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37章 勇斗三恶

作者:司马紫烟

吴湘闪出林外一看,只见林绿三丈开外,并肩站着僧、道、俗三人。为首的是个身着五色僧袍老和尚,手拿方便铲,年纪在五旬上下,满面凶光,见到吴湘,口中念了一声佛号道:“施主莫非姓吴

吴湘心中一动,答道:“不错,在下吴湘,大师有何指教?”

灰袍和尚双目如鹰,向吴湘扫了一眼,厉声道:“施主好辣的手段,陇东八屠的后人朱国武、梁有为二人,可是施主杀害的么?”

吴湘怔了下道:“他二人与在下有仇,所以……”

旋即又道:“大师乃出家之人,与在下素昧平生,何苦为别人事要与下拼死拼活?”

灰袍和尚怒道:“他二人与贫僧交往多年,情如手足既已死在施主手中,贫僧岂能袖手不管?”

吴湘庄容道:“大师一定要管么?”

灰袍和尚冷笑道:“不但要管而且还超渡你小子,少废话,先接僧几铲!”说着,举铲作势。

吴湘怒道:“大师自信能超渡我么?在没有动手之前,还望你三思而行,在下不愿……”

灰袍和尚喝道:“小子少啰嗦,撤出你兵器吧!”

吴湘冷哼道:“和尚!你不要欺人太甚,在下并不怕你,只不过想化干戈为玉帛……”

灰袍和尚厉声叱道:“小子,谁要你怕,咱们手底下见高低,快使用你的兵器,免得人家说佛爷用兵器来对付你一双徒手!”

吴湘哈哈大笑道:“和尚!少爷用一双徒手对付你已绰绰有余,何必用兵器,不过小爷手下不杀无名小卒!

灰袍和尚冷冷道:“小子要问佛爷姓名,贫僧早已不用了,佛爷乃是川康滇道上三杰之一,勾云大师是也!”

川康滇三恶,吴湘早已听说过,但未见其人,此三人在川康滇道上,无恶不作,今酬司在吴湘手上,也是“三恶”恶贯满盈。

吴湘冷笑几声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川康滇三恶,今日幸会,小爷要为武林除去三恶,使武林之中,今后少去三个大害。”

勾云大爷嘿几声道:“小子言语之间,应该有点分寸,惹得佛爷动了真火,连你的全尸都不留!”

吴湘哂笑道:“勾云大师,动手吧!小爷连让你十铲不回手就是。”

勾云听了气极,他在川康滇道上已纵横二十余年,从未受人如此奚落,今日遭受吴湘如此莫落白眼,怎不激起他无名之火?只见他大喝一声,手中方便铲一抖,幻起一道寒光,罩向吴湘头上。

吴湘身形飘忽,一眨眼,便避开对方攻来的铲招。

勾云大师一铲落空,气上加气,长啸一声,铲招陡出,这一次他攻出的招式以诡异、狠辣,方向也极怪异。

一片铲影罩向吴湘四周,吴湘身形陡起,立即飘出铲影之外。

勾云大师连攻两招,都未得手,对方并未还手,他不禁暗暗吃了一惊,忖道:“这小子的身手果然不凡……”他忖念未毕,突闻一声沉喝!

勾云大师抬头定睛一看,只闻吴湘冷笑道:“和尚!你们‘三恶’是不是应‘泣血崖’南天鹤邀请来助拳的?”

勾云大师怒接道:“是又怎么样?”

吴湘微微一叹道:“你们三人,已经上了南天二鹤的大当,自己还在洋洋得意,假冒说为朋友报仇,小爷真替你们可怜!”

站在一旁的中年道人和那个蓝袍老者二人闻言,满面迷惘之色,中年道人哼了一声,问道:“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湘冷笑道:“南天二鹤本来把你们三人当作眼中钉,随时想除你们,可是苦无机会,今目他借小爷之手,把你们杀了,他不是永绝后患了么?”

勾云大师冷冷一笑接道:“小子不要挑拨离间,我们三人素来与南天二鹤无仇,而且交往很深……”吴湘面色一整道:“小爷之言,完全为了你们,江湖上机诈百出,今日南天二鹤叫你们三人来拦截在下,经过一场恶战,势必造成两败俱伤,他便可以坐享渔人之利……”

蓝袍老者点头道:“这小子小小年纪,能明白这些,真是难得!”

