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38章 报仇雪很

作者:司马紫烟

风雨神掌石风雨,率领着吴湘等十余名高手,在大巴山区,经过许多高手拦截。终于在当夜的三更,抵达泣血崖。

泣血崖是南天二鹤的基地,南天二鹤的老大云鹤一清,老二白鹤一云,这两人在泣血崖修炼已有四十多年,他二人手下遍布中原各地,泣血崖基地,高手如云,自火阳地君从长白山逃来此地之后,南天二鹤便知道吴湘等人,不久就要进发泣血崖,所以他们日夜戒备森严。

石风雨率高手来到泣血崖时,只见他面前横更有三道宽约三四丈的断崖。如果有绝佳轻功,甚难飞渡。

二道断崖的彼岸,便是一片黑黝黝的屋宇。

石风雨凝了望去,只见三道断崖边静悄悄的,并没有见人把守,断崖的彼岸,那些屋宇中。一片漆黑,没有一点火光,显得非常恐怖……

石风雨忖道:“断崖的那一方,搂字临接,大概是南天二鹤两个老鬼所居之地了,可是断崖那么宽。他们如何飞渡?”

吴湘缓缓走到石风雨跟前道:“眼前三道断崖,必有暗路埋伏,容晚辈过去清扫一番,老前辈再带他们过去,较为安全。”

成南姣道:“湘哥哥,我也去。好接应你?”

石风雨微微点头道:“好吧!你们回去,不过要小心点,泣血崖的高手极多,千万不可轻敌!”

“我们知道!”二人一面答应,人却已飞到了一道断崖之上。

蓦地,二人眼前银光闪闪,像雨一般地罩了下来,戚南姣妓娇叱一声,乌弓一弹,只听到连声回了当之声,银光暴响,打来的暗器,已被完全击落。

吴湘双手一抡,紧接着,便听到几声惨叫,两道黑影。栽到崖下去了。

戚南姣柳腰一摆,紧接着,便向第二道断崖飞去。

她身子尚在空中时,突听到嗖!嗖!嗖!几声,一排利箭,如雨般地向戚南姣射来。

戚南姣暗暗吃了一惊,忙再提真气,身形往上升高三丈,才避过射来的利箭。

她在半空之中,身形如烟,一闪射到第二道断崖之上。

手中乌弓一弹,登时,便听到连声问哼,对方便有人摔到崖下去了。

在这同时,吴湘也闪电而至,两人会合,相视而笑。

吴湘道:“南妹,第三道断崖,该我去打先锋了,你暂时休息一下。”

戚南姣撅起了小嘴,妩媚一笑道:“不,三道完全由我一人破,等一会就轮到你去打南天二鹤,你看好吗?”戚南姣话声未落,蓦闻一声巨喝道:“谁有这样的狗胆,敢找我们的师父打架?”

喝声未了,对岸飞来一道黑影,来势奇快,眼看便要冲上崖来,戚南姣娇叱一声,乌弓一弹,一阵清脆的响声,硬把那飞来黑影,迫得退到第三道断崖之上。

戚南姣借势,便腾身而起,闪入第三道崖之上。

那条黑影惊魂未定,忙双手一抡,一股劲力向戚南姣卷来,威南姣早就料到对方这一着,右手早已推出一掌。

两股劲力一碰,登时发出电光石火!

那条黑影跟随地向后暴退,来发出惦暗之声,意思是:“这女娃儿的内力雄浑呀!”

戚南姣莲足登上第三道断定之上,双手同时一挥。这次她用了十成真力。

对方闷哼一声,便一直向后逃命。

戚南姣格格一笑道:“暂时饶你一条狗命,让你回去报个讯,等一会,你还是跑不了?”

吴湘这时也跟了过来,二人见暗一良均已扫除,吴湘又返身回到石风雨处接应他们过来。

众人都藉吴湘之力,渡了三道断崖,浩浩荡荡,一直向泣血崖前进,片刻便到了目的地。

蓦然,一声尖锐的号角响起,连续吹奏了九响!

紧接着,那些屋子之中,灯火齐明,最中间那座大厅的朱红漆的大门,突然向外大开。

石风雨凝目向厅里一望,只见厅里布置得富丽堂皇,灯火辉煌,两旁坐满了人,中间太师椅上,坐着南天二鹤二人。

石风雨仔细望去,其中并没有火阳地君在内,心中正感怀疑之际,突然听到厅里南天二鹤的老大云鹤一清冷冷道:“石老头,你夤夜率领高手闯入泣血崖,是何用意?”

