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拐乌弓》

第07章 纠缠不休

作者:司马紫烟

原来,从大树背后转出之人,竟是那劲装佩剑的俏丽姑娘。她一见吴湘,难为情的含笑说道:

“多谢您啦!”然后,螓首微垂,双手揉着剑穗,显得非常忸怩,刚才在斗场中的那种刁钻泼辣之态,丝毫皆无。

吴湘暗忖道:

“女孩子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其性格更是不可揣测,在顷刻之间,竟判若两人……”

再看到她那春笋般的手指,更面色微红道:

“姑娘为何会与这般穷凶恶极之人发生纠葛?”

少女忽然抬头,咯咯一笑道:

“那才好玩呢,他们在宁阳近郊,害了四条人命,抢来一个碧玉蝉,我看着气不过,才在宁阳城里又把它抢了过来,他们仗着人多,即死缠活缠,想再夺回去,我就偏偏不给他们……”

边说边从腰间取出一个绿色玉蝉,托在掌中,蝉翼细薄,栩栩如生,由于月色一照,即像真要振翼飞去。

少女又道:

“我不过觉着好玩,但是我并不稀罕此物,听说这东西还有很多用处呢,你如果喜欢,我就送给你吧。”

吴湘诚恳的道:

“姑娘此物得之不易,还是留着自己欣赏的好,在下飘泊江湖,行无定址,放在身边,倒反增加一重累赘,万一有所闪失,太也辜负姑娘割爱相赠的一番美意。”

少女瞥了吴湘一眼,一笑收起,并道:

“不要也就算了,如果为此区区之物再担心劳神,那可不是赠物人之本意哩。”

接着,少女明亮的眸子一动,又道:

“我在姚村野店好像看见过你?”

吴湘点首微晒道

“在下那日正亦路过姚村。”

少女笑道:

“真是有缘千里来……”

一想此语大有语病,面色一红,忙行改口道:

“真是巧……合!”

觉得仍是不妥,面色更红,最后挤出一句似通非通的话道:

“真是难……难得啊!”

吴湘只微笑未语。

少女接着道:

“我姓漆,名字叫玉燕,父亲叫我燕儿,妈妈叫我小燕,家住彭城之东三百里左近的红花埠。再东行不远便至东海,那里才更是好玩呢。”

吴湘谦虚的道:

“日后遇有机缘,在下定然前往拜调令尊候教。”

少女又咯咯一笑道:

“我父亲和妈妈一定会喜欢你。”

眸子一动,随又说道:

“说了这半天,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大名呢。”

吴湘答道:

“在下吴湘。”

少女眼睛忽然大睁,眸子一亮,惊奇的道:

“你就是力挑蒙阴寨,独战尸面骷髅乜冬的吴……吴……吴少侠?”

随着螓首又微微一低,轻声道:

“怪不得你的功夫这么俊呀!”

吴湘正要回答,忽听一声轻响,发自身后,接着一阵哈哈大笑,声震丛林,响澈云空,密鸟纷纷惊离窝巢,漆玉燕面色突变,笑声一停,随闻有人沉声道:

“我说这丫头难道生了翅膀不成,蒙着老夫和老乞婆白跑了几十里地,谁知道她还在这里和年轻小伙子幽会哩。”

漆王燕连羞带气,俏脸儿由红变白。

吴湘疾然回头,见在两丈之外站定两人,吴湘在未转身之前,由声音的浑厚,猜想发话之人,必是一彪形大汉,及至看清,适恰恰相反,原来发话之人,是一又瘦又矮的干老头儿,一件土布长衫仅及膝边,额下尚留着一撮疏黄的山羊胡子。

旁边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皱纹满面的老婆婆,右手扶着一根拐杖,两眼吃力的看着漆、吴二人。矮老头儿站在旁边,仅达到她的腰际之间。

干老头儿并未在意吴湘,只尾大不掉的对漆王燕道:

“你是“八步凌雷”漆东皋的女儿吗?”

