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06章 孔林血战

作者:司马紫烟

再说吴湘在汶河渡口与朱程二人分别之后,一路急奔,驰出十里,然后放缓脚步向前行去。

这一日傍晚时分,行抵姚村,正觉腹中些饥饿,遥见在姚村口矮屋之前飘挂着一个圆形店招,心想先到那边吃点东西再说。行至村口,见是一片乡村小店,店前搭一席棚,红布圃招已经褪色,店内并排摆着六张小形形方桌,吴湘心想此处如非正临官道,真是难得有生意哩。这时,最里边的一张,已经坐着一位客人正在低谈浅饮,吴湘亦未在意,随便找了一个靠门边的座位坐下,与最里边的三人,正成斜对角度,店主是一对朴实的中年夫妇,一见客人上门,急忙过来招呼,吴湘要了几样莱肴,女店主先将筷碟送上,并端了一杯热茶摆在吴湘面前。随又跑去洗菜切肉,帮着乃夫准备菜物。

正在此时,忽闻蹄声忽骤,自宁阳道上疾驰而来,顷刻之间已到店外,蹄声同时嘎然而止。

众人不禁齐齐注意店外。

始才看清是一匹枣红颜色之关外良驹,一位俏丽劲装姑娘,正由马背上飘身而下。

同时,听到一个娇柔脆爽的音道:

“掌柜的,借桶水饮马好么?”

男店主边忙边笑应道:

“水桶在席棚边柱子上挂着,请姑娘随意用罢。”

俏丽姑娘向棚边一看亦未再答腔,便适往柱上取下水桶,自行在旁边水缸之内了大半桶水送往马前,自己则立于马旁等候着。

适在此时,忽听店内最里边三位酒客之一道:

“就这么办,我先行了一步了。”

说着,便闻立起声与坐凳移动的轻响声。

吴湘心想:有些人做事真是拖泥带水,此人即是这种类型,心里想着却在无意中向后扭头一看。

见此人年龄约在四旬以上,身体臃肿行动瞒珊,身着一件旧短夹袄,腰间尚系着一根袋,想是由于饮酒过多,满面赤红,胸前上端在两个扣子未扣,上胸袒露,亦呈赭红之色,步履不稳的向店外行来。

那俏丽姑娘亦被此人醉熏引起注意,不时向这面看上几眼。

见那醉汉行未几步,猛烈一个踉跄向前枪出,正斜向吴湘坐处撞来。吴湘正想伸手,见他右手一碰吴湘桌角,身子幌了两幌,又行立直,嘴里尚含糊不清的说:

“我没有醉,倒不了,倒不了,他们才醉了哩……”

接着,见他左足向前又一迈步,无意巧不巧的,足关正碰在店门下之木坎上,这次重心已失,见他抢出两步仍未立稳,全身疾然向俏丽姑娘撞去,并在他身子前行之际,双手如钩交替着向俏丽姑娘腰间抓去。

并同时嚷道:

“我实在没有喝醉,是门坎他妈的拉我的脚……”

吴湘见状心中一动,暗忖道:

“这不是醉拳中之“笑探知已”招数么。”

那少女由于变生仓促,突遭袭击,一时间,略现慌乱,匆忙中猛一闪身,移出五步,堪堪避过双掌,面色一红,怒叱道:

“老鬼,你瞎了眼睛么?”

那醉汉最初抢出的姿势,是异常疾猛,只见他单手向地面轻轻一点,仅抢前一步,又行巧妙的立起,醉眼也斜,含糊的一笑道:

“俺不是“老醉”俺今天不过多喝了一点,俺也没有瞎眼,嗯……嗯……小丫头才是有眼无珠哩……”

说着身子一幌,上半身随着画一半弧,右手由腋下疾伸而出,又向少女抓去。

少女疾挥一掌,啐了一口道:

“真是为老不尊的下流东西。”

接着,连续出五掌踢出一腿,那醉汉仍是东摇西摆一溜歪斜,但是出手竟分外辛辣。那少女虽然掌腿齐出,动作如风,但亦未占到半点便宜。二十招过去,二人在店前官道上拼得尘土四起,行人不知就里,均在驻马围观。

这时,与醉汉同饮之二人,也都走出店外,立在席棚之下,店主夫妇已得手足无措,在屋内团团打转,不知如何才好。只有吴湘仍是静坐原处未动。

那醉汉在一招“惜花献佛”和“借杯敬酒”之后,猛一回头喝道:

“春福、春禄,先把她的坐子废了。”

与醉汉同来之两人,均在三十开外年纪,亦是短装打扮,闻言亦未答腔,二人互看一眼,直向那匹枣红骏马扑去。前面一人伸手想抓马缰,后面之人已迅捷地自腰间摸出一把雪亮匕首。

在前面之人手指即将接近马级之际,突见那匹枣红骏马仰首一嘶,马头向左猛摆,同时马身一斜,后面两个马蹄齐齐飞起,那名叫春福、春禄的二人,顿被迫回原处,二人正慾再次扑上,突听少女尖喝一声道:

“你们敢……”

接着只见那少女手法紧,连续施出泼风打中的“疾风劲草”,“雨打巴蕉”,“风卷落叶”,“狂风急雨”四招,一鼓作气连接而上,转眼之间,那醉汉与其两个同伴,全部被迫退至店前席棚边缘。

少女更乘机顺手一抄,将水桶提起,右手掌拍往桶底,一声暴响,木屑与水混合成为一股水箭。直向三人击来。

那醉汉低骂一声,疾然向横里闪出,其余两人半边身子全被击中,各抢着数步始行站稳,最尴尬的是店主夫妇,闹得满身满脸全是水渍。惟有吴湘始终坐于原处,只有他在水箭射来之时,有意无意之间单手轻轻一拂,说也奇怪,他全身竟未沾上半点水渍。

醉汉见状,轻臆歹一声,少女亦同时向吴湘瞥了一眼,但她并不停滞,适在水桶飞川之后,大旋身。娇躯轻拔而起,右足一

·97钩左足已人马蹬,全身平稳地坐于马背之上,左足甫一引蹬,枣红马骏马已低嘶一声,驰出三丈。又见她娇躯微一拧,右手一扬,一件白色物体直射店门,“吧”的一声,正嵌在席棚木柱上,同时听她呼喊道:

“掌柜的,接银子。”

接着,枣红骏马急驰而去,顷刻之间。便消失在遥远的暮色中。

此时胖醉汉满面怒容,已毫无适才之时的醉醉熏,看了同伴两眼,半晌未晌,领头向姚村内行去。行前好似想起什么。又回头深深看了吴湘一眼,嘴角微微一动,慾言又止,终于转头而去,并听他自言自语道:

“这真是开天辟地第一遭,真他妈的晦气……”

店主夫妇稍一定神,男店主走到席棚木柱一看,雪白纹银一块约重有十两,深深嵌在木柱上,用手一摇竟毫未移动,急忙又回至灶房拿持莱刀出来起了半天才行取出,隐于袖管之内,进去与乃妇低语了几句,又悄悄递在乃妇手里。

吴湘轻咳一声,店主这才突然想起尚有客人须待照应,乃歉疚的一笑,即行忙着为客人准备饮食。

过泅水再向南行,偏西南通往竟州府。偏东南通往曲阜。

曲阜为古时鲁昌平乡陋邑之地,为文圣孔子出生之处,吴湘此次外出,本为行道江湖,心中又极为仰慕这位万世圣哲,乃打定主意先至曲阜一行,藉机凭吊一下先哲圣地,再取道西行。

过泅水至曲阜慢行亦不过三四里日路程,这日天交酉时,吴湘已赶至曲阜城里,先行找妥住处,漱洗已毕,便行晚膳。

是膳之后,略作休息,便向店中伙计叙明情形,店伙计一听移及当地名胜。兴致大发,如数家珍,说得口沫横飞,吴湘虽觉得嚎,但也对这圣地掌故了解不少。

睹月东升,吴湘踏着月光向孔里行去。

孔里,是孔子死后所葬之地,原为鲁城西北泗上,孔弟子因感孔子教诲之大恩大德,在其死后,皆于此服心丧三年,惟子贡在孔子墓旁结草为卢守丧六年。

说起子贡,又属难得,传说他少子三十一年,在孔子弟子之中最有口才,当时系列为言语之科,料事多中,善于经营,家累千全,最为富有。史记称其“结驷因骑,束帛之币,以聘享诸侯,所至国君,无不分庭与之抗礼。”可见子贡的财富,在当时是堪敌国了。其难能可贵之处,是不因富有而忘却大义。