石风雨正要说话,吴湘突对石风雨拱手一礼,道:“晚辈和他说话。”他转身手指云鹤一清道:“云鹤老鬼,今夜如果不把火阳地君交出,你自己便出来抵命!”

云鹤一清怒道:“小子指名向老夫叫阵,正好你我今夜手上见见工夫!”说着,便缓缓走出厅来。

吴湘见云鹤一清,双臂下垂,眼睛露出一股歹毒的凶光,肥胖的躯体,缓缓的向自己逼了过来,另外泣血崖几个高手,也分散开,阻向他包围过来,他心中微微一怔。

吴湘目光掠扫在他们脸容上,已知道对方要施出夕毒的秘技了,但冷傲的他,嘴角技着一丝轻轻蔑不属的冷笑,道:“你们有什么压箱底的本领,不妨尽量的抖露出来,不必如此装腔作势。”

云鹤一清怒喝一声,下垂的双臂,突然往两侧张开作鹤飞伏,突地,如巨鹤扑食,双掌疾施起来。

原来,这正是云鹤一清的平生绝技:“鹤展翅”的神功。

他知道吴湘身负奇诡武功,这一下施出鹤展翅功,是他凝聚在身上十二成真气施出的,想把吴湘一下击毙掌下。

掌势击出,双臂的旋风,一道一道,回旋而出,潜力波荡成风,周道树木,统统作响。

吴湘的周遭,直被那道旋风,劲力充满,找不出一丝空隙。

蓦地——云鹤一清张开手臂突然停止不动,猛地,十指箕张,暴弹而出。

嘶!嘶……一阵紧密的劲啸响起!

那触目凉心的鹤展翅的锐利指风,已经快速绝伦,雷奔电闪的射向吴湘身上十二处要穴。

吴湘见状,脸色微变,原来那十缕指风,快速至极,使人无法躲闪,只觉锐利如剑的指劲,直向自己身上钻旋上来。

他不敢再如此傲慢,只得以三重真气,身形突如狂涛般,呼轰旋转,一团团绵柔的气流,已自他的身侧卷起回旋激荡中!

一阵一阵爆响声!

云鹤一清的鹤展翅,又陡然无功,但是,吴湘身中气血,也微微波震一下。

吴湘身形旋转如风,已旋至云鹤一清眼前,辣手疾出!

蓦在此刻,泣血崖的高手,齐声暴喝,人影飘闪,都飞出大厅,几股狂风,已如排空巨浪,凶恶慑人至极,疾速奔向吴湘。

吴湘冷冷一笑,道:“来的正好,你们早该全部出手了。”

他话虽这样说,脚下却不肯动,一阵怪忽飘闪,双掌拂出几道绵劲,方才消除几人合击的气劲。

泣血崖的高手,气劲一出,捷速的魔躯,都已欺至吴湘身侧,腿掌齐扬,凌厉歹毒的辣招,恍似暴风骤雨般,往吴湘身上要容易击。

吴湘万没想到他们来势如此之快,直被逼迫的又是一阵飘闪退出。

云鹤一清的鹤展翅功力顿挫,心中已愤怒极点,能这时已悄悄掩至吴湘身后,双掌连出全力,突然举向吴湘“玄机”、“笑腰”二要穴。

吴湘武功奇高,警觉性锐敏,他不屑的一声冷笑,整个身躯,突往下蹲,左脚急起,往云鹤一清胸部踢出。

这招一施的曼妙至极,连闪带攻,运转得恰到好处。

云鹤一清见偷袭落空,便知要糟,身躯猛的往侧一倾,翻滚出去,吴湘那一脚,“察!”的一声,由他左肩头滑过,真是惊险万分。

但这时,蹭在地上的吴湘,却又遭受泣血崖高手的攻击。

腿影、掌风,如卷云闪电,风狂势疾,汹涌而到。

吴湘武功真有过人之处,他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身形突然暴升而起,泣血崖的高手招式,顿告扑空。

他这时不再使对方有换式攻击之隙,升空的身子。突然一翻,头下脚上,往下飞击,双掌绵密的发出一道劲力,笼罩向诸高手。

泣血崖高手们的武功自非泛泛,凌厉气劲一迎出,他们身形也各自暴闪开去。

吴湘无奈,只得纵落实地,但云鹤一清的招式,又往吴湘左侧攻到。

这种捕风捉影的战法,是最使人无法抵挡的。

但是吴湘的武功盖世,直也被泣血崖清高手,联手合击之势,迫得分身乏术,忙乱不已。

就在此时,那大厅外站的高手群中,响起一声娇笑之声,道:“湘哥哥,我来帮助你!”