漆玉燕冷静的打量了下对面之人道:

“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干老头儿微哼一声,道:

“丫头,你说话要留神一点,老夫可不是焦麻子……”

干老头儿尚未说完,漆玉燕即插嘴说道:

“姑娘看你们摆这些臭派场,一见面全是自充尊长,那付依老买老的样子,叫人见了就觉呕心……”

忽听一声断喝,一股劲风疾扑而至。干老头儿一闪而到,右手猛向漆玉燕左肩抓去,声到人至,先来一个措手不及,漆王燕顿现慌乱.正在此际,漆王燕忽觉左腕被人一带,不由自主的横出五步,吴湘仍立面前,但干老头儿右手竟然抓空,正对吴湘怒目而视。

这时,那白发老婆婆立在原地说话了: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三寸了,先问问那是谁家的孩子再说。”

吴湘未等再问,便向白发老婆婆微一恭身道:

“末学吴湘——”

只见白发老婆婆和干老头儿又是一阵大笑,侧面向白发婆婆道:

“今天可凑巧啦,正好看见老乞婆你那一条烂拐,与紫拐谁行谁不行哩。”

白发婆婆并未答话,仅在鼻孔中哼了一声。

干老头儿又带愠怒的问吴湘道:

“紫拐传人如何会与红花埠盘上交情?”

吴湘亦略带不悦道:

“同为武林同道,这还不够么?”

干老头儿一声怒叱道:

“小子,我先给你来个以武会友。”

说着,身子微幌,手足齐发,一口气向吴湘放出七腿九掌,端的快疾无伦。

吴湘猛转疾闪,还出三掌五腿,二人在月光之下往复拼斗,瞬息之间对拆二十余招。

吴湘暗忖:今夜之事绝难善了,即是与干老头儿分出胜负,那白发婆婆又不知纠缠至何时方休。

正在于老头儿拍出三掌,疾然扑来之际,吴湘双足一点,身子倒拔而起,疾然仰身向后划一半弧,在适当部位又疾一翻身,悬空向白发婆婆扑去,一边大喊道:

“老前辈你也一同来罢。”

说着,掌足交出,威猛至极。

白发婆婆猛一幌身,忽的一声挥出一杖,口中边骂道:“好小子,老奶奶不找你,你倒先伺候起老奶奶来啦。”

随着连挥三杖,将吴湘迫落在一丈之外。

接着舞杖如风,一片如山杖影,向吴湘罩去。

于是,三条人影将整片空场全部占满,杖风呼啸,掌影如山,但是吴湘周旋于两大高才之间,毫无半点吃力之态。

七十招过去,月光之下,只见蒙蒙的一圈影子,影圈中有几条急动的线,每一根线头上带着一个黑点,急骤而无次序的交梭穿织,穿织成一个影圈,而布满了空地。

九十招之后,杖风掌风声音更巨。立在场边观战的漆玉燕,几乎已无法立足。

堪堪到一百招上,于老头儿大喝一声,全身疾如风车般噗噜一旋,横着转出五步,在此一旋之间,已由三种角度猛力拍出三掌,吴湘突觉有三股劲力,如同三个敌人,由三处不同方位向身急袭而来。

吴湘猛退三步,同时双掌亦交互拍出,此时吴润所处位置,正在干老头儿与白发婆婆之间,白发婆婆一眼看出便宜,乃嘿然一声道:

“大小子,再接老奶奶两杖。”

接着嗡然一声,“横扫千军,”拦腰击来,吴湘单足一点,“空中卧云”,来杖扫空,白发婆婆健腕一抖,拐杖在空中划一大弧,毫末停滞,由“横扫千军”一变而为“泰山压顶”,直向吴湘砸下。

吴湘人影一幌,噗呼一声,拐杖陷地二尺。老太婆健腕再抖,拐杖揭地而起。

白发婆婆尚未及变式,吴湘已力贯右臂;疾伸右掌,猛向杖头抓去。“嗦”“嘭”两声大响,老太婆杖头被吴湘抓断七寸,干老头儿被吴湘两掌震的疾退三步,顿觉内脏翻腾,血气上涌。吴湖这时仍然卓立当地,瞅着对方,含笑不语。

老太婆目射箭光,沉声道:

“好小子,有你的,老奶奶“黑心孤独”薛阎婆和“三尺太岁”伯有,今夜算是阴沟里翻了解,这笔烂帐咱们搁着以后再算。”

续又向漆玉燕低喝道:

“丫头,你回去传漆东皋,十天之内,亲到微湖负荆请罪,半月之后,如不见人,老奶奶即踏平你们红花埠。”

说罢,亦未待回答,又报头瞪了三尺太岁严伯有一眼道:

“矮鬼,咱们走啦,你还呆待什么?”