孔里,即是孔子死了之后,其弟子鲁人自愿从冢而家的有一百余户,由于人多集居,因名孔里。

吴湘步至孔里,又想起思师紫拐乾无慈露的音容,与在泰山后顶齐云坪养心洞中所训诲是前边这段故事。

此刻,他身在孔里,感触更深,可惜这些圣哲后裔全已入睡了。

吴湘,独自使立良久,只有清凉的月华伴着他那瘦长的人影……然后,他又步至孔林行到孔墓附近。

孔林占地极广,古木参天,另具有一种肃穆壮严气息。圣墓前的石人石马石象等统称为“翁仲”,排列老远,吴湘置身此处,更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平凡和渺小。

吴湘此时,正立于一株枯柏之下,面对圣迹,感慨不已……突闻远处传来说话之声,并且渐行渐近,逐渐又听到步履的声音,心中暗忖道:

“难道还有人与自己有同样兴致不成?”

他心中虽然如此想着,同时之间,足尖一点,身子拨空而起,想轻轻躲于树干之上孰知一足登空,身子猛然下落,吴湘一惊,单手疾向另一树枝上一贴,全身重量凭此一贴之力,硬生生悬空钉住,俯首一看,始知此树年代过久,外表如常,但中间已经腐空,大小足可容纳两人上下,自己身子陷下三尺,心中一动乃将计就计,手劲力一收,乃飘落于树身之中,落底之后,除去感觉光线黑暗及有丝霉烂气息外,倒是一个藏身之大好所在。

吴湘疾伸一指,向横里一削,顿时在树身中间开了一寸高三寸宽的一个洞眼,月光即时透入,由内向外窥视极为方便。

此时,来人正已行至树前一片草地之上停住,吴湘自树孔中向外窥望,在月光之下分外清晰,见来者共为二人,一人是方睑麻面老者,身材高大魁梧,另一人身材瘦短,额下留有短鬓。

二人仁立良久,麻面老者向四周打量了一会,又抬头看看月色,自言自语的道:

“那丫头该不会溜走吧?”

那瘦短之人亦像是自话自说的道:

“有“醉钟离”和“瞎张飞”两人缀着人家,再脱了梢,那咱们在江湖上还能混么?”

麻面老者又道:

“醉钟离倒还稳练,只怕瞎张飞由于耐性不足而误事……前次在八里庄和程公哲那挡子事,不是由于他性情毛躁,咱们还不致白白陪上五条人命,还险些儿闹一个功败垂成。”

瘦短之人接着道:

“瞎张飞亦有其粗中有细之处,即如那次事情,咱们所收拾下的那个小妞儿,如非他坚持主张要再让送一段,恐怕早已出事哩。”

麻脸老者又道:

“送那一段还不是自送,在狡河渡口还不是又好好地还给人家。”

瘦短之人亦道:

“话虽是如此说,咱们人情可是已经尽到,至于波河渡口失风,那就是他们蒙阴寨的事情了。”

继续又道:

“醉钟离比瞎家伙确乎是要稳练。但前两天在姚村还不是一样碰了一鼻子灰。”

麻面老人不悦的看了瘦短之人一眼,二人原系并立,瘦短之人则作如未觉,空气又复陷于沉寂。

麻面老者在草地之上不耐的慢蹬着,并不时仰望天色。

半晌,突见枝头一幌,飘落下一条瘦小人影。人在空中尚未落地,吴湘目光锐利,已经认出正是在姚村村头野店内所见过的那俏丽姑娘。装束如前,只是多了一把佩剑。

接着,在姑娘身后,续行纵落两人。

一个是在姚村店前与姑娘交过手的胖醉汉,另一个是一目已眇,满脸倒须的黑高大汉。

吴湘暗忖:

“大概此人即为适才二人所说之瞎张飞了。”

瞎张飞虽眇一目,但其余一目则神光充足,由此一点,即知此人功力亦颇不弱。

少女闻声回头,厉声道:

“你们两个老鬼,老是缠着姑娘干什么?”

二人尚未及回答,只听麻面老者向胖醉汉问道:

“为何这般时刻才到?”

少女转回头去一看麻命老者,也未待二人答话,便道:“大麻子,这一醉一瞎两块料是你派去的么,爱早爱晚,要着姑娘心中高兴乐意,他们管得着么?”

名叫瞎张飞之人,独目怒睁,猛然向前移出一步,麻面老者一使眼色,始勉强压住怒气,未行发作。

继儿麻面老者面色一整道:

“女孩子说话要有分寸,如此目无尊长,离着挨打可就不远了。”

少女咯咯一笑,又呸了一日道:

“真是吊死鬼养汉子——死不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孔林血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