他转面对那中年道人说:“他说得也不无道理。”

勾云大师突用传音入密之法对他二人道:“二位千万不要相信那小子挑拨之言,那小子小小年纪,便具有这样高的功力,倘假以时目,你我均难逃出他的手下,不若趁早把除掉。”

中年道人点头答道:“大师所说不错,今日我们决不能放过他。”

吴湘见三人仅是嘴巴在动,并没有听到声音,不过察言观色,知道对他之言,不太相信,于是,他又说道:“南天二鹤既然过三位来助拳,为什么不要在“泣血崖”等候?叫你们来中途拦截在下,显然别含企图,智者必可明知……”

勾云大师厉声道:“小子不要花言巧语,再接贫道几招!”说着手中方便铲立即扫到。

吴湘忙向一侧闪避,道:“今日挡我者死,避我者生,请各位三思刚才之言……”

中年道人与蓝袍老者,心中一动,便犹豫起来,正当这时,勾云大师铲招又扫了过来,吴湘大怒道:“你们执迷不悟,休怪小爷出手狠辣了。”

“了”字未落,他不退反进,欺身而上,右手一招“泰山压顶”,便从铲影中反击过去。

勾云大师突感手中的方便铲沉重起来,他忙又加了分成真力,幻起一片铲影,直攻过去。

吴湘卤中嘿嘿几声道:“大师的功力不凡,接在下一招试试!”

吴湘左手护胸,右手缓缓又推出了出去,他的动作看去虽然迟慢,但招式中,含着许多奇奥变化。

渐渐地,勾云大师手中的方便铲,越舞越缓慢起来。

吴湘蓦然大喝一声道:“撒手——”

顿时,句云大师手中的方便铲,寒光暴敛,紧接着,便听到问哼一声,在劲力回旋中,勾云大师的方便铲,竟脱手飞出!

勾云大师呆了!.

中年道人,蓝袍老者看得受呆了,吴湘仅在两招之间,便把勾云大师手中的方便铲,震飞两丈开外,怎不使他们惊愕!

吴湘口角接着一丝冷笑,道:“念在你我素无恩怨,和尚,小爷这回烧了你,还不快走!”

勾云大师被说得满面通红,气得说不出话来。

吴湘庄容道:“小爷恩怨分明,你我素无仇恨,何苦替南天二鹤卖命来淌这次混水?”吴湘因为急慾赶到“泣血崖”找南天二鹤和火阳地君,所以他不愿多耽搁时间。

勾云大师老羞成怒,突然厉喝道:“小子不要狂妄,贫僧空手一样可超渡你!”

他在暴怒之下,不听吴湘忠告,欺身而上,双掌同时抡出……”

他这两掌是含怒而发,挟着十成真力,劲风立时卷向吴湘。

吴湘也动了真火,双目似电,射向勾云大师,右掌斜斜一举,一股狂风,登时发出,势如惊涛拍岸。

勾云大师见状,面色大变,不敢硬接,忙向一侧跃退。

吴湘收掌,口角接着一丝冷笑,面上露出杀机……

他一步一步向勾云大师走近,每一落脚之处,陷地寸许,地上响起沙沙之声。

场中一片死寂,中年道人,蓝袍老者,四双目光一齐射到吴湘身上,他们面上现出紧张,不安的表情。

突然,勾云大师长啸一声,身形拔起两丈多高,直向吴湘身上闯去。

这种拼命的打法。吴湘也怔了一下,忙将右手一枪,身子向一旁闪跃。

勾云大师身在半空之中,双臂张开,好似一双凶鹰抓鸡似的,厅了下来,吴湘发出的劲力,立即撞了上去。

勾云大师见吴湘闪避迅速,一扑落空,这时却被劲风迫得向后退了回步。

他突然灰袍大袖一抖,登时一把银光闪闪的东西,向吴湘射来。

蓦然一声娇叱,道:“秃贼不得暗中伤人!”

叱声中,弹弓一响,银光闪闪的暗器,均被纷纷击落地上。

大家惊愕之下,定睛一看,这时场中多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她正是戚南姣。

吴湘笑道:“南妹,你已经复原了?”

戚南姣笑道:“多谢湘哥,我含了你的沉沧珠,毒气已经吸了出来,功力恢复,刚才在林中调息片刻,已气血畅通,不得事了。”

吴湘道个你还是去多休息一会,这里三人由愚兄来对付!”