随着,身形一幌,纵上林梢。

吴湘急呼道:

“老前辈,你还有一截拐杖没带走哩。”

说着右手一扬,一片粉屑,散飘夜空。

薛阎婆微微一停,见状怒声道:

“小子太也张狂,老奶奶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次晤面,如不将你师父的那对紫拐拿来奉陪,看老奶奶能饶过你这小杂种不?”

言毕,一幌而逝。

三尺太岁严伯有,亦向吴湘怒视一眼,随后纵去。

待薛,阎二人去后,漆王燕一纵而前,双手紧握着吴湘的手臂,激动的道:

“吴少侠,你真了不起。”

吴湘一只手臂,突被一个初识不久的一双柔美,紧紧握住,同时之间。并感觉到一股幽香直冲鼻端,顿时满面澈红,窘态毕露,急得半个字都说不出。

漆玉燕亦于同时之间,发觉了以自己一个黄花少女,竟去抓住一个初次相识的少年男子的失态行动。于是,遂然放手,并羞了个不能抬头。

半晌,还是吴湘先行开口说道:

“姑娘,时间已经不早,可以回去休息了。”

漆王燕微抬螓首,答非所问的道:

“刚才与吴少侠交手之二人,不知少侠以前曾听说过没有?”吴湘茫然的摇一摇头。

漆王燕接着说道:

“听父亲说,薛阎婆久居四川,很少离窝外出,严伯有为甘凉道上有名大盗,一个是凶残寡情,一个是狠毒暴戾,二人惟一相同之点,即是心胸狭窄,微恨必报,今夜双双败辱,必难善了,务请少侠多加留神才是。”

吴湘感激的道:

“多谢姑娘关怀之意,在下自会随时留意照拂自己。”又微微一笑道:

“姑娘武林见闻多胜吴某,日后有暇愿多多请教。”

漆玉燕脸色一红道:

“父亲所述颇多,惟对此二人我记忆较深。父亲说薛阎婆为江湖最为黑心孤僻之人,她终生只有一个女弟子,有一次偶然触怒了她,被她当场撕成两片,因之,直至如今她无一传人。”

严伯有曾在甘凉一带劫杀一家富户,于一夜之间屠杀八十一条人命,凶残无比,此事当时震惊遐迩,武林侠士亦曾相约搜捕,由于他能事先见机,逃避无踪,听说已有十年未在江湖露面了。

吴湘心中忖道:

“再遇此人,必不轻易放过。”

漆王燕俯首凝思顷刻,接着又道:

“由此薛阎婆自行报名之时,我才猛然想起,当时我真为你担心哩。”

又略略一停,道:

“不过此两人一向不在一起,今夜同时在此地露面,听其口气,与先前那姓焦的麻子全是由微湖而来,此中因果我即无法猜到了。”

吴湘慎重的说道:

“适才薛严二人临行之时,曾声言于半月之后,将往红花埠尊府搅扰,姑娘还是早些报知令尊,略作准备才好。”

漆工燕咯咯一笑,微微福了一福,道:

“那么我先走啦,记着到我家去玩哪。”

随着,便沿小径疾纵而去。

吴湘伸了伸身腰,看了看四周,又仰望一下月色,便顺着来路大步行去。

这时,他心里觉着虚飘飘空荡荡地一无所有——

红花埠。

在距东海约三日行程之处,有一红花镇,由镇旁北行七里之遥有一谷口,即可见到处处红叶,在这秋深冬初之际,更是分外艳丽醒目。

谷内有一座高大庄院,占地极广,庄院背后辟一花圃,养菊万株,正值盛开,更为这庄院和四周环境,增加了无限颜色。

当地之人称红花镇为外埠,称谷内这座庄院花园为内埠,两处总称为“红花埠”。

比较起来,只有这内埠之地处处红花,才堪称真正的红花埠呢。

庄院主人是一个面貌清瘦四旬以上之人,在红花埠建立这庄院已有二十余年,一向仗义助人,乐善好施,在此周围百里之内,颇有侠名。

庄院在此半个月之内,好似分外忙碌,不时有人派出谷口,亦有几起远客前来拜访。此种情形却是为己往数十年中,颇不常见之事。

在半个月之后,第三天的晚上,正是一个清冷之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纠缠不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拐乌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