此人正是戚南姣,她身形捷若鬼腿,声出人到,两袖一拂,一道劲厉狂风,猛撞向云鹤一清。

云鹤一清,转头微顾,原来是一位面容如花的少女,心头一震,忙闪出去。

那边,杜五突暴喝道:“戚南姣,让老夫来会一会你。”

声出人到,左掌直劈,右掌横击,发出二股不同气劲,刚柔掌力,一并击向成南姣。

戚南姣一下便被人喊出名号,心中不禁一惊,她身子怪忽已极地闪过杜五的招式,冷冷一笑道:“阁下是谁?眼力的是不错!”

杜五冷涩涩道:“戚姑娘,你长大了,不认识老夫了。哈哈!再接一招看看!”

他的身体,快速已极,飘身欺进,双臂在身侧圈起一轮弧影,突然,一声暴喝,左右双掌,猛的交叉分劈而出,二道深浑似海的绵绵劲气,己击向戚南姣的“将台”、“章门”二穴。

此招击出的掌势,快速已极。

威力之巨,访如海涛汹涌,足使风云变色。

戚南姣目光射出一股惊异之光,双掌也猛然拍击而出……

掌势陡出,一片汹涌如诗的风劲,访若一张雄浑深沉的网幕,呼轰涌卷过来,端的裂胆惊魂,威猛慑人。

“劈拍!”一阵如雷般暴响……

杜五脚下一阵踉跄猛退三四步。

戚南妓双肩也一阵摇晃,才立稳,冷笑一声道:“老头子,你的功力不错呀!”

话音未歇,戚南姣身体已如鬼臆般,直欺过去,掌腿交击,疾速点向杜五周身十二要穴。

同时她口中喊道:“各位,我们一齐把泣血崖毁了!”

呼喝声中,朱翰、漆东皋、程玉芝、杜福全诸人都一齐动手。

云鹤一清眼中突暴出一股骇人的煞光,一声冷叱……

他闪开吴湘,身形如电骤闪,迎向第一个奔来的朱翰、只见左掌微露……

突地——

传出一声裂空惨嗥……

朱翰惨叫一声,便栽倒五尺以外……

他的身形,并没有因击倒一人而有所停留,捷速绝伦,又迎向第二、三人,双掌一式白鹤震翼之势,挥震而出。

杜全福又在未招架之下,伤在他的掌下。

那随后疾扑过来的漆东皋,暴喝一声,双掌猛扬,一股排山倒海的掌力,已疾速憧卷过来!

云鹤一清,身体毫不停留,直闯过那绵密的锐利劲力圈。

身体突忽一晃,身子已半空飞起一丈高下,双脚疾速踢出……

云鹤一清杀机一起,他双掌突在虚空中暴弹出十缕锐利指风,分向漆东皋背部五处要穴。

接着——

响起一声凄楚的嗥叫声……

漆东皋的背部,立刻喷出五股血箭,驱体被那股余劲击得落到厅前文外的广场之上。

云鹤清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捷速的击伤了漆东皋皋、朱翰、杜全福,那种盖世的绝技,实使人目瞪口呆。

要知道漆东皋等三人,并非凡庸之辈,他们在武林中均是一流高手,没想到,在瞬刻间,都伤在对方手中毫无回手的余地。

云鹤一清这种冷酷的杀人手法,更使众人触目凉心,他们心底各自冒起一股寒气,大都吓得止步,不敢步入厅中。

且说吴湘在泣血崖高手合攻之下,迫得只有招架而无还手的余地。

这时,南天二演的老二白鹤一云,身体突然猛飞过来,长臂一挥,化万千掌影,狂风暴雨般,迎头直向吴湘罩下。

脚下也不闲着,凌厉、毒辣的疾踢而出!

这一来,吴湘周身上、中、下,四面八方,无一不是敌方凌厉、毒辣的劲气充塞!

一声问哼响起,吴湘后腰一个闪避不及,被白鹤一云踢中一脚,身体一阵摇晃,后退三四步。

泣血崖高手,一阵呼喝,招式又如雨点落下,那如山劲气,恍如铜墙铁壁,重若山岳,猛压过来。

吴湘星目突暴出一股骇人的杀气,一声凄厉刺耳的长笑骤起

吴湘双臂突然一阵飘忽疾抡,锐风劲啸声中,泛出一圈一圈的光影,使人有种头昏目眩之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报仇雪很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