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玲珑·玲珑玉》

第12章 生死擂台

作者:司马紫烟

天龙寺这边总算胜了一场,而且击败的是名满京师的万盛镖局的总镖头王丁泰,他们这边觉得很有面子,很多人敲锣打鼓地表示庆祝。

只有身为主人的喇嘛们却无喜色,他们胜了一场,胜得很漂亮,但是对天龙寺的威名却毫无帮助。

因为这一场是中原的江湖人赢来的,他们天龙门的两位长老,一位掌门,一名首席弟子都败得很惨。

天龙门的声名巴荡然无存,而且目前的天龙门中,再也推不出一个可堪一战的好手了。

他们怎么高兴得起来呢?他们只觉得很不值得!

另一边王丁泰却泰然地回到座上,既没有羞惭之色,也没有落败的失意。

倒是瑛站迎着他道:“舅舅,您怎么会输给她?”

王丁泰淡然道:“技不如人,我自看是只有认输,平心而论,她的剑技值得佩服,而且她的功力深厚,更是出人意处。”

“疾攻激战三百回合,剑法仍然是那么凌厉,尤其最后胜我的那一式身法,天下有几人能够!老实说,输了就该认输。”

“你明明可以不输的,您最拿手的绝命勾魂十八斩,根本就没有施展。”

“干什么,那是拼命的刀法,大歹毒了,这是切磋武功,又不是拚生死,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何必要跟人舍命相博呢!”

瑛姑道:“您没有拼命之心,她却有拼命之意,她出手的每一段招式,都是在找您拼命。”

王丁泰笑道:“那只是看起来如此,她有那种绝妙的身法,别人伤不了她的,现在总算知道那些成名的高手是如何被她放倒的!

她实在行,我已经算是十分小心的了,拚到三百多招上,我终于还是逃不过她的算计呢!”

“舅舅,她劫了我们的镖。”

王丁泰笑道:“这我知道,但她只是参加劫镖而已,下手的是另一伙人,由于她的坦承,我终于知道劫镖者是什么人了,免了我盲目摸索,算起来我真还该谢谢的她呢!”

“舅舅,你真是的,你输了,镖局的字号就砸了。”

王丁泰笑道:“那正好,反正我们并不指望保镖吃饭,以往就因为名气太大,生意太多,忙得我无法抽身,把许多事都耽误了,今后或许能闲一点了。”

这位武林长老的胸怀,使得瑛姑也无话说。

台上的上官珑还在叫陈,显然地还要战一阵,瑛姑道:“我上去,非挫挫她的锐气不可。好像她自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我们都不如她。”

古如萍忙道:“你不能去,你打不过她。”

瑛姑更不服气了道:“你别以为她胜了舅舅,就是不得了了,我们还有压箱底的功夫呢!”

古如萍道:“但是你的经验不足。浑家,还是你上去吧!

我知道你也很想跟她较量一下的。”

上官玲笑了一笑,找了一对双刀,纵身上了台,立刻又引起了一阵騒动。

上官玲虽已隐起了本来的面目,但那只是巧妙的化妆术,把头发梳了髻,眉毛涂浓眼睛涂黑而加大,腮帮略显得尖瘦,眼角略略地面上几条鱼尾。

平时没有人想到她与上官玲是同一个人,但此刻与上官珑对站在一起,无可否认,她们是有几分相似的。

上官珑怔了一怔后,问道:“请教劳驾是……”

上官玲似乎对她没有好感,冷冷地道:“我家汉子姓谷,就称我是谷娘子好了,你们不是为喇嘛来帮拳吗?上次在鹰王府那个喇嘛是死在我手里的,你们要报仇也好,雪耻也好,找我就没错了。”

上官珑也冷笑一声道:“好极了!老实说,我跟天龙派的和尚们是不相识,更不会为他们报仇雪耻,我这次只是挂个名来帮他们的忙,实际上却是来斗斗你们夫妇!”

上官玲怒道:“怎么了,我跟我家汉子亏着你了,是他睡了你没给钱,还是老娘踩了你的尾巴?”

上官珑没想到她居然当众骂出了这种话来,倒是怔住了,她的脸皮究竟还薄,说什么也无法与她对骂。

她只是把剑一杨怒道:“贱妇,住口。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一剑劈了你,你实在欺人太甚了。”

台下的王丁泰虽是败在上官珑的剑下,他对这位女郎倒颇为欣赏,因为她表现的是一个武人的正统风范,因此皱皱眉低声道:“这算是两个大宅第之间的私下较技,但也等于是公开的擂台,嫂夫人的言词太过份了。”

古如萍轻叹道:“她就是这份德性,有什么办法呢!”

