峰上。蓦见那条白影,两袖一张,便发出铮然之声,接着,飕!飕!飕!数声,十二枝短箭,疾如流星般,往吴湘身上射来!

白影以袖箭伤人,劲力奇猛,颇出吴湘意料之外,吴湘心头一怔,顿时大怒,大喝一声,道:“你是谁?引诱在下来此,施下毒手,是何用心,快报出个万儿来,否则,哼!”

吴湘一面厉喝,一面腾身而起。一蹦三丈多高。

白影冷哼一声,没有答腔,全身一摇,一连射出数十枝短箭。

这些短箭,在陪月下,银光闪闪,有快有慢。在空飞旋。方向准测,挟前噬随风声。宛如流星,忽高忽低。漫天飘飞,四面八方,齐向吴湘全身罩下!

吴湘令哼一声,双袖一抖,身形直线上升,那些飞射而来的短箭,不能继续上升。俱擦脚下而过。白影突然停放身上短箭,站在原地,望着吴湘施出“凌空魔云”绝顶轻功,不禁使他看得呆呆出神。

吴湘见白影停放短箭,便在空中一朗身子,飘飘然而下。着地如片秋叶般的无声。

当他飘落距白影不到三丈距离时,举目一看,竟使他大吃一惊!

原来站在他面前的白影,竟鹤头人身,手如鸟爪,颈长似鹤的怪物……

吴湘惊得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

那鹤头人身的怪物,一见吴湘向后暴退,嘴中连连发出冷哼之声,突然两手向左右一张。立时现出宽大的白翅膀,拍出两股怪异的劲风,向吴湘胸前撞来。

吴湘立即感到两股劲风,如似山岳般地向他前胸坠来,他忙连起”三重真气”,同时双手向那鹤头人身怪物一推,登时,掌风排山倒海似的,撞向过去。

两股劲力一碰,登时发出蓬然一声,沙石四射,尘土弥空,劲力激盈,白影闪动。

蹬!蹬!蹬!鹤头人身白影的怪物,连续向后退了七八步,才站稳身子。

吴湘突然厉声喝道:“怪物,你不要装模作样,快报出身姓名来,再不说,我便要施出毒手……”

鹤头人身怪物闻言,突引头长鸣一声,声音如似鬼叫狼降,其凄凉之声,传播到很远很远的方向,山峰的四周,突然晌起几声怪叫之声,紧接着,空隙出现几点白影,如夭马行空,向这孤峰之上飞驰而来。

眨眼间,便有六条身形。落在孤峰之上,吴湘仔细向那飞来的白影一打量,不禁使他一呆!

原来,那六个白影的形像,与面对着他的站着的鹤头人身怪物,竟是一模一样。

七个鹤头人身的白影怪物,站在峰上,各个角度位置不同,把吴湘围在中央。

他们一个个呆立着,既不出手。也不作声。每个怪物,一双奇小的鹤眼,不断的向吴湘身上转动扫射着。

吴湘怒声叱道:“你们到底是人还是禽兽?受何人指使而来。再不说出来,我便要动手杀你们了!”

吴湘话声未落,突然峰上现出一个白簧老者,在皓月照耀下,那老者全身白色,两肩站着两双巨大的白鹤,行如流水,腿不沾地,飘然而至。

那白髯老者扫了吴湘一眼,不屑地哼一声道:“小子,你有多大本领,能杀得了他们吗?”

“吗”字没有说完,他右肩上站的那双白鹤,突然腾空而起,闪电修的向吴湘扑来!

那双白色巨鹤。扑来之势,不但奇快,而且劲功强大,两脚箕张,八只利爪,如似八柄利刃,向吴湘抓到。

吴湘微一怔,忙滑步闪身,举手一招拍去。

掌风刚刚扫出,便听到白鹤惨叫一声,身子侧了几侧,几乎跌到地上,缓缓地飞返那髯白老者肩上。白髯老者不禁狂叫一声道:“你是江湖煞星吴湘?”

吴湘心中只气又骂,心中忖道:“他如何知道我叫吴湘,怎么说自己是江湖煞星,他到底是谁?”

他心念忖动,冷冷地回答道:“不错,在下便是吴湘。‘江湖煞星’的雅号,倒不敢接受。”白髯老者更加吃一惊,问道:“你真就是大战招魂台。血洗鬼王洞那个吴湘么?”

吴湘冷笑一声道:“这有冒牌的么?老丈与在下素昧平生。为什么一见面。便放鹤伤人是何用心?”

白髯老者阴沉地一笑,接道:“小子为什么夜闯泣血崖?这是刚开始给一你点小小的的颜色看!”

吴湘怔了一怔,脱口问道:“老丈大概是南天二鹤了!”

白髯老者摇首,一声冷笑,缓缓地说道:“师兄不是那么容易见你小子?等你小子见到老夫师兄时恐怕你的身首已经分家了。”

吴湘闻言,觉得好笑,不禁发声一阵长笑。那笑声由丹田发出,声如洪钟,直震得山岳动摇,群峰回应。

白髯老者怒道:“小子你笑什么?难道老夫在吓唬你不成?”

吴湘收敛笑声问:“南天二鹤名噪南北,在下早已闻悉,不过他的武功自信比火阳地君、花面鬼王如何?火阳地君、花面鬼王,尚是在下掌底游魂,南天二鹤是什么东西?”

白髯老者听吴湘这番说话,气得髯发惧张f厉声道:“小子不要卖狂,接老夫一招试试。”右掌一圈,呼的一掌,振腕打出!

立即有一股巨大掌力。劲回狂风暴雨,向吴湘狂卷而去。

吴湘冷冷一笑,剑眉一登,右掌猛吐,闪雷迎了过去。

吴湘掌势一出,岭上七个白影怪物。同时面色骤变,顿时大吃一惊!

但见一道势若山崩海啸的狂风眷起滚滚碎沙。疾向白髯老者卷至。

轰隆一声大响,风声大作,沙石带肃……

一阵蹬蹬急剧的脚步声,白髯老者一连向后退六八步,内腑气血竟被震得有些浮动。

白髯老者,面色苍白,傲态尽逝。蓦地,白髯老者眼露凶光,面带杀钒,大声喝道:“小子,再接老夫一掌——”

喝声中,急上三大步,两臂一圈,双掌远足十分真力,同时推出

这一掌是白髯老者平生功力所聚,加之由怒而发,可想而知。

但是一道排山倒海的狂风,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向吴湘卷去。

吴湘纵声一笑,怒声道:“南天二鹤既是你的师兄。相信你也是一位恶贯满盈的武林败类,今夜先杀了老匹夫再说!”

怒声中,也向前跨了几大步,呼的一声,双掌闪电推出……

一声轰然震耳慾聋的巨响,沙石满天,尘土弥空,地面颤动,群峰回首,不绝于耳。

这是两人平生的一掌,威势凌厉,如何骇人,可想而知!

在尘土激扬中,白髯老者闷哼一声,身形踉跄一直向后暴退。

终于,白髯老者拿稳不住身形,卟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吴湘依然屹立原地,虽然全力对了一掌,内腑气血有些翻腾现象,但晓得自己的功力,较前又有进步。

蓦在此刻,突然听到白髯老者口中含着一枚银哨子,重重一吹,嘘——地一声长鸣,站上的七个白影怪物,突然,在吴润身旁游走起来。

白髯老者沉声喝道:“攻!”

七个白影怪物,同时身上一抖,在目光下。白银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七鹤神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