戚南姣生性素来好强,她也嫉恶如仇,刚才他们的对话,她在林中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早已动了怒火,所以迅速赶了过来。

她娇笑道:“不用湘哥担心,这三个恶徒,留给我来打发。”

勾云大师一双婬恶的眼睛,望在戚南姣面上,一瞬也不瞬,心中起了慾念。

吴湘道:“我同他们的谈话,南妹都听到了吗?”

戚南姣冷哼一声道:“川慷滇三恶,以往无恶不作,这种人还劝他们干吗,早就应该把他们干掉以为武林除去祸害。”

中年道人怒道:“女娃儿,你说话最好要有分寸,不能血口喷人!”

戚南姣怒容满面,娇叱一声接道:“对付你们这些恶徒,骂还不过瘾,只有杀才能消除本姑娘心头之恨!”说着,玉手一扬,一掌便拍了过去。

中年道人不知戚南姣的武功,心中有点傲慢藐视,所以他不闪不避,硬接她一掌,但等掌风扫到时,突然感觉不对,劲力压迫而来,恍如千斤巨石。

他估计不到眼前这女娃儿,内力竟如此雄厚。

中年道人冷笑一声道:“女娃儿,你自己找上门来,莫怪我孤云子心黑手辣了。”

孤云道人正想出手之际,突闻勾云大师低声道:“道长,那尤物可否让给贫僧,你和高塘去对付那小子如何?”

孤云子哈哈大笑道:“大师要小心点,这尤物身上长有刺,不太好惹,小心你秃头上那块光光的皮,不要被她抓破了,哈……哈哈

勾云大师也大笑几声,同时一双婬眼,一直瞅在戚南姣的脸上,露出恨不得一口气把她吞下去的那股馋相。

戚南姣看见勾云大师那双婬贼眼死盯住她,她心中好气,再听到他二人低声所交谈的话,心中更加大怒,厉声道:“秃贼,你想找死么?”

“么”字刚一出口,手中乌弓一扬,便弹了过去!

勾云大师突惊叫一声:“霸弓九式!”

他一直向后暴退七八步才稳住椿,颤声问道:“女蛙儿,你是成扬什么人?

戚南姣一阵得意的长笑,笑容收敛之后,冷冷接道:“秃贼还算识货,至于姑娘是威大侠什么人,你不配问这些,今天你在“霸弓九式”之下,算是死定了!”

勾云大师响起阴恻恻的长笑道:“牛皮不要吹破了!贫僧不过昔日与威扬老鬼有一段恩怨罢了,后问他惨死在火魔教殿中,今生已无法找到他,所以……”

戚南姣冷笑道:“秃贼快说,与威扬大使有一段什么恩怨未了,姑娘今日代他老人家结清。”

勾云大师冷森森地笑道:“姑娘如果答应贫僧的要求,贫憎便不去挖墓鞭尸了,否则,哼!”

戚南姣听了,气得面色惨白,厉声喝道:“秃贼好狠的心呀!他和你有什么血仇深恨,人死了还要鞭他的尸,姑娘今日决贸你不得!”

说着,乌弓一弹,紫光闪闪,便向勾云大师头上罩去。

勾云大师深知弓招厉害,忙想向一侧闪避。

可是,戚南校的身法大快了,一弹身,便欺近勾云大师身边,勾云大师大吃一惊,忙闪避,可是动作已经慢了一点,闪避已经来不及了.蓦然看见巨弓从背部攻来,他反手一招拍出,接着一声惨叫,他便被弹跌一丈开外。

右臂已经被乌弓弹断,鲜血立时涌了出来,染红衣袍。

蓦在此刻,突然她身后听起厉喝之声道:“姑娘的手段太辣了吧!”发话声中,便有一条人影向戚南姣身后欺来。戚南姣胶冷哼一声,忙转身一看,只见是孤云道人奔了过来。

吴湘忙一是身,便欺近孤云于身后,沉声道:“牛鼻子,你要怎么样?”

孤云道人急忙转身。冷冷接道:“贫道看不惯姑娘的狠辣手段!”

吴湘冷笑道:“你想出手阻止她杀那个秃贼吗?”言讫。功贯双臂,蓄势以待……

戚南姣粉腮一变,怒叱道:“牛鼻子,连你也一起超渡在这苍林之中广乌弓一扬,便弹了过去。

孤云道人早们看出戚南姣手中经弓的厉害,他那里敢硬接,连忙问避,他的轻功也不弱,一眨眼,便飘开四丈多远。

戚南姣见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勇斗三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