“不然!老朽与嫂夫人谈过两次活,她的言语中肯,谈吐见闻都颇有深度,绝不是这份泼妇相。”

古如萍笑道:“那当然了,我们是卖艺来度日子,除了玩艺儿之外,还得和气为上,笑脸迎人,要是她上哪儿都拉开睑骂人,恐怕早就饿死了。不过她今天破口骂人却是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

“我这女人颇有点心计,她也知道,自己那点不成玩艺儿的功夫,跟人家成了名的女杰是不能比的,但是她有使阴使坏的绝招儿”

“抽冷子使出来倒也能小鬼跌金刚而奏奇效,所以她必须先使对方心躁气浮,乱了方寸才有机会使阴招的。”

果然台上的上官玲跳着脚叫骂道:“娼妇,你一剑劈了我,以为就能跟我家汉子一双面好了吗?”

“告诉你,别做梦,老娘绝不会叫你称心的。你屁股上长暗疮,我家男人替你治好,那只是医者之心,可不是看上了你,怎么你倒多情多义的,千里迢迢地追到京师来了。”

她不但能驾,而且还能栽胜,信口胡说一通,当真像有那么一回事情似的。

上官珑却气得快哭了出来,搀剑就劈道:“你……胡说八道,我非杀了你不可!”

她是个姑娘家,仅管在江湖上闯荡,杀过不少人,但却连粗话也没讲过,她出道之后,红衣红马红剑英姿飒爽,很快就闯出了道儿,一般人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在她面前说出粗话来。

哪知道今天会遇上了上官玲化身的谷娘子却不管这一套,不但什么粗话全出笼,而且还振振有词。

先用双手拉住了她的剑,然后道:“你敢不承认。我有证据,你在边屁股上有块梅花胎记,右边屁股上有块疤,那就是我家汉子告诉我的,你说,有没有?”

上官珑怔住了,脸色变得厉害,因此倒使人怀疑真有这回事了。

上官玲冷笑道:“你不敢承认了是不是?你只要敢说句没有,然后请两位堂客到僻静处瞧一瞧,证明我的确是冤枉你,老娘不用你砍,自己就割下脑袋来。”

上官珑剑如毒蛇般刺出,厉吼叫道:“贱人,你敢如此诬蔑我!我非杀了你跟你汉子不可!”

剑势很凶,上官玲只有倒地滚开了,她在卖艺时,也表演过蛇行鹤翻的地堂刀法,此刻在台上演出,十分精彩。

上官珑尽管剑势若电,却一直无法刺中她。

可是上官玲就像是一个善妒的妻子碰到了丈夫的情妇,把什么难听的话全骂了出来。

上官珑简直像疯了一般,一支剑乱挥乱舞,恨不得将对方剁成肉酱,剑势虽凶,却已乱了章法,不是从容地施展剑招了。

再者,谷娘子在台上乱滚乱翩的身形,也使她无法施展剑法,因为上官玲忽前忽后,忽高忽低地乱飞。

对付这种身法,最好就是抱元守一,暂时不作主动攻击,等待对方累了主动停下来。

但是上官珑却做不到,她对上官玲的秽骂,无法置耳不闻,因为上官玲越骂越难听。

瑛姑忍不住问古如萍道:“谷平,你真替上官珑治过暗疮吗?那可太不应该了,医者父母心,治她的病没关系,可不该把她身上的特征乱告诉了别人,那有关一个女孩子的名节!”

古如萍道:“天地良心,上官珑即使真长了疮,也不会请我去治呀,这是从没有的事。”

接着道:“她是在吃醋,听我平时在言谈之间,夸赞玲珑双煞,貌美艺高,心里在吃味儿,所以碰上了这个机会,她就要报复一下,唉!女人若是吃起醋来,连山都压不住,真是没办法……”

瑛姑疑道:“我看没这么简单,谷娘子并不是个醋劲很足的女人,有几次你跟阿春在偷偷幽会,她还会着你们把风掩饰,谷平!别真是你与上官珑有过一手?”

古如萍道:“这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不可能,你在女人身上很有一手,连我也被你迷得七晕八素的,上官珑是个女孩……”

古如萍忙道:“我的七奶奶,你也太抬举我了,该想想我是块什么料!人家可是驰名江湖的女侠客。”

“你也不差呀!现在京师谁不知道谷师爷的大名,名闻天下的。臧边第一大派天龙门,在你手中一败涂地。”

“那可全是别人干的,跟我全无关系。”

“不是你老婆就是你找来的朋友,谷平,你别装了,现在谁都看得出,你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但是我跟上官珑可没关系,我虽然见过她一两次,只是对面擦过而已,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那你老婆怎么知道人家身上的秘记呢?”

“那是她胡说八道,上官珑总不会当众脱下裤子叫人去检察她的屁股,还不是由她去乱栽?”

“我看不是乱栽,她说出那些暗记时,上官珑的脸色变得煞白,如受重击,可见绝非捕风捉影……”

古如萍道:“那也许听别人说的,她一直在江湖上混,认识的人又多又杂,有机会听见许多鲜为人知的事。”

“但是一个女孩子屁股上的暗记却不会有人知道吧!”

“这也难说,上官珑流浪江湖也有些年了,她总要投宿住店,洗澡换衣什么的,叫人偷偷地看了去也大有可能。一般客栈中都是木板隔开的屋子,墙壁暗处,经常会被一些无聊的客人挖个洞,偷窥隔壁女客人……”

瑛姑不禁脸一红道:“你们男人真无聊。”

古如萍笑道:“说起来固然有点无聊,但也是人之常情,如果在出门在外之时,隔壁住了一个青春少女,你知道她在洗澡,而墙上有个孔,拴上屋门,不怕被人发现,那时能忍住不去偷看吗?百中难得其一,就是你在那等情形下,也会去张望一下的。”

“胡说,我才不会那么无聊呢!”

古如萍笑道:“七夫人,你别嘴硬,女人对愉看另一光着身子的女人,兴趣比男人还高呢!假如你有机会问问府里每一个女人,而且又能使她们说实话,你就会知道我的话正确了。”

瑛姑红着脸离开了,其他的人瞧了很奇怪,除了一两个最亲近的人外,没人知道他们有过亲密的关系。

因为瑛姑在别人心目中,一向是个端庄稳重,精明厉害的形象,没人敢对她存有邪念,她怎么会脸红呢?

不过这时台上打得更热闹了,上官珑似乎打出了真火,剑势更厉,但也气昏了神智,剑招中破绽百出,谷娘子若是懂得利用,早可以把她击败了。

但谷娘子却也不是不懂得利用,她终于逮到了一个机会,一脚踢过去,踢在上官珑的腰上,把她踢得滚倒在地。

谷娘子动作很快,上前一脚踏住了她握剑的手腕,双刀交叉,叉住了她的脖子,冷笑道:“小娼妇,现在是谁宰准了?”

台下一阵大哗,在武林中以狠辣出了名的女煞星,居然会栽在一个卖艺的女子之手。而且不久之前,上官珑还击败了赫赫有名的王丁泰。

谷娘子用的完全是卖艺的花拳锈腿,没有特别的招式,只有那个抽冷子一脚还有点门道,那也不过是暗算突击奏了效,论真本事,上官珑高出她多倍。

要说谷娘子成功,那就是她的骂人,脸上挂得住,什么话都骂得出口,骂得对方抬不起头!

人人都为上女侠不值,认为她输得冤枉,尤其是那些练武的人,他们仿佛觉得十分窝囊。

但事实毕竟是事实,双刀叉在脖子上,又有什么办法呢!

上官珑倒没有不服气,她只感到屈辱和愤怒,一面流着眼泪,一面尖叫道:“你杀了我好了!”

身为忡载的冯紫英忙道:“不可!不可!比斗中失手是没有办法的事,胜负已分,再杀人就有罪了。”

上官玲笑道:“你听见了,老姐才不上你的当呢!杀了你,背上人命官司去,而且我家汉子对你还是十分想念的,杀了你,招他恨我一辈子,老娘算算犯不着,只要你以后离他远些,别再纠缠,就行了。”

上官珑气得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上官玲却含笑从她手中取走了剑道:“你别装死,这把剑老娘暂时替你收着,你要是不服气,跟时可以来要回去,老娘替你保管是为你好,怕你一时想不开,拿它抹了脖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生死擂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玲珑·玲珑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